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865

  第865章 绿衣使者

  夜色已深,柯兰德市圣徒广场上的钟楼的时间即将指向十一点三十分。

  这个时候的广场周围已经一片寂静,连鸽子都回窝了,广场上一个silhouette 都没有,只有广场附近的一些建筑,还隐隐透出一丝灯火。

  最近的一辆carriage 十分钟前从广场东边的路上经过,几个巡逻的警察在九点过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这里,十点过后,这里就一片安静,再也看不到一个silhouette 。

  Xia Pingan 就躺在广场东边一个昏暗路灯下的一条椅子上,椅子的地上,放倒着两个啤酒瓶,像是喝醉了在广场路边上休息的人。

  对这种喝酒躺在广场边上的人,像是游客,也有可能是流浪汉,根本无人搭理,甚至就连巡逻的警察都懒得过来盘查。

  在确定广场周围再也没有who 会关注着自己之后,Xia Pingan 终于睁开了眼睛,同时他也明白为什么那个杀手会把东XZ在这里了。

  “奶奶的,那个叫西格斯卡奈尔的杀手脑洞还真是挺大的,居然想到在把自己的东XZ在这个地方,大庭广众之下,反而是最安全的,要跑路的时候来把东西取出来,的确top secret 啊……”

  Xia Pingan 嘀咕了一句,就从躺椅上慢慢起身,装作酒醉的样子moved towards 十多米外的路灯走去。

  那路灯是黑的,上面的灯罩上上破了一个洞,不知道已经坏了多久,反正还没有人来修,路灯的旁边有几颗梧桐树,地面上刚好就在梧桐树交叉的阴影区内,在天黑的时候,这阴影区内漆黑一片,距离稍微远一点,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Xia Pingan 走到那路灯的旁边,脚上踩了踩地面上的那块指向广场钟楼方向的地砖,然后整个人蹲下,只是拿出一把匕首插入到那地砖的缝隙里,一撬,那块地砖就被撬得离地,随后Xia Pingan 一把抓住那块地砖,把那块地砖从地上拿了起来,再用手在地砖下面的混着沙子的土里刮了两下,一下子就摸到了一个油布包裹着的盒子。

  把盒子迅速收到自己开辟的Space Warehouse 内,再迅速把地砖放到原味,整个过程,也就五秒钟就完成了,的确top secret 。

  然后Xia Pingan 走出了梧桐树形成的阴影,moved towards 他白天租的房子走去。

  只是十多分钟后,Xia Pingan 就已经顺利来到了那个家庭旅馆的外面。

  一辆carriage 停在那旅馆外面的围墙边上,Xia Pingan 来到的时候,就在那carriage 的旁边,一个男人正在搂着一个女人靠在carriage 旁边依依不舍的亲吻着,拉着carriage 的两匹大黑马打着响鼻,透过家庭旅馆二楼传来的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到那个男人是一个中年男性,穿着一身black 的外套,头戴圆顶硬礼帽,衣冠楚楚,那个女人穿着blue 的长裙,面容姣好,围着一条狐皮围脖,两个人搂着脖子抱在一起。

  Xia Pingan 的脚步声一下子惊动了那两个人,那两个人才一下子分开,moved towards 这边看过来,Xia Pingan 瞥了一眼两人,也没有在意,直接推开家庭旅馆的院子的门走了进去。

  “亲爱的,我今晚必须回去了,相信我,等我处理完庄园的事情,我一定会娶你的……”

  “我相信你,只是剧院的经理斯塔克今天又让我去他的办公室,我没去,他就让我到后台整理服装和道具,没让我上台,我受够了……”那个女的抱怨着。

  “那个混蛋又骚扰你!”男人忍不住低声咒骂了起来,“你放心,这个问题我会帮你解决……”

  外面继续传来两人的细语声和接吻声,Xia Pingan 已经穿过院子,来到家庭旅馆的门口,拿出房东给他的钥匙,打开门。

  房东夫妇在一楼住的房间没有灯光透出,显然是已经睡了,Xia Pingan 轻轻关上门,放轻手脚轻轻的上了楼,等他上到楼上,就听到下面的房门又被拧开,然后就是高跟鞋踩着楼梯的声音传来。

