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870

  第870章 见面
  事务所挂牌的第一天,虽然没有什么生意,但这事务所的名声却一下子在滨湖大街附近传开了,这一切,都多亏了Xia Pingan 的那个好邻居玛格丽特太太。

  在知道Xia Pingan 会占卜之后,玛格丽特太太在她早上去市场里买东西时,到裁缝店里试衣服时,还有下午到朋友家里喝下午茶的时候当做话题speaking of which ,附近街上的那些家庭主妇们,还有玛格丽特太太的朋友圈,就基本都知道了。

  只是,众人对Xia Pingan 的占卜能力依然还抱有很大的怀疑,一个个都还在观望,特别是在从玛格丽特太太口中知道了Xia Pingan 的年纪和他占卜一次的费用时,许多人的反应都是stared wide-eyed ,然后就有了各种不算友好的揣测。

  “那个Xia Pingan 是疯了么,或者,就是一个骗子!”

  “谁知道呢,或许那个youngster 真的有点ability ,但这么年轻的占卜师,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不知道你们谁想去试试,茉拉,你不是一直想找个人给你占卜一下么!”喝着下午茶的玛格丽特太太用贵妇的口吻对她身边的另外一个妇人说道。

  “算了吧,相比起这些刚刚出道的占卜师,我更相信安索菲尔这样的Master ,我已经加入了安索菲尔Master 的心灵俱乐部,等安索菲尔Master 下次再来柯兰德,我就可以亲自找安索菲尔Master 占卜了,而且,这个Xia Pingan 的收费一点也不像是一个新人,在这个行当,难道不是年龄越大的占卜师越有经验么?”

  “玛格丽特,那个年轻的占卜师长得这么样?”茶厅内,另外一个身材高挑丰满面容姣好的妇人饶有兴趣的开了口,她看了茉拉一眼,眉毛挑衅般的挑起,性感的嘴边露出一丝笑意,“我和茉拉相反,只要是youngster ,我都有兴趣,年轻的占卜师,我更喜欢,我身边还没有这样的朋友呢,如果他有能力,我可以考虑让他成为我的私人占卜师……”

  这个开口的女人叫凯特琳,是一个穿着束腰的低胸裙的美丽妇人,脖子上挂着一串耀眼的钻石项链,她有过三任丈夫,一个是商人,一个是银行家,一个是矿主,但好巧不巧的是,她的三任丈夫和她结婚后都去世得比较早,也没有和她生育child ,所以她年纪不大三十多岁就继承了她几任丈夫的财富,成了成了柯兰德最富有美丽的寡妇,在这样的下午茶聚会中,也经常不知不觉就处于核心地位。

  玛格丽特太太用扇子遮口笑着,“嗯,那个Xia Pingan 是一个充满活力的youngster ,应该不到二十岁,身体锻炼得非常好,身材挺拔,black 的眼睛black 的头发像夜空一样的深邃迷人,我感觉他和一般的youngster 很不同,乍一看他或许算不上handsome man ,但再看的话,就能感觉到那个人应该是一个充满吸引力的绅士!”

  “听你这么说,我都忍不住想要去见他了……”凯特琳笑了起来,轻轻的抿了一口茶。

  “凯特琳,你真应该找一个丈夫结婚了,上次的那个Trading Company 经理其实很不错……”旁边的一个妇人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凯特琳sighed ,shook the head ,“我可不这么想,做一个富有美丽的寡妇比做一个人的太太有意思多了,我如果结婚只能有一个丈夫,而我现在,却可以随时换男朋友,而且整个柯兰德都知道我是Black Widow ,我知道我的名声是什么样的,那些敢冒着危险和我结婚的男人,喜欢的恐怕不是我,而是我的财富,与其和那些人勾心斗角,不如我一个人还自由一些……”

  ……

  Xia Pingan 这次的占卜费用,他订下来的标准,一次占卜解梦的费用是100塔勒。

  100塔勒,这个费用对有钱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对普通的工薪阶层来说,就是一笔不小的钱,就像Xia Pingan 之前干酒店保安的时候,他一年挣的钱也就是100多塔勒。

