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rth Spirit Stone Financial Crisis Chapter 388

  Li Qingyang 的识人能力是母庸置疑的。

  这么多年来,Spirit Stone Reserve Bank 始终都能保持独立运营,没有被Immeasurable Sword Sect 渗透成筛子,大半都要归功于Li Qingyang 准确的识人能力。

  即便是加盟Spirit Stone Reserve Bank 的Immeasurable Sword Sect high-rank cultivator ,比如李飞羽、云天化、孙古风and the others ,事后也都被证明有着相当程度的独立性,不会无底线屈服于Immeasurable Sword Sect 的不合理要求。

  哪怕Li Qingyang 死后,这些Spirit Stone Reserve Bank 高层还在给Lin Jianxing 添堵,为了彻底掌控Spirit Stone Reserve Bank ,Lin Jianxing 甚至需要动用非常手段,把这些“Immeasurable Sword Sect 自己人”先给铲除掉才行。

  Nine Provinces cultivation world 的年轻cultivator 都是听着Li Qingyang 的Legendary 故事长大的,因此听到这是Li Qingyang 做出的判断后,顿时就没人吭声反驳了。

  而Yang Lu 也饶有兴趣地询问道:“我记得你cultivation 的是御风派Supreme Elder 萧南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为什么李行长没让你找这个记名master 寻求庇护呢?”

  Li Qingning 提起自己刚刚去世的Supreme Grandfather ,原本还有些伤感,不过听到Yang Lu 问起自己的记名master 萧南,她却“puchi ”一声笑了出来:“虽然Elder Xiao 的能力很强,但Supreme Grandfather 却说,他天生就是个胆小怕事的性格,很多事情哪怕看明白了也不敢说出来,完全不能指望他来保护我。”

  见所有人都被自己吸引了注意力,Li Qingning 便继续解释道:“再者说了,overwhelming majority 来杀我的人,immediately 都会先试探下我的虚实,然后才会决定下一步该如何行动,而田北溪刚刚甚至都没有确认我的状态,就直接向席子昂他们那边跑了过去,这怎么看也不像是来害我的啊!“

  Li Qingning 平时只是懒得动脑子。

  当她真的动起脑子的时候,分析起问题来还是很有条理的,见Li Qingning 主动替自己解围,田北溪眼神里也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感激,不过她嘴上还是都囔道:“谁要来救你了?这还不是Master 专门吩咐的任务……”

  在Li Qingning 站出来说情后,原本群情激愤的氛围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虽然这帮家伙还是很想杀田北溪灭口,消灭任何有可能暴露自己的隐患,但他们做部下的就算喊得再大声,也不如杨顾问的女人吹枕边风好使,万一Yang Lu 已经决定放人了,自己这边还在喊打喊杀,那不是courting death 嘛?

  看着形象异常狼狈的田北溪,Yang Lu 忍不住调said with a smile :“田Fairy ,离岛战争我已经放过了你一马,这应该是你第二次落在我手里了吧!”

  田北溪柳眉一竖道:“这次是我大意了!若不是我担心Li Qingning 支撑不住,怎么可能轻易中了你的下三滥奸计?要是我真是来害Li Qingning 的,你simply impossible 抓住我!”

  见对方还在这里死鸭子嘴硬,Li Qingning 双手抱着斩马刀,teased :“如果你不服,我可以堂堂正正跟你打一场!”

  田北溪看了眼Li Qingning 的斩马刀,最终还是said with some guilty conscience :“我打不过你,但我就是不服!this world 又不是谁拳头大谁就能笑到最后——”

  “可是你不仅打不过我,就算是玩套路,你也玩不赢Yang Lu 啊!”

  暴击!

  听到Li Qingning 的吐槽,田北溪顿时涨红了脸,半晌都speechless 。

  眼看田北溪被自己和Li Qingning 挤兑得脸都绿了,Yang Lu 笑着摆摆手道:“好了,既然没有什么大碍,那你现在可以走了!”

  听到Yang Lu 居然真打算放人,众人都用震惊的眼神looked towards 了他。席子昂更是冒着被Yang Lu killing the chicken to warn the monkey 的风险,冒死劝戒道:“杨顾问,色字当头a saber 啊!这家伙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您absolutely 不能有have tender, protective feelings for the fairer sex 的想法!”

  就连田北溪自己也有些难以置信道:“你打算就这么放我走了?”

  Yang Lu 耸耸肩道:“怎么?你不愿意走,难道还打算让我请你先吃顿饭吗?”

  田北溪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了指席子昂道:“刚刚你那个henchman 说的很有道理,你们屠杀了那么多Nascent Soul Realm cultivator 的嫡传Disciple ,就不怕我when the time comes 把你们都给出卖了?”

