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Simulation Age Chapter 247

  “你甚么意思?”

  Lin Qiye 心头没来由的一跳。

  他想到一种可能。

  这截仙骨虽然的确是他曾经孕育出来的,但终究是经过主world 的奖励修改之后,才再次落到自己手中。

  这其中会不会产生什么变化,Lin Qiye 心里也somewhat unsure 。

  “你这截仙骨里面,绝对蕴藏着超越天immortal strength !”

  万梦死死盯着Lin Qiye ,好像要从他脸上瞧出花儿来。

  hearing this ,Lin Qiye 大惊。

  这事自己可一点都不知道。

  他想起被拉入this world 之前主world 的提示。

  那时候主world 说会为他本次行走带来加持。

  只是until now ,那所谓的加持都不怎么明显,他甚至也没怎么感受到,久而久之的,也就逐渐给忘了。

  现在来看,这截仙骨的mutation ,会不会就与主world 的加持有关?

  难道自己会成为预言之人的缘故,就是因为这截仙骨?

  Lin Qiye 思绪飞速转动,却是再也想不到别的可能。

  “你先等等,既然我的仙骨有些特殊,那你说,这会不会就是我们战胜邪魔的关键?”

  万梦愣了一下,旋即猛地一拍手道:

  “对啊,你这截仙骨内的力量绝对超过this world 的任何存在,要是能够为你所用的话,beneath the Supreme ,绝对不会有人是你的对手!”

  说到这里,万梦的眉头却又不禁皱了起来。

  “可是,我刚才试探了那么多次,那股力量似乎被禁锢在你那截仙骨里面,不主动去触碰它的话,根本无法产生任何反应啊。”

  “is it possible that 要等着那些邪魔来找你,然后跟你那截仙骨打一架?”

  万梦半开玩笑的说着。

  “你正经一点行不?现在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候。”

  “她说得没错。”

  Lin Qiye 刚要让万梦想办法替他提取仙骨内的力量,忽然便听到大门处传来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

  “Elder Sister Yan !”

  两人转头looked towards 门口,一眼便看到riddled with scars 的赵妍倚在大门上。

  方才两人太过专注,都没有注意到赵妍的到来。

  “你恢复过来吗?”

  万梦嗖的一下窜到赵妍身旁将她扶住。

  赵妍虚弱地nodded ,随即深深地moved towards Lin Qiye 看了一眼。

  Lin Qiye 站起身来,同样紧紧盯着赵妍。

  “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赵妍倚着万梦,在她的搀扶下,缓缓moved towards Lin Qiye 走去。

  直到来到Lin Qiye 身前,她这才said solemnly :

  “邪魔已经攻入了Heavenly God Palace ,下一步,他们目标就会是你……”

  Lin Qiye 皱眉。

  “我知道,但这和你刚才说的有什么关系吗?”

  赵妍抬起头盯着Lin Qiye 。

  “你现在的cultivation base 依旧只是Human Immortal Realm 吧。”

  “不错,那又怎样。”

  Lin Qiye 依旧皱着眉头。

  赵妍laughed ,笑意中带着一丝嘲意。

  “你不会以为,凭你这点实力,就能与那些邪魔抗衡吧?邪魔的真正力量,可比你当初对付的那些家伙强千倍、万倍!”

  说着赵妍剧烈的咳嗽起来。

  “Elder Sister Yan ,你先休息一下吧。”

  万梦连忙轻抚她的后背。

  赵妍却是摆了摆手,继续道:

  “你所要面对的,将会是堪比Supreme 的超level existence !”

  此言一出,Lin Qiye 当即色变。

  “你都知道些什么?”

  从赵妍话里的意思来看,她所了解的东西,似乎远超他的想象。

  他知道,赵妍现在所说的事情,绝对跟她进来时说的那句话,有着密切关联。

  赵妍再次笑了起来,只是这次的笑容中充满凄然。

  她没有直接回答Lin Qiye 的问题,而是颤抖着声音说道:

  “我们遭到了背叛!”

  “Heavenly God Palace 的人都只是棋子!”

  “是他跨越Highest Venerate Sect 槛的棋子……hahahaha !”

  越说赵妍的情绪就越是激动,最后更是有些癫狂的发笑。

  “Elder Sister Yan ……”

  万梦被她的状态吓到,只以为是她灵魂上的创伤所引起。

  Lin Qiye 却是有些猜到她话里所说的那个人是谁。

  能把Heavenly God Palace 那么多人都当做棋子的,除了那个白胡子old man ,又还有谁能做到呢?

