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of The World Tree Chapter 98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枫月自由领,首府泽罗兰。

自由广场的议会大厦中,灯火辉煌,座无虚席。

而在大厦之外的广场上,巨大的水晶屏幕projection 着会场的景象,广场之上vast crowd 。

所有的领民,都将目光投向了议会大厦中那庄严肃穆的高台。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被誉为生命之光的枫月自由领,迎来了独立的80周年纪念日。

同时,这也是枫月自由领执政官换届选举正式出结果的日子。

会场中,来自社会各界的代表齐聚一堂,穿着端庄。

他们的目光集中在主席台上那个优雅而美丽的silhouette 上,神情尊敬。

索菲亚·冯·韦尔斯。

她是枫月自由领的建立者,伟大的自由领袖,人类world 的生命Saintess 。

同时,她也是所有枫月自由领的青年男女最为崇拜之人。

今天的她,身穿一件white 的礼裙,看上去更显美丽高贵。

只见她一手拿着魔法话筒,一手拿着golden 的卷轴,面带微笑,优雅动听的声音响彻在会场的上空:

“下面……我宣布——”

“根据最终投票结果,来自奥尔斯城的市政官布莱克·施瓦茨先生以77.5%的得票率,当选第21届枫月领首席执政官!”

“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向布莱克·施瓦茨先生表示祝贺!”

话音一落,震耳欲聋的掌声响彻大厅,响彻广场,响彻于枫月自由领的天空之上。

参会的代表纷纷起身,向坐在台下最前方的布莱克·施瓦茨表示祝贺。

布莱克·施瓦茨是一位看上去约莫五十岁的中年绅士,发鬓微白。

他神情激动,目光中还带着一丝恍惚。

索菲亚将目光投向了他。

她露出一个调侃的微笑,道:

“看来……我们的新任执政官似乎还没有做好准备。”

“hahahaha ……”

台下发出了一阵哄笑。

索菲亚extend the hand ,微微下压了一下,议会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

她继续拿起话筒,微said with a smile :

“布莱克·施瓦茨先生有着长达三十年的执政经验,先后担任过溪木城、灰岩港、奥尔斯城等多个地区的执政官,政绩斐然。”

“在他的管理下,溪木镇正式升城,灰岩港人口翻了三倍,奥尔斯城更是发展成为了全领区最为璀璨的新星城市……”

“我相信,在他的领导下,我们枫月自由领也会创造出更加辉煌的成就!”

语毕,热烈的掌声,再次在会场上响起。

而索菲亚则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布莱克·施瓦茨,露出一个鼓励般的笑容:

“布莱克·施瓦茨先生,请上主席台前来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布莱克·施瓦茨的身上。

这位中年绅士此时此刻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那微微湿润的眼角则表明,他的内心或许并没有看上去那样冷静。

只见他took a deep breath ,从座位上站起,庄重地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明显有些紧张地moved towards 高台走去。

中途,甚至还差一点摔了一跤,再次引起一阵哄笑。

“慢一点……别激动……”

索菲亚said with a smile 。

布莱克大窘,sorry 地挠了挠头。

待到他站好之后,一位身穿制服的卫兵来到索菲Aunt 的身前,双手奉上一个托盘。

托盘上,一枚绘有golden 权杖标志的胸章安安静静地躺在red 的底座上。

那是枫月自由领首席执政官的标志和象征。

只见索菲亚轻轻拿起胸章,踮起脚亲自为布莱克戴上。

一边佩戴,她一边忍不住感慨道: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在孤儿院的角落里哭泣的child ,内向又胆怯。”

“didn’t expect 四十多年过去了,曾经的少年,也终于成长为了能够带领整个枫月自由领继续前进的领袖。”

“这都要感谢您!索菲亚大人!如果没有您那次视察,如果没有您的命令让孤儿院的所有人免费接受教育,我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布莱克又激动了起来,恭敬地说道。

“不,这是你自己的努力,我只不过是提供了一个环境与机会罢了。”

索菲亚shook the head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说完,她extend the hand ,将话筒递给了对方:

“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你了,我想……你一定也有很多话,想要对大家说说。”

“谢谢……谢谢您……”

布莱克恭敬又激动地说道。

“加油吧,我的后辈,未来的枫月自由领,交给你了。”

索菲亚patted 他的肩膀。

交接了话筒与胸章,她缓缓走下主席台。

而主席台上,布莱克took a deep breath ,冷静下来,开始了自己的演讲:

