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World Tree 的游戏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决定之后,众人就折返向冰堡的方向赶去。

同时,托尼也将遇到神叹之墙以及自己一行接下来的行动通过队友频道转告了两位天朝队友。

“神叹之墙?冰堡?好的,那我们一会儿见!看这会儿的天气,一会儿估计要有暴风雪,你们注意安全。”

队友频道里,耶耶如此回复道。

看了他的消息,托尼忍不住lifts the head looked towards 了天空。

天幕之上,依旧昏沉,然而那翻滚的云层似乎更厚重了,隐约可见闪烁的电光霹雳云霄,带着阵阵震耳欲聋的回声。

雪漫山上,风声的呼啸声似乎也更大了,而托尼更是敏锐的注意到,游戏system 的魔力浓度和深渊力量污染程度的监测显示里,数值也在缓缓提升。

托尼frowned ,莫名感觉有些压抑。

“大家快一点,暴风雪可能要来了。”

阿多斯看了一眼天空,也一脸肃穆地said solemnly 。

entire group nodded ,开始moved towards 雪漫山的main peak 赶去。

冰堡位于雪漫山的main peak 雪漫峰上,距离entire group 有两个山头。

从神叹之墙所在的方向看去,只能看到远处大雪覆盖,峰顶faintly discernible 的山体。

神叹之墙的出现,让众人的心情有些失落,而渐渐有恶化趋势的天气,则给这次行动蒙上了一层阴霾。

为了安全起见,就连魔法聚能核心,最后也交到了托尼的手里。

阿多斯甚至特意叮嘱他,真的遇到了危险,不要管其他人,赶紧带着魔法聚能核心跑。

托尼想要婉拒,但最终换来的,只有几人坚定的目光,以及阿多斯那几乎带着恳求的话语:

“托尼大人,您才是这次行动的希望所在,只要能将魔法聚能核心送往曙光要塞,哪怕是牺牲,对于我们来说it’s worth 。”

面对众人期待的视线,托尼最终还是接受了。

他心情复杂,莫名地有些难受,同时也下定决心,must 尽全力将所有人都带回去。

旅程再起,没有人说话,大家排成一列,安静前进,只有越来越强烈的风声在耳边呼啸。

gradually ,温度也已经开始明显下降,空中开始出现飘零的雪花,在风中狂舞。

终于,在行进了大约两个小时之后,众人终于来到了雪漫峰下。

风声呼啸,雪花已经变得越发密集,鹅毛大的雪晶打在脸上,竟然给人一种隐隐作痛感。

地面上,堆积的雪如同吧白沙一般,随着肆虐的风被再次吹起,形成一缕缕white 的“迷雾”,若非众人都是职业者,恐怕这个时候已经被狂风吹得无法维持身形。

好在的是,entire group 按照地图抄了近路,来到雪漫峰的时候,所在的方位并非是山脚下,而是勾连丘陵的山腰。

站在雪漫峰的山腰处,托尼抬头望向峰顶,只见雪漫峰白雪皑皑,或许是因为抄近路的原因,这座雪漫山第一高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高,只是肆虐的风雪遮蔽了峰顶,看不真切。

entire group 稍作休整之后,就再次出发,只是,终究是一路劳苦,再加上恶化的天气,大家的速度比起之前要慢上不少。

“大家小心一点,不要掉队,暴风雪不一定就是坏事,天气恶化了,堕落生物可能也会躲起来!”

阿多斯为众人打气道。

冒着越来越大的风雪,众人开始登山。

似乎是验证了阿多斯的所言,虽然天气越发恶劣,但随着众人不断前进,却幸运地没有遇上哪怕是一头monster 。

只是风雪中,偶尔能听到若隐若无的roar 从远方传来,让人会忍不住绷起神经。

不过,虽然过程困难,但entire group 终究是职业者,没有monster 挡路,众人沿着雪漫山那早已被冰雪覆盖的环山阶梯,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接近了峰顶。

“我们到了。”

米莱尔relaxed 。

峰顶的温度似乎更低了,哪怕是身为职业者,她的声音也因为寒冷而显得有些颤抖,脸色有些发青,眉毛则早已凝结了一层冰晶。

托尼lifts the head 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巨大的凯旋stone gate 。

凯旋stone gate 上雕刻着一行独特的文字,托尼借助游戏system 理解了一下,是continent 语“冰堡”的意思。

stone gate 之后,却是迷蒙一切,看不真切。

“是魔法屏障!它竟然还在运行!”

