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69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0 作者: 醉虎

  第699章 完美   God Tomb Sect 的楼Vice Sect Master 和幸存的那些God Tomb Sect dísciple ,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被God Tomb Sect 悬赏追杀的summoner ,在“ten great divine children ”梅政的法Martial Fusion 一的拳头之下化为灰烬,一个个的心神都有些震撼,心中也let out a long sigh of relief ……

  哪怕对楼Vice Sect Master 来说,刚刚那一幕也给了他强烈的冲击,因为Xia Pingan 刚才的那一拳,他发现,要是换成他自己的话,他在那一拳之下,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哪怕他已经是八阳境的summoner ,面对着狂神lineage 这法Martial Fusion 一formidable power 巨大的拳法,心中也是充满了敬畏。

  这法Martial Fusion 一之道,他现在连门槛都摸不到,只能羡慕。

  他八阳境都不一定能接下那一拳,更别说那个杀了他们Young Sect Master 的“恶徒”——那个“恶徒”的实力,也就是七阳境中上而已,面对梅政,果然是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完全被吊打。

  Xia Pingan 一拳过后,地面上出现了一大片lava 湖,那lava 湖中的lava 也正在逐渐冷却,周围several li 的地形地貌都有着巨大的改变,还有地下,估计也是一团糟。

  那个“恶徒”估计didn’t expect ,会在这里碰上梅政吧,梅政的能力,刚好完全把那个“恶徒”的能力都克制住了。

  ten great divine children ,果然name is not in vain 。

  楼Vice Sect Master 看着眼前的结果,整个人浑身舒爽,没有半点怀疑,因为从头到尾,整个过程,虽然有些意外的因素,但并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首先是那个“恶徒”的身份和气息完全可以确定,就是自己曾经追杀过的那一个人,这一点毫无疑问。

  其次就是刚刚梅政杀那个恶徒的过程,他也看在眼里,他和其他的God Tomb Sect dísciple 亲眼看到梅政锁定了那个恶徒的藏身之地,一路追来,然后用Earth Escape Technique 钻入地下,把那个恶徒给轰了出来,最后将那个恶徒就地轰杀,这些都impossible 有假。

  那个杀了God Tomb Sect Young Sect Master 的“恶徒”虽然是被梅政击杀的,但梅政可是他找来的,而且这璇玑城也是他负责的地盘,之前也是他带来的人和那个“恶徒”激战后给他出手创造了时机……所以,这次的功劳,是他的。

  “啊……我想起来了,那个人就是被God Tomb Sect 发出悬赏令悬赏的人,我之前看到过God Tomb Sect 的悬赏令……”守护Feng Family 金矿的那些summoner 中,有一个summoner 终于想起了什么,一下子惊呼了起来,“那个人是小狂神,小狂神出手了!”

  “一亿gold coin ,一百颗稀有界珠,外加七阳境或者八阳境的任意的divine spring ,我的天……”

  一大堆羡慕的目光moved towards Xia Pingan 看了过来,有的人甚至在吸着口水,God Tomb Sect 的悬赏,足以让任何summoner 都羡慕不已。

  Xia Pingan 已经飞到了楼Vice Sect Master 前面,脸色平静,“楼Vice Sect Master ,你们看到了,我已经把被你们God Tomb Sect 通缉的那个人找到而且击杀,当面把那个人化成了灰烬,我和your sect 的约定已经完成,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三日之后,我们在Myriad Treasures 堂相见吧!”Xia Pingan 说着,还shook the head ,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我这次恐怕也给自己惹了一个大麻烦,这个人果然是有背景的……”

  “梅Young Master ,那个恶徒可说他叫什么名字,有什么来历?”楼Vice Sect Master 希冀的问了一句。

  “没有说,估计他还没有那么傻吧,他要是说了,也怕你们God Tomb Sect 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牵连身边的人吧,现在他不说,我们谁都不知道他来自哪里,还要随时提心吊胆!”

  “说的也是,这么死,还真便宜他了,我们Sect Master 原本准备要灭他的九族,把他的亲族,全部炼成我们的傀儡……”楼Vice Sect Master 还安慰了Xia Pingan 一句,“要是有人为这个人来找梅Young Master 你的麻烦,梅Young Master 可以和我们联系,我们Sect Master 还正愁找不到这个人的来历呢?”

  “我这次为你们God Tomb Sect 惹上大麻烦,把麻烦弄自己身上了,唉,算了,已经收了你们的东西了,就要承担这些因果,不说这些了,谁叫我这个人言出必行呢……”

  “梅Young Master 高义,我们God Tomb Sect 一定铭记于心!”楼Vice Sect Master 的那一张丑脸上,露出了一个足以吓哭小朋友的笑容。

  Xia Pingan nodded ,直接一转身,就飞到那些守护Feng Family 金矿的那些summoner 面前,对那些人说道,“这里是你们Feng Family 的矿区,刚才我在地下和人搏杀,动静有些大,不知道与没有给你们造成损失,如果有损失的话,我愿意赔偿!”

