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rth Spirit Stone Financial Crisis Chapter 386

  很快,田北溪就发现情况不对劲了。

  通过《无余Nirvana 》赋予的强大Divine Consciousness ,其它cultivator 距离他越近,她的感知就会越清晰,她惊讶地发现,向自己围过来的cultivator 数量,似乎远远不止有五个。

  要知道Foreign Domain 战场尔虞我诈,哪怕大家都是来对付Li Qingning 的,也没必要全都聚在一起啊!

  难道你们就不怕其他人互相捅刀子吗?

  察觉到足足有十几名cultivator 从自己的all directions 悄悄围了过来,并且互相之间没有发生爆发任何冲突,就仿佛拥有某种诡异的默契,田北溪终于坐不住了。

  这些人绝对有问题!

  意识到这点后,田北溪立刻催动位移spell ,准备先撤远一点观察情况再说。

  只可惜她的反应速度再快,也扛不住杨顾问的团队演练过上百次的伏击战术。

  她刚刚迈出一步,原本还在“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的Li Qingning 就好像察觉到了什么,beautiful eyes 中顿时射出一股精光,整个人的imposing manner 也狂涨起来,然后就看她反手握住自己的斩马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当头就对她斩出了一记势如狂澜的azure blade glow 。

  Li Qingning 这记类似Residence Is Closed Chop 的Blade Technique 速度极快,显然是已经酝酿了很久,在田北溪施法完成前就后发先至。而这记攻击的formidable power 也很强大,哪怕秒杀寻常Qi Refinement 后期cultivator 都nothing difficult 。

  田北溪光顾着留意包围自己的人,完全didn’t expect ,自己营救的目标竟会突然发难,因此根本没有察觉到Li Qingning 正在偷偷酝酿杀招。

  不过田北溪毕竟拥有非常丰富的斗法经验,连忙从腰间取出一面造型精致的小盾迎了上去,两股强大力量轰然对撞后,azure blade glow 当场溃散,而这面材质不凡的盾牌法宝,也同时被Li Qingning 一刀两断,变成了两块扭曲的凡铁。

  由于田北溪将全movement method 力灌入了这面盾牌,盾牌的毁灭也让她体内Spiritual Qi 一阵激荡。

  还好她cultivation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比较强大,很快就将体内的Spiritual Qi 循环重新理顺,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为什么Li Qingning 不对围攻她的人动手,却偏偏要砍自己这个千里迢迢来帮忙的,就看all directions “shuaa~ ”射出来无数闪烁着各色灵光的法宝,各种此起彼伏的呼喊声也随之传来:

  “能抗住Eldest Young Lady Li 一刀,这是条大鱼!”

  “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我奉劝你一句。立刻放弃无谓的抵抗!”

  “乖乖向杨顾问投降,when the time comes 还可以考虑给你个痛快,否则就别怪我们vicious and merciless 了!”

  时隔数月再次听到“杨顾问”这个熟悉的称呼,田北溪也不禁slightly startled 。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分析这个杨顾问和离岛的杨顾问有什么特殊关系,all directions 的法宝就已经对着她砸了过来,让她只得重新打起精神迎敌。

  此刻的田北溪,实力明显比Central Plains 论剑大会时更强,面对十七八件法宝的协同攻击,她并没有手忙脚乱,而是将寒天之晶像手套那样覆盖在right hand 上,直接徒手抓住了一柄来袭的Flying Sword 。 …

  死死摄住不知道属于谁的Life-Source Magical Treasure 后,田北溪抬手就将其投掷而回,击落了另一把羽扇状法宝。然后她又快速将寒天之晶化为Flying Sword 形状,伴随着背后两道功德金轮一闪,竟以naked eye 不可见的速度连斩出十余道blue sword light ,“乒乒乓乓”击飞了十余件法宝。最后她又向地面fiercely 一拍,撑起一道spell 护盾,再次扛住了剩下几件法宝的围攻。

  面对十多位cultivator 的围攻,田北溪这位足足拥有两道功德金轮的Divine Fire Sect Sect Master 嫡传,竟然没有丝毫手忙脚乱,forcibly 守了个密不透风。

  如此惊人的表现,让参与围攻的Yang Lu 团伙成员纷纷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这肥羊太强了,其实力恐怕不亚于万华谷的刘夏辉和Divine Fire Sect 的艾温!

  然而大家的惊讶也仅限于此了。

  expert 之前大家也不是没见过,田北溪的奋力挣扎,只能让她稍微多蹦跶一会,哪怕有两道功德金轮辅助,刚刚那一轮爆发,也让她体内Spiritual Qi 剧烈消耗了四成之多。

  她刚打算驾驭遁光离开,却又另一道遁光比他还快,直接拦在了她的身前。

  “接我这招山岚残响!”

  “山岚残响?这是御风派的Supreme inheritance !你是御风派inner sect disciple !”

