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47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皮埃尔菲特是巴黎的一个街区的名字,在塞纳圣但尼省也有一个皮埃尔菲特,两者名字相同,但却是指不同的地方。

这个时候在巴黎城里骑摩托车太惹眼,其惹眼的程度,不亚于平时在城里开超跑一样,而且,万一这摩托车上有定位啥的那就更麻烦。

所以,在距离皮埃尔菲特还有四五公里的时候,Xia Pingan 就把摩托车停在了一个热闹的街边公园的花坛背后,把钥匙留在车上,自己步行前往皮埃尔菲特。

一路倒也顺利,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

大概四十分钟后,Xia Pingan 就来到了皮埃尔菲特。

这里是巴黎的富人区,这片街区紧邻着塞纳河,附近有一座铁拱桥,大片别墅就在这里。

这个时代,在这里建造别墅的富人们,为了抵御空间入侵,别墅的美观是向使用功能妥协的,所以皮埃尔菲特这里的别墅一座座的都像是小型的城堡一样,尖尖的屋顶下,到处都是花岗岩和钢筋混泥土与钢结构搭建组合起来坚固墙壁,在那墙壁上,窗户的面积被尽可能的压缩,别墅外面的围墙,最低都是三四米高,非常坚实。

为了美化别墅,不少的别墅的墙壁上,都爬满了香水茉莉、珊瑚藤和茑萝之类的植物,大片的绿色从别墅的墙壁上垂下,那盛开的花朵,让那些坚硬的建筑一下子就变得柔和起来。

除了这些植物之外,漂亮典雅的铁艺大门和围栏,一些显眼的雕塑品,也成了这些坚硬别墅放在外面的装饰物。

一些别墅已经损毁,Xia Pingan 就看到这里有一片区域五十米内的别墅已经消失了,附近都是废墟,地面上有一大个陨石坑,还有一些别墅倒塌了,有些过火的痕迹,但也有一些别墅依然是住着人的。

走在这样的街区,Xia Pingan 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那些住着人的别墅窗户里面有一双双的眼睛在盯着自己,有些警惕。

Xia Pingan 戴着帽子,竖起的风衣衣领遮住脖子和小半边的脸,那些在别墅里盯着他的人,也看不清他的相貌。

……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终于,Xia Pingan 来到了自己影像中的那栋城堡一样的别墅面前。

眼前的一切,还是和记忆之中的一样,别墅的门前有两个大理石雕塑,棕灰色的铁门紧紧闭着,而别墅的大门外面是种满梧桐树的大道,再远处,有一个small wharf ,塞纳河就在more than two hundred meters 外平静的流过,转入一个巨大的河湾,从大门的缝隙里,可以看到里面的院子里种满了flowers and grass 。

看眼前的别墅不像是荒废的,Xia Pingan 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

可以先和这里的别墅主人交流一下看看自己能不能把这别墅买过来或者租过来,要是不行的话,还可以想想别的办法。

别墅的门口有门铃,门头上,还有一个隐蔽的摄像头对着大门外,如果热拉尔夫妇还住在这里的话,应该还记得自己的面孔。

Xia Pingan 走到门口,转过头,把自己的脸对着那个隐藏的摄像头,然后按动了别墅的门铃。

门外隐约可以听到别墅里传来了ding dong 的声音。

Xia Pingan 间隔两秒,按了两下,就没有再按,而是安静的等在门外。

差不多过了十多秒钟之后,Xia Pingan 才从门缝里看到一个穿着blue 碎花裙有着一头小麦色卷发的女人,拿着一支猎枪牵着一只牧羊犬从别墅的门里走了出来。

在罗安的记忆里,这个女人正是罗安曾经教过的学生,热拉尔夫妇的女儿,名叫埃米莉,如果Xia Pingan 的记忆没错的话,埃米莉今年好像刚刚19岁。当初Xia Pingan 做埃米莉的家庭绘画teacher ,和热拉尔夫妇一家人都相处得非常愉快。

埃米莉很警惕,走出别墅的她来到门口,只是打开铁门上的一小扇侧窗,在铁门内露出半个脸来仔细的打量着外面的Xia Pingan 。

“罗Teacher An ,是你么?”

