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1037

  第1037章 祖逖北伐

  看到Xia Pingan 大方的收下了三人送的界珠,墨紫阳等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笑容,朋友之间,有时候,真的无需太客气。

  “以后大家虽然不在一个squad 出任务,那就看看以后你我四人,就看看谁能先一步封神不朽,得入大道之门!”墨紫阳一下子豪迈的说道。

  “谁要先一步封神了,就可以炼制Divine Item ,when the time comes 弄几件Divine Item 留下来,让还没有封神的人沾沾光也好!”南河笑着casually said 。

  “Divine Item ?就算是进阶Spiritual God ,Divine Item 也不是那么容易炼制的,Divine Item 凝聚的都是Great Dao Law ,你以为Divine Item 是路边的大白菜么?”紫菱冷冷的白了南河一眼,“我要进阶Spiritual God ,就冲你这话,就先收拾你一顿!”

  “紫菱说得对,Divine Item 不是那么好炼制的!”Xia Pingan laughed ,“我也没有什么好送给大家的,就送给大家一个阵盘吧,这个阵盘我还没有融合,它虽然比不了Divine Item ,但就算是遇到Level 3 realm 以下的神尊powerhouse ,也应该可以把他困个一日半日,可以为大家争取到撤离的机会!”

  Xia Pingan 说着话,就拿出一个一尺见方闪动着一层淡light purple 光华的阵盘,递给了墨紫阳。

  这阵盘是Xia Pingan 在Black Dragon 域遇到神尊powerhouse 的追杀之后就一直在打磨炼制的保命手段,这阵盘最初的原型,就是“Primal Chaos 锁仙万法封禁大阵”,只是这个时候,以Xia Pingan 的造诣cultivation base ,他炼制出来的“Primal Chaos 锁仙万法封禁大阵”的阵盘,比起当初,已经强大了何止百倍,最关键的是,Xia Pingan 还在这阵盘之中联环叠加堆积了整整四19th-layer “Primal Chaos 锁仙万法封禁大阵”,这大阵击破一层还有一层,就算这大阵不能击杀神尊powerhouse ,但把Level 3 神尊powerhouse 困住一两日,绝对没有问题。

  听到Xia Pingan 说这阵盘居然可以困住Level 3 神尊powerhouse ,墨紫阳三人的脸上都一下子悚然动容。

  神尊以凝聚Divine flame 的数量多少来划分realm ,一般就是一焰到九焰,对应的是Level 1 到Level 9 ,神尊powerhouse 每多凝聚一缕Divine flame ,就越接近Spiritual God 一步,实力就能跨上一个大台阶,一般情况下,Level 9 神尊就有随时可以封神的可能,而在特殊情况下,一些Level 9 神尊凝聚完九焰之后没有封神还在继续凝聚Divine flame 的,这样的神尊powerhouse ,可以达到Level 10 以上,实力已经deep and unmeasurable 。

  哪怕是Level 1 神尊,只要凝聚了一缕Divine flame ,又掌握了Spiritual God 技,实力已经有了一两分Spiritual God 的formidable power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Formation 可以困住的了,而Xia Pingan 拿出的这个阵盘,居然可以困住Level 3 神尊,这样的阵盘,价值已经难以形容。

  藏经殿中虽然有至High Rank 的Formation 秘籍,但是那秘籍,却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可以学习的,就算能学习,也不一定能掌握理解,卧龙领内的Demi-God powerhouse ,虽然人人或多或少都会一点Formation Dao ,但要说谁炼制的阵盘可以困住神尊,那绝对是one in ten-thousand does not have ,所以这阵盘的珍贵不言而喻。关键时,如果真遇到普通的神尊Level 1 的powerhouse ,在绝境下,这阵盘等于又给了众人一条命。

  “brother ,didn’t expect 你居然还是顶级的Array Master ,能炼制出这样的阵盘?”南河惊讶的说道,感觉自己已经完全看不透Xia Pingan ,这阵盘的能力完全出乎他的意料,Xia Pingan 的Divination Technique 能力已经够让人惊讶的了,didn’t expect Xia Pingan 的Formation Dao 既然也如此了得。

  “算不上顶级,只是对Formation Dao 略有涉及而已!”Xia Pingan 谦虚的说道。

  “这阵盘既然是能救命的,我就不推辞,替大家收下了,山高水长,客气话我也就不说了,只是这个阵盘应该是你自己留着保命用的,你给了我们,你怎么办?”墨紫阳深深看了Xia Pingan 一眼,脸色郑重的阵盘。

  “我的情况不用担心,这阵盘我既然能炼制出第一个,自然也能炼制出第二个,材料什么的我这里也不缺,之前的spoíls of war 中有大把的材料,而且最近我还在卧龙领休整,可以慢慢再找时间炼制一个!”Xia Pingan 也笑了起来。

  “好,如果你这边炼制阵盘还需要什么原料,尽管和我说!”

  “放心,我不会客气的!”