  “梅Young Master 客气了,我们矿上的影响很小,刚才只有several li 外的一小段矿洞受到这里的波及塌陷,损失了七八个summon 出来的矿工而已……”那个留着白胡须的看守Feng Family 金矿的summoner 也客气的对Xia Pingan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说道,“我们让其他矿工重新挖掘一下就可以了,今日得见狂神lineage 的法Martial Fusion 一的secret technique ,实在是令人大开眼界,梅Young Master ten great divine children 之名,like thunder piercing the ear ,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佩服,佩服……”

  矿上的损失倒是有的,只是不大,真要赔偿,估计也就赔偿个三两千的gold coin ,Feng Family 也是神裔家族,为了这么点钱,去找一个ten great divine children 开口,实在丢份,再加上梅政又挺客气的,那个Feng Family 的summoner 也就顺水推舟,大家脸上都好看。就算梅政不闻不问,矿上的summoner 和Feng Family 也impossible 为了这么一点事情去找梅政要说法,那纯粹是自找没趣。

  “many thanks !”Xia Pingan 对着Feng Family 的那些summoner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说道,“楼Vice Sect Master ,我先回璇玑山庄,那就三日后再见了……”Xia Pingan 对着God Tomb Sect 的人说了一句,也没有再停留,直接转身,body flashed 就moved towards 璇玑城飞去,留给众人一个飞逝的背影,片刻的功夫,就消失在天际。

  “这才是高人风范,God Tomb Sect 的悬赏就这么赚到了……”一个看守金矿的summoner 羡慕的说道。

  “除了小狂神,这悬赏对其他人来说可没有那么好赚啊,别的不说,这Earth Escape Technique ,最难掌握,会的人可不多啊……”刚刚和Xia Pingan 说话的那个白胡须的summoner shook the head ,一挥手,也带着众人重新返回矿上了。

  ……

  最后看了两眼脚下那翻腾过来的大地和山谷,楼Vice Sect Master 心中的波澜才略微平息了一些,他也带着God Tomb Sect 剩下的那些人重新moved towards 山洞飞去。

  “楼Vice Sect Master ,现在……怎么办?两位Elder 已经战死了……”一个God Tomb Sect 的dísciple 在路上somewhat absent-minded 的问道。

  “我们先回山洞,收拾战死same sect 遗骸,然后我会立刻将璇玑城发生的事情传给Sect Master ,听Sect Master 指示……”

  对刚才死了的那些God Tomb Sect dísciple ,楼Vice Sect Master 并不关心,如果梅政没有把那个“恶徒”杀死,他有可能要背锅,但那个“恶徒”一死,这就成了功劳了,只要能报了杀子之仇,Sect Master 是不会怪罪的。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没有把那个“恶徒”的全尸给留下来让Sect Master 泡制,也不知道那个“恶徒”的来历背景,不过这也不是什么硬性的要求,因为高阶summoner 的对决之中,都以术法为基础,术法对决能留全尸的情况很少,输的一方,经常是skeleton doesn’t exist 。

  楼Vice Sect Master 一边在脑袋里回想着今天所有事情的细节,一边在脑袋里组织着说辞,在发现没有任何遗漏之后,一回到山洞,楼副宗立刻就和God Tomb Sect 的Sect Master 联系。

  ……

  Xia Pingan 在路上,也在脑袋里回想着今日的所有细节,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最后他发现,除了他遇到这件事有些碰巧之外,他安排的这个局的确没有任何遗漏,每个细节都经得起推敲,这才放下心来。

  战场为什么选择在Feng Family 的金矿附近,那也是Xia Pingan 精心设计的,看守金矿的那些Feng Family 的summoner ,就是目击证人和观众啊,要是God Tomb Sect 敢renege on a debt ,那就试试。

  Xia Pingan 回到璇玑山庄,立刻就布置阵盘,重新把夏来福给叫了出来。

  刚才夏来福被他的Five Elements Fist 化下消融,那是给外人看的,实际上,夏来福当时化为液体,悄然返回到了他的秘密坛城之中。

  夏来福的面目一阵变化,那个杀了God Tomb Sect Young Master 的divine poise and sagelike features 的道人模样的面孔就消失了,夏来福重新变成了一个old servant 的模样,身上的气息也跟着变了。

  只要杀了God Tomb Sect Young Master 的那张面孔永远不会出现,这也就等于自己把那个人杀了,这一切的安排,完美!   再接着,Xia Pingan 把God Tomb Sect 给他的那个箱子拿了出来。

  箱子打开,里面的那一百颗界珠就像一百颗可爱的彩蛋,让Xia Pingan 看得心花怒放,忍不住laughed heartily 起来。

  “asking monarch to enter the urn ……毛遂自荐……疑邻盗斧……唐雎……裴行俭粮车藏兵,嗯,这是木马屠城记的原版啊,hahaha ……”看着箱子里那些自己没有融合过的界珠,Xia Pingan laughed heartily 起来。

  要是God Tomb Sect 的Sect Master 知道这些God Tomb Sect 的这些悬赏最后会成全了杀了他们Young Sect Master 的人,估计能气得吐血吧……

  接下来的时间,未免夜长梦多,Xia Pingan 就在密室之中开始抓紧时间融合起界珠来,他先是拿起那颗“毛遂自荐”的divine force 界珠,眨眼的功夫,整个人就被包裹在界珠的光茧之中。

  只是几分钟后,Xia Pingan 身上的光茧粉碎,他又拿起第二颗界珠……

  ……

  今日一更!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