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Simulation Age Chapter 246

  詹大人moved towards 想要过来救下自己的驰援者shouted 。

  “老詹……”

  “走!”

  詹大人再次发出怒喝,同时引动体内仅存的能量,已然是要打算self-destruct 。

  驰援者被吓了一跳。

  他不敢犹豫,立刻转身就退到撤离的队伍当中。

  “快,往那边走,我们会施法护住你们!”

  Heavenly Immortal Realm powerhouse 的self-destruct ,几乎有着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的威势。

  纵使詹大人的力量已经存留无几,却也不是Heavenly Immortal Realm 之下的cultivator 能挡住的。

  十几位Palace Lord 纷纷took out 法宝,将余下几十人护在中央。

  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詹大人所在位置,已经散发出极其狂暴且混乱的能量波动。

  眨眼之间,能量瞬间引爆。

  以詹大人为中心,先是一股强大的吞吸之力骤然出现。

  接着,就是一股更加强大的爆炸波流喷射而出。

  处在爆炸中心的九头邪魔,因为身躯太大,根本来不及躲避。

  耀眼的white light 将一切都给吞没。

  爆炸中心极速辐散。

  十里……

  百里……

  范围被压缩在百里之内,爆炸的威能却恐怖到极致。

  数十头邪魔被爆炸所波及,其中大多都是Human Immortal Realm 邪魔。

  当场就被炸得尸骨全无。

  Earth Immortal Realm 邪魔也有数头,虽然还存有一丝生机,却也几乎失去了combat capability 。

  而位于爆炸中心处的that 九头邪魔,此刻混身血肉崩离,内部骨架暴露在外,九颗脑袋也被炸得残破。

  “该死的爬虫!居然敢伤我!居然敢伤我!”

  他的气息混乱无比,残破的喉咙里发出凄厉的嘶吼。

  远处躲避爆炸的一众Heavenly God Palace 成员,尽皆惊骇地望着眼前的景象。

  Heavenly Immortal powerhouse 的self-destruct ,即便是在Heavenly God Palace 内,除了那三位上神之外,几乎都没人见过。

  众人为詹大人的self-destruct 心痛惋惜之时,对于那硬抗Heavenly Immortal powerhouse self-destruct ,却还活着的九头邪魔。

  恐惧之意近乎攀升到极致。

  “赢不了的……根本赢不了的……”

  有人心中已经开始绝望。

  他们就算现在逃离了这里,可未来终归会再次面对。

  到那时,失去前辈们的庇护,他们又拿什么去与邪魔对抗呢?

  “走!不能浪费詹Palace Lord 用性命争取来的机会!”

  带队逃离的十几个Palace Lord 心中亦是surprised and angry 交加。

  但他们知道,眼下留下也没有任何意义。

  只有先逃出去,将来才有为今天的牺牲者报仇的机会。

  詹大人的self-destruct ,炸出一片真空地带。

  逃生的队伍得到机会,终于breakthrough 内部封锁,来到最薄弱的外围。

  虽然这里依旧有许多Human Immortal Realm 邪魔,但在十几个Palace Lord 的冲杀下,Human Immortal Realm simply 不足产生任何威胁。

  entire group 一路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很快就彻底冲出邪魔的包围。

  看到逃生队伍得以脱困,内圈的洪Palace Lord and the others ,皆是露出欣慰之色。再次looked towards 一众邪魔的时候,眼神不禁变得凌厉起来。

  “杂碎们,去死吧!”

  自知无法脱困,众多留下牵制的cultivator ,皆燃烧命元,爆发出生命中最后的光彩。

  狂暴的能量此起彼伏,仿若带着光明花朵在黑暗中绽放。

  有人受困不敌,快要被侵染之时,立刻便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选择self-destruct 。

  有人重伤失去battle strength ,也同样以self-destruct 的方式,来展现最后的价值。

  这一天。

  西Southern Continent heaven falls and earth rends 。

  the entire world 都感受到了那场大战的恐怖威势。

  Heaven and Earth 悲泣,风云变色。

  大地在震颤,江河在倒流。

  所有人都知道,在西南的某处,定然发生了一场关乎the entire world 存亡的大战。

  未知的天际线。

  一群have endured the hardships of a long journey 的Immortal Realm powerhouse 立在高空,望着Southwest 那片耀目的rays of light ,尽皆神色沉痛。

  “连洪Palace Lord 也……”

  那片rays of light 前所未见的绚烂,即便相隔万里,也能清晰感受到源自rays of light 处的恐怖。

  所有人都知道,那是洪Palace Lord 的self-destruct 。

  只有他,那个second only to 三great hall 主的存在,才可能爆发出那般恐怖的能量。

  “那些邪魔都死了?”

