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Advent: Apocalyptic Desert Island Game Chapter 36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city wall 之下,纳兰螯桂悄然后退几步,与辰爷默默的拉开了距离。

双方之间的battle strength 本来相差并不是很多,准确的说,身为七十阶magician 的梁永富应该更强一些。

但是didn’t expect ,战况的结局竟然是这样的。

简直令人难以接受。

直到此时,纳兰螯桂才意识到,warrior 的battle method 与magician 有着很大的区别。

warrior 的battle method 更加直接,他们不用施法,身体就是最强大的战斗部分。

所以说,与warrior 对战,magician must 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最好的打法就是,在warrior 没有近身之前,把对方直接轰杀。

一旦被warrior 近身,对于magician 来说,简直就是一场恶梦。

在Heaven Realm ,基本上没有warrior ,即便是有,也弱的可怜。

在Heaven Realm ,warrior 这个职业基本上被magician 玩弄于股掌之间。

这么多年过去了,magician 们早已经忘记了warrior 的terrifying 。

辰爷一拳轰爆了梁永富的脑袋,整个人也是处于懵逼状态。

说实话,他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在他的料想当中,肯定是你来我往打很多回合,最后自己拼尽全力之后险败,然后再派出实力更强的贝爷和苏彩奈and the others 出战。

但是didn’t expect ,自己只挥出了一拳,战斗已经结束了。

问题是,自己还没出全力啊,只是试探性的一击,竟然会出现这种结果。

糟糕,对方该不会是来碰瓷的吧?

老大刚刚把我们带到Heaven Realm ,我失手打死了Heaven Realm 的人,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怎么办?”

辰爷头大如斗,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情,有点not knowing what to do 。

就在此时,纳兰螯桂突然开口了。

“这位勇士,刚才这一局算我们大意了,我们重新打一局,可好?”

纳兰螯桂cautiously 的问道。

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提议很过分,但是没有办法,为了能够顺利的逼出Clear Sky City 主,脸面什么的都无所谓了。

刚才确实是梁永富自己大意了,在开战之前竟然不知道撑起魔法护盾。

身为magician ,身体的孱弱程度与ordinary person 无异,如果没有魔法护盾防护的情况下,随便一根箭矢都能要了他们的命。

辰爷didn’t expect 还有这种好事,他正愁着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解决呢,对方竟然如此善解人意。

“好呀好呀!”

辰爷从善如流,使劲nodded 。

纳兰螯桂didn’t expect 对方如此好说话,紧张的面色当即一缓,然后对着身边一位年轻magician nodded 。

那位年轻magician 当即出列,刚刚迈出一步,便撑起了一道golden-bright and dazzling 的魔法护盾。

似乎觉得不够稳健,此人再次抬手,又在魔法护盾的外面增加了一层魔法护盾。

想了想觉得还不Grand Guardian 险,于是一口气在身前布下了五道魔法护盾,最终才算是满意的nodded 。

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由得为之愕然。

好吧,这位小老弟已经被刚才的战斗吓破胆了。

“你好,我叫吴文斌,七Rank 11 magician 。”

按照Heaven Realm 的习俗,吴文斌先来了一个自我介绍。

吴文斌比之前被干掉的梁永富只高了First Rank ,但是稳健程度强大了数百倍。

除了之前象征性的往前迈了一步之外,之后便再也没有移动。

因为他知道,自己每上前一步,与对面的warrior 之间就会接近一分,自己要面对的危机就可能成倍的增加。

辰爷gently nodded ,终于礼貌性的回应道:“你好,我是辰西,大家都习惯称呼我为辰爷,五十sixth rank warrior 。”

互相通报完成,战斗开始。

也就in this brief moment ,吴文斌脚下rays of light 一闪,整个人便是瞬间爆射到了空中,施展魔法遁术瞬间远去。

辰爷:“???”

直到飞上高空,吴文斌才sighed in relief ,said with a big smile :“双方切磋,本来就应该扬长避短,Flight Technique 是magician 的优势,我肯定会将其发挥到极致。”

话音未落,吴文斌手中的azure 魔法杖闪耀起阵阵rays of light ,有道道凌厉的风刃在魔法杖周边出现。

“禁忌·罡风凌天!”

吴文斌高呼一声,准备以最强的Wind Element 魔法干掉对手。

地面上,辰爷面色变得冷峻下来。

特么的,这里的magician 有点不讲武德啊。

飞那么高,打你motherfucker 啊!