  他一把抓住赵妍手腕,输入一股柔和的immortal strength ,这才让她渐渐安定下来。

  情绪得以平复,赵妍感激地看了Lin Qiye 一眼。

  “抱歉,我有些lost self-control 了。”

  Lin Qiye 没有在意,只是看着她,神情严肃道:

  “我需要知道更详细的情报。”

  赵妍轻轻nodded 。

  “好,我全都告诉你。”

  万梦扶着赵妍坐下。

  Lin Qiye 则在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赵妍诉说。

  “那天与你一别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要不要将预言第六支节的事情告诉你……”

  随着赵妍的讲述,Lin Qiye 对于所有事情的疑问,都逐渐得到了答案。

  原来被称为‘解药’的预言之人,命运真就会如同消耗品一样,在拯救this world 的同时,自己也会消失。

  根据预言的第六支节所说,‘解药’会在一场战役中成为某个powerhouse 的晋升踏板。

  等待那名powerhouse 晋升成为Supreme ,邪魔一族便会在那名Supreme 的威能下再次败退。

  至于解药的下场,预言没有说明,但不用想,基本也能猜得到不会是什么好结局。

  “预言的分支众多,每一个分支都会因你的决定而产生改变。从目前的局势来看,所有的线路都指向预言的第六支节,这已经成为定数,没办法再改变。”

  听着赵妍所说,Lin Qiye 一脸质疑。

  “你们这预言我看simply 不准,哪有预言还兴搞那么多分支出来的?”

  所谓预言,自然是那种板上钉钉的事情,就算是有破解之法,那也impossible 像是this world 的预言一样,出现一大堆分支。

  “这个问题是所有人都曾怀疑过的。不过按照记载所说,你不是this world 的人,身上变数太多,即便是当初那位预言的超level existence ,也只能模糊看到一丝关于你的景象而已。”

  “我们的行为并不会影响到预言的走向,但你的任何举动,都可能对预言的路径产生极大影响。这一点现在已经得到了证实。”

  赵妍缓缓说着,脸上极度认真的神情,让Lin Qiye 也不得不得相信。

  只是关于预言分支里面所说的,他会成为某个powerhouse 晋升的踏板,这一点他怎么也无法接受。

  “好,就当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我只要做出某些新的决策,是不是就可以再次改变预言,走向另外的分支?”

  Lin Qiye 出声问道。

  赵妍却摇摇头。

  “预言虽然分支众多,但每一条分支都有尽头,而且不可逆转。你现在已经走向第六支节,这是一条单向通路,你只能继续往下走下去,不管再做什么,最终实现的都只能预言中所说的那个结局。”

  “什么狗屁预言,我才不信这一套,一个十万年前的人,也妄想决定我的命运?”

  Lin Qiye 低哼一声,眼中unyielding 之意尽显,身上imposing manner 也不自觉的爆发出来。

  赵妍有些愣神。

  她想起之前与Lin Qiye 分别时,他所说的“命运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再看看知晓命运结局后的他,依旧那般坚定自信。

  这不禁让赵妍都产生怀疑,预言难道真的就不能打破吗?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即逝,她的脑海中便不由浮现出one silhouette 将之打破。

  “impossible 的……只要有他在,你是绝对impossible 摆脱这份命运的。”

  提到“他”,Lin Qiye 的脸色也逐渐沉了下来。

  “那个家伙吗……”

  那个所谓的他,自然就是预言中会踏着Lin Qiye 晋升Supreme 的人。

  而this world ,能有那等实力的人只有一个,那便是Heavenly God Palace 的Leader ,那名白胡子old man 。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赵妍有些惊讶。

  Lin Qiye 嗤笑一声。

  “不就是你们Heavenly God Palace 的话事人吗?之前见面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有些不对劲。怎么,现在邪魔都打到他的地盘,他还有心思来管我?”

  听着Lin Qiye 言语中的讥讽之意,赵妍神色暗淡,随即眼中又升起一丝怒火。

  她低着头,紧紧攥起拳头。

  “你恐怕要失望了。他现在simply 不在Heavenly God Palace 。”

  “en? 你什么意思?”

  Lin Qiye 能感觉得出来,赵妍的怒意并非是针对他,反而更像是在Heavenly God Palace 的Leader 身上。

  赵妍的拳头攥得更紧,紧咬的牙关,让脸上的伤势被牵动,开始不断渗出鲜血来。

  她抬起头,眼中夹杂着怒火的泪水,从眼角滑落,饱含悲怒地道:

  “他是个背叛者!背叛了Heavenly God Palace !背叛了我们所有人!”

