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Advent: Apocalyptic Desert Island Game Chapter 35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Clear Sky City ,南city wall 之上,贝爷、辰爷、古特and the others foul-mouthed 的走了过来,脸色带着浓浓的怒色。

自从来到Heaven Realm 以后,众人的cultivation 便是rapid progress ,尤其是在魔龙肉的帮助下,每个人的实力都在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

这种时候,所有人都憋着一股劲,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努力cultivation ,提高自己的实力。

但是didn’t expect ,在如此关键的时刻,竟然有人来打扰自己,把闭关中的自己强行拉了出来。

没错,就是德爷干的。

那个混蛋,自己不能cultivation ,也不让别人消停。

简直可恶!

“你最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理由,否则,老子现在就挖个坑把你埋了。”

贝爷foul-mouthed 的走了过来,满脸不悦的说道。

听到贝爷的话语,德爷顿时发出了“给给给”的笑声。

看到对方那副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的表情,德爷顿时refreshed 。

“诸位,我们Clear Sky City 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有强大的外敌入侵啊!”

德爷表情严肃,said in deadly earnest 。

听到此语,众人不由得面色startled ,全都露出astonished expression 。

Clear Sky City 刚刚在Heaven Realm 立足,warrior 们对Heaven Realm 的了解不多,一直担心会有强敌入侵。

didn’t expect ,这一天竟然这么快就到了。

关于Meng Hao 在Heaven Realm slaughter all sides 的事情,Clear Sky City 的人只是听说过,并未真实见到。

众人还不知道,现在Clear Sky City 才是整个Heaven Realm 最terrifying 的存在。

“敌人呢?敌人在哪里?”

辰爷body flashed 冲上女墙,目光moved towards city gate 之外望去。

想象中的大军压境并未出现,city wall 之下只有五六个silhouette ,此时正静静的站在那里,身上的魔法波动十分强烈。

看到这一幕,辰爷的面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这就是你说的强敌入侵?”

辰爷面色不善的望着德爷,一脸不悦的说道。

贝爷用手指在德爷脑瓜上弹了个爆栗,骂道:“你特娘的,老子就知道你要搞事情!”

德爷揉了揉自己的脑袋,said in deadly earnest :“我说的都是真的,他们是来挑衅的,说要比武。”

“比武?”辰爷brows frowned 。

德爷nodded, said :“是的,他们说要来一场切磋,关键是,他说我们从荒岛world 来的都是下and the others 。”

“什么?”

贝爷第一个不乐意了。

什么狗屁的下and the others ,这里的magician 竟然如此猖狂!

“他们打算怎么切磋?”贝爷问道。

德爷指了指city wall 下面的那个youngster ,道:“那就是他们派出的magician ,年纪不大,实力倒是不低,我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把你们喊来了。”

“嗯,你还算是有点自知之明。”众人纷纷nodded ,表示理解了。

现如今,德爷的实力在众人之中是最低的,万一由他出战,战败被揍倒是小事儿,关键是会给Clear Sky City 丢人啊。

这个人,Clear Sky City 丢不起!

谁下去会会他们?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都想下去跟对方干一场。

就在此时,远处a sword light 呼啸而来,苏彩奈脚下踩着一柄three feet azure edge ,以极快的速度飞到了南city wall 。

德爷可不仅通知了贝爷他们,苏彩奈同样没有放过。

除了苏彩奈之外,德爷还通知了伊莲娜、Witch Doctor 、天怒苍鹰and the others powerhouse 。

由于没找到云霓的闭关之地,所以这件事情没有通知到云霓。

也就是说德爷把能通知的人全都通知了。

值得一提的是,有人闭关设置了安全保护措施,部分消息没能传进去。

就目前来说,到达这里的人数只有这么几个。

对方并非真的攻城,肯定不能大动干戈。

谎报军情可是重罪。

德爷也就是忽悠一下与自己相熟的成员,顺便出一口恶气。

“谁下去会会那小子?”

德爷终于发话了,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来回扫视。

众人在city wall 之上,city wall 有七彩大阵守护,只要他们不出去,外面的人根本上不来。

苏彩奈当仁不让,她上前一步,coldly said :“我去吧,你们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

听到苏彩奈的话语,贝爷当即上前一步,回应道:“别,还是我去吧,对方在这里叫嚣了如此长的时间,结果只叫出来一位女子。”

苏彩奈:“???”