  短促的对话过后,两道不同颜色遁光轰然对撞,只见傅浩的遁光直接被撞得倒飞而回,而田北溪的遁光则只是向旁边歪了出去,显然还是田北溪的实力明显占了上风。

  然而还没等田北溪重新调整好方向,她就发现all around 景色骤然一变,让她方向感彻底错乱。

  田北溪本身就是Illusion Technique expert 。

  她瞬间就意识到,自己怕不是中了Illusion Technique !

  要是放在平时,这种程度的Illusion Technique 花招,对cultivation 北Extreme Cold 宫protecting sect inheritance 的Illusion Technique Master 田北溪来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可惜再简陋的Illusion Technique 破解也需要时间,等她破除掉环绕在自己身边的Illusion Technique 时,她的遁光已经不可逆转地冲着地面fiercely 砸落了下来。

  2kxiaoo.

  仗着强大的护体astral qi ,田北溪肯定不至于当场摔死。然而她却发现自己似乎落入了某个Formation 当中,还没等爬起身来,all around 就冒出大量densely packed 由Spiritual Qi 组成的丝线,将她全身上下所有能动的地方都死死锁住。

  田北溪连忙调动Divine Consciousness ,寒天之晶化作的Flying Sword 迅速飞出,纵横的sword qi 直接织成了一道细密sword net ,以最快速度将身边的Spiritual Qi 丝线尽数斩断。

  但就在此时,又有几件法宝对着她当头砸了下来。这几件法宝与第一波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砸过来的法宝不同,它们全都是类似灵幡、朱绫、令旗之类的困敌法宝。

  这些困敌法宝可不只能简单把cultivator 困住,甚至还能自动封住cultivator 的周身要穴,切断cultivator 与Life-Source Magical Treasure 的联系,要是被这些困敌法宝给击中,就算田北溪还有其它压箱底手段,恐怕也用不出来了! …

  田北溪刚打算催动sword qi 大网逼退这些困敌法宝,给自己争取再次施法逃跑的时间,就看旁边一道azure 的silhouette 欺身而上,直接撞进了她斩出的sword qi 之网。

  来人正是Li Qingning !

  其实Li Qingning 完全没必要亲自出手,如今的田北溪早就已经是瓮中之鳖。

  然而Eldest Young Lady Li 脱离mortal danger 后,手也变得痒痒起来,实在不甘心从头到尾蹲在那里装可怜,发现这位身穿Divine Fire Sect 制服的陌生Disciple (田北溪已经易容成了自己的Junior Brother 管三刻)挣扎得非常勐烈后,她便冲上来要与对方正面较量一番。

  由于Li Qingning 的速度太快,就连被Yang Lu 安排在她身旁保护的叶辰都反应不及。

  不过Li Qingning 倒不是什么战斗累赘。

  相比治理Chamber of Commerce 的能力,Li Qingning 的innate talent 显然都点在了战斗上。

  尽管田北溪的sword technique 快得离谱,然而Li Qingning 冲进sword qi 大网后,就像是京剧里的刀马旦那样,用肩顶、肘击、脚踢等方式非常规出刀方式,来回引导着自己的斩马刀往返斩击,竟然勉强跟上了对方的sword drawing speed ,将自己的身体护了个密不透风。

  Li Qingning 实力本来就不亚于田北溪,而田北溪经过连番大战,已然是an arrow at the end of its flight 。

  Li Qingning 强行breakthrough 田北溪的sword net 后,反手握住斩马刀就是一记刀背横扫,直接将她扫倒在地,然后双手连点封住对方周身要穴。

  田北溪被Li Qingning 死死压在身下,大脑中也是一片空白,甚至连求饶的话都忘了说出口。

  她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明明是来营救Li Qingning 的,可为什么自己现在竟然反过来被Li Qingning 俘虏了,并且还以这种屈辱的姿势被对方按倒,这让田北溪险些委屈得流出眼泪来。

  眼看田北溪已经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参与围攻的cultivator 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带队的席子昂更是sighed in relief 道:“这点子真扎手!要不是Eldest Young Lady Li 果断出手,还真不一定能制住他。”

  刚刚被田北溪遁光撞飞的御风派inner sect disciple 傅浩,此时也重新降落下来,口中喘着粗气道:“主要还是杨顾问非要让我们抓活口,如果咱们都不留手的话,第一波法宝齐射过后,这家伙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听到周围欢呼声后,田北溪也奋力挣扎着侧头看去,结果却震惊地发现,自己身边的丛林里竟然钻出来二十多个服饰各不相同、来自天Southern Sea 北不同Sect Disciple 。

  这些陌生cultivator 以Central Plains 打扮居多,但其中也有Cloudfire Prefecture 、Southern Wilderness 州、甚至北漠州打扮的cultivator 。

