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Azkaban to Hogwarts Chapter 589

  第589章 一些琐事

  “完好无损…”

  苏珊relaxed ,再次环顾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才cautiously 的用wand 在门锁上点了一下——换做往日,为了不留下magic 的痕迹,她必然会使用钥匙,但是在先前逃命的路途之中,那把钥匙已经寻觅不到了。

  门锁应声而开,她再次检查了下周围的环境,然后cautiously 的进入了这间独栋的房子内,moved towards 厨房径直走去,在看了眼冰箱之后,果断的用wand 挪开了它,露出了后边的暗门来。

  ‘没人来过…’

  她再次确认了这个事实,然后掀开暗门,快步走了进去。

  在不大的暗室之中,一个男人半跪在地上,身子前倾靠在了粗糙的墙壁之上,脑袋折出一个诡异的角度,嘴角还带沾染着一些早就干枯的锈色,几根短的啮齿类动物的灰black 毛发大概是因为开门带来的风的原因,正缓慢的飘落下来…

  ‘完蛋了…’

  苏珊没有被惊吓到,但是内心浮现出一丝后悔来。

  她点亮了wand ,快步上前查看了下这位被关押起来的男子——毫无疑问,死透了…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Auror 和打击手一反水,我不得不快速转移,Imperius Curse 倒是还在起作用,然而留下来的食物根本不够食用的——当然或许是被老鼠抢了也说不准…’

  一位被Imperius Curse 控制又失去了wand 的wizard ,还被严令禁止离开这里…

  ‘真的是…’

  她埋怨起自己来,或许应该早点想到这位Barty Jr. 的,毕竟对方的身份还很好用。

  可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她得先顾着追随自己那些wizard 的死活,再加上Auror 的反水让她怀疑暴露了,对Barty Jr. 没那么关注了,这就导致了一切的发生…

  “唉…筹码不但没有增加多少,反而因为这位Stinchcombe 先生的死去减少了不少…”

  她一边说着一边挥动wand ,开始施展transfiguration ,准备变形后用泥土填了这个暗道,最后埋了这里——死去的wizard 是没法作为Polyjuice Potion 的变形对象的。

  “等下…假扮他未必需要Polyjuice Potion 了…反正身份验证过了,不如继续假扮,能套路出多少情报来是多少,一股脑交给Dumbledore 完事了,算是止损了。”

  她考虑了下,确认了这件事可行,然后愉快的完成了一系列工作,将那位大胆的敢于sneak attack 的家伙彻底的埋葬在关押他的地方,然后一如来时的悄然离去。

  ——

  “我联系上Stinchcombe 了,主人!”

  在Bertha 入主magic 国会后接手了情报的Bella 满心欢喜的报告着最新的情报。

  她是信任Stinchcombe 的——当年大家在Dark Lord 失踪之后一起冒着被杀死的风险绑架了Auror ,然后一起折磨Auror 来拷问Dark Lord 的下落,在这之后大家又一起坐牢,在Azkaban 那个鬼地方差点丢了性命。

  Stinchcombe 假死逃生,而她呢,又是被Stinchcombe 营救出来的——大家天然是同盟,尤其是Dark Lord 手下多了那么些个肃清者以及那个叫Bertha 的幸运儿之后。

  “联系上了?让他快点回来,我们的打击手缺一个有力的领导呢。”

  Voldemort 眼里scarlet 的光泽都没那么寒意森森的了,他脸上的笑容都真挚了几分,虽然Stinchcombe 的行动在突然的改变下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能力和运气可能差那么些,但是胜在忠心耿耿。

  因为magic 国会拿下来的匆忙,他需要更多的自己人来整理好眼下的局势,联系上Stinchcombe 无疑是件好事。

  “主人…他…”Bella 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决定为Stinchcombe 说些好话,“Stinchcombe 说,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他希望能在外边召集反对者,一举把他们引出来,彻底为您解决那些麻烦…”

  “他…拒绝了…我的命令?”

  Voldemort 的眼神开始冰冷起来,他站起身来,看着卑微的低下头的Bella ,“他在拒绝他主人的命令?”

