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崔离老弟啊,Old Brother 实在didn’t expect 你也是fierce person 啊,你……你……Aiya ,算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这杯酒,就祝老弟你在万Divine Sect 中前程似锦……气运亨通……”

restaurant 之内,吃得red light across the whole face 已经有了醉意的柳一签一边给Xia Pingan 敬酒,一边打了一个酒嗝。

“谢Old Brother 吉言……”Xia Pingan 和崔离碰杯,然后一饮而尽。

“老弟若有发达的一日,千万别忘了Old Brother ,那万死宗……不……不对,是万Divine Sect 虽然进入之后是凶险了一点,不过那万Divine Sect 资源丰富倒是真的,说白了,加入万Divine Sect 就是被那些渡空者利用,但只要不要命的,能杀虫的,在万Divine Sect 也不小气,在里面都进阶得飞快……”柳一签脸上的酒气越来越明显,说话的舌头都打结了。

Xia Pingan 笑了。

他加入万Divine Sect ,那是深思熟虑的。

Xia Pingan 胸中有万卷史书,几千年的风云,那无数历史人物的兴衰,最后归根结底得到的几个简单的道理之一,就是a nobody 要上位,唯一的途径,就是找到自己能被人利用的价值所在。

被人利用,并不是不好,那说明有利用的价值。所有的资源,都是在往有价值的地方汇聚。

而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是有限的,单打独斗也不是不好,但如果有更大的平台,而且那个平台能掌控的资源很多,那么,加入那个平台是成长最快的途径,这一点,从自己在上京城的经历就能得到很好的印证,如果不是自己加入裁决军,加入暗Shadow Guard ,享受着这么大的平台优势,自己初来乍到,绝无可能再短短那点时间内在上京城那种地方冲击到五阳境。

万Divine Sect 是大平台!

至于危险?

他都被Demon God 令追杀了,整个Blood Demon Religion 都在追杀他,Demi-God 都打过照面,他难道还怕几只insect ?

其他还有两个更重要的原因,一是万Divine Sect 既然是由渡空者所创立的,自己身为渡空者,和万Divine Sect 的人有同样的诉求,都是遭遇空间入侵的劳苦大众,万Divine Sect 的人是自己的天然盟友,从万Divine Sect 的身上,Xia Pingan 也想看看他们怎么在this World 抵御空间入侵,或许能学习到一点什么有用的东西。

第二个原因,那就是万Divine Sect 的那个red-clothed 法师说的那一句话彻底打动了Xia Pingan ,加入万Divine Sect 固然凶险,但这条路,也是他现在能找到的最快的封神之路。

要摧毁黑暗之塔,就必须封神。

因此,Xia Pingan 毅然选择加入万Divine Sect 。

……

这restaurant 很有意思,restaurant 内的侍者,餐厅的厨师,都是summoner summon 出来的人物,侍者什么的就不说了,秘密坛城中的农夫换了衣服就能胜任,但那restaurant 厨子做出的饭菜居然还不错,色香味俱佳,Xia Pingan 实在didn’t expect ,居然还有能summon 厨师的界珠。

在这restaurant 内吃一顿饭,喝了一点酒,就花了200Gold Coin ,这价格,着实不便宜。

两个人在restaurant 上一边吃一边聊,Xia Pingan 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听着柳一签在吹牛皮。

一顿饭吃完,天色已黑,Xia Pingan 和柳一签从restaurant 内出来,柳一签步伐已经有点踉跄,这个old man 还打包了一壶酒,一只烤鸡,醉醺醺的从restaurant 之中走了出来。

青峰城被巨龟托着飞在天上,举目看去,那天空之中流云飞逝,满头星斗都在缓缓移动,而青峰城中灯红酒绿,别有一番意味。

“崔离老弟……呃……咱们就此别过…………呃,这城里的房间腾贵,我还要去找一个地方落脚呢……我与老弟你投缘,江湖路远,咱们以后有机will meet again 吧……”柳一签和Xia Pingan 说完,挥了挥手,整个人踉踉跄跄的就走了,刚走了几步,那柳一签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一下子转过身来,“哦,我差点忘了……呃……崔离老弟现在还没有趁手的soul artifact ,我记得这青峰城中的铁牛巷有一家专卖soul artifact 的店铺,叫三友斋,我和那里的shopkeeper 熟,老弟要买soul artifact 的话,可以到那里,报我的名字,可以给你打折……”

