Fourth Spirit Stone Financial Crisis Chapter 383

  挑拨离间的highest realm 就是speak frankly 。

  刘夏辉自知死期将至,完全就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还真被他碰巧切中了问题的要害。

  哪怕神经最大条的Yang Lu 团伙成员,眼神里都闪过了化不开的疑虑。

  因为刘夏辉确实说得很中肯!

  如果是正常的Foreign Domain 战场murdering to seize the treasures ,大家通常会像Dark Forest 里的猎人那样互相下毒手,就算没能把对方当场击毙,或者做到完美的destroy the corpse and evidence ,至少也会小心掩饰自己的身份,根本impossible 像Yang Lu 团伙这样,一大群人just and honorable 的组团行动。

  也正因如此,普通的Foreign Domain 战场试炼者很少会担心自己事后被秋后算账。

  但Yang Lu 团伙的情况则完全不同。

  如今大家都被杨顾问拿捏得死死的,看起来倒还没什么问题,可如果等Foreign Domain 战场试炼结束,众人返回Nine Provinces cultivation world ,保不齐就有人为了讨好Seven Major Sects ,主动向万华谷或者Divine Fire Sect 告密。到时侯。在场的这些地方Sect Qi Refinement Realm 小虾米,可承受不了Nascent Soul Realm cultivator 的报复!

  虽然现在大家都陷入了狂热的状态,但其实所有人都在subconsciously 地回避、或者说不愿意去思考那两个最关键的问题:

  Foreign Domain 战场试炼结束前,杨顾问会怎么处理自己这些人?

  Foreign Domain 战场试炼结束后,自己又该怎么办?

  而刘夏辉equivalent to 把这个问题摆在了台面上。

  听到这番挑拨离间,刚刚对刘夏辉下手最重的几个家伙,比如那位Southern Wilderness 州槐山派cultivator 、Eastern Wilderness 州毒道cultivator 、还有操控Life Source 灵幡的倒霉鬼,此时脸色都有点发绿了。别人或许还能找借口推脱,他们几个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的解说员,可全被刘夏辉和其他同伙给听到了。

  见自己一番话语,就让Yang Lu 团队人心大乱,刘夏辉也不禁佩服自己的急智。

  虽然他还没看懂Yang Lu 这个团队是如何运作的,但正所谓人心隔肚皮,他就不相信Yang Lu 的团队真的就无懈可击,自己拼死试探了一番,果然取得了奇效。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被刘夏辉吓到了。

  资深狗腿席子昂就站出来严厉驳斥道:“就算我们现在放过你,难道你事后就不会报复吗?既然横竖都把你得罪死了,我看还不如直接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比较简单!”

  看到席子昂色厉内荏的发言,刘夏辉反而镇定下来,如果对方真想杀自己,直接动手就是了,怎么可能还专门驳斥自己?

  刚刚艾温死前可是连半句话都没说完!

  于是他sneered ,不屑地replied :“如果你们现在杀了我,那就彻底没有退路了。而如果你们选择放了我,我可以以万华谷的名誉保证,事后只取你们那个狗屁杨顾问的项上人头,其他人我都可以既往不咎。虽然Foreign Domain 战场无法对Heavenly Dao 立誓,但你们除了相信我,已经别无选择!”

  “你——!”

  不得不说,这刘夏辉确实has several points of 急智。

  哪怕是席子昂口才相当不错,一时间也被对方噎得speechless 。

  看到对方明显有些refrain from shooting at the rat for fear of breaking the vases ,刘夏辉的气焰愈发嚣张起来,他恨恨地看了一眼Yang Lu ,再次挑拨离间道:“当然了,如果你们现在就把这个surnamed Yang 的给我做了,此人承诺给你们的东西,我都可以加倍承诺给你们!”

  如果换作普通团队,刘夏辉的挑拨离间之计说不定就已经灵了。

  可惜Yang Lu 团队已经有了邪教的雏形。

  尽管刘夏辉开出了“只诛Yang Lu 首恶,从犯既往不咎”的宽厚条件,但这一路走来,Yang Lu 在团队中积威深重,根本没人敢站出来发动兵谏。

  尽管如此,所有人还是subconsciously 把目光落在了Yang Lu 身上,想听听他想怎么说,而部下的这番思想变化,自然瞒不过Yang Lu 的眼睛。

  看到众人将目光投到了自己身上,Yang Lu 也转向了刘夏辉,faint smile 道:“Fellow Daoist Liu ,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如果不是你提醒,我还真没意识到,现在杀掉你确实it will cause no end of trouble ,如此说来,我还要好好感谢你啊!”