  “Elder Sister Yan ,你别太激动了。”

  万梦轻抚着赵妍的心口,不断抚慰她激动的情绪。

  Lin Qiye 很是疑惑,那个白胡子old man 究竟做了什么,才让赵妍如此愤恨。

  他出发问。

  “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妍缓缓将情绪平复下来,再次发声时,却叫Lin Qiye 和万梦都当场陷入震惊。

  “他与邪魔勾结,将我们Heavenly God Palace 所有人都出卖了!”

  “什么?”

  Lin Qiye 和万梦同时cried out in surprise 。

  万梦虽然是近几万年才觉醒的Spiritual Consciousness ,但作为Divine Item 部件,本体所经历的一些事,她也依稀知道。

  可以确认的是,白胡子old man 绝对是十万年前Heavenly God Palace 的创始人之一。

  他也的确带领众多powerhouse 击退了邪魔大军。

  这样一个人,说他勾结邪魔,背叛Heavenly God Palace ,是让Lin Qiye 和万梦怎么也didn’t expect 的。

  “你确定吗?你怎么会知道他背叛的?”

  “因为……我亲眼看到他与邪魔在谋划!我这一身伤,就是拜他所赐!”

  短短的一句话,让Lin Qiye 和万梦都陷入无声状态。

  如果说只是看到,还可能有什么误会,那么赵妍身上的伤势,可就是最好的证明。

  作为Heavenly God Palace 的一员,却被Leader 背叛,这样事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绝对是难以接受的事情。

  就好像,你一直尊敬的某位领导,从你追随他开始,他就在告诉你,谁谁谁是你们的敌人。

  可某一天,你却突然发现,那位领导和你认知中的敌人勾结谋划,把你给卖了。

  那种心情,或许也只有真正感受过才能体会到了。

  赵妍神色说不出的落寞。

  她自嘲地道:

  “可笑我们一直敬仰的上神,居然从头到尾都只是将我们当做他晋升的垫脚石。”

  “若不是上次与你一别后,我从藏古堂发现异常,恐怕现在我早已沦为那些腌臜之物了。”

  Lin Qiye 和万梦彼此相视一眼,他们都能感受到赵妍心中那份悲凉。

  “Elder Sister Yan ,这些天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万梦对赵妍很是关切,她很难想象赵妍所经历的一切。

  赵妍抬手,习惯性的摸了摸万梦的脑袋。

  并没有直接回答万梦的问题,而是先解释起了关于Heavenly God Palace 的事情。

  “关于我们Heavenly God Palace 的事,你们其实只是了解一部分。只有成为Palace Lord 之后,才能触及到Heavenly God Palace 真正的秘密。”

  两人静静听着,赵妍继续讲述。

  “漫长岁月下来,我们Heavenly God Palace 总会在世俗界,挑选一些天资出色的人作为种子进行培养。”

  “这个我知道,是为了对抗邪魔,所以才会人在世俗界游历对吧。”

  万梦插话道。

  “是啊,至少曾经我也是那么想的。”

  赵妍又是一阵自嘲。

  “可就在上次与你们分别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什么对抗邪魔,都只是那家伙用来谋求breakthrough 的说辞罢了。”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我们每一个Palace Lord ,这些年下来都在不断上供blood essence 。”

  “那家伙对我们所说的是,blood essence 都被作为能量,用来维持Secret Realm Space 的稳定。可我最近却在藏古堂,发现了一些关于Heavenly God Palace 早年来的隐秘,以及那些blood essence 的真正用途所在。”

  万梦有些不敢相信,她这些年来早就把藏古堂翻了个遍,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事情啊。

  “Elder Sister Yan ,你发现了什么?”

  赵妍转头看着万梦。

  “little girl ,你十万年前离开你的主人后,就一直跟着那家伙的对吧?”

  “嗯,Old Master 留下那个预言后,我就被old fogey 带回来了。”

  万梦nodded 。

  “那你until now 都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赵妍继续问道。

  “奇怪的地方?没有啊,除了old fogey 早些年一直想要逼我recognizing Master ,后来也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吧。”

  万梦想了想,很确定说道。

  hearing this ,赵妍神色变得很是严肃。

  “难道你就没发现,Heavenly God Palace 除了那个家伙之外,其他人都是最近两三万年才陆续加入的?Heavenly God Palace 的建立可是在十万年前,那家伙只是创始人之一,为什么到现在只剩下他一个?其他人都去哪里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