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rth Spirit Stone Financial Crisis Chapter 390

  正所谓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

  Li Qingning 毕竟曾经找对方借过钱,现在又准备把对方kill a witness to silence them ,一时间也有些抹不开面子,有些hesitantly said :“Junior Brother Yang ,你看这家伙应该怎么处理比较好啊……”

  身为潜在的情敌,Yang Lu 对裘翔根本没有什么好感可言。

  不过从理性角度讲,裘翔毕竟是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第一个抓到的、不是冲着谋杀Li Qingning 而来的VIP肥羊,身份非同小可,他活着肯定比死了更有利用价值。

  既然Li Qingning 开口求情了,Yang Lu 便顺势说道:“裘Fellow Daoist ,我们Qingning Chamber of Commerce 可不差那三十万Spirit Stone Coin ,如果就这么放了你,你背靠Immeasurable Sword Sect Elder Qiu ,万一秋后算账……”

  看到所有人都在主动向Yang Lu 汇报工作,裘翔也看出来了,自己眼前这个cultivation base 低微的Qi Refinement 中期cultivator ,其实才是这群怪异cultivator 的话事人。

  于是他当即跪倒在地,对Yang Lu 发誓保证道:“绝对不会!只要各位好汉愿意be magnanimous ,我保证不会事后报复!你们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跟我提,我在家祖面前说话还是有些分量的,只要你们跟我提要求,我保证能说动家祖出面帮忙!”

  裘翔口中的家祖,自然就是Immeasurable Sword Sect Supreme Elder 裘龙波了。

  在Qingning Chamber of Commerce 深陷Central Plains 政治斗争暴风眼的情况下,如果能有这位Lin Jianxing 阵营的出世派Supreme Elder 帮衬,必然会对局面有极大改善。

  然而裘翔只是裘龙波的Junior ,他号称能说动裘龙波给自己站台,估计也是扯起虎皮当大旗,强行往自己脸上贴金呢!

  要知道Li Qingyang 对Li Qingning 的溺爱算是well known 了,可即便如此,Li Qingning 也没法影响自己Supreme Grandfather 的政治决策,就更别提这位裘龙波的后人裘翔了。毕竟不是所有仙二代都是田北溪,很少有仙二代拥有替Nascent Soul Realm 大老独当一面的管理能力。就连Lin Jianxing 也没有选择后辈林东当自己的助手,而是更喜欢任用办事能力更强的柳寒星。

  但Yang Lu 也理解裘翔为什么会这么说。

  毕竟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如果裘翔展示不出自己的利用价值,恐怕结局只能是dead end 。

  裘翔这边哭天抢地的告饶,Yang Lu 那边的脸色也有些gloomy and uncertain 。

  尽管Yang Lu simply 不相信,裘翔能说动裘龙波帮忙,但裘龙波毕竟是Immeasurable Sword Sect 顶梁柱级别的大老,如果在他身边能安插个人,很多事情做起来也会方便许多。

  默默权衡片刻后,Yang Lu 终于再次抬头,宣布了自己的最终决定:“好,我们可以放你一马!”

  裘翔顿时大喜过望:“many thanks Fellow Daoist be magnanimous ,敢问Fellow Daoist 名讳是……”

  Yang Lu hehe 一笑:“在下Qingning Chamber of Commerce Yang Lu 。”

  听到Yang Lu 得名号,裘翔当即startled :“你就是那个Li Qingyang 的传人,Qingning Chamber of Commerce 的顾问Yang Lu ?”

  Yang Lu 嘴角勾起了一丝玩味的笑容道:“裘Fellow Daoist 远在Immeasurable Sword Sect ,对于我们Qingning Chamber of Commerce 还挺了解的嘛,竟然连我这个Qingning Chamber of Commerce 顾问的名号都听说过。”

  听出Yang Lu 话里话外的嘲讽语气,裘翔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其实Yang Lu 猜得一点没错,裘翔心里确实对Li Qingning 抱有非分之想,对于Immeasurable Sword Sect 的仙二代来说,Li Qingning 的美貌只是吸引他们的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她Top Grade spirit root 的cultivation aptitude ,能够极大助益低品质spirit root Dual Cultivation Dao Companion 的cultivation 。

  as everyone knows ,由于spirit root aptitude 无法遗传,Immeasurable Sword Sect 的大老们想在家族内部找到high-quality spirit root 后辈继承自己的Legacy ,几乎是件impossible 完成的任务。