  “没有,主人,没有,他只是在信件里表达了这样的想法,并卑微的恳求您允许他这样去做,如果您的意志是不,他会立刻返回到伊法魔尼…”

  “那就让他这么做吧…虽然只是一些insignificant 的反抗者。”

  ——

  “father 升职了,还招收到了和他有着一样hobby 的职员…”

  Ron 小声的和Harry 吐槽着家里的事情,“那两位Seventh Year 现在就已经去部里实习了,甚至连Seventh Year 的最终考试都不需要担心太多了——结果他们三个差点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审问了…”

  “发生了什么?”

  Harry 小声问着,Ministry of Magic 的招聘刚刚结束,他也对这事有些好奇了。

  “magic 汽车。”

  Ron 比划着口型,Harry 一下子笑起来了,学习了一整天的压力几乎一扫而空。

  “诶?”

  Ron 打开了dormitory 门,发现自己的床上躺着一本书。

  “谁的书?”

  他好奇的看了眼书名,“《稀奇古怪的诅咒》?诶?我最近一直在研究这个…”

  他的巫毒娃娃已经差不多入门了,对诅咒有一定的认知,对相关的内容还是很上心,简单看了下觉得没什么危险之后,翻看了几页。

  “谁的恶作剧?”

  他喊过来Harry ,指着书上那潦草的字迹抱怨起来。

  【持有本书的人会被诅咒,持续一年内将会遭遇各种各样的小麻烦,金钱、比赛、学习、爱情…】

  【亲自体验是最深刻的记住诅咒的法子。】

  【你被盯上了,倒霉鬼!】

  【别妄想甩开它!】

  【诅咒过后请立刻送给其它人——除非你还打算被诅咒一年。】

  “诅咒?”

  Harry 拿出wand 来,看着上边的字迹,随意的释放了几个检测magic 。

  “它只是一本无害的书。”

  “或许吧…”Ron 也不太在乎,他感受不到一丁点的诅咒的力量。

  “回来问问,看看他们是不是有谁不小心丢掉了这本整人的书籍。”

  Harry 再次检查了一次,给了Ron 一个建议。

  “只能这样了,”Ron 看了眼书籍,然后把它合起来了。

  然而,到了晚上睡觉前,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整个寝室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承认这本书属于自己,并且一致认为,这是个拙劣的恶作剧。

  ——

  “喂,伙计,小心一点!”

  楼梯上,Ron 的书包突然开裂了,多亏周围几个学生反应够快,这才保住了东西。

  “谢谢。”

  他moved towards 周围的student 感谢,Harry 帮他把书包修复了。

  这是一件小事。

  然而,当他去教室的时候,发现自己的quill 坏掉了,而且带错了课本——更要命的是,这节课是Snape 的Divination 。

  “哦…”

  Ron 捂住了脸,然后发现课本之中夹带着昨天的那本书。

  “我一定是起来的过于匆忙了…”

  他央求的看着Harry ,Harry 则是拿起wand ,在Snape 注意之前把Ron 书的封面以及翻看的那页变形成为了自己课本的样子,让Ron 蒙混了过去。

  “下课我就扔了它…”

  Ron 抱怨起来。

  ——

  “Harry …”

  “怎么了,Ron ?”

  “它又回来了…”

  Ron 惊恐的看着自己的书包。

  “我记得清清楚楚的…我把它丢在了一间废弃的教室之中。”

  他快速的捏着随身携带的巫毒娃娃,眼神里满是不敢相信——那本书难道是真的?
  “我再检查一下。”

  Harry 也有些不确定了,他拿过了书,然后再用自己已知的方式开始检查,但是始终检查不出问题来。

  “毁掉它吧…”

  Harry 挥动着wand ,一个Diffindo 之后,可怜的书已然不能再看了,他挥动wand ,让它变成了无数的小鸟,然后moved towards 窗外飞去。

  ——

  “Harry …”

  Ron 一脸快要崩溃的表情,向Harry 展示了他的书包,是的,那本该死的书又出现了。

  “我该怎么办?”

  “去找教授,这已经超出了我们的处理能力了…”

  Harry 稍微思考了下,然后不顾现在已经是晚上,带着Ron 和那本书,moved towards 自卫术的大办公室跑去。

  “dong dong dong 。”

  Harry 急促的敲响了门,却听到了里边喊出来的请进。

  “教授不在?”

