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of The World Tree Chapter 97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World Tree 的游戏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亲爱的Eva 冕下:”

“当您看到这封信件的时候,那么也就说明您已经获得了最后的超脱,而‘World Tree 计划’也获得了圆满的成功。”

“首先,请允许我向您表示崇高的敬意和祝贺。”

“请不要一脸严肃,我知道您看到这里的时候,眉头一定是紧锁的,毕竟……没有人愿意接受,自己until now 努力的道路,其实都是别人提前设计好的。”

“尤其是您。”

“不过,我想说的是,在制定‘World Tree 计划’之后,我也并不是有着百分百的信心能够成功。”

“在执行计划前,我曾经利用我掌控的预言能力以及超级SmartBrain 的计算能力做过一次推算,哪怕是一切顺利,整个计划成功的概率也不过是3%罢了。”

“换句话说,让3%的probability 成为100%,做到这一切的不是别人,而是您。”

“我最多也仅仅是设计了一条理论上可行的但实际操作起来却相当艰难的道路,而最终通向成功的……是执行者。”

“也就是您。”

“Eva 冕下,请允许我再次向您表示崇高的敬意。”

“虽然在启动计划之前,我就对您有着十足的信心,相信您一定会做到一切,但信心是信心,现实是现实。”

“是您,让我的期待成为了现实。”

“也是您,让人类拥有了新的未来。”

“我知道您还有很多疑问。”

“比如,我为什么要导演赛格斯宇宙轮回的剧本……”

“比如,‘World Tree 计划’到底是什么……”

“比如,您的记忆与来历……”

“比如,我在这个过程中究竟又扮演了怎么样的角色……”

“再比如,World Tree 真正的来历到底是什么……”

“等等等等……很多很多。”

“接下来,我将one after another 为您解答。”

“事情要从何说起呢……”

“唔,对了,干脆就从我打算执行‘造物主计划’开始吧……”

“您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那么我想……您应该也已经看过了那些轮回宇宙的历史,同时,恐怕也看过了我撕碎的研究记录。”

“关于‘造物主计划’,我的记录中已经有了相关的描述,不过大多应该已经被我毁掉了,现在……我想为您讲一讲更细节的部分。”

“如您所见,所有赛格斯宇宙的历史,都是我与超级SmartBrain 一起导演的剧本,而这所有的一切,是为了两个目的。”

“一、开辟新的甚至是更high level 的宇宙。”

“二、不断探究能彻底消灭或完美控制索林insect race 的方法。”

“您应该知道,我的力量其实很弱小,在位面宇宙之前,我甚至连Legendary 都不是,也就是在位面宇宙结束的时候,我才晋升强大divine force 。”

“但即使是强大divine force ,也不具备开辟宇宙的力量,同时,虽然蓝星联合国吸收了银河中数个先驱者文明的科技,但也不足以达到能够掌控法则,开辟宇宙的程度。”

“所以……我们真正的作用,更像是Catalyst ,或者肥料。”

“新宇宙的开辟,其实真正靠的是宇宙本身。”

“没错,您所看到的那位于赛格斯宇宙之外的World Tree 上的巨大建筑,其实不过是个‘培养皿’罢了,我们只是通过研究,利用从World Tree 上复制的遗传物质激活了那个衰亡的空间,让它自行演化……”

“问题也就出现在这里。”

“与蓝星宇宙不同,World Tree 宇宙的超凡能量极为活跃,不可避免地,会诞生很多掌控法则的强大生物。”

“在超级SmartBrain 的推算下,超凡生物的成长速度是远远高于宇宙的,所以……如果不加以控制,恐怕在Universe Principle 彻底成型之前,它们甚至会先1-Step Transcendent 。”

“比如giant dragon ……泰坦……”

“在我将它们投入相应的宇宙之前,它们不过是联合国利用半人马座阿尔法星上的以太龙和猎户座潘多拉星上的古代giant beast 制造出来的战争兵器罢了。”

“但在进入新宇宙之后,它们却很快诞生出了神话。”

“这真的很让人羡慕,与它们相比,人类的基础基因实在是太差了,很多人甚至连更high level 的Water of Life 二号都无法承受。”

