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47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关键时刻,那些飞翅火焰虫们再一次体现出了自己的高智商。

在满天的术法rays of light 亮起的瞬间,那些从前面冲来的red 的飞翅火焰虫们,immediately 就moved towards 万Divine Sect 的那些red robe deacon ,还有七阳境的black robe disciples 冲了过去。

七阳境的飞翅火焰虫在围剿拖延七阳境的summoner ,而black 的那些飞翅火焰虫,则moved towards Xia Pingan 他们这些Outer Sect Disciple 和白袍dísciple 冲来。

看飞翅火焰虫的架势,完全是想要让从不死城中跑出来的summoner 一个都逃不掉一样。

这也是Xia Pingan 自从成为summoner 来,第一次亲身经历如此激烈的战斗场面。

从不死城中跑出来的summoner ,就Xia Pingan 眼前看到的这些,他们这一批人,前前后后,至少上万人,而从地下冒出来的那些飞翅火焰虫的数量,差不多有数万。

一时之间,在那广阔的地下空间内,在那one after another 的地下裂缝,溶洞,还有巨大的岩土夹层之中,万千rays of light ,万千道火焰在几秒钟之内,差不多同时就亮了起来。

到了这个等级的summoner ,没有一个是好欺负的,要论智慧,人的智慧比那些insect 强出百倍。

“大家都别藏着掖着了,把ability 都使出来吧,要是冲不出去,咱们都要完蛋……”

一个万Divine Sect 的red robe deacon 怒吼着,一挥手,只是rays of light 一闪,地面上一下子就出现了上万骑兵,那些骑兵骑在战马上飞驰,在地面上如浪潮一样的汹涌前进,拿出弓箭,飞斧,不断的射向那些飞翅火焰,还有些骑兵,抬起长长的骑枪,冲向那些飞来的飞翅火焰虫。

而那个red robe deacon 自己则一下子从天空之中飞落到地面上,身形一下子消失,藏身在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之中,moved towards 前面冲去。

这些summon 出来的军士面对一般的对手还可以,要说面对最低六阳境起步的飞翅火焰虫,那是完全不够看的。

但那个red robe deacon summon 出这些普通的兵马,却并非想要让这些兵马去击杀飞翅火焰虫,他只是想要让这些兵马去干扰飞翅火焰虫的视线,方便自己隐藏在其中,同时延缓阻挠飞翅火焰虫的攻击,加速飞翅火焰虫的能力消耗——这些飞翅火焰虫最厉害的就是远程的火焰伤害,但就算那些飞翅火焰虫肚子里有燃气油井,也impossible 无休无止的喷下去。

每一次的攻击,它们也在消耗着自己的能量,需要消耗一定的时间。

果然,这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的骑兵一summon 出来,前面冲过来的几只red 的飞翅火焰虫一下子子就懵了,一下子就失去了那个red robe deacon 的silhouette ,无法再准确锁定目标,只能本能的张开大口,one after another 火焰飞出,一下子就有数百在奔跑冲锋的骑兵在飞翅火焰虫的火焰之中化为光影消散。

还有几只飞驰火焰虫冲到骑兵的队伍之中,双翅如刀片一样的从队伍之中越过,一个个的骑兵连同战马就被飞翅火焰虫的双翅腰斩,化光消散。

但骑兵实在太多了,放在那里让飞翅火焰虫去杀,要杀完,也需要一定的时间,even more how ,那些骑兵还在跑,而且队伍已经散开。

骑兵们开始攻击那些飞翅火焰虫,但无论是射箭还是骑枪的冲锋,还有threw away 的飞斧,在刺杀strikes 到那些飞翅火焰虫的身上的时候,根本无法对飞翅火焰虫造成半分的伤害,破不了飞翅火焰虫的物理防御。

但眼前densely packed 的骑兵太多,那个七阳境的red robe deacon 自己就隐藏在那些骑兵之中,让那些飞翅火焰虫一下子失去了攻击的目标,那些飞翅火焰虫也狂躁了,只能对那些骑兵大开杀戒,四处追杀。

那个red robe deacon 给所有人做出了一个好榜样,也让众人一下子明白了接下来要选择什么样的战术来突围。

是的,在这种场合,从不死城中跑出来的summoner 们想要从飞翅火焰虫的围堵下charge ahead ,除了自己必须实力过硬之外,这地下的战场之中,只能是越乱越好,只有战场上越发的混乱,人越多,飞翅火焰虫的攻击才会越分散,无谓的消耗越大,大家能逃走的probability 也才越大。

没有谁是傻瓜!