  好像就是外面那个女的,虽然那个女的也放轻了脚步,但高跟鞋的声音还是很明显。

  Xia Pingan 回到自己的房间,看了看房间的地面,在离开的时候,他在房间门口的地面上洒了一点细细的灰尘,不仔细看很难发现,如果在他离开后有人进入房间的话,就会在那一层灰尘上留下脚印,他回来就会发现,现在再看,那一层细细的灰尘完好无损,说明在他离开房间之后这里没有人进来过,Xia Pingan 也就放下心来。这种普通家庭旅馆的小房间的确不会惹人关注。

  关起门后十多秒钟,Xia Pingan 听到他旁边房间的门也被打开了,那个女的应该就是在歌剧院工作的女演员。

  Xia Pingan 来到卫生间,把卫生间的门关上,点燃卫生间的灯盏,随后才把他从圣徒广场地下弄来的那个盒子拿了出来,放到了盥洗台上。

  那个盒子外面的油补沾着不少泥沙,还用铁丝拴着,Xia Pingan 解开铁丝,把油布上面的那一层泥沙在盥洗台上冲洗干净,没有留下什么痕迹,随后才把油布打开,露出了下面的铁盒。

  那个铁盒就是一个普通的铁皮饼干盒,二十多厘米长,七八厘米高,饼干盒的边缘,还封了一层防水的蜡,很容易就打开了。

  打开铁盒,两颗闪动着微光的界珠就出现在Xia Pingan 眼前,除了那两颗界珠之外,还有几卷钞票,一串钥匙。

  那些钞票至少有five-six hundred 塔勒,算是一笔不小的钱。

  Xia Pingan 拿起那两颗界珠,脸上一下子就露出了笑容。

  那两颗界珠一颗闪动着变幻的绿光,那绿光犹如太阳的rays of light 照在翡翠上一样,有一只鹦鹉的光影在界珠之中faintly discernible ,还有一颗界珠则是彩色的,界珠之中有一片彩色的祥云在翻滚着。

  绿色的界珠中有四个小篆,是“绿衣使者”四个字,而那个彩色的界珠,里面却有六个小篆“陶弘景得道”,这两颗界珠都是Xia Pingan 没有融合过的稀有界珠。

  Xia Pingan 再看了看那一串钥匙,那一串钥匙一看就是大门钥匙,不知道是哪里的。

  “绿衣使者”这四个字指代得很模糊,不是人名,但再看那界珠之中的那只鹦鹉,Xia Pingan 一下子就想起一个典故来,瞬间就明白了这颗界珠要到底怎么融合,之前他还羡慕方平能summon 鹦鹉让鹦鹉传递命令,didn’t expect 眨眼之间,一颗可以summon 鹦鹉的界珠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至于陶弘景,这样的名人,故事那就多了,Xia Pingan 也不清楚这界珠之中的故事要从什么时候开始,但在华夏历史上,修道之人成仙得道是major event ,这颗“陶弘景得道”的界珠能带来的收获恐怕不一般。

  “看来铜人senior 以前说的是真的,这诸Heavenly God 域之中的界珠,都是other world 没有的界珠,这倒省了自己不少功夫,只要有足够的界珠,自己的realm 应该可以很快就能提升上去,唉,已经很久没有融合过界珠了,那融合界珠的滋味,还真是让人怀念啊……”Xia Pingan 把那两颗界珠放在手上把玩,越看越喜欢,最后他干脆把“陶弘景得道”的那颗界珠收了起来,只留下那颗“绿衣使者”的界珠,然后他坐在马桶盖上,咬破自己的手指,轻轻滴了一滴鲜血到了那颗界珠上。

  Xia Pingan 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一滴滚落在界珠上的鲜血,只是眨眼之间,那滴鲜血就被界珠吸收,然后那颗界珠就发出一团绿光,把Xia Pingan 给包裹了起来。

  这个融合界珠的环境,的确简陋了一下,没有太多的安全保障,就在卫生间里,不过好在这里还算隐蔽,不会引人注目,虽然有点风险,但Xia Pingan 知道这颗界珠很快就可以融合完成,耽搁不了几分钟,再加上已经“很多年”没有融合过界珠,Xia Pingan 想试试,就直接在卫生间里开始融合了。

  ……

  界珠的world 里,Xia Pingan 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在一个华丽的great hall 之中,他身穿黄色dragon robe ,头戴翼善冠,坐在一个书案之后,而在他身边,站在几个侍女Court Eunuch ,而他的前面,还站在几个穿着或绿或绯袍服的官员,其中一个官员的手上,还拿着一个鸟笼,那鸟笼之中,就有一只漂亮的Vajra 鹦鹉。