苏彩奈横眉冷对,said with displeasure :“女子怎么了?莫非你还重男轻女?”

“额,不,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的sword light 太犀利,我怕你不下心把对方给斩了,when the time comes 不好收场。”

贝爷当即解释道。

“斩了不是更好?他们来这里叫阵,不就是来courting death 的吗?”苏彩奈coldly snorted and said 。

“话不能这么说,对方的来意还不是很明确,如果因此给老大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反倒是不好了。”贝爷再次解释,不得不把Meng Hao 搬出来了。

听到老大二字,苏彩奈沉默了。

Heaven Realm 不比荒岛world ,在荒岛world 的时候,Earth 人举世皆敌,只要是敌人,定然是irreconcilable 。

但是现在不一样,Earth 人刚在Heaven Realm 建立了Clear Sky City ,与the entire world 的关系还不明朗。

如果因为自己的鲁莽引来不必要的敌对势力,那就等于给老大惹麻烦了。

于是,苏彩奈沉默了。

“我去吧!”

最终,辰爷主动站了出来。

辰爷目前是五十sixth rank warrior ,在众人之中,除了德爷之外,他的实力是最低的。

由他出面试探对方的实力,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因为辰爷拥有Ancient Desolate Saint Physique innate talent ,身体足够强大,只要不是被秒杀,他都能够恢复过来。

简单来说,辰爷的life force 极其顽强,不怕打。

“好!”

众人望着辰爷,使劲的nodded 。

得到众人的赞许,辰爷gently nodded ,然后直接从高高的city wall 之上一跃而下。

与此同时,city gate 之下。

纳兰螯桂和谭建元entire group 等的花都谢了。

说实话,纳兰螯桂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想见一下Clear Sky City 的City Lord ,Meng Hao 。

但是,city wall 之上的家伙百般刁难,就是不给通报。

所以,纳兰螯桂便提出了互相切磋的要求。

只要把守城的家伙好好教训一顿,肯定会引来更强的,官职更高的成员。

纳兰螯桂打算就这么step by step 的打上去,直到把对方的City Lord 打出来。

如此一来,不就见到Clear Sky City 主了嘛!

“对方可真墨迹啊,商量那么久都没有下文。”

梁永富吐槽道。

毕竟是youngster ,有些年轻气盛。

在年轻一辈,他算是翘楚一辈,normally 里都是别人等他,何时轮到他等别人?

他已经忍不住要出手了,待会儿不管下来的是谁,他都要fiercely 的教训对方一顿,让对方为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

就在此时,一个矫健的silhouette 从city wall 之上纵身跃下。

对方没有施展魔法遁术,也没有Light Body Technique ,就这么像巨石一样,从city wall 之上重重砸下。

“bang! ”

一声巨响传来,地面上溅起大量的尘土,搞着周围沙尘弥漫。

“粗鄙!”

梁永富心中嘀咕一声,越发的看不起对方。

在来此地之前,梁永富针对Clear Sky City 有一个深入的了解,得知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warrior 。

warrior 是一种十分粗鄙的职业,只能靠着fleshy body 使劲硬冲,哪有magician 炫酷高雅呀。

magician 可以远程打击敌人,在与warrior 的对战之中,往往敌人还没冲到自己的面前,已经被自己strong demon 法直接干掉了。

狂风吹过,吹散扬起的沙尘,露出了辰爷的silhouette 。

辰爷原名叫辰西,今年有三十多岁了,由于他在battle strength 榜上自称辰爷,所以现在大家习惯上还是称之为辰爷。

辰爷没有带武器,因为他的拳头就是最好的武器。

之前辰爷也选择了不少的武器,刀枪剑戟都试过了,发现还是不如自己的拳头好用。

觉醒了Ancient Desolate Saint Physique 的他,浑身坚硬无比,每一个身体部位都是最好的武器。

辰爷迈步前行,直到与对方相距十米的时候,他才停了下来。

辰爷心中有些愕然,这个距离,实际上已经到了他的攻击范围。

好不夸张的说,他现在一拳就可以轰在对方的脸上。

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身为一个magician ,竟然没有阻止自己接近。

辰爷实在是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太过自信,还是因为太蠢了。

或许是因为不了解吧。

在一个魔法的world 里,从没有与warrior 战斗过的他们,可能不知道该如何与warrior 进行对战。

在辰爷打量对手的同时,对手也在打量他。

梁永富一脸惊奇的望着辰爷,心中不由得冷笑连连。

对方竟然赤手空拳的就过来了,连个武器都没有。

这次的切磋战斗,可没人说不用武器啊!

