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47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Xia Pingan 离开ChezTerroir餐厅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整个巴黎,已经笼罩在一片黑幕之中,这个时候街上的行人几乎已经看不到了,幽静的夜色之中,在城市中回荡的枪声更加的刺耳,也会让人逐渐麻木……

在south-east direction ,枪声似乎更加的激烈,就像在交战一样,天空都被地面上的火光映红,一闪一闪的,那是巴黎十一区,共和大道及伏尔泰大道的方向,按加布里埃的说法,那是巴黎的黑帮taking advantage of the night 在进攻十一区的华人社区。

Xia Pingan 眯着眼睛看了两眼,就拉起风衣的衣领,迅速的没入到黑暗中。

随着实力的逐步恢复,在吃完这一顿大餐之后,Xia Pingan 感觉自己的divine force 似乎又稳固了一些,summoner 的黑暗视觉逐步恢复,所以那漆黑的街道,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阻碍,他已经可以看清那些隐藏在漆黑街道之中的东西——地上的污水,游荡的野猫,混乱过后的废墟,还有那些悄然出没于黑暗的街道巷角之中的各色人等——混混,毒贩,还有靠身体吃饭的那些女人们。

夜风之中带着一丝寒意,但是那些女人们一边瑟瑟发抖,一边露着苍白的大腿和背部,或者胸口,在等着顾客上门。

Xia Pingan 在听到那些女人和男人们讨价还价,两块面包,再加几根烟,就能完成一次交易,要是能有一盒粉底或者是香水化妆品之类的,可以来很多次……

因为物资缺乏,许多女人的妆容都平淡了许多,有的甚至没有化妆,这个时候能浓妆艳抹的女人,在巴黎,一定非同一般。

Xia Pingan 穿过一条条黑暗的街道和巷子,避过那些不想碰面的人,准备返回小旅店。

虽然小旅店很简陋,但那里是平民区,还算安宁,有治安队保护,BG帮的那些人进入不了那里。

估计也没有谁会想到一个杀手会住那样的地方吧。

……

旅店Boss 加西亚目光无神的坐在门可罗雀的旅店门口,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满脸懊恼的在自责,“……那个家伙一定跑了,我怎么会相信他,他在房间里的东西,能值几个钱,就是一堆破烂,画家都成了骗子么……”

就在加西亚的自责中,借着旅店门口的一点灯光,他看到了穿着black 风衣的Xia Pingan 从门外的街道中走了过来,步伐稳健但又灵巧,加西亚几乎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你回来了?”加西亚一下子凑到了Xia Pingan 面前,市侩的双眼闪动着精光,一双鼻子还在Xia Pingan 身上嗅了嗅,眼神一下子充满了疑惑,“你身上有……奶油培根的味道,你赚到钱了?”

这个家伙的狗鼻子还True Spirit !

Xia Pingan 一本正经的nodded ,“我在一个餐厅内找了一份工作,赚了一点钱……”Xia Pingan 说着,伸手进入口袋,掏出两百欧元,递给了旅店Boss 加西亚,“先还一点房租,后面的我打工再慢慢还给你……”

此刻的巴黎,欧元已经不好用,但不是不能用,只是价值大打折扣而已,许多原本十欧元能买到的东西,这个时候可能要几十欧元才可以买到,欧元在巴黎不好用,但在巴黎之外的许多地方,欧元已经可用,这就为不少有门路的人创造了套利空间。

Xia Pingan 身上的钱,其实可以轻松结清所有的房款,不过呢,这样太惹人生疑了,哪有一个ordinary person 随随便便到外面逛一天就能挣that many 钱的,所以,两百欧元,是一个可以让旅店Boss 满意而又不会节外生枝的数字。

加西亚接过Xia Pingan 递过来的钱,眯着眼睛把钱放在灯下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不是假钞,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他甚至没有注意Xia Pingan 身上的风衣的扣子是差不多全部扣上的,自然也就didn’t expect Xia Pingan 的风衣里有战术背心和长短武器。

加西亚一把就把钱揣到了口袋里,迅速收敛了自己脸上的笑容,又板起脸,“cough cough ,这些钱可远远不够啊,你差多不还要给我2600欧元,才能结清你的房款……”

“我一边挣钱一边给你还钱好了!”Xia Pingan laughed ,“总能还清的!”