“或许……这就是平衡之道吧,宇宙赋予了我们人类极高的智慧,却给了我们一个孱弱的身体。”

“相比之下,这些超凡生物的身体本就强大,在获得了超凡力量之后,就更加terrifying 了。”

“它们……足以颠覆宇宙。”

“很抱歉,站在人类的角度来说,这种超越规格的超凡生物的出现是不被允许的,虽然这很自私,但我们的初衷就是为了人类的延续。”

“太过强大的超凡生物足以对沉睡的人们造成威胁,也足以毁掉我们的计划。”

“所以……必须加以控制。”

“此外,由于宇宙的法则成长是具有递增性质的,而现有的World Tree 空间衰败过于严重,所以一次的演化是不足以形成最完美的宇宙。”

“也是因此,才需要this time 次残忍的轮回。”

“我和超级SmartBrain 设计了剧本,也为宇宙生物们设计了一个虚幻的目标。”

“一个虚幻的目标,能够转移超凡生物们的视线,同时也会激发它们的斗志。”

“它们的成长会进一步反哺Universe Principle 的完善,同时,也会让我们搜集更多的资料,用以法则的研究。”

“只要控制好它们的超脱速度,在最关键的时候毁灭world ,我们就能一步步收集法则,直到最终成功。”

“而在这个过程中,担当灭世者的角色,就是索林insect race 。”

“这就是第二个目的了,通过索林insect race 与超凡生物的对抗,不仅可以毁灭world ,同时也可以探索对付索林insect race 的办法。”

“而结果,还不错。”

“您应该已经猜到,索林insect race 就是赛格斯宇宙的Abyss Demon 。”

“如您所见,现在Abyss Demon 已经成为了深渊意志的slave ,所以这一个目的其实已经在前几次的轮回完善之后圆满达到了。”

“不过,根据我对您的了解,我想现在这些倒霉的家伙应该已经被您给夺过了控制权,收入了自己麾下了吧?(笑)”

“如果真的是这样,恭喜您多了一群能干的苦力,这些进化出来更高等的智慧和法则controlling ability 的‘索林insect race ’虽然天生反骨,但却并不像吞噬蓝星宇宙的那些insect 疯狂。”

“只要通过正确的方式,完全能够让他们化为我们自己的力量。”

“他们的力量已经完全凌驾于那些索林虫群之上了,不仅如此,如果未来他们真的与那些疯狂的insect 相遇,甚至能够从那些insect 手中夺得Child Insect 的控制权!”

“毕竟……所谓的Child Insect ,不过是一些特殊的深渊蠕虫和劣魔罢了。”

“索林insect race 的问题,已经不是问题。”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们能够在与索林insect race 的战争中就寻找到这个方法该有多好……但可惜的是,这只能成为我的奢望。”

“我很清楚,没有一次次的宇宙轮回,我也肯定无法探索出这种方法的。”

“不过,索林insect race 的威胁虽然已经彻底消除,但另一个更加重要的目的,却在实施的过程中遇到了困难。”

“正如您在记录中看到的那样,World Tree 的Universe Principle 从根源上与蓝星宇宙是不同的。”

“这个问题,在位面宇宙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也因此在最终选择了Destruction Universe ,停止法则的搜集。”

“那个时候,我打算将位面宇宙的法则带到赛格斯宇宙,借助超凡生物,也就是Ancient God 来进一步调整法则,减少法则的冲突。”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却渐渐发现,随着法则越发完善,冲突却越发严重。”

“这其中,最显著的表现,就是深渊的诞生。”

“混乱的深渊本就是法则冲突的产物,虽然我们找到了控制它的办法,虽然我们借助它造就了现在的恶魔,但却无法阻止它的壮大。”

“它迟早会毁灭整个宇宙……”

“我原本认为将是最完美的宇宙的赛格斯world ,却反而可能是最短命的宇宙了……”

“也是从那个时候,我决定寻找新的方法。”

“那就是‘World Tree 计划’。”

“我们自己孵化world ,无法避免的会造成蓝星Universe Principle 对新宇宙的污染,但World Tree 却不同。”

“World Tree 是一切的源头,也是创世法则的根源。”

“同时,活着的World Tree ,也拥有净化法则的能力。”