“今天,我很荣幸能够成功当选枫月自由领第二十一届首席执政官……”

索菲亚再次望了一眼主席台,slightly smiled ,而后悄然离开了会场。

……

会场之外,温度比室内凉了几分。

今天的天气很晴朗,天高云淡,湛蓝的天幕宛若被洗过了似的,深邃迷人。

大厦外的广场上,同样聚集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民众,他们欢呼着,高举着写有布莱克名字的牌子,神情兴奋。

看到这一幕,索菲亚沉吟片刻,转变方向,向一侧的偏僻的街道走去。

一位黄金职业者想要刻意避开凡人的视线,是很容易的。

索菲亚穿过街道,没有惊动任何人。

数十年过去,枫月自由领发展得越发繁荣,首府泽罗兰,也发生了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变化。

建筑一年比一年更高,魔法的普及一年比一年更广,而城市的街道也一年比一年整洁。

看着日新月异的领地,索菲娅的目光满是感慨。

八十年的时间,弹指一挥间,似乎革命的日子还是昨日。

“不继续参加剩下的庆典了吗?”

一道苍老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索菲娅似乎并不意外,或者说……她早已经感知到了对方的出现。

只见她轻轻回头,looked towards 身后,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费恩,你不也一样?”

她的身后是一位满头银发的老祭司。

如果枫月自由领的生命祭司们在这里,一定会恭敬地向他行礼,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生命教会在枫月教区的首席祭司长。

听了索菲娅的话,老祭司一声轻叹:

“人老了,会议开的时间长了就会累,所以就想出来转转。”

“说实话。”

索菲娅faint smile 地道。

看着她那颇有穿透力的目光,老祭司一脸无奈:

“好吧,是看到您出来了,所以就跟上来看看。”

“我?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自然也不需要继续呆在那里了,应该把舞台交给新人。”

索菲娅挑了下眉。

“您就真的不考虑继续连任了吗……”

老祭司一脸无奈。

“总得给youngster 一点机会吧。”

索菲娅shook the head 。

老祭司沉默了一瞬,说:

“但您要知道,没有人比您的声望更高,如果您参加选举,一定能顺利连任,而且……您明明也知道,大家其实也都欢迎您的继续连任。”

“但我已经连任太久了……”

索菲娅再次shook the head 。

她looked towards 天空,目光不知道飘忽到了哪里,许久后才缓缓收回视线,叹息道:

“刚刚成为执政官的时候,我的计划是只干八年,待到一切走上正轨之后,就隐退……”

“结果,八年之后又八年,八年之后又八年……”

“现在,已经足足八十年了……”

说着,索菲娅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太久了,这个时间太久了,连那些一起与我奋斗的解放者,也早已经先后逝去……”

“现在,就剩下你我了。”

听了索菲娅的话,老人的神情也带上了一丝感慨:

“是啊……已经过去了八十年了。”

“犹记得邪教徒肆虐领地的那个时候,我还是个被堕落贵族强征的民兵,根本不知道未来在何方。”

“那时候的我,恐怕怎么will not 想到,自己竟然会成为一方教区的主事……”

“如果不是信仰的力量让我成为了高阶transcender ,恐怕我也和那些战友一样,早就在数十年前就纷纷化为泥土了吧。”

说着,他的目光落在索菲娅的身上,唏嘘道:

“不过……八十年过去了,您看上去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样年轻,那样美丽,那样高贵……”

“当然,我可是半精灵,lifespan 虽然比不上真正的精灵,但也是ordinary person 类的十多倍。”

索菲娅叹道。

“我倒是老了……最近总感觉看得没有以前清楚,估计是有些花眼了。”

老人said with a smile 。

听了他的话,索菲娅的lifts the head ,looked towards 他的目光有些复杂。

她的视线在老人那皱巴巴的脸上扫过,nodded :

“是老了,现在你看上去,就像是块老Willow Tree 皮。”

老祭司微微一滞,helplessly said :

“索菲娅大人,您还是这么损……”

“hahahaha ……”

索菲娅laughed heartily 。

片刻后,两人安静下来,索菲娅看着远处人来人往的街道,渐渐出神。

许久之后,老祭司才忍不住再次开口:

“您……是打算离开枫月自由领吗?”