  ……

  墨紫阳三人要找地方熟悉那阵盘的变化和使用,而Xia Pingan 也要找地方融合界珠,四人也就分开了。

  Xia Pingan 回到自己的Cave Mansion cultivation room ,拿出了那九颗界珠,那九颗界珠之中,有三颗界珠他已经融合过了,可以融合的界珠,只有六颗,而这六颗界珠中,有四颗是普通的Divine Power 界珠,只有两颗是术法summon 界珠,其中一颗术法summon 界珠中似有江河滚滚,其中闪动着四个小字“祖逖北伐”,还有一颗术法界珠中间有“薛长孺挺身平叛”一行小字。

  “祖逖北伐,这颗界珠终于来了么……”

  这些界珠之中,真正让Xia Pingan 惊喜的,正是“祖逖北伐”这颗界珠。他之前就融合过祖逖的闻鸡起舞界珠,而Xia Pingan 最期待的,还是祖逖的北伐,他想看看,在那种时候,如果自己是祖逖,能不能完成breakthrough 性的融合,北伐收复中原。

  Xia Pingan 融合界珠的习惯都是先易后难,不到两个小时,Xia Pingan 就在密室内干脆利落的把那四颗Divine Power 界珠融合完成。

  随后,Xia Pingan 就拿起了那颗“薛长孺挺身平叛”的界珠。

  “薛长孺啊薛长孺,当年你立功无赏,令人惋惜,这次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扳回一局,和大宋官场上的那些蛀虫垃圾过过招……”拿着界珠的Xia Pingan 感慨道。

  薛长孺这个人,在历史上不算有名,许多人未必知道这个人是何许人,但说到他的堂姐夫,大家或许都会认识,那就是Ouyang Xiu ,薛长孺的Uncle 叫薛奎,正是Ouyang Xiu 的岳父。

  薛长孺这个人之所以会在历史上留下一笔,是因为他在做汉州通判,临危不惧,仅仅以一人之力,平息了汉州军营的一场兵乱,让汉州城的百姓,免去一场刀兵之灾。

  但令人扼腕的是,就是这种拯救一城百姓和平息叛乱的功劳,薛长孺最后却没有得到Imperial Court 的半点赏赐,原因是什么,就是汉州钤辖司和知州and the others 把汉州兵乱之事隐瞒了,没有向Imperial Court 报告,以至于薛长孺拯救全城的功劳Imperial Court 居然不知道,也没有封赏。

  在兵乱之中被scared to the point of shivering 胆小如鼠束手无策的钤辖司和汉州知州的那些大宋官员,在兵乱平息之后,立刻就变得lively dragon and animated tiger 显露出他们官场蛀虫的本色,隐匿打压薛长孺这样的立功者,因为这功劳报到Imperial Court 去,薛长孺的功劳越大,就越能显露出他们的无能和愚蠢而已。

  历史上,这样的事情发生过无数。

  融合这颗界珠,也就是用了二十分钟不到,Xia Pingan 身上的光茧就粉碎了。

  睁开眼的Xia Pingan 眼中精light flashed ,slightly smiled ,这颗界珠是breakthrough 性融合,新增Divine Power 上限超过了120点,在界珠之中,Xia Pingan 借乱兵之手干掉了会隐匿薛长孺功劳的那几个官员之后,才兵不刃血平息了叛乱。

  最后,Xia Pingan 才融合“祖逖北伐”这颗界珠。

  滴上鲜血,Xia Pingan 眨眼之间就再次被光茧包围。

  ……

  一睁开眼,Xia Pingan 就发现自己立在一艘大船的船头,船行于江上,迎风破浪,而在他的身边和身后,还有大批的船只跟随。

  didn’t expect at first 就迎来祖逖渡江北伐的时候,这界珠给自己的时间比自己意料的还要少。

  “将军,此去北伐,Imperial Court 除了千人粮饷和三千匹布外,未给一兵一卒和兵器铠甲,Imperial Court 对北伐的态度都如此,将军如此执着,不担心一去不回么?”一个身边的谋士看着Xia Pingan ,开口问道。

  Xia Pingan 沉默片刻,敲着船楫慷慨而言,“这滔滔江中之水,奔涌向海,都是一去不回,又有何惧之?我若一去不回,那便一去不回!”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在心里,Xia Pingan 已经对将来要出现的情况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Sima Family 的Imperial Court 是不支持北伐的,对他的支持,也是象征性的,虽然如此,但如果自己立了功,那些不支持北伐的人,会第一个跳出来摘桃子,抢夺北伐的胜利果实,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在一个腐朽的Imperial Court 之中,蛀虫和垃圾遍地都是,那些垃圾和蛀虫面对敌人像虫,面对自己的人却像狼,他们别的ability 没有,但论起官场上抢功劳下绊子阴人整人的那一套功夫,却个个都是peerless expert 。

  历史上,祖逖北伐经过多次苦战,打败了凶狠的敌人,收复了黄河中下游以南的地区,正当北伐态势好转,已经可以大干一场的时候,之前不怎么支持祖逖北伐的Imperial Court 听闻祖逖收服了大片失地,立刻就派了人来抢夺胜利果实,做了大都督,把立下功劳收服失地的祖逖踢到了一边,让祖逖最后郁郁而终。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祖逖的命运,和薛长孺有点相似,或许这就是这两颗界珠如此凑巧碰在一起的原因……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