  这个价格,ordinary person 是绝对接受不了的。

  当然,Xia Pingan 也没有准备去挣ordinary person 的生活费,他开事务所的原因是想要赚钱买界珠获得cultivation 资源,所以这个事务所at first 的定位走的就是高端路线,为土豪服务的,Xia Pingan 也知道,这样的事务所,at first 生意不会很好,但是一旦打出名声,有了固定的顾客和口碑,那要赚钱的话就简单了。

  只是希望,这次的事务所可别像上次的周公楼一样,还没怎么营业就被迫关门。

  事务所虽然已经挂牌,Xia Pingan 心中始终有些惴惴和担忧,因为他不知道Sovereign Demon God 对他的Kill Order 在诸Heavenly God 域是否依然有效,是否依然有一群恐怖的summoner 在满world 的找他,而且他现在的名字依然是叫Xia Pingan ,这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宿命,实在太显眼了。

  如果Sovereign Demon God 对他的Kill Order 依然存在,那么,危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到来,所以,无论如何,现在放在Xia Pingan 面前的就只有一条路,要at all costs 想尽办法尽快获得界珠提高实力,只有实力才是自己生存下去的依仗。

  事务所挂牌这一天,Xia Pingan 去理了发,又到一个知名的裁缝店给自己订制了几套有些昂贵的衣服,到帽子店里去订制了礼帽,皮鞋,既然准备割土豪们的韭菜,在行头和卖相上可千万别让那些土豪觉得廉价才行,自己穿在身上的东西,可不能比100塔勒便宜。

  ……

  事务所开业的second day 一大早,今天天气不错,Xia Pingan 穿戴整齐衣冠楚楚的走出了滨湖大街169号出了门,顺手在门外挂上了一个“有事外出”的牌子之后,然后把邮箱里的《勃兰迪日报》取了出来,随后来到外面的路上,叫了一辆出租carriage ,就上了车。

  今天是硬币先生见面的日子,他也会迎来自己成为守夜人的第一个任务,Xia Pingan 对这个任务很重视,守夜人干好了,才能和硬币先生谈待遇。

  “看来自己不管是花钱雇佣还是用Divine Force summon 都要尽快弄一个仆役了,不然事务所没有人守着也不行啊,对了,还应该再买一辆carriage 出行才方便,一次占卜收费100塔勒的占卜师,出行没有私人carriage 给人感觉像骗子,要carriage 的话就要再雇佣或者summon 一个车夫,Aiya ,还真有些伤脑筋……”坐在出租carriage 上的Xia Pingan 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看着carriage 车窗外面的街景,感觉万事纷杂,如今真是一切从头。

  ……

  就在Xia Pingan 刚刚离开滨湖大街169号不到二十分钟,一辆由两匹white 的马拉着的华丽的white carriage 停在了169号的门前。

  驾车的车夫个子不高,但身体强壮如熊,留着浓密的胡须,左边的脸颊上有一道淡淡刀疤,车夫停下了车,上了台阶,来到门前,才注意到挂在门前的“有事外出”的牌子,随后车夫来到carriage 的车厢旁边,轻轻敲了敲车门,“夫人,这个事务所没有人,门上挂着有事外出的牌子……”

  车窗的窗帘拉开了一点,露出了凯特琳夫人那精心修饰过的面容,凯特琳夫人moved towards 门口看了一眼,神色略微有一丝失望,“那就算了,我们去Sovereign 神庙吧……”

  “是,夫人!”

  车夫重新上了车,一抖缰绳,white 的carriage 就moved towards Sovereign 神庙而去。

  ……

  四十多分钟后,Xia Pingan 乘坐的出租carriage 停下,车夫为Xia Pingan 打开了车门,在付了车资之后,Xia Pingan 才打量着眼前这栋堪称柯兰德最古老也是最宏伟的建筑——Sovereign 神庙。

  神庙面前就是一个广场,从广场到进入神庙,有九Level 19 的台阶,台阶之上,一排巨柱烘托着一座imposing manner 恢宏充满了历史感的建筑。

  在那建筑的正门的最高处,还有一尊六翼Peng King 的浮雕展开巨大的羽翼矗立着,俯视着所有进入神庙中的人。

  看到那一只六翼Peng King 的雕像,Xia Pingan 心中不免涌起一种特殊的感觉。

  诸Heavenly God 域是一个允许有多种信仰存在的world ,就拿瑞德罗恩共和国来说,在这个国家内,有各种各样large and small 的神庙,但在this world 所有的神庙和信仰之中,Sovereign 神庙却绝对是居于统治地位的最重要的信仰。

