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同一时间,Nether Mountain 北面无尽草原的深处……

蓝天,白云,草地……

野牛群在草原上奔腾着,天空之中有雄鹰翱翔,一切如诗如画。

只是这样的景色,很快就被划破天际的三个黑点打破了。

三个戴着Blood Demon Religion 鬼怪面具的summoner 仓惶的飞过草原的上空,其中的一个已经受伤,断了一只手臂,那断臂的伤口处,还不断的有鲜血落下,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许多了。

另外两个Blood Demon Religion 的summoner 身上衣衫褴褛,看样子也非常的狼狈,三个summoner 一边飞逃,一边吐血。

这三个summoner 一边飞一边惊恐的looked towards 身后的天空,似乎有什么terrifying 的东西在追逐着他们一样。

突然,一个Blood Demon Religion 的summoner 惊恐的叫了一声。

就在这三个Blood Demon Religion 的summoner 前面in the sky 的一团雪白的云朵,in an instant 就在空中变成了三个长在一起的demon wolf 的脑袋,三个demon wolf 脑袋睁开眼睛,正用golden-yellow 的冰冷眼珠盯着他们,那眼神,冷漠,无情,而又强大血腥。

“狼皇,我们Sect Lord 不会放过你的……”一个summoner 惊恐而又愤怒的大叫着。

另外两个summoner ,却已经直接对着那化为狼头的云朵出手。

横空的火焰……

惨白的Bone Dragon ……

满天的冰锥……

怒吼的巨人……

还有一团翻滚腐蚀一切的血云瞬间出现在这片宁静的天空之上……

几个Blood Demon Religion 的expert 都已经拼尽了全力,但多少又带着一丝绝望。

空中的那三个白云化为的狼头张开嘴,把所有的攻击都吞噬,然后三个狼头猛的扑来,就在Blood Demon Religion 那三个summoner 绝望的怒吼声中,一只狼头吞噬一个,眨眼就把三个Blood Demon Religion 的expert 吞噬。

三个Blood Demon Religion 的summoner ,就这么消失了……

三个狼头从white 变成了scarlet ,然后peng sound ,白云消散,一个有着三个golden-yellow 狼头,每个狼头上各自戴着一顶demon wolf 一族的皇冠的demon wolf ,出现在天空之中,注视着远处。

那个demon wolf 身材高大,差不多有三米高,穿着black 的cloak ,身形犹如Iron Pagoda 一样,三个狰狞狼头的嘴里,还crack crack 的咀嚼着什么东西,不断有血沫从狼头的嘴角之中溢出。

这只demon wolf 的身上澎湃着恐怖的气息,几乎不亚于祖摩天。

咀嚼了一阵,三个狼头张开嘴,吐出了一些残碎的人骨和变形破损的衣服之类的东西,直接吐到了地上。

“祖摩天blood sacrifice Nether Mountain 城,杀了我demon wolf 一族多少descendant ,你们居然还敢来我的地盘上找人,今日吃了你们,只是先收一点利息,啊,好久没有品尝过人肉的鲜美了……”金月洲demon wolf 一族的狼皇在天空感慨着。

也那就是眨眼的功夫,那三个Blood Demon Religion 法师逃来的路上,一片黑云席卷而来,黑云之中,全部是demon wolf 一族的法师,足足上百人,一个个murderous-looking 。

之前进入北方草原的Blood Demon Religion 的一队expert ,已经全军覆没,地上的那三坨恶心之物,正是那一队Blood Demon Religion expert 最后残留下来的东西。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一只golden wings 小鸟fast as lightning ,犹如一道golden light ,从远处飞来,穿破云层,一下子就钻到了狼皇的耳朵里。

刚刚生吞了三个Blood Demon Religion summoner 的狼皇的眼睛一下子闭上了,几秒钟之后一下子睁开,冷漠的golden 眼珠之中已经变得有些躁动,divine light flashes 。

“God-Killer Insect 界……有意思,祖摩天啊祖摩天,你以为那Demon God 令带来的封神的契机,是你一个人的么……”狼皇自语一遍,一颗脑袋眯着眼睛看着草原的南面,眼神之中,有着不为人知的忌惮,一颗脑袋却转过头looked towards 身后的那些demon wolf 法师,轻轻挥了挥手,开口说道,“我要去一趟God-Killer Insect 界,狼原的所有事情,交给你们,等我回来!”

说完这话,狼皇的身形一下子消失了,只是天空之中有一朵白云,却化为一头giant wolf 的模样,迈开四足,踏着其他的云朵在天上running 起来,一步就在百里之外,脚下Bai Yunfei 逝,那白云giant wolf 眨眼就消失在那些demon wolf 法师的视野之中。

……

Nether Mountain 南面的莽莽大山之中,一座活火山还在喷吐着滚滚的浓烟,不断有火红的lava 从那volcanic crater 中流出。

serpentfolk 一族的patriarch ,Ox Head Man 一族的patriarch ,兔人一族的patriarch ……几乎兽人一族有头有脸的great character ,全部跪在那volcanic crater 下,在祈祷着什么。

突然之间,大地震动起来,那volcanic crater 的lava 翻滚着,比以刚才十倍的速度从volcanic crater 中涌出。

就在那火山的lava 之中,一只身高hundred zhang 的giant ape 的身形缓缓从那volcanic crater 中站了起来,淅淅沥沥的lava 从那giant ape 的身上流淌而下,那giant ape ,身上穿着golden-bright and dazzling 的Battle Armor ,在lava 之中,就像泡温泉一样,毫发无伤。

