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of The World Tree Chapter 98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我的名字叫多琳,多琳·暗影。

mother 告诉我,我的名字是father 在精灵语中寻找了足足三天三夜,才最终决定的,在精灵语中,这个名字寓意“希望”,也寓意“Goddess 的礼物”。

我的father 是一位虔诚的Goddess 信徒,同时也是一位远近闻名的强大knight-errant ,从我记事起开始,我的家里都总是不乏登门拜访father 的客人,他们每次拜访,都会带来很多很多好玩、好吃的礼物。

还记得没有搬家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还和father mother 住在天选之城里,那是world 上最大最壮观的城市,到处都是耸立的高塔和飞驰的魔法列车。

那时候,几乎每一天,都有新的客人不分昼夜地前来拜访我的father ,这甚至让他很是头疼。

印象最深的,就是father 那因为长期睡不好觉,总是带着血丝的眼睛和厚重的dark circles ,以及每次半夜被敲门声喊醒的无奈表情。

我清晰的记得father 不止一次唉声叹气地对mother 吐槽,说这些shameless 的家伙连个让他休息的时间都不给,就算是扣好感,每天还有新人前赴后继地过来找不自在。

不过,这个时候,mother 却只是吃吃地笑。

她总是会捂住自己的嘴,一边用深情的目光凝视father ,一边温柔又戏谑地said with a smile :

“现在你知道我们的难处了?当初刚刚认识的时候你可是也曾very late at night 敲我家门的。”

每当这个时候,father 就会一时语塞。

他会一边挠头,一边一脸尴尬地用他那生硬的聊天技巧转移话题:

“那个时候……不是还不懂事嘛?”

“后来,我就改了……”

“唔,你饿不饿?”

“我去煮点面给你吃?”

……

father 煮的面还是很好吃的,毕竟……这也是father 唯一会做的饭。

面食并不是我们Elf Race 的传统食物,听mother 讲,那是天选者们从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带过来的。

天选者在我们Elf Race 中地位很超然,他们有着强大的力量,以及死而复生的神奇能力。

据说,那是Goddess 神眷的证明。

mother 告诉我,father 曾经也是一位实力强大的精灵天选者。

第一次知道这个往事的时候,我心中大为震撼。

从我记事时起,小伙伴之间最常讨论的就是天选者的故事,他们是游吟诗人最爱传颂的主角,在一座又一座位面中冒险,大家都对天选者那Legendary 的经历很是向往。

“所以……father 也有着死而复生的神奇力量吗?”

那个时候,我连连追问。

“不,已经没有了,他已经从天选者的工作中‘退休’了。”

mother 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脑袋,replied 。

“退休了?”

“en. ”

“为什么?”

“因为father 累了,每一个天选者都会累的,而他们累了之后,就会退休。”

“哦……”

那个时候,我似懂非懂。

当然,后来我知道,那是因为天选者们同时还生活在另外一个遥远的world 。

当他们在那个world 死亡之后,就会失去天选者的身份。

“死亡……对于那个world 的亲人来说,一定是一个很悲伤的事情。”

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曾忍不住难过地说道。

不过,father 却shook the head :

“不……”

“比起悲伤,对我来说,死亡更是新的开始……”

那一天,我知道了,大多数的精灵天选者其实都有三段人生。

在那个遥远的world 里,他们以一个ordinary person 的身份生活,是first stage 人生。

在我们的world 里,他们不断冒险,不断战斗,不断去探索未知,是second stage 人生。

而当他们在另一个world 死去,有关那个world 的记忆也会遗忘。

这个时候,他们中的大多数会以一位普通精灵的身份,开启third stage 人生……

……

后来,我们就搬家了。

从天选之城,搬到了乡下的庄园。

原因很简单,father 实在是受不了那些前赴后继的天选者了。

我还记得最终决定搬家的前一天,father 拖着疲惫的身体(心灵上),从警卫厅下班回家,又一次向mother 抱怨那些新来的天选者简直如同粘人精一般,怎么都赶不走。

