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Dashang Country ,上京城……

北堂忘川脚步匆匆的来到苒秀宫。

“见过His Highness the Crown Prince ……”

一路上,苒秀宫的宫女嬷嬷纷纷对北堂忘川行礼,北堂忘川浑若未见,径直来到了草草的居所,直接进入房间。

房间里有medicinal smell 。

两个宫女正在房间内给睡在床上的草草喂药,草草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秀帐,脸色略微有点苍白,也无心吃什么汤药。

“你们下去,我来吧!”

北堂忘川轻轻挥挥手,房间里的两个宫女连忙下去了。

草草就像没有发现北堂忘川的到来,还是躺在床上,还直接闭起了眼睛。

一直等到宫女的脚步声走远,北堂忘川才故意叹息一声,“哎,原本还想告诉你那个人的消息,你睡着,那就算了……”,说完,北堂忘川作势欲走,却刚走两步,衣袖就被人拉住了。

“什么消息!”原本躺在床上的草草,早就麻利的蹦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北堂忘川。

北堂忘川用目光看了看放在桌上的药,慢吞吞的,“那药……”

草草转过身,一把拿起药碗,像喝水一样,gu lu gu lu 直接就把一碗药给干完了,然后像女汉子一样,直接抹了一下嘴,“快说……”

“Xia Pingan 无事,已经在Demi-God powerhouse 的护送下进入了God-Killer Insect 界!”北堂忘川这个时候才慢条斯理的replied 。

草草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北堂忘川,“哥,你不会又用假消息来骗我吧?”

北堂忘川shook the head ,脸色也严肃了起来,“草草,我向你保证,这次的Xia Pingan 绝不是我安排的,我这边也刚刚得到消息,就在前几天,Xia Pingan 出现在Nether Mountain 城,然后被Blood Demon Religion 发现了行踪,祖摩天亲自赶到Nether Mountain 城……”

“啊,他没事吧……”草草一下子紧张的抓住了北堂忘川的袖子,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祖摩天用强悍手段,blood sacrifice 了整个Nether Mountain 城,Xia Pingan 得Demi-God powerhouse 所救,离开了Nether Mountain ,直接到了混沌冰原,在混沌冰原的God-Killer Insect 界入口现身,然后挑衅Blood Demon Religion 和祖摩天,最后进入了God-Killer Insect 界,这消息,现在已经在各大洲传开了,所以,Xia Pingan 现在绝对无事,而且恐怕还有什么机缘……”

“你怎么知道这true or false ?”

北堂忘川叹息一声,“草草,你不了解Demi-God powerhouse 的world ,祖摩天突然赶到Nether Mountain 城,不惜blood sacrifice 整个Nether Mountain 城,杀人无数,那绝对是发现了Xia Pingan 的踪迹,要不然,他绝不会如此丧心病狂宁愿得罪多方势利也要做出这种事来,而Xia Pingan 在祖摩天的blood sacrifice 手段之下能从Nether Mountain 离开,那一定是有Demi-God powerhouse 出手相助,只有Demi-God 才能对抗Demi-God ,在进入God-Killer Insect 界之前,Xia Pingan 在虫界入口表明身份向Blood Demon Religion 和祖摩天挑衅,这就是对祖摩天blood sacrifice Nether Mountain 的回应,这难道不是他的风格,所以,你不用再担心Xia Pingan !”

“God-Killer Insect 界……God-Killer Insect 界……听说那里很危险?”草草喃喃自语道,但整个人已经打起了精神。

“危险那是对别人来说的,我相信对Xia Pingan 来说,一定有办法的!”北堂忘川软语comforted ,“Xia Pingan 是渡空者,身上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现在身边还有Demi-God Level 的mysterious powerhouse 相助,前些天Imperial Father 让钦天监动用secret technique 占卜都无法锁定他的的行踪方位,数次占卜都被强大的力量干扰,这就说明Xia Pingan 绝对有自保的能力,而且一进入God-Killer Insect 界,祖摩天的力量就会被限制,Xia Pingan 更安全!”