“别忘了还有新的房款,我会给你一并算上!”

“好,没问题,今天你能不能把水管打开,我想洗个澡?”

一听Xia Pingan 要洗澡,加西亚的眉毛一下子就竖了起来,声音一下子拔高了几个维度,“你还想洗澡,你知道这平民区的水有多贵么?”

“我知道,你先记在账上吧,我忙活了一天了,一身大汗,要是明天还这个样子,那份餐厅的职业可能也干不久,你知道的,餐厅需要我们干净体面,我失业了,就不能给你还房租了!”

加西亚的脸色变幻了一下,终于nodded ,“我给你开水管,就10分钟,然后10欧元,给你记在账上!”

“好!”Xia Pingan nodded ,随即上了楼,打开自己的房间门锁,进入房间。

离开房间之前,Xia Pingan 在房间的地面上做了一点小布置,这次回来一看,那布置依然完好,这说明他离开之后,没有人进入过这个房间,这里还算安全。

Xia Pingan 脱完衣服,进入浴室,用一个空酒瓶敲了敲水管,下面的加西亚终于打开了下面的水龙头,还不忘记在下面叫了一声,“10分钟,我给你记着时间,多一秒钟都不行……”

浴室的花洒终于有水淋洒下来,虽然是冷水,但也让人精神一震。

Xia Pingan 在水中洗去一身的尘垢,用了九分钟洗完澡,浴室内花洒的水滴,真的就在十分钟的时候提前两秒准时关停,一秒钟都不多,我去,葛朗台看到旅店Boss 都要流眼泪。

Xia Pingan 擦干身上的水滴,返回房间,重新找了衣服穿起来。

罗安虽然落魄,但还有点洁癖,他衣柜里的衣服,都打理得挺干净,还有一股淡淡的樟脑味。

穿好衣服,Xia Pingan 把枪放在枕头旁边,安静入睡。

除了枪声之外,这一夜无话。

到了2nd day 一大早,天还没亮,Xia Pingan 就又被gu lu lu 叫唤着的肚子饿醒了。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醒来的Xia Pingan 感觉了一下秘密坛城,Black Dragon 界珠已经稳固,罗网界珠差不多也可以用了,能感应动用的divine force ,已经达到了150点左右,整个人的实力与昨日比起来,果然又强大了不少。

这小旅店不能再住了,住在这里,要是自己本尊有事,自己返回不死城,这具身体在这里沉睡上两三天,太不安全,搞不好这具身体会被旅店Boss 拿去活埋或者火化了,这小旅店,随便几个混混也能闯进来捣乱一番坏了自己的major event 。

所以,在经过昨天的摸索和折腾之后,手上积累了一点财富之后,Xia Pingan 今天准备在巴黎找个可以放心落脚的地方,以防自己突然有事离开,这具好不容易找到的Avatar 身体连个放心的安置点都没有,又被人糟蹋掉。

起床后的Xia Pingan 穿好衣服,一番洗漱准备之后,戴着一顶black 的画家帽,在房间的桌子上放了3000欧元的现金,随后就离开了小旅店。

只要自己三天不回来,这旅店的Boss 一定会把房间门打开。

至于什么BG黑帮,蝼蚁一样的东西,Xia Pingan 也不急,先等自己落脚再说。

……

罗安的脑袋里有不少可用的信息,他之前在巴黎学习绘画,也做过一些富豪家中的家教和绘画teacher ,在巴黎的很多地方,比如市中心的卢浮宫和巴黎Holy Mother 院附近,还有巴黎城郊的乡村中,都有别墅。

一些有钱人为了躲避空间入侵,常常在别墅的地下室中建造出避难所和安全屋,有些避难所和安全屋的安全等级非常高,甚至可以抵御核弹的冲击,要是自己能找到一栋这样的别墅落脚,那这具Avatar 的落脚点的问题就解决了。

罗安的脑袋里的信息中,还真有一栋这样的别墅存在,那别墅离这里稍有点远,就在塞纳河畔的皮埃尔菲特,别墅的主人,是一对富有年老的法国夫妇,他们还有一个女儿,之前罗安是他们女儿的美术teacher ,还参观过那别墅的地下安全屋和酒窖,所以印象非常深刻。