  他疑惑了下,进去后才发现办公室已然不止是满了——三位自卫术的教授都在,还有几个高年级的,为首的就是两个红头发的。

  “看来当事人也来了,”William 看了眼门口,笑着shook the head ,“你们过来吧,带了那本可怜的书吧?”

  “可怜的书?”

  Harry 和Ron 对视了一眼,有点没搞懂。

  “让他们两个给你们解释吧…”William 没好气的指了指twin brothers ——他就知道,越是毕业就越得把这两个学生看住了!

  果然,今天就被他抓了现行。

  还是团体作案,几个Seventh Year 的学生再加上一个被蒙骗的Fifth Year !

  “是恶作剧,可这本书?”

  Ron 看着自己的两位big brother ,有点傻了——以前最狠的恶作剧也不过是牢不可破的誓言,现在连诅咒都上了吗?

  “啊,Ron ,这是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来着,以后我们就不能在学校给你过生日了。”

  Fred 德看着Ron ,一脸的温柔。

  如果不是考虑到他做了什么,还真的像是一个非常合格的big brother 。

  “我的生日是三月,现在早就过去了。”

  Ron 的语气非常不客气,该死的诅咒——these two people 下手太狠了,他这两天过得trembling in fear 的…

  “啊,我们记错了吗?天哪,这…”

  “真是丰厚的礼物,”William 赞叹起来,“一口气购买了十本一模一样的书,就为了给younger brother 送过去,you two 可真的是…”

  “一模一样的?”

  Ron 和Harry 长大了嘴巴,Harry 一脸恍然大悟,他就说自己把书毁掉的那么彻底,它居然还能原模原样的回来…

  “真有你们的…”

  William 都有些佩服这两个人了——换谁身上都要以为该死的诅咒应验了…

  Seventh Year 了不忙着考虑毕业考试的问题,反而想出这么个馊主意来。

  “等等,一模一样…”

  William 低声沉吟起来,嘱咐Lupin 接手Seventh Year 欺诈团伙的处理案件,飞快的找了个偏僻的角落,然后Disapparation 到Forbidden Forest 之中,拔出了自己的wand 。

  “magic 欺诈?”

  “不对,太过寻常了…”

  “我要的不是这个,我要的是…”

  ——

  “教授怎么突然就走了?”

  Harry 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此刻他心里并不怎么担心——Ron 没被诅咒,所谓的诅咒书籍也并不存在,一切都很好。

  至于twin 被抓这事,怎么说呢,习惯了。

  这事带来的影响甚至不够Dumbledore 暂时给他们停课来的大——而且事后看的话,twin 的计划确实非常的令人惊讶,一本本相同的书成了同一本书的替代品。

  “每人两千词检讨,Weasley brother 加一周的劳动。”

  Lupin 看着一屋子的Gryffindor ,helpless 的摇着头——他们当年都没用这样的套路整人过,等到回去该给Padfoot 写一封信好好的描述一下这件事。

  虽然不厚道,但是这本书也确实有些太过于…

  不过目前他依旧板着脸,“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教授,我们乐意接受改造!”

  twin 敢作敢当的承担下来,当事人Ron 也没有更大的意见了——他主要是气愤真的是诅咒,既然不是的话,那只能说,他习惯了…

  ——

  “可惜了,被教授抓了…”

  “是啊…”

  几个闲的厉害的人在一起讨论着,唯独twin 一脸认命的表情。

  直到大家散开,两人脸上才露出了一丝带着计谋得逞的惊喜来。

  “成功了,果然教授盯死了我们!”

  “接下来就是趁着劳动的便利把我们准备好的道具搬动起来!”

  “这次合理的移动就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就算教授用上Marauder’s Map 都发现不了问题!”

  两人眼神里充满了斗志。

  给Ron 的当然只是开胃菜了——虽然有些可惜没把其余几本书送过去,但是一来让教授放松了警惕,二来趁机能搬运那些重要的道具,也算不亏了。

  ‘就是不知道教授突然忙什么了…’

  ‘不过没关系,谁都想不到,这次的恶作剧只是为下一次服务的,我们要在毕业时候弄个大新闻出来!’

  两人挤眉弄眼的对视着,眼神里满是对William 的期待。

  “老实点,又是你们,Weasley brother !”

  Filch 突然出现了,“你们今天要把医院的夜壶刷干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