不知道是不是汤药的缘故,还是心结被解开,草草之前那略显苍白的脸色,几乎片刻之间,就再次显露出了一丝红润。

“cough cough ,Xia Pingan 年少英俊,他这次一旦从God-Killer Insect 界中再出来,最少也是七阳境八阳境的powerhouse ,能独抗Blood Demon Religion ,又有Demi-God powerhouse 撑腰,一定名动天下……”北堂忘川悄悄瞟了一眼草草,一脸正经,“cough cough ,这样的powerhouse ,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喜欢追求,不知道有多少势利会拉拢,咱们Dashang Country 虽然强大,but also not unique and unmatched 啊,when the time comes ,你若蓬头垢面形容枯槁变成一个干巴巴的黄脸婆站在他面前,你觉得他还会喜欢你么的,when the time comes 为兄就算想帮你也帮不了啊……”

最后这一句话对女人来说才是真正致命的,草草的脸色一下子紧张起来,她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瞬间发出一声尖叫,然后转身就扑到梳妆台前连忙照镜子。

……

等北堂忘川从苒秀宫中再次走出来的时候,苒秀宫中已经鸡飞狗跳,再次恢复了活力。

忘忧Princess 要梳洗,要化妆,要吃东西,要插花,要骑马,还要练习sword technique ,练习舞蹈,还要请几个“好闺蜜”进宫……

苒秀宫那些宫女嬷嬷们再次忙碌起来,但一个个的脸上却带着笑容,似乎是sighed in relief 的模样。

北堂忘川返回御书房复命……

北堂兆背着手站在御书房内,calm as water and high as a moutain ,一直等到北堂忘川进入御书房,北堂兆才一下子转过身,“草草如何?”

北堂兆的脸上露出关切的神色。

有些事,让北堂忘川出马,比他这个当爹的出马说话更管用。

北堂忘川说起了自己离开苒秀宫时所见,北堂兆终于长let out a long breath 。

“Imperial Father ,你说,祖摩天会进入God-Killer Insect 界么?”北堂忘川问道。

“一定会!”北堂兆想都不想就斩钉截铁的说道。

“为何?”

北堂兆双眼divine light flashes ,“你不知道,对一个Demi-God 来说,只要能封神,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他都可以不顾一切,何况这次有Demon God 令,Xia Pingan 这次进入God-Killer Insect 界,绝对是一下子就拿捏住了Blood Demon Religion 的七寸,是在逼着祖摩天和Blood Demon Religion 一起进入God-Killer Insect 界,而祖摩天和Blood Demon Religion 的expert 一旦进入God-Killer Insect 界,God-Killer Insect 界的血肉杀场,哪怕Xia Pingan 不出手,Blood Demon Religion 也会被折损大半,未来一段时间,随着Blood Demon Religion 大批expert 进入God-Killer Insect 界,各大洲的Blood Demon Religion 一定会全力收缩,暂时偃旗息鼓,这对所有盯着Blood Demon Religion 的人来说都是一个机会!”

“Imperial Father 的意思是……”

北堂兆脸色转冷,目有murderous intention ,“Blood Demon Religion 在我上京城折腾得已经够久了,只要祖摩天一进入God-Killer Insect 界,我们就摧毁他们的金月殿,新账旧账一起算,各大洲,各国various Sects 诸多Demi-God powerhouse 都会有所行动,祖摩天想要封神,没那么容易,没有Demi-God powerhouse 会想看到祖摩天封神,大家想看到的是他a dead loss ……”

祖摩天一旦能blood sacrifice Xia Pingan 封神,对与Blood Demon Religion 有矛盾的那些国家sect 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就算与Blood Demon Religion 没有关系的Demi-God ,也不会想看到祖摩天封神,所以,大家一定会阻止,想方设法拖Blood Demon Religion 的后腿,为Blood Demon Religion 设置障碍。

这次祖摩天blood sacrifice Nether Mountain 惹下众怒但徒劳无功,背后就是有Demi-God 在阻拦出手。

这是Demi-God powerhouses 的较量,牵扯到封神大业,牵扯到整个元丘world 的势力划分,Sovereign Demon God 的Demon God 令一下,这就已经不是Blood Demon Religion 和Xia Pingan 一个人的事情,而是所有人的事情,这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上两个月Dashang Country 和各大洲许多地方都出现了Xia Pingan 行踪的消息,那些“Xia Pingan ”,有些是Dashang Country 和北堂忘川的安排,有些则不是,这就已经很说明问了。

Demi-God 们的较量斗争让北堂忘川都心中震骇,didn’t expect Xia Pingan 一动,居然会牵扯到了整个元丘的局势变化。

“各地的Demon Sect 驻军要加强,Dashang Country 要抓紧时间全面备战,此事交给你,那Demon God 令看似只是为Xia Pingan 而来,但历史上,每次的Demon God 令出来,必有大乱和大战,一定会有人封神,也一定会有Demi-God 陨落,我们不得不慎……”北堂兆交代北堂忘川。

“是!”

北堂兆的目光突然looked towards 远处,轻轻自语一声,“这次会进入God-Killer Insect 界的Demi-God ,恐怕不止祖摩天一个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