Xia Pingan 离开旅店的时候,旅店Boss 加西亚还在自己的房间里hu hu 大睡,鼾声门口都听得见,倒也省得再嘀咕。

……

天还没亮,平民区中已经有人起床,开始劳作,一些店铺已经准备开门了。

Xia Pingan 摸了摸肚子,太饿,所以先找一个靠谱的面包店吃点东西补充点能量再说。

……

一个小时后,Xia Pingan 付了60欧元,在一个面包店里吃了一顿奶油杏仁面包的早餐,喝了一瓶牛奶,然后走出面包店。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透亮了,街上的行人已经多了起来。

刚刚走出早餐店100多米,身后的街道上就传来摩托车的rumbling sound ,三辆摩托车从Xia Pingan 身后缓缓驶来,驶过Xia Pingan ,那三辆摩托车上,每辆车上有两个人,一个骑手骑着摩托,另外一个人坐在摩托的后座,手上拿着武器,不断扫视着街上的行人。

那骑着摩托的人的打扮,和BG帮完全是一个风格,六个人都是黑人,和昨天打劫Xia Pingan 的那三个黑人混混差不多。

因为Xia Pingan 戴着帽子,遮住了自己的black 头发,那三辆摩托从Xia Pingan 后面经过的时候,并没有发现Xia Pingan 的异常,只是三辆摩托在越过Xia Pingan 的时候,其中一辆摩托车坐在后面的一个帮派成员转过头来看了Xia Pingan 一眼,然后一下子就愣了一下。

Xia Pingan 的华人面孔太明显了!

“嗨,小子……”

双方的目光一对视,那个帮派成员脸色微微一变,嘴里喊了一声,已经感觉到了一些什么,本能就想要拿枪指向Xia Pingan 。

只是,Xia Pingan 的速度更快,在看到那三辆摩托车的时候,Xia Pingan 已经做好了准备,还不等那个混混调转过枪头,Xia Pingan 的手一抬,藏在风衣里的HK416C一下子就端平了,对准了前面的六个混混。

“da da da da da da ……”半夹子弹眨眼的功夫扫射过去,三辆摩托上的六个混混,还来不及有什么反应,瞬间就倒在血泊之中,子弹全部从身后射过来,三辆摩托车一下子就滑倒在地上。

大街上响起枪声,周围的人连忙惊慌躲避。

Xia Pingan 迅速跑过去,在那六个家伙的身上搜了一下,掏出几个弹夹,金表,链子,又发了一笔小财,然后把一辆摩托车上的两个倒地的混混的尸体踢开,自己扶起摩托车,戴上一个头盔。

再抬起枪,“da da da ……哒哒”,扫爆了另外两辆摩托的油箱。

在大街上火焰腾起的瞬间,Xia Pingan 骑上摩托,拧着油门,原地转了一个圈,摩托一声轰鸣,black 的风衣在空中划出羽翼一样的线条,潇洒无比,眨眼就消失得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十多分钟后,大批BG帮的成员冲到了这里,七八多辆车,十多辆摩托,几辆皮卡上坐满了人,全部手持武器,murderous-looking ,红了眼。

“给我找到那个混蛋……”一个脖子上戴着大Gold Chain 留着满头脏辫的BG帮的头目怒吼起来,“我要一点点吃了他……”

两日之间,BG帮在Xia Pingan 手上损兵折将,居然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黑头发的小子弄得丢盔弃甲,狼狈无比,还死了这么多人,整个BG帮都要疯了。

不把那个黑头发的小子抓到用最残忍的手段处死,BG帮在这个片区的权威,一定会荡然无存,别人会觉得BG帮已经虚弱,BG帮的生存一定会面临着巨大的威胁,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和势力想要挑战BG帮,想要从BG帮的身上割走一点什么,拿走一点什么,这就是这片都市丛林中的帮派生存法则,遇到这样的挑衅如果不能给以有力的回击,那就真的完了……

……

ChezTerroir餐厅……

“经理,外面刚刚传来消息,BG帮的人刚才在门图大街又被那个黑头发的小子干掉了6个人,那个人还抢了BG帮的一辆摩托车,BG帮已经悬赏200万欧元,要那个人的脑袋……”

“200万欧元么?”抽着雪茄的加布里埃坐在大班桌后面笑了起来,“BG帮的那些疯狗这次可真要发疯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