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Azkaban to Hogwarts Chapter 590

  第590章 William 的一点小小的研究
  Forbidden Forest 里,初夏的阳光被树木遮挡了大半,落在脸上只觉得has several points of 暖人,William 却半分欣赏的意思都没有,靠在一棵枯死的树木上,苦思冥想着。

  ‘替换…’

  twin 整自家younger brother 的恶作剧,明明只是一本普普通通的书籍,在更换了几次之后,就虚构成了不会损坏的假象。

  ‘可在magic 上,这个替换又该作用在哪里呢?’

  在Azkaban 的时候,他知道有位因为诈骗而被送进来的wizard ,对方实际上每次展示的都是genuine 的东西,但是在顾客检查之后就会在货物交给顾客的时候偷梁换柱的把东西换成一位劣质的仿品,屡试不爽——当然,最后因为骗了一位休假的Auror 栽了…

  他告诉过William ——几乎所有的wizard 都会在细心检查后放松警惕,只要他们足够贪婪。

  因为他卖的货物都是比市场价低上不少,还要装出不懂行情的样子,这样会使得买家在确认是真的东西后会选择迅速完成交易。

  ‘可,这两种替换完全不同啊…我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呢?’

  ‘总不能是在遇上危险的时候迅速的Disapparation 跑路…’

  ‘倒也不是不行…如果利用多个假身来迷惑的话,绝对会很好跑路…’

  ‘不对,不是这个,当时吸引我的绝对不是这个!’

  William 使劲摇着头,他想到的替换绝对不是那样的替换,而是一个非常具有迷惑性的…

  “是了,是了,是continuously 的替换,是转换!”

  他拔出wand 来,moved towards 前方的空地就是一股Aguamenti ,大量的清水被他summon 了出来,然后被定在了in midair ,成为了一个透明的偏white 的球体。

  “再尝试transfiguration …”

  他举起左手,开始对那团被操控的水球进行变形——水球被无限的压缩起来,然后以缕缕冰针飞快的在球体凝结成型,直到将一个足够一人高的水球冻结为一枚quaffle 大小的像是带着无限裂痕的冰球。

  “没错,补充…补充…”

  William 脸上浮现起几分激动来,他用左手维持着冰球的浮空,然后right hand 开始施展自己最为擅长的dark magic ——随着purple 的魔咒击中那棵冰球,冰球开始filled with 了好看的blue ,在空中亮晶晶的闪耀起来。

  他感觉有些吃力了,但是这段时期一直深入研究transfiguration 让他维持住了冰球的形状。

  “最后一步了。”

  William 用right hand 的wand 稳稳当当的维持住冰球,左手开始施展最后一次transfiguration 。

  “去!”

  他挥动起左手来,冰球开始high-speed rotation ,然后在魔咒的作用下moved towards 前方高速奔驰出去。

  ‘还是比寻常spells 飞行速度慢一些…’

  就在William 在后方对这个新的spells 评判的时候,高速飞行的冰球开始在transfiguration 作用下快速的threw away light blue 的冰棱来。

  细密的冰凌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折射着光线,然后砸落在周围的树木和草上——它们并没有直接插入树木,而是像是水滴一样黏在了上边,然后飞速的冻结起来。

  原本在盛夏之中已然绿意盎然的world 顿时被染成了一片冷寂的white ,而始作俑者的冰球却连半分减速的意识都没有,依旧continuously 的threw away 那致命的light blue 冰棱来,在high-speed rotation 下将这份致命的white 带着残忍的呼啸撒遍了运行轨迹上的所有土地。

  当它呼啸着撞击上一棵已然冻结的大树的时候,那棵已然层层冰结的大树如同冰块一样炸成了漫天的碎屑,而冰球本身则是ruthless 的moved towards 后方高速砸去,直到毁掉了第八棵巨大的树木才彻底失去了前进的力度,然后直接碎成了一地亮闪闪的冰渣。

  ‘这个formidable power …’

  William 看着被毁坏了差不多有小半条街面的地方,grinned ——formidable power 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大一些。

  他快步走到了冰球途径的地方,那些植物已然被冻裂成了碎片,就像是被风化了无数年的东西一样,轻轻的用脚一踩,就全部碎了——甚至只需要他走路时带出的风就够了。

  ‘只有全力使用这个spell 的时候才能达到这个效果…’

  ‘但似乎对灵魂的伤害被削弱了——是因为transfiguration 的原因还是压缩的原因?’