罗安已经差不多两年没有来这里教过绘画了,这两年的时间,罗安的外表也有一些变化,所以门里的女子想确认一下。

“埃米莉,是我,我来看看你们……”Xia Pingan 问道。

确认是Xia Pingan 之后,门内的女子似乎常常sighed in relief ,她放下手上的猎枪,掏出一串钥匙,“罗Teacher An ,稍等,我这就给你开门!”

在门锁打开和铁栓滑动的声音之后,别墅大门侧门完全打开了,Xia Pingan 一走进别墅,埃米莉就连忙把侧门关起来,在里面锁好。

那只跟着埃米莉的牧羊犬,Xia Pingan 一进来就兴奋起来,摇着尾巴,伸着舌头,不停的在Xia Pingan 身边绕来绕去,让埃米莉都忍不住怕了拍牧羊犬的脑袋,“巴图,别动……”。

Xia Pingan 看了看埃米莉安手上拿起的猎枪,他还记得这猎枪是埃米莉father 的收藏品,一共有两支,好像一直放在别墅小客厅的的壁柜里面。

“埃米莉,你father 呢?”Xia Pingan 问道。

一听这话,埃米莉的眼睛就微微有点发红了,“我father 已经去世了……”

“啊,抱歉……”Xia Pingan 脸上有些歉意,“我记得你father 身体一直很健康,今天还想来拜访一下,怎么会……”

“罗Teacher An ,我们进去说吧!”埃米莉迅速的收起了自己的情绪,脸上露出坚强的神情,还露出了一个笑容,“家里还有你爱喝的红茶……”

“好的!”

Xia Pingan 随着埃米莉走入到别墅之中。

那别墅的大门,简直就像银行金库的安全门一样,有差不多一尺厚,异常厚重,正门两边,有一个花窗,不过那花窗被高分子有机玻璃和厚实的铁艺窗户分割成很多块,每一块最大只比碗口大一些,体型稍微大一点的动物都无法钻进来——一切和两年前一样。

别墅里收拾得异常整洁,但也透着一股冷清的气息,除了埃米莉之外,这别墅里,似乎没有别人。

……

意外来得非常突然,几乎就是在Xia Pingan 刚刚走进别墅,才在客厅的沙发上坐好,埃米莉刚刚给他沏了一壶红茶过来,Xia Pingan 正想开口询问埃米莉的家中发生了什么,Xia Pingan 的Sea of Consciousness 深处就突然剧烈震颤了起来。

不好!

Xia Pingan 脸色猛的一变!

这震颤,是Avatar secret technique 的警告,意味着自己在不死城地下密室的本尊的身体正在剧烈的震颤中,这是最危险的警告,如果不是密室中的那个龟甲Five Elements 颠倒Eight Trigrams Sword 阵2.0版本的阵盘遭遇巨大的变故,本尊的身体正在胎息神寂的境within the realm ,又在Soul Power 守护Formation 的保护下,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震颤和警告。

难道有人在破坏阵盘,即将入侵到了密室之中!

本尊的身体要是挂了,那麻烦就大了。

面对这most urgent 的事情,看着刚刚端着茶过来的埃米莉,Xia Pingan 半句话都来不及说,也来不及做什么准备和Formation ,Spirit Physique 直接强行离开这具身体,中断Avatar secret technique ,Spirit Physique 用最快的速度返回本尊的身体之中……

in a flash 之间,Xia Pingan 的Spirit Physique 猛的一震,就像穿越Space-Time Tunnel 进入黑洞一样,在一阵让Spirit Physique 都感觉到有些痛苦的巨大的拉力之下,Xia Pingan 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Spirit World 要塞之中,而且也来不及解释了,再下一秒,Xia Pingan 的Spirit Physique 就穿过要塞的拱门,一下子就返回到了自己秘密坛城的Spirit World 神殿内,再下一秒,Spirit Physique 从秘密坛城的Spirit World 神殿内与本尊重新融合。

……

密室之中,正sit cross-legged 在蒲团上的Xia Pingan 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呼吸和heartbeat 瞬间恢复正常……

整个密室都在颤抖着,就像有火车在密室的上面驶过,hong long long 的巨响在整个地下回荡,龟甲Five Elements 颠倒Eight Trigrams Sword 阵已经全力运转,六只金龟绽放出一团金光护住整个密室,但却被一股从地下传来的恐怖力量挤压得有些变形,在那巨大的力量下,几只金龟的龟甲身上已经出现裂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