辰爷有些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他是warrior ,以他现在的实力,跳起那么高的距离完全没有问题。

但是,对方是会飞的,如果自己跳起来之后,对方移动了位置,那么在空中的自己就成了活靶子。

关键是,空中无处借力,只能被动挨打,连闪避都做不到。

“既然你先shameless ,那就不要怪我了!”

辰爷coldly snorted ,手上的storage ring rays of light 一闪,一杆黑漆漆的lance 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既然我上不去,那就把你打下来!

辰爷right hand 死死的握住black lance ,整个手臂燃烧起了golden 的烈焰,那是滚烫的气血在燃烧。

“weng! ”

辰爷振臂一掷,手中的black lance 顿时爆射而出。

lance 之上渲染这一层淡淡的golden ,使得lance 变得no stronghold one cannot overcome ,攻击速度和攻击凌厉程度都有了极大的增幅。

随着一阵刺耳的音爆声响起,black lance 瞬间划破长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fiercely 的刺向了吴文斌。

“clang! ”

声震如雷,sparks flying in all directions 。

black 的lance 精准的strikes 在了吴文斌的魔法护盾之上。

不得不说,对方的魔法护盾十分强悍,如此凌厉的攻击,竟然没能将其穿透,只是带起了一连串的fire star 。

虽然这一击没能伤到对方,却是成功打断了对方的施法。

吴文斌咳嗽两声,面色被憋的涨红。

这是施法被打断所产生的backlash 。

好在他的身体没有遭到重创,所以backlash 效果较轻,只是咳嗽两声就完事了。

“可恶!”

吴文斌心中怒骂一声,气的浑身发抖。

粗鄙的warrior ,竟然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攻击自己。

幸好自己提前布下了魔法护盾,否则刚才那一击肯定会重创自己。

就在吴文斌想入非非之时,又是一阵凌厉的air-splitting sound 起。

对方的攻击又来了!

吴文斌忍不住的眼皮子狂跳,身形一个闪烁,便施展魔法遁术飞遁到三十米之外,with no difficulty 的躲过了对方的攻击。

this time ,吴文斌有了准备,对方想要再次击中他,估计有点困难了。

city wall 之上,苏彩奈、贝爷、德爷、古特and the others 正在默默观望。

说实话,战斗的进度有一点快。

尤其是First Stage 战斗,战斗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但是战斗到了第二场,结果与First Stage 相反,竟然变成了拉锯战。

一个人在天上飞,一个人在地上跑,双方互相进行攻击,打的有来有往。

天上的人defensive power 全凭魔法护盾,地上的人defensive power 则是依靠自己golden-bright and dazzling 的fleshy body 。

双方谁也打不动谁,一直在消耗着。

battle method 也很简单,一个从天上往下抛魔法,一个从地上往上投lance 。

说实话,有点无聊,看的大家都快想睡觉了。

不过,这场战斗的结局已经是显而易见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天上的那位magician 会获胜。

因为,地上的家伙不停的投掷lance ,但是lance 数量毕竟有限,总有用完的时候。

到了那个时候,就是天上的magician 获胜之时。

“要不要去帮他一下?”

city wall 之上,贝爷目光凝重的望着战场方向,对着众人小声问道。

在他看来,辰爷落败只是时间问题,在无法靠近magician 的情况下,身为warrior 的他,其实已经败了。

等到lance 用完的那一刻,就是被动挨打的时候到来。

德爷一副不用担心的表情,对着众人劝慰道:“放心吧,那家伙觉醒了Ancient Desolate Saint Physique ,身体硬的很,即便是打不过对方,对方也打不死他。”

古特默默nodded ,表示认可德爷的说法。

Ancient Desolate Saint Physique 号称近战第一,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是其最重要的一项特性。

以七Rank 11 magician 的实力,绝对攻不破辰爷的Ancient Desolate Saint Physique 。

只不过看起来可能有点狼狈罢了。

贝爷却是目光闪烁,一直盯着那两个年纪稍大的magician 。

正是纳兰螯桂和谭建元。

两人都是97 阶左右的magician ,攻击力和defensive power 都十分强横。

如果他们突然出手,是有机会杀死辰爷的。

但是,至今为止,贝爷都没看懂对方的来意。

他们来此究竟想干什么?

难道真的是只想切磋?

有毛病吧!