  他尝试着为一棵还未碎裂的树木解除冰冻效果——惯用的解咒手法此刻解除起来有些生涩,但是还是起到了作用,大概1 point 钟之后,他初步判断这棵树还活着,但是已经受到了异常严重的损伤。

  “还有一只倒霉的兔子…”

  他眼尖的发现了被误伤的生命,挥动wand 开始尝试解咒。

  这次也可行——虽然兔子受到了相当严重的损伤,但是还有的救。

  “效果惊人啊…”

  William 再次确认了magic 效果,随意的挥动了下wand ,在风的袭来之下,那些被冻结的树木迅速的被吹散成了一片片碎片,最终disappeared 。

  “绝对不能随意对人使用…就连Fiendfyre 在没成长起来前都没有这么恐怖的杀伤力…”

  “只是,use spell 需要的时间久了一点,还不够娴熟,而且如果在飞行Early-Stage 被击中的话,对己方可能有损害…不过这个问题不是很大,我只需要提高这颗冰球的离手的速度并添加一些防御就可行了…“

  他揣摩着spell 变化,并准备找个空阔点的地方进行练习——新的spell 刚刚有了雏形,需要揣摩修正的地方多的很呢,实在是不能继续祸害林子过于密集的地方了。

  ——

  “你最近看起来很忙,William 教授。”

  Lupin 批改过homework 后,站起身看了眼时间,发现William 还在桌前对付那一摞厚厚的资料,不由的问了一句。

  “差不多吧…”William 抬起头来,活动了下肩膀,然后看了眼时间,“都这个点了?”

  他把书签插进了书里,然后开始从自己的办公桌里开始寻觅起零食来,给自己挑了一包小熊软糖之后,抬头问起了Lupin ,“你来点什么?”

  “一份巧克力蛙,”Lupin 稍微犹豫了下,“不过你不是说最近不怎么敢吃糖吗?”

  “嗯…”William 看了眼手里的东西,“我最近发现一个比较好的消耗糖果和巧克力带来的负面影响的法子。”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左手演示起来,“就是这个样子…”

  随着他左手的挥动,一小团浮空的水出现在了手掌上,随着William 用手缓慢推动起来,水球开始逐渐放大放大再放大,逐渐汇聚后成了一个足够把左手包裹住的水球。

  “这是?”

  Lupin 盯着看了半天,依旧没法分辨出来这玩意到底如何能和减轻体重联系上。

  “一个Aguamenti 的改进spell ,我最近一直在忙这个。”

  “可它?”

  “和锻炼无关?”William laughed ,“容我保密,教授,这可是trump card …世道越发混乱了,我们得提前做好准备才可以。”

  “是啊…”Lupin 感叹起来,“那边越发让人看不清局势了。”

  “speaking of which ,我得再去实验一下,晚饭我估计不去吃了,这次说不准又有新的进展了——最近我的运气不错。”

  “那祝你好运,William 教授。”

  William 拎着半袋没吃完的软糖就离开了,留下了看守办公室的Lupin 。

  就在Lupin 盘算下节课的内容的时候,Moody 推开了办公室的门,笑容满面,而在他身后,twin 像是鹌鹑一样被带了进来。

  “又是他们?”

  Lupin 惊讶的看了眼twin ,“我记得他们两个的禁闭都没过期吧?”

  “当然…只是现在要更加忙碌就是了。”

  Moody 咧开了嘴,脸上露出一个并不怎么吸引人的笑容来,“这两个家伙居然想breakthrough 新的防御检查来收取owl 的邮件,被我抓了个正着。”

  ’居然更新了防护措施…’
  Fred 德用眼角的余光和自家brother 交流着,他们没防住,在收一包dungbomb 的时候被抓了个正着。

  ‘没关系,降低存在感,看看有没有什么能打听到的消息。’

  “还真是…上次禁闭就是我处理的,你准备让他们去哪里干活?”