  虽然Yang Lu 嘴上好像是服软了,但刘夏辉总感觉他有点mystifying 。

  但谈判之中,最重要的就是输人不输阵。

  刘夏辉就像是没听出Yang Lu 语气中的讽刺,语气嚣张道:“杨顾问,事到如今,难道你也想找我和解吗?如果你提出的条件足够好,我倒也不是不能考虑考虑!”

  然而Yang Lu 却摊了摊手道:“我只是说现在暂时不能杀你,谁说要跟你和解了?”

  刘夏辉感觉自己被对方戏耍了,大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Yang Lu 没有理会他,而是轻轻patted 身旁一名cultivator 的肩膀道:“刘夏辉这家伙实在是太嚣张了,你先去捅他一刀,给他点颜色看看,注意别把他给捅死了!”

  被点名的cultivator 是Thousand Machine Sect Artifact Refinement Master 张志成。

  此人平时很少参与战斗,刚刚主要是负责围攻Divine Fire Sect 的艾温,并没有跟刘夏辉动过手。

  听到Yang Lu 的命令后,张志成颤颤巍巍道:“杨……杨顾问,您为什么突然要我捅他一刀?”

  Yang Lu 立刻沉下脸来,icily said :“怎么?难道你觉得我的决定有问题?”

  听到Yang Lu 的语气不善,席子昂等几位“宪兵队”成员立刻默默向前走了一步,这些人都是Yang Lu 的基本盘,此时仍然能忠实执行他的命令。

  看到自己被人包围上来,张志成立刻改口道:“我没问题,我这就去!”

  眼看着张志成提着Flying Sword ,晃晃悠悠来到自己面前,刘夏辉立刻怒斥道:“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动手,今后就没有任何退路了!”

  张志成被对方凶狠的样子吓得一个shivered 。

  他刚想打退堂鼓,就听Yang Lu 的声音从身后幽幽传来:“如果你不敢对他动手,那你就要考虑考虑,自己马上要面对什么下场了!”

  听到Yang Lu 阴恻恻的声音,张志成如何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如果自己捅不出这刀,下一刀,恐怕就要砍到自己脖子上了!

  既然已经别无选择,在考虑到眼前这人当初差点要了自己性命,他干脆眼睛一闭、心一横,大喊道:“我也是没办法,得罪了!”

  “你想干——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刘夏辉的大腿被Flying Sword 斩出一道长长的伤口。

  由于张志成有意留手,刘夏辉腿上的伤口并不算深,但看着就让人感觉钻心得疼。

  看到张志成故意砍歪的一剑,Yang Lu 并没有生气,而是满意的patted 张志成的肩膀,然后随手丢给他一瓶外伤spiritual medicine ,鼓励道:“你做的非常好,记得给他把伤口处理好,他现在可不能立刻死了!”

  这时刘夏辉已经从疼痛中缓过来,惨白着脸色问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Yang Lu 非常无辜的摊了摊手道:“没什么,就是想让团队成员都交份投名状罢了!”

  听到这话,反应最快的席子昂立刻吼道:“杨顾问说得对!Foreign Domain 战场生死由天,谁手上还没几条冤魂?大家谁也别想着告发谁!咱们每人每天轮流给刘夏辉一刀,连续十几天下来,我就不信还有人敢跟万华谷告密!谁砍得不够狠,下手不够毒,那就是对团队的不忠诚!”

  听到席子昂残忍的发言,在场众人纷纷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席子昂提出的解决方案听起来丧心病狂,但细细想来却非常合理。

  只要大家每人砍刘夏辉一刀,最后就算他死了,也说不好是谁杀的,大家谁也别笑话谁,你敢向万华谷举报我,我就敢向万华谷举报你,this can be considered 达成了某种意义上的核威慑平衡吧!

  更进一步将,以后每抓到一个七Great Sect Disciple ,其实都可以进行类似的操作。

  如果是在正常的Foreign Domain 战场试炼,ordinary person 别说斩杀Seven Major Sects 嫡传Disciple 和inner sect disciple ,哪怕想要在several millions 平方公里的Foreign Domain 战场上找到这些家伙的踪迹,恐怕都很困难。

  要知道Immeasurable Sword Sect 本次总共只有不到两千名Qi Refinement Realm Disciple 参与Foreign Domain 战场试炼,inner sect disciple 和嫡传Disciple 加起来更是只有不到两百人,而其它Six Great Sects trial by fire 的Core Disciple 数量只会更少不会更多,就算再加上极北Six Sects 的Core Disciple ,总人数也就一千来号人。

  Yang Lu 在Foreign Domain 战场entrapment 了好几天时间,总共也就抓到了傅浩这么一个御风派inner sect disciple ,还是在最后的收网行动中抓到的,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不过有Li Qingning 加盟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从现在的情况看来,Li Qingning 显然是被某些强大的Foreign Domain 战场团伙给盯上了,前来主动来找Li Qingning 麻烦的Seven Major Sects expert 简直就像是逛庙会般络绎不绝。有这么个超级诱饵存在,他们反而要担心过来找茬的Seven Major Sects expert 数量,会不会多到自己都应付不过来!