米莱尔惊异地说道。

“神探之墙都能运行,魔法屏障还能运行也很正常。”

阿多斯说道。

语毕,他又对众人道:

“大家注意,做好战斗准备,接下来我们可能会遇到一些terrifying 的家伙!”

squad 成员听了,纷纷nodded ,目光严肃。

他们握紧了手中的武器,提起了十二分精神。

“我先进吧,先看看情况,如果10秒钟后我还没有出来,就说明遇到危险了,阿托斯先生,聚能核心您先拿着。”

看了看被迷雾笼罩的stone gate ,已经是黑铁Peak 的托尼说道。

阿多斯犹豫了一下,缓缓shook the head :

“不,托尼大人,您能够与其他天选者联系,您的安危是最重要的。”

“阿多斯说的对,您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而且聚能核心也放在您那里。”

米莱尔和拉米斯也说道。

“没错,我上吧,我是重甲warrior ,要安全一些。”

warrior 波尔斯拎了拎手里的斧头,hehe laughed 。

面对众人的态度坚决的婉拒,托尼张了张嘴,最终也只好放弃。

阿多斯patted 波尔斯的肩膀,默念incantation ,为他附加了防护魔法。

“小心一点。”

他warned repeatedly 。

“放心吧!”

波尔斯hehe laughed 。

紧接着,他took a deep breath ,目光一凝,扛起斧头迈了进去……

看到他的silhouette 消失在stone gate 中,众人顿时屏住呼吸,握紧武器,目光看着stone gate 的方向,一转不转地等待。

“一秒……两秒……”

托尼in the heart 暗暗计时。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然而,stone gate 依旧,风声呼啸,大雪如同鹅毛一般倾斜而下。

众人的心情,也越发紧张。

终于,就在时间即将到期的时候,stone gate 中的雾气忽然翻腾起来,波尔斯那壮硕的silhouette 忽然从中走了出来,毫发无损。

众人relaxed ,连忙迎了上去:

“怎么样?”

“里面没有人,也没有monster ,不过……应该遭受过一场凶险的战斗,能看到一些抓痕和血迹,时间应该很长很长了。”

波尔斯说道。

众人愣了愣,互相看了看,最终将目光集中在了托尼和阿多斯的身上。

托尼与阿多斯对视一眼,nodded 。

“走!我们进去!”

阿多斯说道。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早已做好准备的entire group 行动起来,一起进入了stone gate 。

托尼走在中间,当他踏入stone gate 的一刹那,周围景象顿时大变。

呼啸的风声停了,雷声停了,宛若鹅毛的大雪也停了,in the sky 翻滚的云层仿佛成为了失去音效的背景。

映入眼帘的,不再是白雪皑皑的山峦,而是一片巍峨壮观的建筑群,连成一片城堡。

只是,这片建筑群中的建筑大多都已经倒塌,景象一片狼藉,地面上还有不少战斗过的痕迹,还能看到一些毁掉的法杖和刀剑。

断壁残垣上,有着monster 留下的爪痕,以及black 的血迹,看上去似乎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而在建筑群的尽头,可以见到一座高塔直插云霄。

与其他由灰色巨石打造的建筑不同,那高塔呈现冰蓝色,巍峨而美丽。

“是冰塔!冰堡Legendary 法师艾斯的法师塔,也是整个冰堡的核心!神叹之墙的控制中枢,恐怕就位于那里!我们得赶往那里!”

老法师阿多斯看着远方,said solemnly 。

说完,他左右四顾,又对众人叮嘱:

“大家小心,这里发生过战斗,恐怕很可能还残存着monster !”

