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虚空之中,一头巨大的苍鹰从高空之中飞掠而过。

天空之中云雾缭绕,随着苍鹰飞过,沿途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天怒苍鹰背上,Meng Hao 傲然而立,望着身后被划出的整齐云痕brows slightly wrinkle 。

天怒苍鹰飞的太快,直接撞破了虚空,使得天空之中的云层留下了长长的白痕。

这就equivalent to 给敌人指出了鲜明的方向。

如果敌人抬头望天,定然能够看到这道长长的白痕。

虽然天怒苍鹰在极力的隐藏身形,在云层之中窜来窜去,其实一点用都没有。

早就暴露了。

“怎么了?”

黑暗knight-errant 看出了Meng Hao 的神色不太正常,当即声音关切的问道。

Meng Hao 轻轻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感觉身后这道新开出来的云路,似乎对我们有些不利。”

黑暗knight-errant 何等聪慧,Meng Hao 只是简单一提,她便瞬间明白了。

“简单!”

黑暗knight-errant 轻声回应,然后转头望向光明knight-errant 。

根本不必多说什么,两姐妹十分默契,尤其是合体之后,她们似乎有种莫名的心电感应。

当两人面对面的时候,双方很容易理解对方心中的想法。

光明knight-errant 踩在天怒苍鹰的背上,对着身后的云层缓缓伸出了手掌。

这一刻,澎湃的Wind Element 魔力开始moved towards 她的掌心疯狂聚集。

在没有合体的状态下,无论是黑暗knight-errant 还是光明knight-errant ,她们都保持着自身原本的魔力水平。

现如今,黑暗knight-errant 和光明knight-errant 都已经是eighth rank 射手了。

eighth rank 魔力汇聚到光明knight-errant 的掌心,使得周围azure light 爆闪,bright radiance 在她的掌心忽明忽暗。

next moment ,光明knight-errant 取出了自己的长弓,rays of light 闪耀的手掌直接握住了精致的长弓。

顿时,光明knight-errant 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此时的她浑身azure light 闪耀,在阳光的找一下,她那嫩白的肌肤白的发光,简直就是一个迷倒众生的Goddess 。

光明knight-errant 面色平静,心中unemotional ,right hand 轻轻的拉动弓弦。

顿时,那璀璨的azure light 化作一根璀璨的long sword ,横亘在了弓弦和躬身之间。

突然,光明knight-errant 的眼神变得明亮起来,眉宇间多出了一丝凌厉。

“出!”

一声低吼发出,azure light 爆闪的箭矢骤然爆射而去。

“weng! ”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顿时响起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嗡鸣声。

只见这根azure 的箭矢飞出去之后,竟然迎风暴涨,转瞬之间便化作数千米之巨。

关键是,周围的Wind Element 变得越来越活跃,一场罕见的高空强对流天气,就这么形成了。

狂风呼啸,席卷八方,在搅动风云的同时,也把天怒苍鹰留下的云路彻底抹除干净。

“好了!”

光明knight-errant 收起长弓,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Meng Hao 默默nodded ,对于光明knight-errant 的做法感到赞许。

不得不说,Elf Race 对于communicating the world 间的自然元素有着特殊的innate talent ,竟然以eighth rank 魔力的实力引发了这么强的大风。

Meng Hao 现如今是十阶magician ,他自认为Wind Element 魔力也不弱,但却是很难做到光明knight-errant 那般。

看来,magician 十分注重aptitude ,即便是在同阶状态下,谁的魔法亲和力更好,谁能发挥出的battle strength 也就更强。

“en? ”

突然,Meng Hao frowned ,目光moved towards south-east direction 望了过去。

在那里,他感受到了几股强大的气息。

“找到了!”

Meng Hao 不由得心中大喜,眉心精light flashed ,一只透明的飞雀遁入虚空,不见了踪影。

这是Meng Hao 的Heavenly Eye 飞鹰,之前被云霓给打散了,现在已经重新恢复。

know yourself and know your enemy emerge victorious in every battle ,Meng Hao 决定先用Heavenly Eye 飞鹰调查一下那四位Heaven’s Chosen Child 的情况。

至于大家……

Meng Hao 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厚厚云层,对着众人说道:“我们先去那片云层中躲一下,待我探探他们的底细再做决定。”

听到Meng Hao 的话语,黑暗knight-errant 和光明knight-errant 各自nodded 。

天怒苍鹰当然没意见,此时immediately 飞进了厚厚的云层之上,隐藏了起来。

射手工会的great hall 之中,凌天、雷鸣、地无邪、焚寂傲然而立,他们齐齐望向两界山的方向,心情顿时变得十分沉重。

“云霓去了两界山?”

凌天面露疑惑之色,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在荒岛世within the realm ,原本并不存在两界山。

这是恶魔岛和Earth 人的基地岛屿碰撞时挤压产生的。

就仿佛是continent 漂移,最终相撞在一起。

而两界山就是两座continent 互相碰撞产生的结果。

“难道,长生的秘密就隐藏在两界山上?”

地无邪有些惆怅的说道,眼眸之中满是难以置信。

毕竟,两界山是一座非常年轻的mountain range ,刚刚出现不久。

理论上来说,山上impossible 有什么历史,也不会有珍贵的东西存在。

in this world ,即便是有长生之术,那也一定藏在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

“你们说,会不会这样,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焚寂似乎想到了什么,当即开口说道。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觉得很有道理。

正常情况来说,长生之术这么重要的东西,一定藏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

但是,如果对方反其道而行之呢?

珍贵的item 放在显眼的地方,大家甚至会熟视无睹,直接忽略掉。

两界山是刚刚出现的mountain range ,说不定,长生的秘密就隐藏在那座年轻的mountain range 之上。

云霓聪慧无双,或许早已经发现了长生的秘密,所以早早的过去cultivation 了。

四人互相对视一眼,决定前往两界山。

不管那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管Earth 人已经在那里设置大本营,他们为了长生之术,肯定要去闯一闯。

“事不宜迟,咱们抓紧行动!”

焚寂是个急性子,既然确定了方向,那就要马上行动。

“等一下!”

突然,凌天制止了众人的行动,目光不善的望向虚空。

其他人不由得为之一愣,全都诧异的望向凌天。

凌天没有管其他人的目光,此时的他双目如电,死死的盯着great hall 之中的某个角落,浑身魔力疯狂涌动。

“break for me !”

凌天爆吼一声,双指并拢对着great hall 的角落猛然一指。

顿时,一道恐怖的冰刃出现,瞬间便是moved towards 虚空之中暴刺而去。

“啵!”

一声爆响传来,隐藏在虚空之中的Heavenly Eye 飞鹰,被对方戳爆了。

“fuck !”

Meng Hao 忍不住的爆了一句粗口,当场就怒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