“谢柳Old Brother ……”

“走了,走了!”柳一签说着就又转过身,一边走一边放声高哥,abandon all restraint ,“江山一壶酒,醉枕花中眠,梦成南山客,还是世间闲,hahaha ……”

片刻之后就消失在大街上的人群之中。

这old man 看背影,还真has several points of expert 气质,要不是看到他在city gate “逃票”,此刻的Xia Pingan 都要被他给蒙了。

Xia Pingan 揉了揉脸,转过身,就moved towards 街道的另外一边走过去。

刚才和柳一签聊天也不是没有收获,那个old man 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一顿饭下来,倒也告诉了Xia Pingan 不少有用的信息。

像Xia Pingan 之前遇到的那种black monster insect ,在God-Killer Insect 界,有一个名字,就叫做螳blade insect 。

那些insect 各有特点,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拥有着恐怖的defensive power 。

black 的螳blade insect 面对六阳境的summoner ,谁胜谁负还真不一定,六阳境的summoner 如果状态不佳,divine force 不够,或者在战斗中稍有疏忽,都有可能被螳blade insect 击杀。

Xia Pingan 之前面对螳blade insect 的困扰,对其他summoner 来说同样存在,那就是用术法击杀一只螳blade insect 所要消耗的divine force ,实在太多,哪怕是六阳境的summoner 都经受不住几只螳blade insect 的折腾,在这种情况下,面对那些insect ,就看summoner 们各自的应对本事了。

在与insect race 的战斗中,对summoner 来说,除了提高自己realm ,掌握杀伤力更大的Summoning Technique 法这条路之外,面对那些insect race ,其实还有两条路可以走,这条路,一条借助阵符divine symbol 的力量击杀那些insect ,第二条路,就是借助soul artifact 。

Magical Artifact 在应对六阳境以下的那些insect 还有点用,面对动辄就以六阳境的实力出现的那些insect ,必须是强大的soul artifact 才行。

以强大的soul artifact 破开那些insect 的防御,然后配合强悍的术法击杀,是应对那些insect 最有效的办法,expert 都这么玩。

Xia Pingan 也想这么玩,只是手上没有合适的soul artifact ,所以柳一签离开时才给Xia Pingan 介绍了一个卖soul artifact 的地方。

Xia Pingan 在街上找人问了一声,才发现柳old man 所说的铁牛巷就在坊市广场附近,反正现在也无事,他就准备到铁牛巷逛逛再说。

裁决军中的妖刀的那把soul artifact 妖刀,让Xia Pingan 印象深刻,若是自己手上有那么一把家伙,破开螳blade insect 的defensive power ,应该不难。

……

不到半个小时,Xia Pingan 就来到了铁牛巷,并且在铁牛巷中找到了那家三友斋。

那三友斋是一个铸器店,店的前面贩卖商品,而店铺的后面,则in a frenzy ,有巨大的风炉竖立着,在熔炼着金属,热气滚滚,红光冲天而起,几台蒸汽气锤在冒着white 的水汽,在吭哧吭哧的捶打着铁胚。

还有一堆木偶和summon 出来的工匠在后面忙活着,ding ding dong dong 的打铁之声在几十米外就能听到。

而前面的店铺内,陈列着十多种Magical Artifact ,刀枪箭矢都有,一件件Magical Artifact 都闪动着一层特有的光彩。

如果还是在Earth ,还是在Great Yan Country ,面对这些Magical Artifact ,Xia Pingan 会兴奋,但对现在已经五阳境的Xia Pingan 来说,那些Magical Artifact ,看起来还不错,但已经引不起他的兴趣了——他现在需要的是可以击杀六阳境螳blade insect 的soul artifact 。

三友斋的店铺内聚集着十多个人,那些人一个个都在看着店铺内陈列的Magical Artifact 。

“shopkeeper 的,听说你这里有soul artifact 出售?”一个在店铺内转悠了两圈气息晦涩穿着black 法师袍的summoner 直接开口问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