所有人一下子就明白了!

在one after another 的光华之中……

一支支的骑兵队伍出来了,冲锋的骑兵,从一支变成了两支,然后变成了十支,百支,越来越多……

一个个的步兵方阵出来了,步兵们散开了队形,在崎岖复杂的地面上奔跑着,甚至moved towards 一些deserted 的地方钻去……

一个个的巨人出来了,巨人挥舞着手上的大棒,扫平路上的障碍,甚至还跳起来,用大棒轰向那些飞翅火焰虫……

一队队的投石车的部队出来了,一辆辆的投石车,把燃烧着的Fireball 和石块,投向天空之中的那些飞翅火焰虫……

archer 们出来了,魏武卒的步兵出来了,到处如鬼魅一样乱闪的assassin 们出来了……

天空之中出现了成群结队的无数Immortal Crane ,蝙蝠,燕子,金雕,老鹰,Bone Dragon ,Azure Phoenix ,这些被summon 出来的动物异兽也在到处乱飞,扰乱着飞翅火焰虫的视线,那数十万的蝙蝠,直接把飞翅火焰虫当成了目标,就围着那些飞翅火焰虫的脑袋飞来飞去。

还有人summon 出冰雪wind and rain ,片片黑云……

只是瞬间,天空地面,一片眼花缭乱,都是无穷无尽的各种summon 物。

各种异兽,monster ,你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东西,都出来了。

不断有各种各样的光华涌现出来,一时间,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无数的summon 物出现,无数的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出现在这幽暗的地下深渊之中,开始攻击那些飞翅火焰虫,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所有能跑的地方冲去,逃跑。

上万的summoner 在突围,哪怕每个summoner 最少summon 一百个warrior ,那也是上百万的各种大军。

而实际上,哪怕是最低阶六阳境的summoner ,at this time ,能从秘密坛城summon 出来的warrior ,绝不止100人,所以这个时候,仅仅是地面上,出现的各种被summon 出来的warrior ,很快的功夫,就有five-six hundred 万之众……

六阳境的summoner ,每个月秘密坛城的divine force 恢复的数值最少都是三千多点四千点,没有人会浪费每个月恢复divine force 的机会,这些恢复的divine force ,大家就在秘密坛城之中summon 各色人物“储存”起来。

这个时候,刚好派上用场。

是的,越混乱越好,越能干扰那些飞翅火焰虫的进攻节奏越好。

太壮观了!

Xia Pingan 飞在天空之中,一转眼,就发现地面上多了无数的部队,densely packed ,到处都是在冲锋攻击的summon Legion ,那种感觉,就像亲临Far Ancient Era Epic Grade 别的world 大战的战场,难以形容。

这样的场面,也是summoner 的各种summon 物的展示现场。

Xia Pingan 看到了有的summoner summon 出了火枪队和炮兵,还看到有的summoner summon 出了Barbarian Race 的大军,那summon 出来的Barbarian Race 大军的旗帜上,打着一个孟字,难道是孟获?

Xia Pingan 还看到武僧们组成的战阵,在战场上,那些武僧们非常强大,使出Lightweight Art ,在岩壁上奔走如飞……

天空之中有发动机的rumbling sound 响起,Xia Pingan 转头一看,只见天空之中居然还有人summon 出了几艘飞艇,那飞艇呈纺锤状,飞艇上还悬挂着黄龙旗,那飞艇的造型,一下子就让Xia Pingan 想到了他曾经在照片上看到过的华夏历史上第一个制造飞艇的谢缵泰为华夏制造的第一条飞艇中国号。

谢缵泰造出华夏历史上的第一艘飞艇,那是清末民初时候的事情。

看到飞艇,Xia Pingan 真被震动了。

界珠能summon 出来的东西,简直unimaginable 。

看到这些summon 物,Xia Pingan 才发现,自己没有融合的界珠,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界珠中的历史时间线的延伸,有可能超出他之前的预料,绝不仅仅局限在古代。