  这些陌生cultivator 一边对着自己pointing fingers ,一边互相谈笑风生,对于身边之人似乎毫无防备,光看这帮人轻松愉快的谈话氛围,要不是all around 依然飘荡着诡异的红雾,田北溪甚至一度产生了自己已经离开Foreign Domain 战场,回到Nine Provinces cultivation world 的错觉。

  这些陌生cultivator 的窃窃私语并没有持续多久。 …

  随着一个年轻书生模样的cultivator 大摇大摆从战场另一边走了出来,现场的氛围就像是捣乱的小学生突然发现班主任突击检查纪律,瞬间就变得安静下来,有些挡住此人去路的cultivator ,更是忙不迭地向两侧让开,似乎生怕妨碍到对方,要是不知道的人,估计还以为这是哪家Sect 的Sect Master 在视察自家低阶Disciple 呢!

  这副领导视察下属的做派,自然也被田北溪看在眼里,哪怕她并不知道这群人的底细,也意识到最后出现的这个youngster 绝对非同小可。

  毕竟能在regardless of the law and of natural morality 的Foreign Domain 战场,把二十多个Qi Refinement 后期cultivator 吓成受惊的鹌鹑,田北溪自问除非进阶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Realm ,否则绝对做不到这种程度。

  甚至她已经严重怀疑,这二十多名cultivator 之所以表现得如此团结友爱,搞不好就是慑于此人带来的无形威压。

  那么问题就来了:

  这个youngster 到底是谁?

  说来也非常好笑,虽然Yang Lu 跟田北溪已经打过几次交道,但他们双方谁都没见过对方的真容,再加上Yang Lu 也没有穿Golden Blade Sect 服饰,田北溪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这是中了谁的埋伏。

  而Yang Lu 同样不认识什么“Divine Fire Sect inner sect disciple 管三刻”,因此他根本没有正眼看田北溪,而是immediately looked towards 了骑在“管三刻”身上的Li Qingning 。

  自己的女人用非常不雅的姿势压在个容貌猥琐的Divine Fire Sect Disciple 身上,任谁看了都会感觉自己脑袋顶上绿油油的。

  注意到Yang Lu 古怪的目光,Li Qingning 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姿势非常不妥,连忙像是触电般蹦了起来,略显局促地搓了搓手。

  看到Eldest Young Lady 满脸sorry 的样子,Yang Lu 也不忍心继续责备她了。

  瞥了眼倒地不起的“管三刻”,再看了看此人身旁掉落的麝仙鼠尸体,Yang Lu 向左右询问道:“这已经是第几个专程来送快递的家伙了?”

  听到Yang Lu 的问话,席子昂立刻小跑着上前汇报道:“报告杨顾问,如果只算随身携带麝仙鼠的试炼者,这家伙应该是第三十三个,如果把所有跑来送死的cultivator 全都算上,那此人差不多是第四十一个。”

  Yang Lu indifferent expression 地“嗯”了一声,就没再吭声。

  刚刚Yang Lu looked towards “管三刻”的不爽表情,并没有瞒过这些察颜观色技能点满的henchman ,看到Yang Lu 不说话了,席子昂立刻上前一步,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道:“那我们还是按老规矩,直接把这家伙给做了?”

  “嗯,还是按照老规矩来吧。”

  Yang Lu 团队已经连续除掉了几十号七Great Sect Disciple ,早就有了非常严密的制度安排。

  比如抓到跑来刺杀Li Qingning 的七Great Sect Disciple 后,不仅团队人人都要缴纳投名状砍一刀,最后还要交给相应的下属sect disciple 补刀。

  那名Southern Wilderness 州出身的槐山港cultivator ,就补掉了Southern Wilderness 州霸主万华谷的嫡传Disciple 刘夏辉;而北漠州Thousand Machine Sect 出身的Artifact Refinement Master 张志成,则杀掉了北漠州霸主Purple Gold 阁的inner sect disciple ;至于那位Eastern Wilderness 州毒道cultivator ,则把之前来找茬的归一门嫡传expert 给做了。

  不仅如此,这些人痛下杀手的时候,Yang Lu 还特意让人了其他人施展留影spell ,把他们动手的全过程记录在了留影jade slip 中,然后随手将留影jade slip 丢进了Li Qingning 的storage bag 里。

  公然谋害Sect Master Sect Core Disciple ,放在哪里都是不可饶恕的死罪,就连当污点证人戴罪立功的there’s no possibility ,有这些记录大家犯罪事实的jade slip 在,谁想要背叛团队,都要好好掂量掂量。

  而这种操作,也让Yang Lu 团队的凝聚力再次上升了一个档次,至少现在团队里已经没有who 担心事后有同伙会出卖自己了!

  可还没等Yang Lu 做出下一步部署,躺在地上的田北溪却缓sobered up ,当即惊呼出声道:

  “你……你是Yang Lu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