索菲娅沉默了。

“您要去哪里?您是人们心中的灯塔,如果您passed away ,恐怕很多人都会伤心的。”

老祭司继续追问道。

索菲娅shook the head :

“但就算是我……也impossible 会一直守护领地一辈子。”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应该交给新人,放手……才能让他们更好地成长。”

“至于我……”

索菲娅停顿了一下,shook the head :

“我还不知道,或许……会去游历一下world 吧。”

说完,她就不再继续了。

只是,目光却静静地看着远方的街道。

然而,虽然是在看街道,但她那深远的目光,却似乎在看更远的地方。

“您……是在and the others 吗?”

老祭司suddenly asked 。

“为什么这么说?”

“多多少少听过一些传闻……为什么您一直不结婚之类的……”

“都是一些谣言罢了,can’t be considered 真。”

“可我知道,您之前一直保持着和精灵之森的通信,每个月都会收到并寄出信件,生日的时候还会对着安利Chamber of Commerce 送来的礼物一个人静静地笑。”

“你监视我?”

“不……索菲娅大人,这在高层已经不是秘密,唯一没意识到大家早都知道的,只有您。”

索菲娅:……

“不过,我没记错的话,您已经有好久好久没有收到新的信件了,您在等的人……真的还会来吗?”

老祭司问道。

听了他的话,索菲娅的目光有些迷茫。

“我……我不知道。”

“不过,我想再等等……”

看着她那有些迷离的视线,老祭司sighed :

“我明白了……”

说完,他看了眼天色,道:

“时间不早了,我该回会场了。”

“您看上有些疲惫,也别再在外边呆太久了。”

说完,老祭司就离开了。

只留下索菲娅一人,孤身站在街头,看着远处的街景发呆。

大会不久后就结束了。

太阳也渐渐西沉,聚集在广场上的人群也渐渐散去……

很快,黄昏……降临了。

索菲娅独自站在街头,她的影子在昏黄的光辉中拉的很长很长……

这一刻,她看上去不像是一位卸任的执政官,更像是一位孤独的少女。

她伫立许久许久……

不过,并没有看到想要看到的silhouette 。

gradually ,最后一缕阳光也消失在地平线上。

索菲娅的神情,也隐入了昏暗里。

她一声长叹,转身离去。

然而,就在她迈开步伐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道有些玩世不恭的声音:

“嗨!这位美丽的女士!我听说你好像刚刚辞了工作,正好我这里有一份绝佳的工作需要人来做,不知道你有没有意愿?”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索菲娅slightly trembled 。

她停了下来,没有回头,而是有些颤抖地问:

“什么工作?”

“cough cough ,我开了一个小Chamber of Commerce ,现在缺一个manager ,听说你很擅长管理,不知道有没有兴趣?”

那玩世不恭的声音问道。

索菲娅笑了,只是,眼前却好像有某种晶莹的东西在打转:

“不……我才不要,我累了,不想再管事了。”

“那真是太巧了!我要的manager ,其实也不是要去管太多的事,她要管的人,其实只有一个罢了。”

那声音继续道。

“她要管什么?”

索菲娅反问。

“管我呀。”

对方轻佻地说。

索菲娅颤了颤,缓缓回头,看到那熟悉的silhouette ,正笑吟吟地看着她。

“抱歉……我来晚了,这几年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知道你归隐的消息后,好不容易才赶过来。”

那人挠了挠头,一脸歉意地道。

听到这里,索菲娅撇了撇嘴:

“我和你什么关系?你赶回来做什么?”

“什么关系?你说什么关系?这world 上有人还不知道咱们俩的关系的吗?”

“至少……我就不知道。”

“不是吧!我的Princess 大人!这么多年的情谊呢?!”

“你都好几年没有联系我了。”

“这个……真的很抱歉……我真的去了个很远的地方,比以前所有的位面都要远,回头可以和你细讲,那可是一番更精彩的冒险……”

“谁要听你的冒险了?”

“啊这……不是………你你你………我………我……”

看着对方局促不安的样子,索菲娅pu chi 笑出了声:

“好了,不逗你了。”

说着,她的目光瞬间温柔了下来:

“你……能再重复一下之前的话吗?”

对面的silhouette 愣了愣,很快反应了过来,做出了一个绅士般的礼节,向索菲娅伸出了手:

“美丽的Princess 大人,我的Chamber of Commerce 缺少一位manager ,您有兴趣跟我一起走吗?”

“当然……”

索菲娅泪光晶莹但一脸幸福微笑地将手递了过去:

“德玛西亚先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