  进出神庙的人很多,有不少人have endured the hardships of a long journey ,一看就是远道而来的,对很多虔诚的信徒来说,他们在神庙之外就开始行prostrate oneself in admiration 的大礼礼拜,然后从台阶上一路礼拜进入神庙。

  Xia Pingan 随着礼拜的人群上了99级的台阶,最后走入到那巨大的神庙之中。

  神庙内,矗立着一尊高大的Sovereign Divine Idol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Sovereign Divine Idol 的一只手上,拿着一颗小树,按照诸Heavenly God 域内的说法,Sovereign Divine Idol 手上的那颗小树,就象征着整个Universe Starry Sky 和万物的因果规律,这一切都在那最高Sovereign 的掌握之中。

  神庙的门口放着香烛,Xia Pingan 随着其他那些虔诚的信徒,点了香,在上香之后,就moved towards 里面走去。

  Xia Pingan 没有去参加礼拜,而是moved towards 庙宇中的一排忏悔室走了过去,那忏悔室有三十多间,外面不少人在等着进入其中忏悔,Xia Pingan 排着队,等了十多分钟之后,他前面的忏悔室的门打开,在里面忏悔的一个Old Lady 红着眼睛走了出来,Xia Pingan 接着就进入了忏悔室,把忏悔室的门关了起来。

  忏悔室里的面积不足一平米,里面有一个凳子,刚好可以让人坐下,这里就像一间小黑屋,这房间经过特殊的构造,有Divine Force 和Formation 的气息,隔绝了里面和外面的所有声音和探测,一进入忏悔室,就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就像来到无人的漆黑旷野之中,让人一下子就能安静下来,可以敞开自己的心扉。

  忏悔室里只有一个palm-size 带着纱窗的小窗户,可以让人听到忏悔室另外一边神庙内的神父们的话,这里是绝对隐私的所在。

  Xia Pingan 进入忏悔室刚刚坐下几秒钟,他就感觉忏悔室的另外一边,也进来了一个人,好像穿着神父的长袍,就坐在那小窗户的对面,但却看不清面容。

  “阿遮罗,来了么?”小窗户对面终于传来了一个温和而又熟悉的声音。

  是硬币先生!Xia Pingan took a deep breath ,这硬币先生还真是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居然在Sovereign 神庙中都能来去自如,不知道他在这里是有具体的职位还是只是可以借助这里的设施。

  “是的,我来了,请问有什么任务?”Xia Pingan said in a tranquil voice ,他没有问硬币先生的身份,因为这没必要,也不合规矩。

  “你认识西格斯卡奈尔?”硬币先生突然问了一个问题。

  “不认识,这个人是谁?”Xia Pingan face doesn’t change 的说道,他不清楚这个问题是试探还是硬币先生知道了什么。

  “这个人是一个杀手,根据我们刚刚得到的情报,在你前往安第斯堡的途中,这个人被人雇佣,要杀了你……”硬币先生的声音依然没有半分波澜。

  “哦,原来那个人就是西格斯卡奈尔!”Xia Pingan 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我在来安第斯堡的火车上遭遇过一次刺杀,但那个杀手被我杀了!”

  “hehe ……”硬币先生在那边laughed ,“那个杀手的尸体呢?”

  “当时是在火车车厢里,尸体不好处理,未免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我在途中,就把那尸体丢到了车厢外的深谷之中!”Xia Pingan 说的是真话,所以格外镇定。

  “不错,看来守夜人没有看错人,能在进入安第斯堡受训之前就能干掉西格斯卡奈尔这样一个老练的杀手,你的确很出色!”

  “能告诉我调查局是怎么知道这个情报的么,我the past few days 正在调查这件事,想找出幕后的主谋,按照那个杀手临死之前交代,是有人雇佣他来刺杀我!”

  “你自己觉得是谁会想要雇佣杀手来刺杀你?”硬币反问。

  “我得罪过的人中,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实力,那个人叫弗兰哥彼得拉克,是我以前在酒店做保安的时候得罪的一个很有钱的客人,我觉醒为神眷者的过程也可能和这个人有关……”Xia Pingan 说道。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