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862

  第862章 难关
  奥格斯特教官似乎很有经验,他只是从身上拿出一个white 的小药品,在已经晕倒的雁浅浅的鼻子面前晃了晃,雁浅浅就悠悠的醒了过来。

  断头台上的无头尸体很快就被刑场的人拖到了一边,地上的鲜血都还没有擦,很快,第二个死刑犯就被拖了出来,这里的死刑执行程序,犹如机器上的齿轮一样在转动着,绝不停下。

  相比起第一个来,这第二个死刑犯还没有拖到断头台上就已经崩溃了。

  第二个死刑犯看样子只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youngster ,脸色煞白,带着dark circles ,还没有被拖到断头台上,他整个人就已经瘫软了,颤抖着,一股黄色的液体从他的裤子里流淌了出来,带着恶臭的气息,已经被吓得失禁。

  看到这一幕的几个男的还好,而刚刚醒来的雁浅浅和黛丽丝,还有林珞瑜脸色都不太好,估计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大男人在她们面前屎尿齐流的模样会有多么的难看,这不仅是视觉的刺激,更是嗅觉的刺激,那味道,说实话,令人欲呕。

  “不……不……我不想死……我不想死……”那个youngster 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

  “皮亚努,男,20岁,因为奸杀同校的女生被捕,于神历第七纪元1573年4月被柯兰德审判法院判处死刑,斩首,今日验明正身,在勃兰迪省的重刑犯监狱执行死刑……”断头台旁边的监督官员frowned ,还是用冷漠无情的语气宣读看了执行死刑的命令。

  “死亡从来不是美好的事情,今天你们看到的只是相对正常的死亡画面,鲜血,失禁,掉脑袋,这是正义的程序,并不丑恶,相信我,如果你们未来真的加入调查局,这样的死亡场面,可以用干净和美好来形容!”奥格斯特教官对着众人安静的说着,“如果你们在调查局,你们能看到的死亡场面,绝不止眼前的这些,眼前的这些连开胃菜都算不上,就像幼稚园小朋友的画作,太纯洁了,死亡一旦和邪恶之事连接在一起,那样的死亡,才是真正的恐怖,这第二个死刑犯,谁来?”

  “教官,我来……”周鼎安鼓足勇气上前。

  “好的,那就交给你!”奥格斯特教官nodded 。

  周鼎安走上断头台,拿起大刀,loudly roared ,直接就把还在哀号的那个人死刑犯的脑袋砍了下来,随后,周鼎安像是虚脱一样,喘着粗气,又从台下走了下来。

  雁浅浅不出意外,在看到第二个人被砍了脑袋之后,再次晕了过去。

  只是this time ,奥格斯特教官没有再用medicine 把雁浅浅弄醒过来,他只是shook the head ,对黛丽丝和林珞瑜说道,“you two ,把她送到carriage 上吧!”

  “教官,雁浅浅不用完成今天的任务了么?”林珞瑜问了一句。

  奥格斯特教官shook the head ,“在这种场合,连续短时间内晕过去两次的人不能再接受第三次的刺激,不然她的精神会留下永久的创伤,难以恢复,雁浅浅作为神眷者,她的内在对死亡和鲜血有本能的抗拒,让她以后很难执行艰巨危险的任务,回到安第斯堡后,她需要找米莉女士接受一下心理和精神抚慰治疗,然后她在安第斯堡的训练也就差不多结束了,调查局会为她安排合适的文职工作……”

  奥格斯特教官的话似乎宣告了雁浅浅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可能也就这样了。

  这样的话,让Xia Pingan and the others 还暗secretly relieved ,雁浅浅的性格,的确不太适合调查局内那些比较凶险激烈的任务,以后她做一份安稳的工作,像个普通女人一样,幸福快乐的过一生,或许更适合她。

  雁浅浅很快就被送到了旁边的carriage 上,让她在carriage 上休息。

  第三个死刑犯接着被押了上来,出人意料的,这次主动站出来要求行刑的,是林珞瑜。

  林珞瑜绝对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站在台山的她,虽然假装镇定,但她在挥刀的时候,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手也颤抖了一下,结果那刀在挥下去的时候,稍微偏了一点,没有砍在那个死刑犯的脖子上,而是砍在了那个死刑犯的后脑上。

  人的头骨是相对比较硬的,结果林珞瑜那一刀,只有一半没入到了那个死刑犯的脑袋里就被卡住了,那个死刑犯疼得在断头台上一边吐血一边大叫,那粘着刀的脑袋还在晃动着,分外吓人。

  林珞瑜整个人一下子呆住了,虽然她戴着刽子手的面具,但这一刻,面对着一个脑袋上粘着a saber 还在惨叫的人,她一下子还是有些束手无策,被这突然的情况吓得后退了两步。

  就在这时,Xia Pingan 一个飞扑冲到了断头台上,眼明手快一下子抽出卡在那个死刑犯脑袋上的刀,再次手起刀落,一刀下去,就把那个死刑犯的脑袋给砍了下来,完成了行刑。

