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Simulation Age Chapter 236

  第236章 灭世的预言

  从Heavenly God Palace 出来之后,Lin Qiye 并没有着急回去塔塔村。

  白胡子老者的威胁,让他生出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他必须要想办法在短期内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实力,甚至是需要晋升到Heavenly Immortal Realm ,才有可能抵挡得了白胡子老者那等存在。

  “我们这是去哪里啊?”

  万梦跟着Lin Qiye 一路瞬移,发现去往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不禁很是疑惑。

  “先去Dashang Country Imperial Capital ,我得为将来多做些准备才行。”

  Lin Qiye 回了一句,脚下的步伐却是一点没停。

  他现在提升实力最需要的就是两个东西,一个是cultivation 资源,一个是法则感悟。

  法则感悟方面,有万梦在,很轻易就能弥补。

  但cultivation 资源方面,仅仅是依靠塔塔村种的那点high grade spirit medicine ,几乎是an utterly inadequate measure 。

  不过this world vast territory and abundant resources ,虽然比不得主world 的那般富有,却也怎么都足够把他堆到Heavenly Immortal Realm 去。

  “你是想去找Dashang Country 国君,跟他商量cultivation 资源的事情?”

  万梦在听到Lin Qiye 回答的时候,立刻就有了猜测。

  Lin Qiye 看了万梦一眼,smiled and said :

  “没看出来你这little girl 还挺聪明的嘛。”

  见Lin Qiye 默认自己的猜测,万梦很是得意。

  ”hmph 哼,那是当然!”

  她在塔塔村的时候,就看到Lin Qiye 做的诸多准备。

  加上这段时间跟着他,无时无刻不都在看着他为资源的事情奔波,自然很轻易就能猜到他去找Dashang Country 君的意图。

  “世俗界的那些家伙,现在应该都以为你是Heavenly God Palace 的人,只要伱命令他们将资源交出来,那些家伙一定不敢不遵从的!when the time comes 你直接将Four Great Empires 全部敲诈一遍,如果收集的资源足够,我一举助你breakthrough 到Heavenly Immortal Realm 都不是impossible !”

  万梦拍着胸脯,solemnly vowed 。

  在她看来,Lin Qiye 的决定是没错的,虽然不太道德,但怎么说也是一种有效保全自己的手段。

  然而,面对万梦的进一步猜测,Lin Qiye 却是一脸blushed with shame 。

  “你this girl ,脑子一天都装的都是什么东西?”

  “我要是用Heavenly God Palace 的身份去敲诈他们,那不是在courting death 吗?”

  前一刻还在被夸赞,下一秒就被数落脑子笨。

  万梦当即就来了脾气。

  “怎么会是courting death ?你根本不知道Heavenly God Palace 在世俗界的威慑力!我以前虽然没有来过世俗界,但是我可是透过水月镜,看到过很多Heavenly God Palace 的Uncle elder sister 们在世俗界showed great divine might ,他们每次出面,那些家伙都乖得跟个小猫一样,就连那些什么皇帝,都根本不敢违抗!”

  看着clear and logical 的万梦,Lin Qiye 失笑摇头。

  “丫头,你想得太简单了。现在我跟Heavenly God Palace 之间的关系本就很微妙,虽然说是给了我自由,但肯定还是处在被监视的状态。”

  “只要我敢用Heavenly God Palace 的身份去活动,你believing or not ,马上就会有人找上门来?”

  这话一出,万梦顿时哑口无言。

  的确,Heavenly God Palace 素来不插手世俗界的事情,即便是王朝更替,world 大乱,他们都从未参与过其中争斗。

  只有在出现有人冒充Heavenly God Palace 活动时,他们才会派出监察者进行处理。

  而且现在Lin Qiye 与Heavenly God Palace 之间的关系,确实不是那么友好,真要去冒充了,搞不好就得把那四十二位Palace Lord 都惹出来。

  “那你打算怎么办?总impossible 去求他们吧?”