所有匍匐着的兽人这个时候全部用敬仰崇拜的眼神盯着那一尊从Fire Mountain Cliff 浆里站起来的giant ape 。

这giant ape ,就是兽人一族的Guardian God 。

对兽人一族来说,这giant ape ,才是真正的War God 。

“我已经知道了,儿郎们在Nether Mountain 城死伤不少啊……”那giant ape 开了口,像hong long long 的雷声回荡在天空之中,然后那giant ape 打了一个哈欠,就这一个哈欠的狂风,就吹得那些跪在地上的兽人们的身上的衣服crash-bang 的咧咧作响。

随后那只giant ape 一伸手,从沸腾的lava 之中抽出一根hundred zhang 长的恐怖金属巨棒,吊儿郎当的扛在肩上,咧嘴笑了起来,露出狰狞的獠牙,“Blood Demon Religion 是吧,待我这就去踏平他的bloodfiend 宫!”

说完这话,那giant ape 一个筋斗从火山之中飞起,瞬间无踪,volcanic crater 的lava 翻涌澎湃,溅起百米多高,地面上还有那剧烈的震颤余波传来。

一群跪拜着的Beastman Race 长和头面人物们look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刚才大家没说要踏平bloodfiend 宫啊,怎么这位主这么兴奋呢?

只是一个小时之后,那bloodfiend 宫就出现在这giant ape 的脚下。

这giant ape 站在云层上,看着脚下那漂浮在虚空之中,云里雾里gold and jade in glorious splendor 的宫殿,咧嘴一笑,半句话都不多说,抡起身上的恐怖巨棒,如一颗流星,以数百倍音速的恐怖速度,猛的就moved towards bloodfiend 宫冲去,临近bloodfiend 宫时,hundred zhang 巨棒轰出。

“轰……”一棒之下,犹如万雷齐发,in the sky 方圆千里之内的云海,一下子被被恐怖的冲击波涤荡一空,恐怖的冲击波从天上冲下,地面上的血海翻滚,大地龟裂,几百座山峰在嗡的一声之中就化为powder 。

bloodfiend 宫的护宫大阵被激发,把漂浮在虚空之中的巨大cluster of palaces 笼罩在一个血色的光罩之内。

但这一棒,太强了,只是速度加上力量,就带来毫无道理的强横,以简破繁,毁灭一切。

bloodfiend 宫的护宫大阵抵挡下了那一棒,但也把震荡不可避免的传递到了bloodfiend 宫内,只是一棒子下去,整个bloodfiend 宫内的所有还在的Blood Demon Religion 教众,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全部被震得七窍流血,惨叫倒地。

bloodfiend 宫的护宫大阵一下子露出裂纹,无数的火焰雷电从大阵上喷薄而出,想要把那giant ape refining ,只是那些火焰雷电对那只giant ape 来说,就像挠痒痒一样。

“轰……”几秒钟后,第二棒下来,可以抵御Demi-God powerhouse Divine Kingdom 降临的整个bloodfiend 宫的护宫大阵一下子就完全粉碎,护宫大阵内的bloodfiend 宫的高层建筑,那些巧夺天工的高台楼阁,一下子被raze to the ground 。

“是谁,是谁敢擅闯我bloodfiend 宫……”两个驻守着bloodfiend 宫的Blood Demon Religion 的八阳境的护法从宫中飞出,在天空之中大吼。

从第一次攻击到现在,他们都没反应过来,因为实在是太快了。

只是,很快,他们就吼不出来了,他们的眼睛之中,留in this world 最后看到的影像,就是一只穿着golden Battle Armor 的giant ape ,从天而降,化为一道golden light 冲来,再次对着bloodfiend 宫挥出了hundred zhang 长的巨棒。

没有任何的花俏,没有任何的术法,就是一棒!

威势无双!

裂天捣海!

一棒之下,虚空震荡,ten thousand li 之内俱有感应,只是天空之中rays of light 一闪,飘在天上的bloodfiend 宫的cluster of palaces ,bloodfiend 宫内的那些残余的Blood Demon Religion 教众,两个八阳境的Blood Demon Religion 护法,连同他们的空间装备和空间装备内的东西,全部在恐怖的冲击波和震荡之中化为齑粉,死得痛快,渣都没剩下……

“欺我兽族者,死,祖摩天,我这就来找你……”

三棒破灭bloodfiend 宫,捣毁Blood Demon Religion 的老巢,那只giant ape 在天空之中狂吼一声,风云变色,然后一个筋头,再次消失。

……

在bloodfiend 宫被那只giant ape 第三棒毁灭的瞬间……

“pu… ”正如流光一样在茫茫大海上飞逝的祖摩天脸色突然一变,原本正常的脸色一下子变成了pale-gold ,然后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bloodfiend 宫中有着祖摩天寄魂的祭坛和秘宝,bloodfiend 宫被毁,祖摩天的寄魂的祭坛和秘宝也就被毁了,这对祖摩天来说,不啻于用刀在他身上割了几斤血淋淋的肉下来,已经伤了元气。

同一时间,祖摩天的脑海之中,就出现了那只giant ape 三棒毁灭整个bloodfiend 宫的画面和那只giant ape 最后的怒吼……

那只魔猿几百年没露过面,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