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70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1 作者: 醉虎

  第700章 实力暴增   “仲父,那些从鲁国和梁国回来的商人都说,现在鲁国和梁国的田地里,到处种的都是桑树,从曲阜到临淄的路上,到处都是贩卖鲁缟绨衣的商人和车马,这三年来,整个鲁国差不多家家户户都在织缟制绨,到处的Heaven and Earth 里都在种桑,而且桑树已经长成,一切果如仲父所料……”齐桓公说着这些,脸上的表情已经忍不住眉飞色舞,对Xia Pingan 的判断完全prostrate oneself in admiration 。

  “恭喜大王,收服鲁国和梁国的时机到了!”Xia Pingan 沉静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茶杯,语气平缓,not happy nor angry ,因为一切都是计划好的,历史按部就班。

  在这颗界珠之中,Xia Pingan 再次成为了“华夏第一相”管仲,导演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粮食战争,不费一兵一卒,就收服了鲁国和梁国。

  “哎,当初仲父让寡人穿上鲁缟制的绨衣上朝,还放任满朝文武与Qi State 百姓效仿穿着鲁缟,又鼓励商人从鲁国贩运鲁缟来Qi State ,却又禁制我们Qi State 百姓种桑制缟,这些年,鲁缟价格as the tide rises, the boat floats ,已经翻了数倍,Qi State 上下为了这鲁缟,已经花出去无数的钱财,寡人也曾听到一些大臣私下颇有怨言,只是那些人,又哪有仲父的眼光和丘谋略,整个天下都在仲父胸中啊,今日之局面,数年前仲父已经预料到了,既然仲父说如今时机已到,那我Qi State 该如何做?”齐桓公谦虚的请教道。

  “Your Majesty 从明日上朝,就不再穿绨衣,就穿帛衣,同时还请Your Majesty 下令,封闭与鲁国和梁国的关卡,不许鲁梁梁国的绨衣鲁缟再入Qi State ,但如果有两国百姓来投奔,可以让人进来,之前我们Qi State 为买鲁缟花出去的所有钱,我们就让鲁国和梁国both principal and interest 的给大王还回来……”

  “好,一切就如仲父所说,只是这两国的粮价,真能涨到每石一千多钱么,要知道现在临淄的粮价,每石只是十钱而已……”齐桓公还有些疑惑,因为Xia Pingan 之前就说可以让鲁国和梁国的粮价涨到每石千钱以上,这太疯狂了,因为这对equivalent to 粮食价格上涨了一百倍,而这两年,Qi State 别的不多,就是粮食多,管仲不许Qi State 百姓种桑养蚕,大家只能种粮食,Qi State 各地兴建了不少粮仓,官仓的粮食都已经堆满了,要是这粮价真能上涨一百倍,那Qi State 就赚大发了。

  “不穿绨衣不会死人,人饿了也不能去吃桑叶,大王可以wait and see ,this time ,大王一定能让鲁国和梁国两国乖乖acknowledge allegiance !”

  “好!”齐桓公高兴的nodded 。

  ……

  Xia Pingan 随后离开王宫,乘坐车马返回自己府上。

  坐在车上,Xia Pingan 看着这繁华的临淄城,心中对管仲的敬畏依旧不减,他这次在界珠的world 成为管仲已经三年,管仲一手开创主导了Qi State 在春秋时代的霸权,而管仲开创霸权的主要手段,就是粮食战争,就是资本手段,中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玩粮食战争与经济战争的国家,管仲就是粮食战争和经济战争的Ancestral Master 。

  this time ,管仲是用鲁国和梁国产的绨来收服两国,当这两个国家的从上到下都因为“绨”能赚钱,而把“绨”变成国家的支柱产业而荒废粮食生产的时候,这就是Qi State 到了用粮食来收割鲁国和梁国的时候,Qi State 的粮食涨价百倍之后,在饿死和投降之间,两国只有一条路。

  鲁国和梁国之后,是衡山国。

  衡山国是春秋时期的军械大国,因为衡山国产金属,善于冶炼兵器,在诸侯之间贩卖军械兵器,赚得不亦乐乎,管仲收服衡山国的手段,也是粮食战争,与收服鲁国和梁国如出一辙,Qi State 先是大举高价买入进口衡山国的军械刀兵,同时还带动着周围的诸侯国也一路高价买入衡山国的军械刀兵,直接把衡山国出产的军械刀兵炒高了二十倍的价格,让衡山国彻底把冶炼兵器变成国家的支柱产业,荒废了耕种。

  然后Qi State 又到各国购买粮食,forcibly 的把各国的粮价抬高了三倍,把市面上能买的粮食都差不多买走了。等到一切就绪之后,Qi State 断绝了和衡山国的往来,不再购买军械刀兵,整个衡山国守着一堆武器,守着无数扩大生产的作坊和铁矿,但却买不到粮食,衡山国欲哭无泪,于是全国大乱,Qi State 再次拿下衡山国。