而mother 则shook the head ,说她今天去神殿祈祷,听到神殿的祭司大人们说,最近Goddess 下达Oracle ,新的天选者的数量似乎又要增加了。

father 的脸色当场就绿了。

2nd day ,他就带着我们搬到了乡下。

新家位于郊外的一片美丽的湖泊旁,那片湖泊有一个动人的名字——琥珀。

就算是在三十年后的今天,湖畔庄园的美丽风光也依旧让我沉醉。

犹记得搬家那天,绵延数日的霏霏细雨将lush and green 的林木清洗得jade green 发亮,鸟儿欢快的声音响彻在森林间,九月微凉的风撩得芒草左右摇摆,万里无云的天空蔚蓝清澈。

风吹过湖面,带来雨后特有的清新气息,那波光粼粼的湖水荡起波纹,倒映着树叶沙沙作响的绿柳。

偶尔能听到森林深处传来giant dragon 的长啸,那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仿佛源于另一个world ,让我忍不住去幻想,天选者们的家乡……究竟是什么样子。

庄园很大很大,到处都种植着鲜花绿草,而我新的卧室则足足扩大了四倍,那柔软的大床,足以让我一个人打滚。

father 还专门拜托爱丽丝大人在庄园外设置了一道魔法屏障,那之后……前来打扰了天选者就少了很多。

剩余的那些,与其说是慕名而来的天选者,不如说是father 的友人。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都是father 身为天选者时候一起战斗的队友。

每次拜访,他们都会给我带各种各样有趣的礼物,又来自其他位面的美丽花朵,有充满异域风景的各色美食。

我也特别喜欢在他们拜访father 的时候,待在一旁听他们讲述自己的冒险经历。

他们的冒险经历,比mother 讲述的father 的经历更加精彩,那是一段段穿梭各个位面的旅程,每一段旅程,都足以谱写一段Legendary 。

他们甚至还去过更遥远的地方,据说……那是一片更加广阔,也更加雄奇的Heaven and Earth 。

father 也很喜欢听他们讲自己的经历。

每当他们兴奋地讲述自己的冒险的时候,father 都会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倾听,目光中满是闪烁的光。

那个时候我意识到,虽然father 已经不是天选者了,但他的心底里,还是渴望着冒险的。

我曾经询问过father ,虽然已经不是天选者了,但据说也有很多普通的精灵与天选者一起冒险,为什么他不再继续自己的旅程呢?

father 温柔地回答:

“因为,我已经有你和mother 了。”

那一刻,我明白,在father 的心里,已经有了比冒险更加重要的东西……

……

father 曾经的天选者战友共有四位。

虽然在我看来,他们亲切地就像邻家Uncle ,但小伙伴们则羡慕地告诉我,他们每一个在world 上都是传说中的人物。

这其中,我最喜欢“乐天派”Uncle 。

他总是穿着最朴素的那件铠甲,数十年如一日,每次见到我时候,都会温柔的笑,送给我好吃的奶糖。

他还有一个giant dragon 伙伴,名为克里斯汀,是一位美丽的金发elder sister 。

克里斯汀elder sister 很漂亮很漂亮,不过……因为giant dragon 的成长期过于漫长,她看上去也就比我稍稍大了一些。

虽然她性格有点傲娇,但却意外地温柔,我们从第一天见面之后,就成为了好朋友。

偶尔,她也会独自来拜访我,变成giant dragon 的样子,带着我在in the sky 翱翔。

乐天派Uncle 经常羡慕地对我说,克里斯汀对我比对他还要好。

不过,我却知道,克里斯汀心里很喜欢乐天派Uncle 。

虽然她总和乐天派Uncle 拌嘴,虽然总是在Uncle 面前摆出一张高傲而又嫌弃的脸,但每当乐天派Uncle 在身旁的时候,她的目光会一直追随在他的身上。

虽然藏得很深,但那目光我并不陌生,有着mother 看father 时的温柔……

……

乐天派Uncle 和其他几位朋友每四年至少会集体来拜访一次。

而选择的时间,往往都是秋日里的固定一天。

那似乎是个特殊的日子,normally 里虽然他们也会单独亦或是集体拜访,但每一次都比不上那一天隆重。

不过,我不太喜欢“特殊日”的氛围。

虽然每当到了那天,他们带来的礼物都是最多的,脸上的笑容也是最灿烂的,但我却总觉得……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他们似乎都在掩盖悲伤。