  Lupin helpless 的shook the head ,他这次不管了。

  “不着急,我得找找他们先前运送了些什么进来,这个时间段正是混乱着呢,我得仔细盘问他们发现了多少漏洞。”

  “注意分寸,Professor Moody ,可不许人体变形了,哪怕是现在局势紧张也不行。”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局势紧张…”

  Moody 摆了摆手,语气带一点敷衍。

  ——

  “局势紧张…”

  从办公室出来后的twin 并没有打探到多少有意义的事情——或者说,期望着从一位Legendary Auror 口中打探出情报这事本身就不是那么靠谱。

  “都在说局势紧张,家里上次来的信件也在说,比尔复活节送来礼物也再说,就连Percy 那个大脑袋也提过这件事…”

  Fred 德看了眼乔治,“他们都说出事了,可是只是美国magic circle 换了一位magic 国会主席啊…”

  “是啊,校inner Qi 氛也不对,你没觉得今年教授们都怪怪的?”

  “有那么些,连William 教授都不布置一堆的homework 了,其余教授也适当减轻了课业,Ron 他们复活节居然没有多少homework …”

  “总觉得他们在瞒着我们什么…”

  “不能这么被蒙骗着…好像我们只是小child 一样…”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种被隐瞒着的心理一浮现出来,原先的恶作剧的进度一下子失去了原有的激励效果了一样。

  就好像下wizard 棋的时候,对方已然谋划着准备杀死你的王了,你还在孜孜不倦的往前走着兵,期待着到了底之后变什么好。

  “我们得搞清楚…在弄清楚一切之前,我们先把计划停下来吧?”

  乔治看着Fred 德,眼神里带着几分商量。

  就像是比赛时他们绝对不会用bludger 袭击Ron 一样,如果现在真的紧张的要命,他们也不愿意再弄出一些不合时宜的恶作剧来。

  “可以,而且我建议我们去问问那位。”

  “Karkaroff ?”

  “当然,Karkaroff 。”

  ——

  【现在一团混乱,Durmstrang 的好些毕业生在听到类似当年的宣传口号之后,准备在毕业后前往美国magic circle 。】

  【很遗憾,我的朋友,原本我期望你们在毕业后能来Durmstrang 来一次相当愉快的毕业旅行,但是现在看来,我们恐怕没时间来组织这次旅行了。】

  【混乱不止是在学校之中,附近的magic circle 也有些糟糕了,就我本人而言,并不建议你们在毕业后申请前往其它国度,而且我真诚的希望你们不要参与到大洋彼岸那边的事情去,我总觉得那边比我想的还要危险…】

  …

  “就这些了,看起来我们的朋友现在也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他现在也在游说周围的magic world 加强警戒。”

  “家里也好,Percy 也好,比尔也好,甚至教授和我们的朋友那位headmaster 也好,都在打马虎眼,说着一些云里雾里的事情。”

  乔治扬了扬手里的信件,“尤其是学校这边,你没发现吗,实际上在动乱之前,学校这边好像就意识到了什么不对,但是他们一直没有承认。”

  “源头是美国magic circle 那边…”

  “结果他们好像是带着面纱一样,根本不肯揭开…”

  两人对视了眼,然后眼神冒出了惊喜。

  “你还记得Third Year 吗?”

  “当然,乔治。”

  “我们那时候,用一些雪球对付了那条从来都不肯落下来的围巾。”

  “是啊,真是令人怀念,记得Third Year 结束时候的小道说法吧,虽然不知道正假,但是围巾下藏了个了不得的东西,被我们砸了不少雪球来着…”

  “我们再制造一点雪球,搞一个大的恶作剧?”

  “这会不会太过于冒险了些?”

  乔治看起来像是劝说,但是眼神里满是兴奋。

  “当然了,为什么不呢,既然大家都遮遮掩掩的,不如我们这次把雪球丢出去看看,面纱下边到底藏了些什么。”

  “可我们还没怎么准备考试呢。”

  “让考试见鬼去吧——好吧,看在教授的面子上,我们砸完这次的雪球,再回来考试好了。”

  Fred 德满是激动的说着,两人目光散发出对未知探索的rays of light 来——这是比上次在Filch 办公室偷Marauder’s Map 都让人开心的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