  有人心怀侥幸的问道。

  “邪魔的力量远不止此,他们背后的王还未现身,这里的家伙就算是都死了,未来等待我们的,也将会是更加惨烈的大战。”

  幸存下来的Palace Lord 们,个个心情沉重无比。

  有人茫然的发问: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虽然众人暂且得以逃生,可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却没有任何人有头绪。

  三位上神如今whereabouts unknown ,邪魔一方却还有更强的力量没有出动,他们又要靠什么去与邪魔对抗呢?

  众人陷入沉默。

  良久,才有一名Palace Lord 缓缓站了出来。

  “或许,我们还有机会……”

  说话的是一名背负巨锤的中年壮汉。

  他是Heavenly God Palace 仅存的一名Heavenly Immortal Realm Peak powerhouse 。

  “还有机会?”

  所有幸存者都间目光转到他的身上。

  巨锤壮汉神色肃然地nodded 。

  “各位不要忘了,预言之人已经出现,他或许就是咱们最后的希望。”

  听到这话,不少人顿时陷入沉默。

  他们并非是将Lin Qiye 的事情忘了。

  此前Lin Qiye 受到三位上神的召见,随后三位上神就闭关不出。

  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只是,要说Lin Qiye 能带领他们化解邪魔的危机,在场所有人,几乎没有一个相信。

  “魏Palace Lord ,咱们虽然境况窘迫,但还不至于去寻求一个Human Immortal Realm 的little fellow 庇护吧?”

  一名Heavenly Immortal Realm 后期的Palace Lord 站出来说道。

  不少人纷纷nodded 。

  他们都知道Lin Qiye 的cultivation base 仅有Human Immortal Realm 。

  “我所说的可不是寻求他的庇护。你们难道忘了,三位上神曾跟我们说过的,关于预言第六支节的事情。”

  提及预言分支,十几位Palace Lord 顿时神色一滞。

  作为Heavenly God Palace Palace Lord ,他们频繁接触三位来自十万年前的上神,对语言的了解,自然远非其他人可比。

  “预言第六支节……解药将治愈this world ……”

  有人低声呢喃着,很快便有更多的人的反应过来。

  “你的意思是……我明白了!原来绝望中的希望就是指这件事,hahahahaha !咱们有救了!”

  关于‘解药’两个字的含义,在场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十几位Palace Lord 却是非常清楚。

  “魏Palace Lord ,既然我们可能已经处在预言的第六支节,那现在我们是不是先躲起来,等待预言应验?”

  “不,现在三位上神whereabouts unknown ,我们必须得在上神归来之前,确保解药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巨锤壮汉的话让在场众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要去保护那婴圣庙主?”

  “不错,我们现在必须得这么做。”

  Lin Qiye 的cultivation base 仅有Human Immortal Realm ,面对强大的邪魔大军,绝对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巨锤壮汉这时候提到他,确实不是想寻得庇护,而是想要护住‘解药’,等待真正的救星。

  不少人陷入迟疑。

  Lin Qiye 被邪魔盯上的事情,早就被Heavenly God Palace 的人知晓。

  现在邪魔已经准备妥当,开始全面入侵。

  邪魔一族的最great enemy Heavenly God Palace 已经濒临瓦解,那么接下来,邪Demon General 要对付的人,便一定是作为‘解药’的Lin Qiye 。

  他们这时候前去Lin Qiye 那边,必将与邪魔正面对抗。

  好不容易逃得一命,又有谁会愿意再去送死呢。

  “我说你们一个个娘们唧唧的干什么呢?走吧,要是那婴圣庙主在上神们归来之前死掉,咱们可就一个都别想活!”

  “对!这已经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拼了!只希望上神们早些出现吧!”

  出于对预言的了解,十几位Palace Lord 咬咬牙,最终集体决定前往塔塔村,保护Lin Qiye 。

  其余的Heavenly God Palace 成员虽不清楚第六支节预言的细节。

  但看到一众Palace Lord 都做出这个决定,他们也只能brace oneself 一起前往。

  在Heavenly God Palace 一众幸存者前往塔塔村的时候,处在昏迷状态的赵妍,也终于苏醒过来。

  Lin Qiye 居所。

  万梦守在赵妍的床边,听她呓语了许久,刚一看到她转醒,就连忙将Lin Qiye 叫了过来。

  “身体上伤势已经完全稳定下来,接下来修养一段时间便可恢复了。”

  Lin Qiye 诊断之后,万梦轻轻的put out a breath 来。

  她看着还有些恍惚的赵妍,很是担心的握着她的手掌。

  Lin Qiye 心底沉重无比。

  他本想在赵妍苏醒后,问问她关于Heavenly God Palace 的情况。

  可赵妍的灵魂受损,似乎对她产生了很大影响。

  那种木讷的状态下,要是贸然提及Heavenly God Palace ,怕是会直接引得她精神崩溃。

  “主人,Elder Sister Yan 这样要多久才能恢复啊?”