梁永富的武器是一杆炽烈魔法杖,身为Fire Element magician 的他,在使用炽烈魔法杖的时候,攻击力可以提升20%。

这是一种十分了不起的增幅,越是at the later stage ,同样是20%的增幅,攻击力增长的幅度也就越大。

梁永富一脸冷漠的望着对方,以他对自己的了解,随手一记魔法,都能把对方轰成一块焦炭。

“既然对方这么蠢,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梁永富心中coldly snorted ,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语气said in a tranquil voice :“你好,雍城魔法堂,deacon ,梁永富。”

按照Heaven Realm 的惯例,梁永富先来了一个自我介绍。

辰爷望着对方,轻轻nodded ,木讷的回应道:“哦!”

梁永富:“???”

这就完了?

无语!

warrior 果然粗鄙!

不愧是下界之人,言谈举止之中夹杂着低级。

纳兰螯桂同样也在打量着来者,他的spirit strength 强横,很快便通过辰爷身上的能量波动判断出了对方的等级。

“他是五十seventh rank warrior ,实力比你低了十几个等阶,不必留手,直接干掉对方!”

纳兰螯桂对着梁永富低声道,声音冷漠又阴沉。

在纳兰螯桂看来,对方在Clear Sky City 的地位应该不是很高,即便是干掉了,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顶多when the time comes 跟Clear Sky City 的City Lord 面子上陪个不是。

对方It shouldn’t be 为了一些不重要的小角色跟自己翻脸的。

听到此语,梁永富顿时心中大喜。

他最担心的就是纳兰City Lord 让自己留手,不能酣畅淋漓的教训对方,自己的心情肯定不会爽。

既然纳兰City Lord 都已经发话了,那自己也就不必客气了。

干就完了!

“请指教!”

梁永富对着辰爷loudly shouted ,然后猛的抬起了手中的炽烈魔法杖,体内的魔力如同火山爆发一样轰然暴涨。

这一刻,梁永富的眼眸之中有火焰在燃烧,他心中十分的兴奋,他要一击把对面这个下界来的低等贱民直接干掉。

让city wall 上的那些低贱的家伙好好看看,什么是Heaven Realm 的力量!

“禁忌·爆裂火焰!”

梁永富raised high 炽烈魔法杖,狂暴的Fire Element 魔力在他的魔法杖顶端疯狂聚集,一颗恐怖的Fireball 在魔法杖顶端出现。

这一刻,梁永富魔力高涨,气焰嚣张,宛如Supreme 的Sovereign 。

“bang! ”

一声巨响传来,梁永富的脑袋应声爆开!

宛如西瓜被打烂,鲜血混着脑浆四处飞溅,浓烈的blood-reeking qi 滔天而起。

这一刻,辰爷身上的金光渐渐消散。

from start to finish ,他都站在原地没有移动,刚才打爆对方脑袋的,只是他的一道拳影。

聚集了一半的魔法元素戛然而止,火焰顺着魔法杖流淌而下,很快便是将梁永富的无头尸体吞没。

“huhuhu !”

火焰熊熊燃烧,梁永富体内的Fire Element 魔法元素成了最好的燃料,很快便将他的尸体焚烧殆尽。

这一刻,整片区域诡异的安静下来。

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焰,所有人不由得目瞪口呆。

纳兰螯桂眼皮子狂跳,这个结果他无法接受。

一名七十阶的magician ,竟然直接被对方打爆了脑袋。

直到这一刻,众人才意识到,与warrior 交战,必须要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

magician 的施法需要时间,但是warrior 进攻没that many 顾虑,举手投足间都是进攻。

刚才对方只是出了一拳,便打爆了梁永富的脑袋。

如果梁永富有充足的时间进行准备,先撑起一个魔法护盾,对方绝对无法轻易的破开魔法盾的防御。

而且,以梁永富七十阶magician 的攻击力,如果魔法释放完毕,绝对可以给对方造成重创!

纳兰螯桂瞳孔紧缩,subconsciously 的后退了几步,cautiously 的与对方拉开了距离。

直到此时,他才认识到了warrior 的terrifying 。

原本想要震慑一下Clear Sky City 的低贱下界之人,didn’t expect 却是遭到了对方的震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