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rth Spirit Stone Financial Crisis Chapter 387

  虽然田北溪没有亲见过Yang Lu ,两人却在离岛战争时期,用Lion’s Roar 互相隔空喊过麦。

  想当初,他们可是整整互喷了one hour 的口水,自打田北溪记事以来,还从来没有跟哪个男性cultivator 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这让她对Yang Lu 声音的印象不深刻都很难。

  要不是Yang Lu 的声音辨识度并不算高,再加上当初他还只是trifling Qi Refinement Early-Stage cultivator ,田北溪根本didn’t expect 他居然会参加Foreign Domain 战场试炼,否则她早早就把Yang Lu 给认出来了。

  不过听Yang Lu 跟麾下henchman 聊天的内容,再看到他跟Li Qingning 谈笑风生的样子后,田北溪很快就判断出了Yang Lu 的真实身份。

  当初在离岛的时候,自己就险些成了对方的阶下囚,全仗着Yang Lu leave a way out 才侥幸逃脱,从那时起,田北溪就视其为extraordinary shame and humiliation ,一直想着从Yang Lu 这里找回场子来,结果didn’t expect 这次场子没找回来,自己居然又被对方给俘虏了。

  饶是如今田北溪的处境非常危险,她脸上也忍不住一阵火辣辣的尴尬。

  自从来到Nine Provinces cultivation world 后,Yang Lu 就没怎么离开过Seacliff City ,他也absolutely didn’t expect ,自己随手俘虏了一个Cloudfire Prefecture cultivator ,竟然还能认识自己。

  看到“Divine Fire Sect 猥琐Disciple 管三刻”满脸娇嗔和哀怨地looked towards 自己,作为钢铁直男的Yang Lu 也不禁后背一阵阵发凉,此人刚刚被大美女Li Qingning 按倒在地时,脸上都没有什么异样,结果看到自己后,却反而露出这种瘆人的表情…….

  Divine Fire Sect 里全都是这种变态吗?

  强行忍住内心里的不适,Yang Lu 不禁frowned :“你认得我?who the hell are you ?”

  还没等田北溪回答,同为Illusion Technique expert 的Seacliff Sect Disciple 席子昂就发现了蹊跷,当即汇报道:“报告杨顾问,此人恐怕是使用易容Illusion Technique 遮掩了真容!”

  “Appearance Changing Technique ?你们有人会破解吗?”

  “此人已经被封住了Dantian Qi Sea ,想要破解简直易如反掌!”席子昂说完,就抬手对准田北溪轻轻一指,随着他指尖灵光闪过,管三刻那副猥琐的Divine Fire Sect inner sect disciple 形象瞬间褪去,转而露出了个容貌姣好、身材傲人的美貌female cultivator 。

  看到田北溪的真面目后,别说Yang Lu 团队其他成员都惊了,哪怕Yang Lu 也愣神了片刻。

  这还是他头一次见到能跟Li Qingning 容貌mention on equal terms 的女性cultivator ,有了这等颜值加持,就连此女looked towards 自己的眼神,也完全不复此前的诡异,看起来显得顺眼多了。

  Li Qingning 的当然也认出了露出真容的田北溪。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道破对方的身份,田北溪就死死盯着Yang Lu 的脸,像是连珠炮般提问道:“你就是Li Qingyang 的传人Yang Lu ?你为什么会在Foreign Domain 战场?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那些围杀Li Qingning 的人都到哪里去了?”

  说来好笑,虽然Yang Lu 跟田北溪已经打过几次交道,却从来没有见过对方的真容,但他对田北溪的声音却也再熟悉不过。

  再次听到田北溪独有的甜美声线,Yang Lu surprisedly said :“田北溪?你不是田大霄的嫡传Disciple 吗?怎么就连你也跑来刺杀我家Eldest Young Lady 了?”

  “我……我是来……”

  田北溪本来想说自己是来营救Li Qingning 的,不过意识到对方simply 不需要自己营救,并且自己还沦为对方的阶下囚后,她实在是sorry 把这句话给说出口了,于是便话锋一转道:“你管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就是专门跑来看个热闹,难道不行吗?”

  听到这般无礼的发言,席子昂立刻scolded :“impudent !竟敢用这种语气跟杨顾问说话,你难道不想活了吗?”

  田北溪fiercely 瞪了席子昂一眼,鄙夷道:“这杨顾问到底是你们的亲爹还是你们的亲妈?你们至于这么舔他吗?就算我们家圈养的monster beast ,都不如你们这帮shameless 小人听话!”