  Yang Lu 有些好said with a smile :“putting it that way ,难道你也觉得我应该kill a witness to silence them ?”

  “我……我只是……”田北溪吞吞吐吐半天,终于替自己组织好了说辞,“你要放我走。我当然没意见,我只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连续两次栽在了你这种下……家伙手里!”

  田北溪原本想说“下半身思考的家伙”。

  但她最后还是害怕激怒Yang Lu ,forcibly 把最重要的形容词定语给省略了。

  Yang Lu faint smile 道:“你也知道,在Foreign Domain 战场所有的誓言will not 有Heavenly Dao 见证,维系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唯一纽带就是信任。我能组织起这么大的队伍,就是因为我构建起了大家互相间的信任,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你是值得我和Li Qingning 信任的人吗?”

  田北溪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道:“虽然在Foreign Domain 战场发誓毫无意义,但我田北溪绝对不是那种背信弃义之人,如果你愿意放我走,我不仅愿意为你保守秘密,并且永远欠你一个人情!”

  Yang Lu 眉头一挑道:“难道只有一个人情吗?”

  田北溪知道,Yang Lu 这是暗指他已经在离岛放自己一马了,不过她还是脖子一梗道:“离岛的人情我已经还上了!如果没有我从旁协助,你们怎么可能轻松接手阳江港?就凭Li Qingning ,她能挡得住那些竞争对手的明枪暗箭吗?”

  田北溪只图一时嘴快,结果却不小心把Li Qingning 给fiercely 得罪了,Eldest Young Lady Li 顿时stared wide-eyed ,语气said with displeasure :“就算没有你,以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在Cloudfire Prefecture 的势力,也能帮忙摆平这些麻烦。”

  然而田北溪却不屑地twitched his lips 道:“你以为我不知道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在Divine Fire Sect 内部安插的关系户是谁吗?不只是你们,overwhelming majority 境外势力在Divine Fire Sect 安插的内鬼,我心里都大致有数。我留着这些暗子,就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打你们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不过既然你们愿意放了我,这个消息就当是我免费送给你们的吧!”

  Yang Lu 眉头一挑道:“如果没有离岛那回事,你就准备对Seacliff Department 使阴招了?”

  田北溪lightly snorted 道:“这就看其它境外势力愿意开出什么样的价码了!商场如战场,从来没有什么底线可言,只要对方给出足够的诚意,我自然不会拒绝。”

  Yang Lu 顿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其实他早就觉得,阳江港股权的收购过程有些太过顺利了。

  尽管他们抬出了潘氏Trading Company 这尊大神,试图震慑其它竞争对手,但敢竞标阳江港股权的cultivation 势力,就没有谁是someone who is easy to deal with ,例如极北Six Sects 之一的海渊岛,就不会畏惧潘氏Trading Company 的权势。

  资本家为了利澜甚至愿意出售绞死自己的绳索,而阳江港股权收购桉更是涉及上亿Spirit Stone Coin 的大生意,面对如此重大的利益交换,准备使阴招的cultivation 实力绝对不止Seacliff Chamber of Commerce 一家。

  Li Qingning 从Cloudfire Prefecture 回来的时候,就曾经提到田北溪专门见了她一面,还向她打听“Qingning Chamber of Commerce 杨顾问”的事情,当时Yang Lu 就怀疑田北溪应该是在阳江港收购桉里起到了作用,现在看来,还真是田北溪主动出手帮了他们一把。

  帮了自己忙还不告诉自己,不得不说,田北溪还真是挺有性格的!

  “你说算一个人情,那就算一个人情吧!”Yang Lu 也懒得跟这个死鸭子嘴硬的女人斗嘴,直接转头looked towards 了自己的部下,“你们怎么还不放人?”

  “可是,杨顾问——”

  “难道你们还想让我说second time 吗?”

  看到Yang Lu 脸色沉了下来,henchman 们没有办法,只好陆续解除掉了田北溪身上的禁制。

  然而田北溪却没有immediately 离开,而是涨红了脸道:“这次确实是我欠你一个人情,我肯定会给出让你满意的回报,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Yang Lu said with a smile :“只要你不事后出卖我们,我就谢天谢地了。”

  田北溪fiercely 一跺脚道:“我田北溪绝对不是你想象那样的人!”

  说罢,她就架起遁光,狼狈地掩面而逃。

  看到田北溪的遁光消失在天边,Li Qingning 轻声说道:“didn’t expect 你也这么信任田北溪啊!”

  然而Yang Lu 却毫不在意地smiled and said :“我跟这个女人打交道不多,但也能看出来她虽然聪明,但本质却是个性情中人,否则在离岛战争的时候,她绝对不应该在局面陷入被动的时候,还跟我硬抗到底,而是应该果断认输止损……”

  Li Qingning looked thoughtful 道:“只是这样吗?”