贝爷说道:“不可大意,那两个hair grey-white 的老者,身上的魔法波动十分之强,至少也是九十五阶以上的magician ,如果他们全力出手,辰爷估计很难与之抗衡。”

听到此语,众人不由得面色startled 。

那该怎么办?

难道要过去喊暂停?

要知道,刚才对方刚刚有一人战死啊,辰爷怎么能这么容易脱身?

就在此时,一道凌厉的sword qi 突然冲霄而起。

苏彩奈脚踏sword light ,身形宛如霓虹moved towards 战场疾驰而去。

“废话that many 干什么,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不管对方来意如何,直接驱逐就可以了!”

苏彩奈似乎要急着回去cultivation ,在这里耽误了这么多时间,她有些不高兴了。

如果辰爷像刚才那样以thunderous method 轰杀对方,苏彩奈也就耐着性子看一会儿了。

但是didn’t expect ,战斗竟然转变成了拉锯战,谁有功夫陪你们在这里过家家?

“斩!”

一阵清冷的嗓音响起,苏彩奈手中剑light flashed ,凛冽万端的sword qi 犹如一道silver 的unrolled bolt of white silk ,fiercely 的劈斩在吴文斌的魔法护盾之上。

突如其来的sword light 令所有人startled ,尤其是战斗中的吴文斌更是被吓了一跳,当即施展魔法遁术moved towards 远处飞遁。

但是,sword light 实在是太快了,他根本来不及闪避。

“bang! ”

“bang! ”

“bang! ”

魔法护盾接连被刺爆,5th layer 魔法护盾很快便被sword light 劈斩开来。

看似强大的魔法护盾,却是根本挡不住苏彩奈的强大攻击。

“Pu chi! ”

一阵long sword 入肉的声音响起,凌厉的sword light 在破开了5th layer 魔法护盾之后,精准的strikes 在了吴文斌的身上。

刹那间,blood splashed ,吴文斌的整条手臂连同半个肩膀被凌厉的sword qi 整齐的切下。

被切下的手臂之中,手掌还紧紧的握着魔法杖,此时随着手臂moved towards 地面无力的摔落下去。

“Ah!”

惨叫声响起,吴文斌的身形从天而降,重重的moved towards 地面摔落下去。

看到这一幕,地面上的众多magician 不由得face changed 。

Clear Sky City 这是要干什么?

两个人的切磋比赛,为什么会有第三者插入?

“这位勇士,你想干什么?”

谭建元上前一步,厉声shouted !

苏彩奈目光凌厉,眼眸深处有sword light 在闪耀。

她没有回答谭建元的问题,回答对方的是一道golden-bright and dazzling 的sword qi 。

“什么狗屁切磋,谁给你的胆子!”

苏彩奈tenderly shouted ,浑身上下sword qi 缭绕,宛如刺猬一般,凌厉的sword light 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疯狂激射。

看到这一幕,所有的magician 全都被吓得ashen-faced 。

此时根本来不及争辩,每个人浑身rays of light 闪耀,one after another 魔法护盾出现在了众人的身前。

不过,鉴于刚才吴文斌遭受重创时的惨状,众人心里明白,一般的魔法护盾可能根本挡不住对方的sword light 。

所以,对方的sword light 还是能避就避。

“bang! ”

也就是at this time ,刚才被斩断了手臂的吴文斌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旁边一起掉落的是他的断臂和魔法杖。

原本他的队友想要接住他的,但是没有想到,苏彩奈接下来的攻击打断了他们的举动。

于是,在遭到重创之后,吴文斌的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此时是伤上加伤,鲜血很快便把地面染的通红。

苏彩奈浑身sword qi 缭绕,手中three feet azure edge 不断挥舞,sword qi 接连不断的斩出,把众多magician 的silhouette 淹没。

“既然如此,那你就不要怪本座bullied the weak 了!”

纳兰螯桂众人忍不住了,他浑身魔力暴涨,准备对这个不知道the immensity of heaven and earth 的家伙发动攻击,好好教训她一顿。

然而,就在纳兰螯桂浑身魔力暴涨的瞬间,Clear Sky City 方向,一股又一股强大的气息崛起,瞬间便是将他的气息压制。

其中有道气息强横的terrifying ,宛如神山降临,把所有人压的喘不过气来。

感受到这股恐怖的气息,纳兰螯桂不由得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这是,Clear Sky City 主的气息?”

“他不是重伤垂死了吗?怎么会如此terrifying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