  不能动用Heavenly God Palace 的名头,万梦一时间还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

  毕竟Four Great Empires 虽然比之Heavenly God Palace 差了千百倍,但终究是世俗界的王者。

  Lin Qiye 若是挑明他与Heavenly God Palace 没关系,那他或许能凭着以前打下的名头与四Great Emperor 王进行对话,可想要让他们付出什么,那是绝对impossible 的事情。

  “求他们?”

  Lin Qiye 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

  “我为什么要求他们?该用求这个字的,不应该是他们才对吗?”

  听着this remark ,万梦先是一愣,随即脸上便忍不住露出look of shock 。

  “你是想让他们求你?这impossible !这怎么可能?”

  开玩笑,你去找人要东西,还要别人求着送你?

  这是什么Divine Immortal 操作?

  “可impossible ,等会儿你看了不就知道了。”

  Lin Qiye 笑笑,并没有继续解释。

  万梦毕竟是才刚来世俗界,对于世俗界的很多认知,还是和常人有着很大的差距。

  就拿邪魔来说,她虽然怕邪魔,却从来没有真正感受过邪魔的恐怖。

  就连上次Lin Qiye 与邪魔对战,她所见的,都是邪魔被单方面碾压。

  因此,心底对邪魔的惧意非但没有增加,反而还衰减了不少。

  Lin Qiye 的打算其实很简单,那便是借用这次帮助旭国大胜邪魔的事件,来与其他三Great Empire 的国主进行蹉商交易。

  他承诺保护Four Great Empires 的根基,同时也需要Four Great Empires 付出足够的酬劳。

  至于说这笔交易,Four Great Empires 会不会答应,Lin Qiye 丝毫will not 怀疑。

  答案必然是肯定的。

  如今魔巢在Four Great Empires 开始逐渐涌现出来。

  各国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邪魔的冲击。

  其中损失最为惨重的莫过于旭国,才几天的时间就差点被邪魔攻到王都。

  如此大的事件,很快就引起整个世俗界的震动。

  相应的,对于解决那次危机的Lin Qiye ,各国高层都深深的为此所震撼。

  在这样的局势下,Lin Qiye 再出面提出以财物换平安的交易,绝对不会有被拒绝的可能。

  唯一的问题就是,各国到底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Dashang Country Imperial Capital ,imperial city 议事殿。

  上百位帝国高层人员齐聚一堂,正激烈的议论着。

  “那婴圣庙主基本已经能够确认是Heavenly God Palace 的人了,旭国那么多人目睹他被Heavenly God Palace 的使者带走,肯定是除魔有功,回去接受嘉奖了!”

  “没错,看来这次Heavenly God Palace 应该也准备出世对抗邪魔,灭世预言可解啊!”

  “就算Heavenly God Palace 出面又能怎样?他们这么多年来可理会过世俗界的死活?王朝更替百代,从最早的一千多王国,最终厮杀到只剩下我们Four Great Empires ,他们可曾有一次出面干预?这次就算是他们出世,那也只是为了保全他们自己而已,我等的死活,岂不还是得听天由命?”

  “你别那么悲观好不好,既然Heavenly God Palace 都出面了,那邪魔又还能有什么威胁?等他们expert 尽出,屠杀那群邪魔,还不是砍瓜切菜?”

  “我不那么认为,既然这次灭世预言连Heavenly God Palace 都坐不住,那说明这次危机,恐怕真的对得起‘灭世’二字!”

  ……

  great hall 内吵成一团,有认为邪魔在Heavenly God Palace 面前不足为道的,也有认为邪魔比他们的想象更加terrifying 的。

  “肃静!”

