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Impel Down to the Multiverse Chapter 39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之所以说是一种尴尬的局面。

那是因为宇智波的很多人,非常依赖写轮眼,遇到对手的时候,就subconsciously 使用写轮眼去观察对方。

写轮眼在很多时候,确实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血继界限,可这并不代表没有缺点。

眼睛看到的东西,其实就是外界的光线,但光线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赤的幻身流,就是结合了幻术、蜥蜴一族的水雾系忍术、水Avatar Technique 、生物结构色、光折射和衍射一系列原理,打造出来全新忍术。

其特点就是虚实转变、变幻莫测,专门克pupil technique 类型的血继忍者。

当然,幻身流对普通忍者同样非常克制。

因为无法判定哪一个Phantom Clone 的情况,唯一的办法,只能不断打爆这些Phantom Clone 。

可攻击Phantom Clone 的过程中,如果不使用忍术攻击,而是采用近身战的话,下场就是宇智波铁火那样。

hu hu ……八代留下使用忍术,此时查克拉消耗速度非常快,不行!这样下去会被拖垮的。

精通幻术和sword technique 的宗城,同时被赤的Avatar 压着打,而且被压制到更加厉害。

毕竟幻术和sword technique 对于Avatar 的效果不大,而赤的回声地图,可以轻易锁定对方的位置,宗城和Phantom Clone 交手不到two minutes ,身上就挂彩了。

全程打酱油的稻火,第二个被淘汰。

此时也被砍得鲜血淋漓,躺在不远处等救援了。

悬崖之上。

看着南贺川的滚滚河水,一众宇智波忍者看得dumbstruck ,他们at first 以为赤和被第一个淘汰出局,然而现实却截然相反。

赤casually 般,压着四个老牌宇智波expert 打,而且打得八代and the others 毫无还手之力。

Great Elder 看着赤的眼神,越发的满意起来,他还以为赤需要暴露万花筒的力量,才可以压制宗城他们,却没有想到宗城and the others 连赤的写轮眼都没有逼出来,就被打得injured badly with many teeth knocked out 了。

没有错,此时此刻赤并没有使用写轮眼,仅仅是利用幻身流,就压制了对手。

火影办公室。

hu hu ……猿飞日斩抽烟的速度越发急促,其内心此时有些难以平复。

一旁的转寝小春、水户门炎同样是脸色越发凝重起来。

“这个宇智波赤太危险了!”转寝小春眯着眼说道。

是啊!

确实太危险了!

猿飞日斩和水户门炎也是同样的想法,就算是号称“最强火影”的猿飞日斩,其实他自己有how many catties and how many taels ,日斩自己一清二楚。

他可以压制四个精英上忍,甚至击杀其中一两个,可像赤这般casually ,还是挺困难的。

这可是四个精英上忍,还是拥有写轮眼的血继忍者。

难怪三代and the others 会感到不安。

水户门炎按耐不住内心的担忧:

“日斩,这个宇智波赤如果成为宇智波的Great Elder ,恐怕会让宇智波的激进派更加气焰嚣张,我们不能坐视不管。”

三代郁闷的吐了一口烟:“呼……难办!这是宇智波的内部事务,我们直接插手,只会适得其反。”

“真是苍天无眼啊!宇智波为什么会诞生这么多天才?”转寝小春有些羡慕嫉妒恨的说道。

……

带着面具的带土,就in the vicinity 的山林中,那种telescope 看着现场的战斗。

从树中冒出来的白绝和黑绝,同样对于赤的battle strength 非常惊讶。

话唠的白绝念叨着:“斑大人,这个家伙很难对付呀!如果不找到他的真身,只能被耗死,你好像搞砸了呀……”

倒是千年老硬币黑绝,looked thoughtful 的提醒道:

“这个术要精确控制,那使用者肯定需要in the vicinity ,距离肯定没有办法离得太远,如果使用尾兽玉之类的超大范围攻击,一定可以逼出他的真身。”

带土倒是没有太过于担心自己的安全,毕竟他的divine might 可以免疫物理攻击,幻身流对他的威胁不大。

只是一旦双方交手,可能会陷入非常麻烦的对峙局面。

他沉着声音问道:“绝,你的感应也没有办法锁定他的具体位置吗?”

白绝摇摇头:“不行呀!那个家伙的perception 太强,我一靠近他两百米左右,他就会发现我。”

“死了一个宇智波止水,又来一个麻烦的家伙,不过你们休想阻止我。”带土眼神中的killing intent 越发浓重起来。

……

同样隐藏in the vicinity 山林之中的鼬。

此时盯着赤的战斗,露出难以置信和深深的忌惮。

家族还隐藏着这种expert ,难道止水用生命延缓的政变,又要再次提速,鼬内心陷入了无比纠结之中。

难道要将止水的眼睛,用在赤身上?不行!他的幻术太过于诡异,我可能很难找到他的真身。

幻身流对于幻术的克制太过于明显,特别是别Heavenly God 、月读之类,需要对视的pupil technique ,对方根本不和你正面战斗,你幻术再牛逼也没有用。

很快第三个出局者出现了。

正是精通幻术和sword technique 的宗城,他被刀身抽了一下脸庞,直接昏迷倒地。

“hu hu ……”冷汗直冒的八代,连握刀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有身体的疲惫,也有精神的挫败。

作为一个长辈,一个获得三勾玉十几年的宇智波,八代感觉自己太失败了,全程都被对方压着打。

“最后一招……幻身dragon scales 杀。”

无数的水滴从all directions 向八代急射过去。

八代心里面升起一股无处可逃的绝望。

puff puff puff ……周围的地面上,被terrifying 的水滴射出一个个孔洞,如果落在人身上,瞬间就是严重的贯穿伤。

几秒后,八代浑身颤抖着。

dong dong dong ……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激烈的heartbeat 声。

环绕着他站立的位置,半径三米内,地面都是密集的小孔,无论是泥土,还是鹅卵石,都没有办法阻挡水滴的穿透。

took a deep breath ,八代鞠躬道:“many thanks !我输了。”

他知道自己输了,如果不是赤show mercy ,刚才那一击,瞬间就可以将他打出马蜂窝。

at first 的河边巨石,赤的silhouette 出现在那里。

他还是那样的一尘不染,看着悬崖上的一众宇智波,最后目光停留在Great Elder 身上。

俩人默默地对视着,一切尽在不言中。

此时其他宇智波clansman ,哪怕是被砍得半死的铁火、稻火和宗城,也是用敬畏和崇敬的目光看着赤。

这就是宇智波的单纯,你比他们强大,他们自然会崇拜你。

Great Elder 开口说道:“既然胜负已分,那我宣布宇智波赤为下一任Great Elder 的Candidate ,过渡期限为一年。”

“明白。”赤nodded 。

在场的宇智波也没有人敢提出异议,他们对于赤的实力是认可的,至于能不能胜任Great Elder ,那不是还有一年的过渡阶段。

毕竟没有人at first 就是Great Elder 、patriarch ,这种事情完全可以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