  同样的粮食战争的手段,用在Chu State 的时候是买Chu State 的鹿,搞定蔡国买的是蔡国的木柴,搞定代国是买代国的狐白,也就是狐狸腋下的白毛。

  这些国家一个个被Qi State 用粮食战争搞定,Qi State 的霸权就这么出来了。

  Qi State 吹起这些国家的资产泡沫,然后再刺破泡沫,用粮食来收割,这手段,在几千年前,已经被管仲玩得滚瓜烂熟。

  carriage 在街上晃荡着,Xia Pingan 思绪飘飞,想到了几千年后的事情,如果把鲁国和梁国产的绨变成后世的房地产,那么已经可以预见,随后会发生什么……

  一个几千年前就产生管仲的民族和国家,几千年后被人用管仲的手段收拾了,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剧。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历史会重复,但却不会简单的重复,规律不会变,但表象却能各有不同。

  或许,这就是学习历史真正的意义所在。

  ……

  如Xia Pingan 所言,到了second day ,齐桓公上朝,Imperial court 的所有大臣都发现了,已经连续穿了三年绨衣的齐桓公今天上朝,居然没有再穿绨衣,而是穿着Qi State 的帛衣。

  “寡人已经厌倦绨衣,发现还是我们Qi State 的帛衣的质地更好,更舒服……”在满朝穿着绨衣的大臣的注视下,齐桓公在宝座上面无表情的说道,“传寡人令,从今日起,Qi State 各地关卡不得再让鲁国和梁国的绨缟进入,这两国的人可以投靠我们Qi State ,但鲁缟绨衣片缕不得入境……”

  “是!”

  ……

  临淄城的风向变了,只是second day 再上朝的时候,整个great hall 之中,再无一个大臣身上还穿着绨衣,命令传到边关,Qi State 一闭关,那些满载绨缟,等着通关进入Qi State 的商贾全部傻了眼。

  鲁国梁国的丝织品,开始在各地堆积如山,由千匹三百金子的价格,变得越来越贱。

  而与此同时,没有了出口丝织品的收入,本国的耕地又大量种桑,粮食减产严重,想重新改种又需要时间,但鲁国梁国的百姓却要吃饭啊,一时间,两国各地的粮价一天三变,翻着跟头的往上涨,甚至是有价无市,ordinary person 家这三年织绨缟赚的那点钱,眨眼之间就全部拿来买米了,还不够。

  短短一个月,就有饿死人的事件在鲁国和梁国各地发生,两国的百姓受不了了,在饿死,造反,和逃亡之间,大多人选择了第三者,因为众人听说只要逃到Qi State ,就有饭吃。

  到最后,两个国家的百姓,十之五六,居然都跑来了Qi State ,成了Qi State 的国民,羸弱不堪的鲁国和梁国,最后不得不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于Qi State 。

  当两国的使者到达临淄的时候,这颗界珠的world ,才轰然破碎。

  ……

  密室之中,Xia Pingan 睁开了眼睛。

  这颗管仲不动一兵一卒就收服齐鲁两国的divine force 界珠,是他这次从God Tomb Sect 得到的所有界珠中最后融合的一颗,在这颗界珠之前,Xia Pingan 已经融合了十多颗界珠。

  这颗界珠给了Xia Pingan 增加了整整36点divine force 上限,此刻Xia Pingan 的秘密坛城中的divine force 上限,已经达到了10511点,距离八阳境的10920点,又进步一大步,divine force 上限只差409点了,Xia Pingan 的整体实力,也unconsciously 的前进了一步,到了七阳境的高阶。

  融合完刚刚到手的这些界珠,对Xia Pingan 来说,也不过是刚刚过了一天时间而已。

  其实就在这两天,Xia Pingan 得到God Tomb Sect 悬赏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整个璇玑城,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Xia Pingan 在璇玑山庄休息了两天之后,到了3rd day ,God Tomb Sect 的楼Vice Sect Master 果然带着那两个dísciple 来到了璇玑山庄,约着Xia Pingan 一起去Myriad Treasures 堂兑现God Tomb Sect 的八阳境divine spring 。

  几个人很快就来到了璇玑城的Myriad Treasures 堂。

  而就在楼Vice Sect Master 正准备要带着Xia Pingan 进入Myriad Treasures 堂的时候,天空之中突然想起了一个沙哑阴沉的声音,“这位就是……为我儿报了仇的梅Young Master 么……”

  一听这个声音,在场的楼Vice Sect Master 和另外两个God Tomb Sect 的人complexion changed ,连忙停下,对着空中行了大礼,“拜见Sect Master !”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