  正当众人吵得不可开交时,great hall 主位方向顿时就传来一声严厉的呵斥声。

  群臣噤声,全都转头望去。

  “在Your Majesty 面前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一名立在主位旁的middle-aged man 面容严肃,明显带有不快之意。

  看到他动怒,群臣不敢有一人出声皆是cautiously 的等候着君主发话。

  主位上,一名身材高大,体型健硕,坐着都比殿内大臣们高上不少的雄壮男子,缓缓站了起来。

  此人便是Dashang Country 国君,呼延蒙。

  “didn’t expect 我Dashang Country 的顶梁柱里,竟会有这么多白痴。”

  呼延蒙脸上有着一丝怒意,也有着一丝遗憾。

  群臣惶恐,全都当场跪伏。

  以往他们这位君主,露出这般姿态的时候,那就说明有人要倒霉了。

  不过这次却是有些特殊。

  呼延蒙也想好好肃清一下高层人员里的蛀虫,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并非是在顾虑大臣职权之类的问题。

  他和旭国empress 不同,整个Dashang Country 完全处在他的掌控之下。

  臣子们,不过是服务于他的工具,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替换。

  只是现在邪魔的威胁太过严重,他根本没有心思去处理那些大臣。

  “Your Majesty ,他们不过是a frog in well 罢了,不清楚那些邪魔的厉害,倒也不能全怪他们。”

  站在呼延蒙身旁的middle-aged man 出面替大臣们说话。

  呼延蒙看了他一眼,面色毫无波澜,只是沉闷的snorted ,moved towards 殿内群臣道:

  “你们这帮家伙就是生活过得太安逸了,或许真该送你们去前线,看看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邪魔!”

  群臣方才的议论,他听到真切,其中很多人都绝对邪魔在Heavenly God Palace 面前不足为道。

  但呼延蒙却不同。

  他好歹是个Heavenly Immortal Realm powerhouse ,活了近万年,对Heavenly God Palace 的了解,远非这些只知道拍flattery 的俗人可比。

  可即便他知道Heavenly God Palace 有多么强大,也不认为Heavenly God Palace 就能碾压邪魔大军。

  因为,此前他可是亲自去前线与邪魔大军交过手。

  与他对战的不过是个Earth Immortal Realm 的邪魔,但正面交锋之下,他居然没能占到什么便宜。

  甚至那Earth Immortal Realm 邪魔靠着麾下大军的辅助攻击,俨然有种跟他不相上下的趋势。

  以Earth Immortal 实力对抗Heavenly Immortal ,这在以前,那是谁也不敢想的事情。

  偏偏还就被邪魔给做到了。

  当然,这些都并非是呼延蒙对邪魔感到畏惧的原因。

  真正让他所畏惧的,是一个意外获得的情报。

  邪魔在与他对阵时,无意间透露了他们一族的部分底蕴。

  像是有Earth Immortal Realm 邪魔坐镇的魔巢,在整个邪魔一族当中,不过只能算中等魔巢。

  而且邪魔一族的魔巢似乎不在少数,整个世俗界的各处,都可能潜藏着魔巢。

  他们准备了无尽岁月,为的并不只是单单占领世俗界那么简单。

  潜藏在Secret Realm 里的Heavenly God Palace ,似乎才是他们真正的目标。

  until now ,呼延蒙都将Heavenly God Palace 视为Holy Land ,是Supreme Existence 。

  可与邪魔打过交道之后,他才知道自己的眼界太过狭隘。

  那邪魔一族既然能蛰伏十万年,就说明他们不是没有耐心的家伙。

  如今这个时候出世,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们认为时机成熟,有绝对的把握将Heavenly God Palace 拿下!

  面对这样的一个族群,他们世俗界拿什么去抵抗?

  呼延蒙心中百感交集,自己耗费漫长岁月打下来的江山,难道要就此消亡了吗。

  “哟,挺热闹的嘛。”

  就在殿inner Qi 氛变得严肃起来的时候,一道轻松随意的声音便突然打破了这份沉默。

  “who ?!”

