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在原来的恶魔岛上,有一座极高的山峰。

在那山巅,建有一座摘星阁。

雕梁画栋,气魄非凡。

整座摘星阁全部都是用jade stone 铺地,阁楼splendorous and majestic ,黄金遍地,极尽奢华。

曾经,这里是magician 协会的朝圣之地。

摘星阁存在的意义,是为了守护一扇stone gate 。

这座stone gate 非常特殊,下界之人无法打开,只有Heaven Realm 之人才可以打开。

不过,摘星阁有记载,如果谁的实力达到十阶magician 的程度,汇聚自身全部的魔力,可以将stone gate 推开。

只可惜数十年来,这扇stone gate 没有任何人推开过。

曾经,踏入十阶magician realm 的天荒会长来过一次,他拼尽了全部的力气去推这扇门,可是stone gate 并未被推开。

天荒会长失落离去。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来推这扇stone gate 了。

天荒会长是十阶magician ,他都无法推开,其他人更没有希望了。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直到某一天,这扇stone gate 竟然自动打开了。

当然了,天门打开并非是让下界之人飞升,而是给他们安排任务。

其实这场荒岛游戏,从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策划了。

现如今,恶魔岛已经被基地岛屿吞噬,两者合并成了荒岛continent 。

摘星阁自然就成了荒岛continent 上的建筑。

之前Earth 人横扫新continent ,其实只扫荡了主要区域,很多对方并没有光顾。

比如摘星阁,就成了magician 的最后一个据点。

高阶magician 死的差不多了,如今最强的magician 只有sixth rank 。

这是一名Fire Element magician ,身材魁梧,满脸full beard ,手臂跟ordinary person 的大腿一样,壮的就像一头象。

他叫柴万运,是目前magician remnant forces 的最高领袖。

摘星阁之中,柴万运红光满面,眼神之中满是兴奋。

短短几天的时间,他的心情经历了大起大落。

先是跟着天荒会长一起诛杀人类warrior ,然后magician 阵营战败,所有人败逃。

本来以为magician 阵营就此完蛋了,didn’t expect Heaven Realm 突然来人了。

来的还不少,一下子来了四个。

四位大老爷下界,柴万运又看到了希望。

现如今,四位大老爷已经前往了magician 工会遗址,去寻找之前那位大老爷的下落和线索。

柴万运相信,这四位大老爷早晚都会杀到人类阵营,把Earth 人赶尽杀绝。

when the time comes ,柴万运振臂高呼,这些沦为lower-class people 的荒岛world 原住民聚集在一起,绝对可以奋起反击,以thunder 之势灭掉Earth 人。

精美华丽的房间之中,柴万运斜躺在软塌之上。

旁边有位漂亮的女子,正将一颗刚刚剥了皮的葡萄塞到他的口中。

柴万运elated 的吃着葡萄,心情颇为美丽。

爽!

“大人,等Heaven Realm 的大老爷们把那些可恶的Earth 人干掉,你就是我们新的的会长了。”

一名衣衫暴露的女子娇媚的说道。

荒岛world 没有皇帝,magician 工会的会长就是皇帝。

这里虽然还有warrior 工会和射手工会,但是他们的规模和阵营都太小了,远远比不上magician 工会。

所以,这里的一切都是由magician 工会说了算。

而magician 工会,自然是会长说了算。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成为this World 的权利Peak 了,柴万运心中便忍不住的激动。

他热乎乎的大手顺着女子的衣领滑了进去,一把握住了一团娇美的柔软。

“让我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心话!”

柴万运laughed ,大手稍稍用力,捏的女子浑身瘫软。

“Sir President 好坏,人家好喜欢!”

娇媚女子咛哼一声,顺势瘫在了柴万运的怀里。

她期待两人发生点什么,如此一来,等柴万运当上magician 工会的会长,那她就发达了。

“你这个骚蹄子,我早就知道你有想法。”

while speaking ,柴万运把女子拉到软塌之上,心情越发炽烈。

就在此时,一声不合时宜的求救声响起。

“柴大人,救命!”

一名年轻magician ,浑身染血的冲进摘星阁,胳膊上有剑伤,浑身鲜血如注。

听到呼救声,正在兴头上的柴万运顿时frowned 。

特么的,那个混蛋,打扰自己的好事!

柴万运心中怒骂一声,当即推开身边的香软,提着裤子就冲出了房间。

这一刻,十几名magician 从摘星阁之外鱼贯而入,每个人都神色慌张,不少人的身上都shed blood 。

原本驻扎在摘星阁各处的magician 纷纷冲了出来,全都面露大惊之色。

“怎么了?”

柴万运紧了紧自己的裤腰带,facial expression grave 的问道。

一名浑身染血的magician 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的说道:“Earth 人,Earth 人杀过来了!”

听到此人的话语,柴万运顿时turn pale with fright 。

不是说Earth 人已经不再对magician 进行追杀了吗?为什么对方突然间杀过来了?

来不及多想,恐怖的murderous aura 已经降临。

为首一人是个女子,身穿精致的软甲,浑身sword qi 缭绕,手中一柄雪亮的long sword 散发着极其恐怖的killing intent 。

来者正是苏彩奈。

在苏彩奈的身后,贝爷、德爷、辰爷、古特and the others 傲然而立,各自拿着武器,目光冷傲的望着摘星阁之中的magician 们。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好多人类阵营的powerhouse 来到了这里,已经将摘星阁团团围了起来。

古特上前一步,锋利的long sword 自动悬浮在他的头顶上方,Sword Spirit 变得越发灵动。

“放下武器,可以饶你们一命。”

古特coldly said ,Sword Spirit 的气机已经锁定在那位衣衫不整的大汉身上。

柴万运心中悲凉,突然间有些茫然。

那四位大老爷不是下界了吗?他们为什么没去找Earth 人的麻烦?

柴万运是sixth rank Fire Element magician ,自身spirit strength 很强。

经过他一番探查发现,来者的实力应该是在六seventh rank 的样子,如果众人全力一战,胜负之数尚未可知。

柴万运moved towards 身边众多magician 看了一眼,想要给他们打打气。

那眼神仿佛在说,咱们一起动手,干掉这帮Earth 人。

其它心慌不已的magician 们,看到柴万运的眼神,顿时sighed in relief 。

哦,你也想投降对吧。

既然如此,那大家一起投降好了。

这该死的默契。

于是,双方就这么愉快的达成了“一致”意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