  要是每个人手上都有几十个七Great Sect Disciple 的命桉,那就算有人事后去告密,对方也没有任何从轻发落的可能。

  众人细细品了下席子昂的提桉后,纷纷露出了赞同的表情。

  而御风派inner sect disciple 傅浩,此时更是心有余季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作为Yang Lu 团队成员里唯一的Seven Major Sects inner sect disciple ,他现在无比庆幸自己入伙的时间早,要是入伙的时间再晚几天,自己可能也要成为这个团伙的投名状了!

  看到席子昂那么快就领会了自己的意图,Yang Lu 也笑着补充道:“没错,以后抓到Seven Major Sects inner sect disciple 或者嫡传Disciple ,千万不能直接失手杀了,最好拖过来让大家轮流补刀,争取做到人人身上有命桉,这样大家也能互相放心合作嘛!”

  然而有人脸色好看了,有人脸色就难看了。

  听说自己要享受被二十多号人凌迟处死的超级VIP待遇,刘夏辉已经顾不得大腿和断臂伤口处传来的阵阵剧烈疼痛了,连声对着Yang Lu 大喊道:“且慢!我们还可以谈谈!只要你们肯放了我,我保证可以当今天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Yang Lu faint smile 地taunted :“你刚刚自己不是也说了,Foreign Domain 战场的誓言都是放屁吗?你觉得你现在还有什么谈判筹码,值得我坐下来跟你谈吗?”

  刘夏辉艰难咽了口唾沫道:“难道你就不好奇,我们是怎么找到Li Qingning 的吗?”

  不得不说,刘夏辉确实has several points of 急才。

  生死攸关之际,他还真就又抛出了一个Yang Lu 非常感兴趣的话题。

  于是Yang Lu 抬手阻止了准备带头补刀的席子昂,hehe 一said with a smile :“既然你想说,那便说说看吧!”

  刘夏辉咽了口唾沫道:“如果我说了,你能放过我吗?”

  Yang Lu 当然impossible 给他什么承诺,只是indifferent expression 道:“我就算承诺会放过你,你也不一定会信。不过你现在似乎也没得选,只能赌我会放你一马。”

  看着Yang Lu 漫不经心的表情,刘夏辉知道对方只是单纯好奇而已。

  毕竟他们这里足足有二十来号人,而过来找Li Qingning 麻烦的人全都是单打独斗,既然连自己和艾温都栽了,其他人跑过来大概率也只是walking right into a trap 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刘夏辉and the others 用什么方法找到Li Qingning 还重要吗?

  显然不重要!

  刘夏辉知道Yang Lu 放过自己的概率极低,但他为了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也只能brace oneself 解释道:“Purple Gold 阁Supreme Elder 童心古打造巽风时,曾经不小心向百炼炉里混入了几滴麝仙鼠的spiritual liquid ,这种spiritual liquid 的味道可以吸引beyond a thousand li 的麝仙鼠,我们正是通过Southern Wilderness 州特有monster beast 麝仙鼠的远程追踪能力,找到Li Qingning 和巽风的位置!”

  听到刘夏辉的解释,Li Qingning 这才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你们好几个人怀里都抱着大老鼠,怪不得我无论如何掩饰气息都没用,原来你们竟是通过这种方式找到我的!”

  刘夏辉nodded ,算是默认了Li Qingning 的猜测。

  然而Yang Lu 并没有就此放过对方,而是继续逼问道:“那你自己的只麝仙鼠呢?”

  刘夏辉只得obediently and honestly replied :“麝仙鼠也是monster beast ,本身就会发出微弱的Spiritual Qi 波动,为了防止暴露自己的位置,我找到目标后,就把自己的麝仙鼠给处理掉了。”

  Yang Lu 紧接着有问了些麝仙鼠的细节问题,刘夏辉全都知无不言。

  把所有能说的都如实相告后,刘夏辉cautiously 地问道:“杨顾问,我可是什么都说了,您可以放过我了吗?哪怕让我加入您的团队也行……”

  Yang Lu 笑着nodded 道:“你回答的不错,但我并不打算放过你!”

  刘夏辉刚刚露出一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他颤声说道:“难道你打算abandon one’s benefactor after achieving one’s goal ?”

  Yang Lu 两手一摊,said with a smile :“我什么时候说要放过你了?只是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赌我会不会放过你,现在我很抱歉的告诉你,你赌输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