不过,father 却截然相反。

虽然他依旧是总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每值“特殊日”之时,我都觉得他的心情是前所未有地愉悦。

似乎欣赏天选者战友们用笑容掩饰悲伤的表情,是他这一天最快乐的事。

这让我很是不解。

直到后来,我才从mother 那里知道,这一天是father 在另一个world 死去的日子。

另一个world 的Time Flow Speed 是我们world 的1/4/2021 ,所以……那是另一个world 里father 每年的忌日。

“他们不知道father 只是在this world 继续生活了吗?”

我好奇地问。

mother 则一脸古怪地回答:

“其实你father 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不过……他们一直都不相信……”

“为什么?”

“因为每一个转生的天选者,都会被封印另一个world 的记忆,而没有了另一个world 的记忆,他们就不相信father 是真正的转生。”

“不是转生是什么?”

“用他们的话来说……是纪念NPC。”

“NPC?”

“就是给天选者发任务的人。”

“嗯?那mother 也是NPC吗?”

“算是吧。”

……

关于天选者,我还是不太懂。

他们的一切,似乎与this world 格格不入。

但同时,如果没有了他们,this world 似乎又少了些什么……

他们与father 之间似乎存在着很深的误会,无论如何也无法解开。

不过,father 似乎并不在意。

“他们迟早有一天会知道的。”

他如此说。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father 说的是什么意思。

只是,往往到了那个时候,我隐约能够从father 身上感受到些许寂寥。

直到今天……

……

窗外的阳光依旧明媚,客厅里迎来了久违的客人。

cautiously 地掀开窗帘,我悄悄looked towards 了坐在大厅里的两人。

一边是father ,一边是乐天派Uncle 。

他们分坐在两边。

壁炉里,篝火crackle 作响。

灯光摇曳,客厅里的气氛很奇怪。

father 似乎在憋笑,而乐天派Uncle 则难得地有些窘迫。

他正襟危坐,脸上全是尴尬,耳根甚至有些发红……

没有人说话,两人都很沉默,但似乎都又有话想说。

忽然,他们同时lifts the head ,开口欲言,但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又同时subconsciously 地闭上了嘴。

最终,还是father 实在憋不住了,忽然pu chi 笑出了声。

father 很少笑,那一瞬间,我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能够让father 笑出声的事,一定是极为有趣的事。

“乐天派,你先说吧。”

“no no no ……Captain 你先说。”

“还是你先吧。”

“不了,盒饭哥你先……”

“那我就先说了?”

“嗯嗯……”

father 面带笑意,而乐天派Uncle 则越发尴尬。

“你是怎么死的?现实里应该还很年轻吧?”

father suddenly asked 。

“唔……说来惭愧,是车祸。”

乐天派挠了挠头。

“车祸?”

“应该是的,我已经记不清蓝星的事了,这是Divine Kingdom 里听艾达格力大人说的。”

“艾达格力?”

“唔……是Goddess 一位新的Demi-God 。”

“有见到Goddess 吗?”

“有点遗憾,并没有……”

“那现在,你知道我until now 说的转生的事都是真的了吗?”

“嗯……现在知道了。”

很快,我就看到father 和乐天派Uncle 同时陷入了沉默。

他们彼此对视,突然同时pu chi 一笑。

我从未见到father 笑的如此痛快。

“hahaha ……乐天派,从今天开始,你也要体验一下NPC的快乐了,当然……还有四年一度的祭拜。”

他said with a smile 。

看着father 那畅快的笑容,我忽然意识到,从今天开始……或许他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偶尔露出寂寞的表情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