  Yang Lu shrugged 道:“她冒着mortal danger 也跑来Foreign Domain 战场救你,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

  “可她不是说她是奉师命而来吗?”

  “田大霄又管不到Foreign Domain 战场,她如果真想对你不利,何必以身犯险,难道就不能outward devotion but inner opposition 或者出工不出力?”说到这里,Yang Lu 再次话锋一转,提起了其它两件事情,“就算这次她是迫于师命,她宁愿耗费巨资也要在Central Plains 论剑大会找你单挑,在没有通知我们的情况下就协助咱们收购了阳江港,难道也是迫于师命不成?”

  但Li Qingning 却不知为何摇头道:“可我还是觉得,这不是你过去的办事风格。”

  Yang Lu smiled and said :“我这叫看人下菜。对于田北溪这样的热血少女,必须要攻心为上!要让她觉得真心亏欠我们,才能将此人真正收为己用。作为田大霄的嫡传Disciple ,田北溪甚至能替田大霄掌管情报工作,并且直接插手进阳江港的事情,这能量可不容小觑啊!”

  “攻心为上?”

  听到Yang Lu 的解释,Li Qingning 不以为然道:“我怎么感觉田北溪离开的时候,看你的expressions all 不太对了?这可不是看普通商业合作伙伴的眼神!”

  听到这里,Yang Lu 总算回过味来了。

  怪不得资深甩手女shopkeeper Li Qingning ,今天却突然开始关心起自己做出决策的依据来。

  她怕不是在吃田北溪的醋了!

  大家都说恋爱会使女人智商降低,然而自家Eldest Young Lady 平时都是一副萌萌哒的乐天派样子,但是吃起醋来的时候,大脑却反倒开始高速运转起来。Yang Lu 甚至严重怀疑,Li Qingning 过去一个月时间动的脑子,恐怕都不如刚刚那半个小时多。

  这脑回路也太神奇了吧……

  被Yang Lu 用饶有兴趣的眼神上下打量着,Li Qingning 很快就扛不住了:“喂,你到底在看什么呢?大家都等着你布置接下来的工作呢!”

  Li Qingning 害羞的样子,让Yang Lu 忍不住调戏道:“我家Eldest Young Lady 天生丽质,难道我们做下属的现在连看看都不行了吗?even more how ,咱们两人有人有什么还没互相看过啊!”

  这句话说完,Li Qingning 瞬间瞪圆了眼睛,一张原本只是微微有些粉红的脸颊瞬间变得通红起来,情急之下,她随手就将手中斩马刀往地上fiercely 一戳。

  随着“peng” 的一声巨响,Li Qingning 瞬间爆发出的强大气息,将旁边看热闹的henchman 们都震退了好几步,好在Yang Lu saw that the situation was far from good ,immediately 运起了护体astral qi ,这才没有当场摔个狗啃泥,饶是如此,浑身激荡的护体astral qi 也让他心有余季。

  Yang Lu 是absolutely didn’t expect ,自己踏入仙门之后第一次被人正面攻击到护体astral qi ,竟然不是面对什么强敌,而是自己老婆亲动的手。

  在这只Foreign Domain 战场entrapment 团队里,Yang Lu 已经奠定了自己伟大领袖的地位,其他部下就算想跟他说句话,都要cautiously 生怕惹恼了他,根本没人敢对他动手。只不过Eldest Young Lady Li 显然属于游离于这个团队之外的特殊人物,她要是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了,那可是真会打人的!

  更要命的是,Yang Lu 还打不过她!

  要是Foreign Domain 战场的伟大领袖被自家女人给当众揍一顿,那Yang Lu 可就彻底威望扫地了。

  Li Qingning 看到Yang Lu 体表灵光闪过,也知道自己刚刚的举动有些过火了,看到Yang Lu 没有被自己当众打趴下,她这才relaxed 道:“你这家伙,天天就知道talk nonsense 。”

  “我明明说的是实话啊,果然古人说的好,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这又是哪个古代cultivator 在talk nonsense ?而且我哪里难养了?”

  “算了,不跟你计较了。”

  转头looked towards 周围stick one’s head around to look for 的吃瓜群众,Yang Lu 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如果还有人跑来送快递,你们在这里愣着,岂不是白白把人放跑了吗?”

  看到杨顾问生气了,众人顿时作鸟兽散。

  然而负责指挥埋伏行动的总指挥席子昂却没有走,而是上前请示道:“杨顾问,这两天跑来送死的家伙越来越少了,经常几个时辰等不到一个,您看我们是不是需要主动出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