  万梦看着Lin Qiye ,有些担忧的问道。

  她虽然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但对于灵魂上的问题,却也有些无奈。

  Lin Qiye shook the head 。

  “只能听天由命了。我再尽可能替她调和一下体内能量,至于灵魂上的伤势,就看她自己能不能修复了。”

  修复灵魂通常有two way 。

  一种是自我愈全,这个过程可能很快,也可能很漫长,还有可能永远都无法自愈。

  一切全凭个人的状况来看。

  另一种方式便是通过治愈灵魂的treasure 来进行修补。

  那种东西珍贵无比,即便Lin Qiye 得到Four Great Empires 宝库内那么多资源,也没有找到一件。

  而且就算是有了,他肯定也是immediately 留给祝玉衡。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Lin Qiye 替赵妍梳理了体内能量,让她就算doesn’t cultivate ,也能让能量在体内完美循环,达到逐步修复自身的状态。

  做完这一切,Lin Qiye 这才moved towards 万梦道:

  “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准备一下吧,立刻为我剔除仙骨。”

  ”en. ”

  万梦重重地nodded 。

  对于眼下局势,两人都非常清楚。

  Heavenly God Palace 作为this world 的最强的防线,如今可能已经崩解。

  接下来他们将要面对的,那可就是最强的邪魔Legion 。

  没了Heavenly God Palace 的阻碍,邪魔大军想要横扫世俗界,几乎是as easy as blowing off dust 。

  “只希望Heavenly God Palace 那边能撑得就一些吧……”

  Lin Qiye 看了一眼再次陷入沉睡的赵妍,转头便与万梦进入旁边的great hall 。

  “准备好了?”

  万梦神色严肃。

  “来吧。”

  Lin Qiye 盘膝而坐,同样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Divine Item 【万】从Lin Qiye 体内浮现而出,一缕缕purple 光线从花瓣上射出,径直钻入Lin Qiye 的背脊。

  光线入体,Lin Qiye 的表情顿时变得痛苦起来。

  他能感受到,有很多股细小的力量正缠在他那截仙骨上。

  随着渗透进来的光线开始变多,他也逐渐感受到一股,仿佛要将他脊髓都给抽出去的力量。

  “主人,你不要抵抗,不然我可能会伤到你的。”

  “嘶!你丫说得倒是轻巧!”

  Lin Qiye 疼得龇牙咧嘴,他感觉自己的脊柱仿佛要被forcibly 抽离。

  那种痛楚深入每一根神经,令他额头大汗犹如雨点般落下。

  “不行!这截仙骨有些不对劲,它在与我的力量对抗!”

  万梦精神高度集中,几次尝试抽离仙骨都失败之后,这才发现,原来并非是Lin Qiye 在与她对抗,而是那截仙骨本身就极度抗拒着她的力量。

  “你开什么玩笑?我都完全将力量收敛起来了,难到我那仙骨还能生出自己的意识不成?”

  Lin Qiye 疼得脸色都开始发白。

  万梦几次三番的失败,差点没叫他直接骂娘。

  “不对不对,怎么会这样?这仙骨真是主人你自己的吗?”

  万梦再次强行试着进行剥离,可一通操作下来,差点没直接把Lin Qiye 送走。

  Lin Qiye 一翻白眼,几乎要背过气去。

  “我,我不是说过吗,这截仙骨就是我的,是我的!”

  他说话的声音都开始有些颤抖,强行抽离脊柱的痛苦程度远比他想象的更为夸张。

  “可是这怎么可能?这截仙骨蕴含着的力量,居然可以跟我的本体直接对抗!虽然我只拥有Old Master Divine Item 的一部分,但就算是Heavenly Immortal Realm powerhouse ,也impossible 具备跟我本体对抗的力量啊!”

  万梦彻底惊住了。

  当初即便是Heavenly God Palace 那个白胡子old man ,都那她本体没有任何办法。

  可现在,她居然在对付Lin Qiye 这截仙骨的时候受到挫折。

  Lin Qiye 只是一个Human Immortal Realm 的cultivator ,就算innate talent 再强,所拥有实力,也就那般摆在眼前。

  连Heavenly God Palace 那个白胡子old man 都能随意碾压他,他又怎么会具备这么强大的力量?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