大家听了,纷纷nodded 。

沿着破败的城堡道路,护送squad 提起十二分精神,向冰塔的方向移动。

冰堡内部非常安静,只能听到众人有些粗重的呼吸声,以及缓慢的脚步声。

托尼走在队伍中央,他一边前进,眼神的余光一边警惕地在all around 打量,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不过,随着众人的前进,整个冰堡却宛若死寂了一般,没有任何生灵的踪迹。

只有路上那些半死不活的Snow Mountain 松,隐约给这个曾经的法师Holy Land 带来一点点深邃的绿意。

终于……在缓慢前进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众人终于来到了冰塔之下。

与远处遥望不同,站在近距离,众人才看到冰塔的真实情况,这座巨大的法师塔半径恐怕有上百米,上面同样遍布伤痕,明显是经过了战斗的baptism 。

地面上,还能看到一些散落的武器和破破烂烂的法袍,偶尔还能看到一些零零碎碎的尸骨。

冰塔的大门紧闭着,周围一片死寂,看着那高耸的法师塔,莫名地,众人感受到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压力。

他们的精神前所未有地紧绷,这一路的平静,并没有让他们松懈,反而让他们越发警惕起来。

“要进吗?”

米莱尔看了看队友们,问道。

阿多斯nodded ,正准备回答,却忽然心中一动,转头向冰塔大门看去。

只见那有些破败的大门发出隆隆的声音,缓缓开启。

阿多斯目光一肃,他握紧武器,连忙招呼众人向一旁躲去。

大家没有犹豫,跟着他就在旁边的一块巨石后躲了起来。

而在众人躲起来之后,stone gate 也缓缓开启。

一位身穿华丽的azure 魔法袍,看上去大约twenty four-five 岁,身材有些瘦弱,但面容英俊,目光明亮的青年从中走了出来。

只见他的目光在周围扫了一圈,最终凝聚在了众人躲避的大石头钱。

而后,青年法师coldly snorted ,道:

“不要再躲了,出来吧,我已经感知到你们了。”

众人心中一跳,subconsciously looked towards 了领队阿多斯,却发现这位老法师stared wide-eyed ,目光直直地看着冰塔门口的青年。

他嘴唇嚅动,神情中夹杂着激动,哀伤,喜悦,以及忐忑……

“还不出来吗?!”

青年frowned ,举起了手中那精致的魔法杖,对准了众人的所在。

托尼心中一跳,正准备回复,却看到了阿多斯忽然站了起来。

他与青年对视,目光复杂,声音微颤:

“阿德里安……”

看到阿多斯的样子,青年法师同样呆在了原地。

只见他手中的法杖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目光激动,声音颤抖:

“father ?”

……

冰蓝色的棱柱美轮美奂,闪烁着夺目的光辉,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吊灯高悬,散发出柔和的魔法rays of light 。

如果不是地面上那些支离破碎的魔方装置,布满裂痕的墙壁,以及那布满爪痕的魔法祭坛,这恐怕将是一个豪华瑰丽的魔法研究室。

这里是冰塔的内部。

青年法师跪坐在龟裂的壁炉前,吟唱incantation ,将魔法壁炉点亮。

而在壁炉前面,托尼and the others 则围坐在一张水晶桌前,他们的视线一边好奇地打量着all around ,一边在阿多斯和男性青年之间扫来扫去。

阿多斯同样坐在水晶桌前,他拄着自己那把破旧的法杖,看着从壁炉旁走回,回到众人身前的男青年,目光前所未有的柔和。

“各位,介绍一下……这就是我骄傲的儿子,被西梅翁大人称为魔法天才的阿德里安!”

他一脸骄傲地对众人introduced 。

而后,阿多斯又looked towards 了自己的儿子,目光夹杂着思念与埋怨:

“阿德里安,你这几年都在这里吗?这几年你是怎么生活的?其他人呢?既然活着……为什么不回去?你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吗?!”

他的声音有些语无伦次,似乎相当激动。

听了阿多斯的话,青年微微垂下头,视线有些愧疚。

他sighed ,说:

“抱歉……father ,三年前,冰堡遇到了一场灾难,所有的高阶法师全部疯狂,就连我的导师艾斯大人也变成了monster ,只有我与少数幸存者理智清醒……”

“在彻底疯狂之前,我的导师将冰塔的控制权转交给了我,命令我将冰堡封锁起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