  不得不说,田北溪的毒舌水平确实很高。

  “对团队的忠诚,那能叫舔吗?”席子昂就像是拼命解释窃书不算偷书的孔乙己,顿时涨红了脸,“杨顾问,此女悍然暗杀Eldest Young Lady Qingning ,并且毫无悔改之意,我们绝对不能轻饶了她!既然她还has several points of 姿色,要不咱们来个先奸后杀,先大伙开开荤!”

  听到席子昂的提议,田北溪还没来得及说什么,Li Qingning 的脸色就先变了,她用“你竟然是这种人”的表情看着Yang Lu ,显然是觉得杨大顾问已经背着自己做过这种事了。

  Yang Lu 岂能坐视自己风评被害,当即拍桉而起道:“席子昂!在你眼里,我Yang Lu 是那种随便的人吗?!”

  遭到杨顾问的怒斥,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席子昂直接被吓得一哆嗦,连忙辩解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以您的道德品质,哪能做出这种事啊?我是说brothers 平时可没这种机会…….”

  听到这种恶毒提议,田北溪不禁打了个寒战:“你……你们敢!我可是Divine Fire Sect Sect Master 嫡传!”

  然而Yang Lu 的henchman 们却纷纷露出了狞笑:“Divine Fire Sect Sect Master 嫡传算什么?你知道这段时间我们杀死了多少个Nascent Soul Realm cultivator 的嫡传Disciple 吗?算上你的话,这至少已经是第五个了!”

  听到众人的威胁,田北溪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毕竟Nascent Soul Realm cultivator 的嫡传Disciple 可不是路边的大白菜,大多数Nascent Soul Realm cultivator 最多只有一两位Qi Refinement Realm 嫡传Disciple ,甚至还有些Nascent Soul Realm cultivator 连一个Qi Refinement Realm 的嫡传Disciple 都没有。

  参与这次Foreign Domain 战场试炼的元婴嫡传,满打满算也就三十人左右,你们竟然号称已经做掉了其中四个?

  她看了看满脸澹定的Yang Lu ,不信道:“难道你们把吕友德和宋青山派来的expert 全杀了?”

  席子昂said with a sneer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杀全,毕竟有些倒霉鬼还没来得及自报家门,就被我们给乱刀砍死了,不过宋青山的嫡传Disciple 刘夏辉还有吕友德的嫡传Disciple 艾温,确实都被我们chopped up ten-thousand times by a thousand blades 、凌迟处死了,那场面可是相当惨烈!”

  说罢,席子昂随手丢出一枚fiery-red 的令牌。

  随着“咣当”一声闷响,这面沉重的火云精金令牌就fiercely 被丢在了田北溪面前,她定睛一看,这枚令牌的表面,赫然刻着Divine Fire Sect Supreme Elder 吕友德的私人spell 印记。

  整个Foreign Domain 战场,也就只有艾温能有this thing ,既然艾温独有的令牌出现在了席子昂的手里,这只能说明……

  想到这里,田北溪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怎么可能?你们竟然把他们都杀了?!”

  看到自己把田北溪给吓得不轻,Yang Lu 笑着拍拍手道:“各位,既然田Fairy 不相信咱们的说法,那就让她见识见识你们的功德金轮吧。”

  Yang Lu tone barely fell ,田北溪就看到身旁的二十多个cultivator 里,竟然足足有十七八人,背后都亮起了一轮功德金轮,而Yang Lu 本人身后,更是直接出现了两道功德金轮!

  要知道,参加Foreign Domain 战场的试炼者大多是不满四十岁的年轻cultivator 。像那种年事已高、仙途无望的老年cultivator ,大多数都会趁着自己life essence 未尽享受余生,或者为家族Junior 修桥铺路,impossible 还会再来Foreign Domain 战场出生入死。

  能在四十岁前cultivation 出功德金轮的cultivator ,要么是Great Sect 天才、要么就家世雄厚、还有就是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而自己眼前这些cultivator 都是a poor, humble sect 出身,在排除他们全都是young and promising 的cultivation Economics 家的probability 后,哪怕剩下的probability 再离谱,那也是只能是事实:

  这些家伙恐怕已经在Foreign Domain 战场试疯了!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疯!

  按照Foreign Domain 战场平均死亡率大约30%计算,平均每届Foreign Domain 战场试炼,每个试炼者只能杀死0.3个人,并且这其中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头,都是被Seven Major Sects Core Disciple 给收走的,普通cultivator 平均每五个人可能才会抢到一个人头,分配并不均衡。

  可看这些家伙人人都有功德金轮的样子,恐怕他们手上人均都有两三条人命。

  甚至可能还不止!