  像裘翔这种middle grade spirit root aptitude 仙二代,已经算是运气相当不错了,另一位出世派Supreme Elder 任天元等了将近一千年,也只找到一位下品spirit root aptitude 的Junior 任毅,还要通过在Central Plains 论剑大会作弊的方式,才能将其收入Immeasurable Sword Sect 当作继承人培养。

  正是因为仙二代的spirit root aptitude 普遍一般,他们对于Dual Cultivation Dao Companion 的spirit root aptitude 就非常看重,Dual Cultivation Dao Companion 的spirit root aptitude 如果非常优秀,就可以部分弥补自身aptitude 不足的缺陷。

  Li Qingning 不仅肤白貌美,家世显赫,更是拥有Top Grade Wind Spirit Root aptitude 。

  这就使得包括裘翔在内的overwhelming majority Immeasurable Sword Sect 仙二代,几乎都对Eldest Young Lady Li 有些想法,这也是为什么Eldest Young Lady Li 开办Chamber of Commerce 时借钱会那么容易。

  借给自己未来的老婆钱,那还算个事吗?

  也正是因为裘翔对Li Qingning 有想法,所以他才会时常打探Qingning Chamber of Commerce 的情况。而杨顾问和Eldest Young Lady Li 的绯闻,早就已经传遍了Seacliff City ,自然也瞒不过他这种有心人的耳朵。

  在Foreign Domain 战场开启前,裘翔就好几次打算要给Yang Lu 点颜色看看,只不过因为Foreign Domain 战场事关重大,暂时牵扯住了他的大部分精力,导致此事始终未能成行。

  结果didn’t expect 两人第一次见面,自己却成为了Yang Lu 的俘虏。

  意识到自己的情敌身份已经暴露,裘翔也顾不得面子了,慌忙解释道:“杨顾问,我也只是道听途说,没有别的意思!我……我老早就听说,您老人家和Eldest Young Lady Li 是made in Heaven and arranged by Earth 的一对,一直想去祝福您二位百年好合,但始终没找到机会……杨顾问be magnanimous 啊!”

  Yang Lu 倒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

  自家美女Eldest Young Lady 魅力四射、手底下舔狗如云,Yang Lu 其实还是挺得意的。

  见裘翔已经慌得语无伦次了,Yang Lu 上前patted 对方的肩膀,宽慰道:“裘Fellow Daoist 的祝福我就先收下了,我们也可以放过你……不过嘛,你也需要先拿出些诚意来!”

  面对这种送分题,裘翔只要脑子没坏肯定知道怎么答,他立刻nodded 如捣蒜道:“杨顾问尽管开口,在下定然go through water and tread on fire 、在所不辞!”

  Yang Lu laughed ,颇有些意味深长道:“裘Fellow Daoist 既然选择和我们站在一起,那如果有人想要谋害我家Senior Sister Li ,不知裘Fellow Daoist 可否帮忙仗义出手呢?”

  裘翔不知道Yang Lu 此话是什么意思,但这并不妨碍他拍着胸脯保证道:“Fellow Daoist Yang 这是说的什么话?如果有人想要谋害Eldest Young Lady Li ,我裘翔当然第一个不答应!”

  Yang Lu nodded ,对着旁边的荣成instructed :“荣成,你去把我之前专门留下的那些俘虏,都给裘Fellow Daoist 拉出来吧!”

  在裘翔不明所以的目光下,荣成转身就钻进了身后一处隐秘山洞。

  等了没多久后,荣成就再次从山洞里钻了出来,并且还推推搡搡拖出了三个被五花大绑的家伙,这些人全部被蒙住了双眼,并且封住了Dantian Qi Sea ,与普通凡人无异。

  这三人似乎知道自己有大麻烦了,被推出来的时候,都开始拼命挣扎起来。

  然而他们嘴里都被荣成塞上了布条,无论怎么抗议都只能发出无力的“wu wu ”声。

  注意到裘翔满脸懵逼的表情,Yang Lu 笑着introduced :“裘Fellow Daoist 既然如此嫉恶如仇,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正如你看到的那样,这三人全都是来谋害Eldest Young Lady Qingning 的不法分子。左边这位是归一门Supreme Elder 程潜的嫡传Disciple 周宇,第二位是Purple Gold 阁Supreme Elder 李文璟的后人李密,第三位则是咱们Immeasurable Sword Sect 人世剑inheritance 的inner sect disciple ,名叫边炽白……”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