  奥格斯特教官看了Xia Pingan 一眼,slightly nodded 。

  Xia Pingan 和林珞瑜一起重新走下了断头台,回到队伍里。

  “没事吧!”Xia Pingan 问了林珞瑜一句。

  “谢谢!”林珞瑜难得没有再要强抬杠,而是小声的和Xia Pingan 说了一句。

  死刑犯不断被押了上来,博Naagh 第四个上台,也出现了一点意外情况,因为太紧张,他的第一刀并没有把那个死刑犯的脑袋砍下来,后面补了两刀才砍下那个死刑犯的脑袋。

  在走下断头台的时候,博Naagh 就像虚脱了一样,已经浑身是汗。

  第五个上台的是黄大皋,这个家伙上去的时候还有点犹豫,但在接过刀的时候,反而不紧张了。

  这个家伙拿着刀,在砍下去之前,直接双手拿刀在那个死刑犯人的颈部大动脉和气管处一抹,直接给那个死刑犯放血,那个死刑犯脖子上的鲜血一下子就飚出一米多远,像喷泉似的在喷,在那个死刑犯惨叫得失去了力气之后,黄大皋才拿起大刀,咬着牙,一刀就把那个死刑犯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你刚才在台山干什么,为什么要先切断那个死刑犯的脖子上的blood vessels 给那个死刑犯放血?”奥格斯特教官问走下来的黄大皋。

  “我……我刚才在心里一直默念,那个杀了自己父母的人渣连畜生都不如……可以当猪一样的宰杀……我跟着我father 学杀猪就是这么杀的……”黄大皋怯怯的replied ,很不自信。

  奥格斯特教官nodded ,没说什么。

  黛丽丝是最后一个上去的,她第一次举起刀,那把刀直接没有拿住,从她手上掉了下来,后面她闭着眼睛砍下去,刀虽然砍在了那个死刑犯的脖子上,但却没有把那个死刑犯砍死,那个死刑犯这次是直接在断头台上失禁。

  那断头台上,各种气味一下子就混在了一起。

  黛丽丝尖叫着,连续砍了那个死刑犯三四刀,才把死刑犯砍死,但那个死刑犯的脑袋,却始终连在脖子上,耷拉着。

  黛丽丝还没有走下断头台,就已经又开始吐得murky heavens dark earth 。

  而今天的死刑犯有九个人,除了已经被处决的六个人,还有三个死刑犯等待处决。

  在第七个死刑犯被押上断头台的时候,奥格斯特教官看了几个人一眼,“谁还想再来?”

  “教官,我还想着再试试……”Xia Pingan 说道。

  “好,你来!”

  Xia Pingan 上台,干脆利落的又砍下了一个死刑犯的脑袋。

  还有两个死刑犯,第八个死刑犯是一个强奸犯,连续作案几十起,是一个惯犯,还在作案过程中杀过人。

  在听到奥格斯特教官询问的时候,林珞瑜再次上台。

  this time ,林珞瑜的手没有再抖了,她稳稳的拿着刀,一刀砍下了那个垃圾的脑袋。

  最后一个死刑犯是一个邪教徒,还杀人,吃人,可谓是罪大恶极。

  那个死刑犯身高两米,双眼血红,体格非常强壮,全身都是隆起的肌肉和诡异的刺青,在把他押上来的时候,那个死刑犯不仅没有半点害怕,还在狂笑,扯得拉扯着他的锁链oh la la oh la la 作响,四个狱警都拉不住他。

  “hahaha ,你们这些胆小鬼,要是放开我,我能把你们一个个都吃了,你们的灵魂和身体将和我fuse together ,你们是杀不死我的,Spiritual God 已经赐予我永生之躯……我将永远存在……”那个死刑犯大叫着,半点不见害怕.
  在把那个死刑犯带到断头台上的时候,突然出现意外,那个死刑犯怒吼着,全身的皮肤一下子发红,两个预警手上的铁链瞬间就被那个死刑犯挣脱,那个死刑犯一手抓着铁链,铁链一挥就套住了一个狱警的脖子,把那个狱警一下子就拉扯到了他面前,跌倒在地上,同时那个死刑犯的嘴角突然冒出两颗尖锐的獠牙,就要对着狱警的脖子咬下去。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一下子就造成了一点混乱,旁边的不少狱警已经开始要掏枪,

  就在那混乱的关头,一根锋锐的Icicle 带着咻的一声破空声闪电般的飞出,直接就准确的轰在了那个死刑犯的脑袋上。

  “轰……”那个死刑犯的狂吼之声一下子停止,脖子上的脑袋一下子粉碎,鲜血脑浆洒得到处都是,那高大的无头身体已经被冻结得僵硬,犹如冰块,站在断头台上,摇晃了两下,然后轰然倒地。

  那个被拉到面前的狱警已经被吓得脸色发白,浑身都在发抖。

  Xia Pingan 冷漠的把自己伸出的手收了回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