但这种时候,不是看热闹和研究别人界珠的时候,Xia Pingan 自己也没有闲着。

挥手之间,Xia Pingan 就summon 出了2000精英奴兵和100风暴铁骑投入到了战场之上,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Xia Pingan summon 出来的精英奴兵奔跑着,不断把手上的投枪moved towards 那些飞翅火焰虫投去,而他summon 出来的风暴铁骑,一被summon 出来就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跑去,混入到那混乱的地面Legion 之中。

奴兵是summoner 可以summon 的最低阶的军种,虽然battle strength 不高,但就是便宜,好用,可以大量summon 。

除了Xia Pingan 之外,其他summon 出大把奴兵的summoner ,也有不少,所以,地面上放眼随便看过去,各种奴兵,densely packed ,不下fifty-sixty 万,简直比牧野之战的场面还要壮观,有些summoner 一挥手,上万奴兵就跑出来了……

看着战场上到处奔跑着的奴兵,Xia Pingan 自己,也迅速冲入到了地面上,烽火戏诸侯的secret technique 一施展,就隐藏了自己的身形,把自己变成一个奴兵的模样,混杂在那无数的大军之中,moved towards 前面冲去。

烽火戏诸侯这样的Illusion Technique 和障眼法,单独在这些高阶的insect race 面前施展的话,很容易就被这些insect race 发现,效果不是太好。

而烽火戏诸侯的Illusion Technique 在这种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中施展起来,让自己化身成summon 物,那效果就完全不同了,完全可以鱼目混珠,这就像一滴水藏身到大海之中,想要在奔涌的海潮之下再把那滴水再找出来,绝对不容易。

飞翅火焰虫自然无法一个个的去分辨那several millions 的目标之中谁是summoner 的化身,时间和条件完全不允许,只能疯狂的在天空和地面上到处围杀那些summon 物。

而且,不知何时,也不知道是哪个掌握secret technique 的大能,居然在这地下summon 出了大片滚滚的浓雾,弥漫的浓雾之中,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四散冲杀,满天的飞禽四散飞舞。

面对这样的场面,到处浓雾滚滚,散布在天空和地面上的several millions 的各种目标,这一下,轮到那些飞翅火焰虫傻眼懵逼了。

一时之间,那些飞翅火焰虫也只能胡乱冲杀自己面前和视线之中的目标。

Xia Pingan 自己在地面上像奴兵一样的奔跑着,他施展出烽火戏诸侯的Illusion Technique ,不断有一个个的black robe ,red robe 和白袍的万Divine Sect dísciple 在浓雾之中出现,moved towards 远处飞去,把那些追逐众人的飞翅火焰虫吸引得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追去。

等到那些飞翅火焰虫追近了,一道火焰喷过,或者sharp claw 扫过,Illusion Technique 光影消散,那些飞翅火焰虫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summoner 中,掌握Illusion Technique 本领的,也绝不止Xia Pingan 一个。

所以一时间,天空之中,又有越来越多的summoner 出现,开始到处飞散,把那些飞翅火焰虫的注意力进一步分散。

spell 其实无大小,只要用在合适的时候,用在合适的时机和场合,就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formidable power 。

眼前这地下洞窟地缝之中的场面,用混乱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几百万人和非人的生物在这里完全搅和在一起厮杀,各种Illusion Technique secret technique 悉数显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真中有假,假中有真,谁都要晕头转向,别说那几万只insect 。

……

一道灼热的火光从Xia Pingan 身边扫过。

前面的路上,一只black 的飞翅火焰虫落下,那只black 的飞翅火焰虫已经愤怒欲狂,双爪一扫,五六个风暴铁骑就被扫飞,化光消散,嘴巴一张,一道火线扫过地面,seventy-eighty 个奴兵又消散了。

但眼前的各种summon 物,似乎还是无穷无尽一样。

精英奴兵把自己手上的投枪moved towards 那只black 的飞翅火焰虫透去,就像挠痒痒。

black 的飞翅火焰虫愤怒,又是一道火焰扫过,又有几十个奴兵化光消散。

而这个时候,Xia Pingan 已经随着几个精英奴兵冲到了那只black 的飞翅火焰虫的面前,Xia Pingan 跃起,Seven Stars Sword 鞭一下子出现在他手上,还没有等那只black 的飞翅火焰虫反应过来,Xia Pingan 一剑斩下,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一剑就把那只black 的飞翅火焰虫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