  饶是田北溪向来自诩思路开阔、头脑灵活,但面对这种离谱的事情,小脑袋一时也有点转不过弯来,毕竟把Foreign Domain 战场当成功德副本组队刷,这种事情实在太过unimaginable 。

  看到田北溪目瞪口呆的样子,席子昂残忍一said with a smile :“大家能够进步如此神速,还要多亏了你们这些心怀叵测之辈,continuously 给我们上门送快递啊!”

  愣神半晌,田北溪总算理解了自己的处境。

  以她的实力和警惕程度,刚刚都被这些人给sneak attack 得手了,如果其它expert 也都像她这样bottle gourd 娃救爷爷的话,那么全都被做掉也不是impossible 。

  在赶来救援Li Qingning 之前,田北溪已经在脑海里脑补过很多次自己跟Li Qingning 见面的场景,其中不乏Li Qingning 向自己跪地求饶的场面。

  她是absolutely didn’t expect ,自己千里迢迢跑来救援Li Qingning ,结果对方根本不需要她救,反而是她本人要被对方当肥羊给宰了!

  田北溪努力向后缩了缩身体,声音颤抖道:“要是你们放过我,我能答应你们任何条件!”

  然而席子昂the past few days 俘虏了不知道多少肥羊,各种求饶的说辞都听腻歪了,完全remain unmoved 道:“现在你们落在我们手里了,当然说什么都行,但你出去后要是falling out to become hostile ,我们还能找田大霄要债不成?倒不如现在就让brothers ……呃,我们收了功德,trouble will completely vanish !”

  席子昂本来想说“倒不如让brothers 爽爽”,可是想到杨顾问似乎对这种言论非常不爽,他又非常生硬地把自己的大反派发言给咽了回去。

  而此话一出,围观群众纷纷附和起来。

  “老席中肯,这女人知道的实在太多了!”

  “没错,绝对不能让任何一个知道我们底细的人活着走出Foreign Domain 战场!”

  “If One Doesn’t Cut The Grass At Its Roots ,Then The Spring Breeze Will Blow And Give Life To It Once More ,必须杀了她!”

  如果放在平时,大家看到田北溪这样的大美女楚楚可怜地看着自己,或许还会怀几分have tender, protective feelings for the fairer sex 之心,但架不住众人在Foreign Domain 战场屠杀Nascent Soul Realm cultivator disciple 的事情实在太过骇人听闻。

  换做普通Qi Refinement Realm cultivator ,哪怕得罪随便一个Nascent Soul Realm cultivator ,都恨不得惶惶不可终日,even more how 他们一口气得罪了死了五六个,这种秘密要是泄露出去,在场所有人都将die without a burial site 。

  于是大家无一例外,都纷纷表示必须要诛杀田北溪,给杨顾问献礼。

  看到众人同仇敌忾的样子,田北溪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嗫嚅道:“我……我其实……”

  田北溪知道自己此刻想要活命,这个时候只能向Li Qingning 和Yang Lu 求饶,然而她嘴唇轻轻嗫嚅了几下,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这个服软的口。

  这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

  而且她就算坦白自己是来救人的,这些人也未必能放过自己。

  毕竟自己已经知道了对方大开杀戒的秘密,如果换位思考,她同样会做出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的决定。

  眼看henchman 们都开始摩拳擦掌,最后还是Li Qingning 不忍心继续欺负田北溪,主动开口解围道:“Yang Lu ,我看田北溪应该是专门来救我的,绝impossible 跟艾温他们是同伙。”

  其实Yang Lu 早就看出来田北溪没有恶意,可不知道为什么,尽管他跟田北溪从来没有正式见过面,但他就是觉得戏弄这个女人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如今看到Li Qingning 先心软了,Yang Lu 便借坡下驴道:“Eldest Young Lady ,你怎么知道此女没有恶意?”

  Li Qingning 指了指艾温身份令牌上的spell 印记,说道:“Divine Fire Sect Supreme Elder 吕友德和Sect Master 田大霄乃是irreconcilable 的关系,他们不互相拆台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联合起来谋害我?even more how 田大霄还是我Supreme Grandfather 的记名Senior Brother ,当初还没认识你的时候,Supreme Grandfather 就告诉我,如果今后遇到mortal danger ,可以考虑去Cloudfire Prefecture 投奔田Sect Master ,或者去Divine Heaven Sect 找Sect Master Ye ,他怎么可能会参与到吕友德策划的阴谋里去?吕友德又怎么可能把万华谷的unspread secret 告诉田大霄?”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