  立于呼延蒙身旁的middle-aged man 大惊,当即展开立场,将整个great hall 笼罩。

  “别紧张,我没有恶意。”

  声音从群臣身后再次响起。

  众人顿时循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一眼便看到一名white clothed youth 缓缓moved towards great hall 前方走来。

  来人正是Lin Qiye 。

  面对气息全无的Lin Qiye ,呼延蒙身旁的middle-aged man 心中惊骇。

  “我居然感应不到他的气息!”

  他的cultivation base 在Earth Immortal Realm Peak ,对方的realm 他都无法看透,岂不是说,来人是一个Heavenly Immortal Realm powerhouse ?

  呼延蒙立于great hall 主位,凝视着Lin Qiye ,眼中同样难言震惊。

  因为,就连他也没办法看出Lin Qiye 到底是什么realm 。

  通常来说,出现这样的情况,一般有两种可能。

  一是对方的cultivation base 远远高于自己,因此能强行屏蔽探查。

  二是对方有某种能隐匿气息的厉害treasure ,只要实力相差不是太大,同样无法进行甄别。

  呼延蒙和他身旁的那名middle-aged man ,之所以为Lin Qiye 的出现而感到震惊。

  便是因为,他们两人都没有发现Lin Qiye 是什么时候到场的。

  这几乎直接表明了,来人的实力绝对不在他们之下。

  “不知阁下是?”

  呼延蒙moved towards Lin Qiye cupped the hands 。

  既然对方道明没有恶意,他自然也不想轻易跟一个超级powerhouse 交恶。

  “在下Lin Qiye ,当然,你们要是高兴的话,也可以叫我婴圣庙主。”

  Lin Qiye slightly smiled ,neither fast nor slow 的道。

  “什么!他就是婴圣庙主?”

  婴圣庙主的名号一出,殿内瞬间哗然。

  一众大臣全都惊得张大着嘴,就连主位上的呼延蒙都忍不住pupils shrank 。

  现如今,Four Great Empires 的所有高层中,就没有一个不知Dao Infant 圣庙主大名的。

  那个一举歼灭中等魔巢,孤身一人便灭杀了上百尊Immortal Realm 邪魔的超level existence ,早就成为了众人所敬仰的对象。

  “你说你是婴圣庙主你就是吗?据我所知,他现在应该在Heavenly God Palace 才对吧。”

  呼延蒙身旁的middle-aged man 踏前一步,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怀疑。

  婴圣庙主名头极大,但真正见过他的人,却基本局限在塔塔村那边。

  有这么大的名声在外,有人冒充他,去骗取好处,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hehe ,Heavenly God Palace 那帮家伙我不喜欢,不乐意在那边待了,怎么,这有什么问题吗?”

  Lin Qiye 风轻云淡的说着,好像simply 没有把Heavenly God Palace 放在眼里。

  这般姿态顿时就将在场众人都给惊呆了。

  不喜欢Heavenly God Palace 那帮家伙?

  不乐意在那边待了?

  乖乖!现在这世上还有这种ruthless 吗?

  如果说冒充Lin Qiye ,还有人敢犯险,那诋毁Heavenly God Palace ,可就是百年都rarely seen 了。

  尤其是实力强大的cultivator ,越是活得久,就越是知道Heavenly God Palace 的terrifying 。

  Lin Qiye 显然至少也是一个Immortal Realm expert ,他既然敢这般说Heavenly God Palace 。

  要么就是有足够的实力,敢无视Heavenly God Palace 的威胁,要么就是脑残,纯纯的courting death 。

  答案在众人心中其实已有定论。

  Lin Qiye 能被Heavenly God Palace 的人召去,然后还平安无事的出来,所以明显impossible 会是后者。

  “没,没问题。不知Little Friend Lin 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最先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还是呼延蒙,他立刻掐断先前的质疑,问起了Lin Qiye 的目的。

  Lin Qiye 也没有在那个问题上纠缠,smiled and said :

  “frankly ,我这次来,是想要和呼延国主您,做一笔交易……”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