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Impel Down to the Multiverse Chapter 39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监控着武斗派的鼬,此时异常的烦躁,因为赤召开的会议,全程笼罩在严密的结within the realm 。

当然,他也考虑是否在会后,对其中一些实力比较弱的与会者下手,通过写轮眼的压制和催眠,从而获得会议的内容。

只是他不知道,此时在开会的宇智波,每一个都在签署了Soul Contract 之后,被赤赋予了一些东西。

会议进行了八个多小时。

夕阳西下。

进入十月份的木叶,满地积攒了大量的落叶。

西风一卷,几片黄叶在in midair 旋转着。

从会议的迦具土堂离开后,宇智波荒木回到自己的家里面,他是一个精通hidden weapon 和雷遁的特别上忍,拥有双勾玉写轮眼,今年才24岁。

就在打开房门的那一刻,突然看到一双猩红的写轮眼,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就被控制住了。

带着暗部面具的鼬,从屋内的阴影处走出来,看着目光呆滞的荒木,心里面secretly sighed 道,得罪了!为了宇智波和木叶,我必须知道宇智波赤的图谋。

就在他要动手催眠荒木的时候。

屋外出现密集又轻微的脚步声,鼬一惊,迅速使用Teleportation Technique 。

“给我留下吧!”

阴沉又暴怒的声音,在鼬耳边炸响。

宗城带着七个密卫出现在这里,直接将鼬包围住,其他在周围的几个武斗派宇智波忍者,也迅速出现在屋顶、街角巷道之中。

就在此时被包围的鼬,直接结印。

砰!变成一团烟雾消失在包围中。

“是Shadow Clone ?被这个混蛋逃跑了。”宗城捏紧拳头。

另一个密卫小Captain frowned :“虽然他伪装得非常好,可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了。”

在迦具土堂的赤,此时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毕竟所有人身上的通信寄生虫,其实也是基本一部分监控能力的。

在现场,心有余悸的荒木,之前还不相信家族中有叛徒,现在他不得不相信了。

宗城调出荒木的通信寄生虫数据,这是第二视角状态,哪怕是宿主被催眠了,通信寄生虫仍然可以观察到周围的情况。

宗城and the others 看到了,一个暗部装束的silhouette ,出现在荒木面前,对方还有一双三勾玉写轮眼。

“混蛋!肯定是鼬那个家伙!”

“我要向patriarch 讨一个说法。”

“叛徒竟然是他!”

一众密卫和武斗派成员群情激愤,之前就算是有一些怀疑,也没有真凭实据,可现在基本是证据确凿了。

宗城沉着脸驳斥道:“都给我闭嘴!叫什么叫?我们这个证据不能用,不然富岳和暗部以后肯定会有提防,这件事交给Elder 处理。”

所有人被宗城骂了一顿后,也稍微冷静了一些。

尽管他们内心非常愤怒,但如果因为一时冲动,影响了赤的计划,那他们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宗城和三原迅速商量了一下,让所有参与会议者提高警惕,至少三人一起组队休息。

一旦他们其中一个人受到袭击,周围已经加入Flame Sect 的宇智波,内置的通信寄生虫会发出警报,让他们迅速反应过来。

……

南贺川的一处jungle 中。

宇智波鼬心有余悸的看着眼前,黯淡的夜色下,in the sky 乌云盖顶,昭示着一场rainstorm 即将来袭。

他没有想到,本来十拿九稳的事情,会一下子就被发现,还差一点被宗城抓住。

这件事让鼬感到异常棘手,无法知道今天武斗派会议的内容,又差一点直接暴露,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通过侦察寄生虫的监控网络,止水看到鼬的迷茫和变化,正打算去开导开导对方。

但next moment ,他却停了下来。

那处jungle 中。

一个white 的silhouette ,出现在鼬不远处的树上。

鼬complexion changed ,抽出苦无死死地盯着对方:“你是谁?”

“鼬!long time no see 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鼬双眼involuntarily 的浮现出三勾玉写轮眼,看着从树荫中走出来的面具男。

刹那间,鼬向对方发动试探攻击。

宇智波投掷术,五把苦无以眼花缭乱的轨迹在周围碰撞,封锁了面具男的所有逃跑路线。

但是面具男却没有闪避,苦无直接穿透了面具男的身体,但鼬却frowned ,因为苦无没有刺入肉体的停顿和声音。

他随即拉起捆绑在苦Supreme 的钢丝线,直接喷吐出六七个小Fireball 。

可面对来势汹汹的Fireball ,面具男依旧是不闪不避,静静地看着鼬的攻击。

难道是类似于宇智波赤的那种忍术?不对!这个家伙进入闪避状态的时候,连查克拉波动都没有,就仿佛彻底消失在this world 一般,这究竟是什么术?

鼬迅速分析着面具男的情况。

“看出来没有?”面具男调侃着问道。

“你有什么目的?”鼬冷冷的盯着面具男。

面具男平淡的摊摊手:“没有什么,只是来看一下后辈,你似乎非常苦恼?”

“……”鼬并没有相信对方,他的写轮眼不断旋转着,随时准备开启万花筒,使用天照和月读给对方致命一击。

面具男用确定的语气问道:“你的眼睛已经开启万花筒了吧?”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宇智波的最高机密?”鼬的双眼瞬间进入万花筒状态。

就在俩人眼睛对视的那一瞬间,面具男的独眼中,也浮现出三勾玉写轮眼,而且其中蕴含的瞳力,丝毫不比鼬差。

写轮眼?!

而且是瞳力达到万花筒级别的写轮眼!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一个个疑问浮现在鼬心里面。

“我是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鼬眼神越发凌厉起来。

“believing or not 随便你,你获得了万花筒后,有没有去南贺God’s Shrine 的密室。”面具男声音一点情绪都没有。

“……”

面具男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说起来:“宇智波是被诅咒的一族,想必宇智波止水在临死之前,就告诉了你写轮眼的一些秘密,但那并不是全部。”

听到止水的名字,鼬脸色稍微有点变化:“你想说什么?”

面具男满不在乎的说道:“告诉你也没有关系,那就是万花筒使用过度,可是会彻底失去光明的,现在你或许感觉不出来,等你频繁使用之后,就会明白了。”

彻底失去光明?鼬内心一紧。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今天只是打个招呼而已,如果你下次想见我,只想要在这棵树上,留下一个手里剑,我半个小时后就到。”

面具男随手扔出一把手里剑,插入不远处的一棵白杨树上。

鼬直接拒绝道:“不需要,像你这种藏头露尾的家伙,我想我们自己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youngster ,话不要说得太满,现在宇智波和木叶的事情,你就可能需要我的帮助。”

“不需要。”

面具男耸耸肩:“没关系,我相信你的器量,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说完面具男消失在vortex 波纹之中。

鼬看到这一幕,心里面越发忌惮这个mysterious 的面具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