  “Your Majesty ,这只鹦鹉,就是这几日城中传得沸沸扬扬,协助Jingzhao Mansion 的差役破了Chang’an City 中巨富杨崇义失踪案的那只鹦鹉,这只鹦鹉颇具spirituality ,能通人言……”拿着鸟笼的那个官员在向Xia Pingan introduced 。

  Xia Pingan 已经瞬间进入了角色,他知道,他此刻的角色,就是唐Profound Sect 李隆基。

  “哦,果有此事,朕在宫中都听人说起过这桩奇案,此案到底如何,快说来听听!”Xia Pingan 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是,前些日臣正在Jingzhao Mansion 中,就听到有人来报案,那报案之人是Chang’an City 中巨富杨崇义的妻子刘氏和几个Yang Family 的仆役,杨崇义的妻子刘氏说杨崇义已经从家中失踪数日,不见踪影,她派人四处寻找都不见杨崇义本人,这才着急来Jingzhao Mansion 报案,我当时一听,也觉得此事非同小可,那杨崇义我之前见过,也是城中富豪,这样的人在Chang’an City 中unfathomable mystery 失踪,恐怕传开来会惹得Chang’an City people were alarmed ,因此this small official 当时就下令Jingzhao Mansion 中的班头捕役前往Yang Family 查看,并发动城中的不良人寻找那杨崇义的下落,didn’t expect ,那杨崇义的确是失踪了,城中府中都找不到他的踪影!”

  “后来你如何处理?”Xia Pingan 问道。

  “以this small official 经验,富豪在家中无故失踪,嫌疑最大的,其实就是家中的那些仆役,之前this small official 办过几个类似的案子,都是家中仆役勾结外面的贼寇豪强把人绑了去勒索赎金,有时还会杀人害命,于是this small official 就下令把Yang Family 的那十多个仆役全部抓到了牢房之中,细细审问,看看有没有什么端倪,但奇怪的是,一番审讯下来,却没有任何结果,那些仆役都没有作案的嫌疑,this small official 当时觉得非常奇怪,就带人到Yang Family 亲自勘察,didn’t expect 我刚到Yang Family ,就听到空中有人叫着‘冤枉’,我一看,这只鹦鹉就飞了过来,落在我肩膀上!”

  “有趣,有趣,后来如何?”

  “this small official 当时也非常惊讶,didn’t expect 居然会遇到一只鹦鹉来喊冤的,于是this small official 就尝试问这鹦鹉,你有什么冤枉,didn’t expect 这鹦鹉就开口就反复说一句话——杀patriarch 者刘氏、李弇也。当时那刘氏也在this small official 身边,一听鹦鹉这话,那刘氏就脸色巨变瘫软在地,this small official 当即审问刘氏,那刘氏就招了,原来是那杨崇义整日只顾饮酒作乐,冷落了刘氏,于是刘氏就勾搭上了邻居李弇,这对奸夫**一起做局杀了杨崇义,又把杨崇义掩埋在城外,然后让刘氏假装报案,this small official 立刻下令把那李弇缉拿过来,一审问,果然如此,当时在场的有Jingzhao Mansion 的诸多衙役亲眼目睹,然后这鹦鹉破案之事就在城中传开了……”

  “这鹦鹉可是杨崇义家中所养?”

  “是的,这鹦鹉正是杨崇义养的,这事这几日在城中传的沸沸扬扬,不少百姓还说要给这帮助主人洗冤的鹦鹉讨个官封赏!”

  Xia Pingan looked towards 那只鹦鹉,问了一句,“这Chang’an City 中的百姓让我给你个封赏,你想当官么?”

  “Your Majesty 圣明……Your Majesty 圣明……”鹦鹉开口说道,的确是spirituality 非常。

  “让鹦鹉当官不合体统,但你这鹦鹉又非比寻常,能让Heavenly Dao 昭彰报应不爽,又能为主人洗冤破案,这么着吧,朕就封你为绿衣使者,since ancient times ,这鹦鹉能得金口御封的,你是第一个,以后你就在宫中吧,宫中也有不少鹦鹉,以你为大!”Xia Pingan laughed heartily 。

  “绿衣使者……绿衣使者……Your Majesty 万岁万岁absolutely 岁……”那只Vajra 鹦鹉也高兴得跳来跳去。

  随后,还不等Xia Pingan 把杨贵妃叫来看看长什么模样,这界珠的world 就轰然粉碎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