“如果让World Tree 自己来开辟宇宙,那么就将避免这场灾难。”

“但是……World Tree 已经死亡,种子也已经枯萎。”

“作为人为催化的种子,它本就是不完整的,如果想要再次激活它,光是复苏不行,必须还要赋予合适的灵魂。”

“没错灵魂。”

“虽然在人类历史上的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并不认为灵魂this thing 是存在的,但在接触了超凡力量之后,我们却不得不承认,灵魂……的确存在。”

“所有的生灵,都有自己的灵魂,而‘World Tree 计划’,就是为了打造适合World Tree 的灵魂。”

“在宇宙热寂之后,我就从未停止过对World Tree 的研究。”

“通过研究,我发现想要重新唤醒种子,必须要拥有纯净的灵魂。”

“这个纯净,指的是法则的纯净。”

“然而问题来了,哪里又能够寻找到法则纯净的灵魂呢?”

“新宇宙从开辟的一刹那,就注定要受到蓝星法则的污染,新宇宙诞生的灵魂也是如此,更别说外来的各种灵魂了。”

“不过,在进一步研究之后,我却发现了转机。”

“事情还要从World Tree 说起,作为一切的根源,World Tree 本身就具有净化法则的力量,也就是说……理论上来讲,祂是能够将被污染的灵魂自主净化的。”

“换句话来说,那些被World Tree 的力量改造过的生灵,理论上是有可能同时被改造灵魂,变得与World Tree 更契合的。”

“命运又一次open for me 了个玩笑。”

“在继续研究之后,我惊讶地发现,虽然人类的基因无法被World Tree 的力量改造得足够强大,但人类的灵魂……却比起其他生灵的灵魂来说更容易被重新塑造!也更加tenacious !”

“通俗地说,就是耐折腾。”

“所以……我完全能够用一个较为纯净,能够支持最低限度的融合的人类灵魂,来让World Tree 复活!”

“但这里有一个悖论,那就是World Tree 的净化能力不能超过自己的等级,也就是说……哪怕是赋予了人类的灵魂,因为人类灵魂过于弱小,无论如何也impossible 跟上World Tree 的成长速度,最终祂也无法实现超脱……”

“祂的超脱……是必然失败的。”

“所以……必须要想办法,让这个灵魂本身就能够超脱!”

“而在继续研究之后,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办法……”

“那就是让净化与超脱分两次进行,让World Tree 复活两次!”

“虽然第一次超脱必然失败,但这个失败却能够让灵魂与躯体都接触到更高层次的法则。”

“而只要接触过更高层次的法则,就能够让灵魂与躯体发生一定程度上的蜕变!”

“我可以先不赋予World Tree 以完整的灵魂,而是将一个合适的灵魂divided into two !”

“divided into two ,但又没有彻底断绝,而是以类似于Avatar 的形态维持彼此的联系,用以支撑整个灵魂的平衡,同时又能传递净化……”

“赋予World Tree 一半的灵魂,让祂成长起来,进行第一次必然失败的超脱,在这个过程中,牺牲一半的灵魂,给另一半灵魂积累经验,赋予另一半灵魂更进一步的能力。”

“当然,为了保证不会出现精神分裂或者说意志分裂的情况,在第一次超脱的过程中,无论是哪一份的灵魂,记忆都必须彻底抹除!”

“同时,在这个过程中,第二次超脱的灵魂应先予以沉睡,防止意外发生。”

“而第一次超脱失败之后,唤醒另一半灵魂,重新赋予新的记忆与使命,并将它继续融合World Tree ,依靠World Tree 的力量温养完善成一个完整的灵魂之后,再给予这些年我们搜集到的Universe Source Law ,予以真正的超脱!”

“这是一个很疯狂的计划,不过……的确有可能成功!”

“不过,要想执行这个计划,这个灵魂的强度本身也要足够强大……”

“满打满算,所有人类中,能够满足条件的,其实也只有一个了。”

“那就是已经身为强大divine force 的我。”

“hahahaha !”

“Eva 冕下……”

“从这个角度来讲,或许……您应该称呼我为father ?”

“don’t, don’t, don’t ……开个玩笑!千万别扔我的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