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912

  第912章 老友

  刚刚到柯兰德的吴无心今天已经在外面跑了一整天,看了十多个柯兰德城内的果行,又拜访了他老子的两个生意上的朋友,虽然一天的大多数时候是在坐着carriage ,但这么一天折腾下来,他感觉自己的脚底都快要冒烟了,双腿也变得沉重起来。

  等到天黑时分,他在外面草草的吃过晚饭,随后才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和穿着被汗水浸透的衬衣,回到了他在柯兰德诺兰大街的公寓楼。

  这公寓的房子是他老子之前买的,算作是家里的投资,偶尔他老子来柯兰德的时候也在这里住一段时间,这里算是他现在在柯兰德的落脚点,倒省了他去找住处的麻烦。

  oh la la 拿出身上的钥匙,打开房门,有些慵懒的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吴无心正想要把房间内的灯点亮,就在他走到客厅的时候,突然之间,吴无心一个shivered ,那种慵懒的劲儿瞬间消失,身上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因为就在客厅靠近窗户那一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silhouette ,有模糊的灯光从窗外透出,刚好把那个silhouette 坐在沙发上的轮廓显现出来,那个人motionless ,像一座山,就坐在这漆黑客厅的沙发上,巨大的压力assaults the senses 。

  “好汉,我身上钱不多,全部加起来大概有两百多塔勒,全部给你,我没看到你的长相,你也别做出什么激动的事情来,冷静,千万要冷静,我和伱说,我欠了柯兰德的警察局长很多钱,我要死了,他们一定胡追查到底的……”吴无心吞着口水,想都不想就把自己身上的钱包拿出来,丢在旁边的桌子上,然后转过身,举着双手,面对着客厅的墙壁,整个人闭着眼睛,身体都在打哆嗦,“你拿了钱就可以出去……放心,我不会报警的……”

  就在吴无心说完这些的时候,他的耳边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刚来柯兰德就欠了人家警察局长的钱么,这运气似乎不太好啊!”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几乎让吴无heartbeat 起来,他猛的转过身,然后只听见那个人哒的弹了一下手指,这客厅内的灯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吴无心终于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那个人的面孔了。

  那个人不是Xia Pingan 又是谁呢?

  Xia Pingan 正微笑的看着他,和两个月前相比,此刻的Xia Pingan 面目虽然没有什么改变,但身上的气息,却让吴无心感觉不一样了,那种沉静如海的气场,几乎就像换了一个人。

  “平安,是你……”吴无心大叫一声,就朝着Xia Pingan 扑了过去。

  Xia Pingan 笑着,和吴无心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两个人互相捶着对方的肩膀,laughed heartily 。

  隔了一会儿,吴无心才想起了什么,一下子退开一步,“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怎么进来的?”

  “你忘了我现在是who 了么,你昨天一来我就知道了!”

  “啊,神眷者真有那么神!”吴无心目瞪口呆。

  “比你想象的还要神!”Xia Pingan laughed ,重新坐回到沙发上,“吃过饭了么?”

  “当然吃过了,今天我在外面跑了一天了,累死我了!”吴无心脱掉外套,随手就把外套丢到了沙发上,然后自己一屁股就坐在了Xia Pingan 的旁边,“我还准备等我这边的事情安定下来再去安第斯堡找你呢,我听说刚刚觉醒的神眷者要在安第斯堡学习很长时间才会毕业,对了,你现在还在安第斯堡么?怎么可以随便出来!”

  “我在安第斯堡的时间不长,在安第斯堡没呆多长时间就毕业了,我现在的身份,表面上是调查局在柯兰德的巡查员!”Xia Pingan said in a tranquil voice 。

  “啊,表面上?”吴无心的眼珠转了转,一下子来了兴趣,“你的意思是还有其他的身份?”

  “我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守夜人!”

  一听Xia Pingan 的这个身份,吴无心的脸色都变了,held breath cold air ,他当然知道守夜人是什么角色,在ordinary person 眼中,守夜人这三个字就意味着血腥、尸体,邪恶禁忌的力量和那些ordinary person 最不想面对的最恐怖最黑暗的事情,守夜人所到之处,ordinary person 无不a strategic withdrawal 。

  愣了两秒钟之后,吴无心的脸上才重新露出一个笑容,脸上露出眉飞色舞的神色,还对着Xia Pingan 挤了挤眼睛,“厉害,有你这么一个朋友,以后我在柯兰德,再也不用怕被人欺负了,我要揍人的时候,能叫你吧!”

  “这就是我这次来找你想和你说的事情!”Xia Pingan sighed ,“你最好不要和任何人说你和我是朋友,不然你会很危险?”

  “啊,为什么?”吴无心愣了愣。

  “我有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死对头,那个死对头的势力很强大,要是让别人知道你和我的关系,我担心有一天你回到家的时候,真的会在客厅里看到等着你回来的杀手法师,而那个时候我无法出现在你的身边!”Xia Pingan said in a tranquil voice 。

  吴无心脸色再次变了,“你怎么会惹上这种人?”

  “神眷者和守夜人的world ,和一般人的world 不一样,有些东西,我无法选择,在某些人看来,我活着和觉醒过来就是最大的罪过!”Xia Pingan 摊开手苦笑了一下。

  “奶奶的,你别怕,他是谁,咱们联手看看能不能干死他,at worst 我以后多赚点钱,找厉害的神眷者,找最厉害的杀手,一起干他娘的……”吴无心fiercely 的说道。

  Xia Pingan sighed ,shook the head ,“在神眷者的world ,有时候钱是最无用的东西……”

  “我知道,有些神眷者中的疯子总想着封神……”吴无心一下子抢过话头说道。

  “是的,神眷者能接触到的world 很复杂,那个人的势利很大,无心,我这么跟你说吧,如果让那个人今天晚上知道我现在在柯兰德,到了明天,柯兰德可能就会变成一座死城,一个人都活不下来,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还能在柯兰德呆多久,有可能今天和你见一面,到了明天或者是某个时候,我就要亡命天涯了,这就是我为什么以这种方式来见你的原因!”

  “啊……”吴无心的脸色终于变了,他和Xia Pingan 从小玩到大,他知道,Xia Pingan 每次郑重的叫他的名字“无心”的时候,都说的是正事,不会骗他,“那……那怎么办,我怎么能帮你?”

  “以后你不要联系我,有事我会联系你,对了,为了撇清你和我的关系,也为了你和你家人的安危,到了明天,你去找个律师,到法院给我找点麻烦,就说我欠了你的钱没还,在我觉醒之前你借给我400塔勒,之前你找我还钱,我还打过你,你打听到我在安第斯堡学习受训,总之,要让外面的人以为你和我关系不好,有矛盾,这样如果我出事,就不会牵扯到你的身上,别人也不会用你来威胁我!”

  “啊,必须要这么做么?”

  Xia Pingan nodded ,“必须要这么做,你想想你家里的人,如果你不想某天听到关于他们的噩耗,不想连累你的家人,你就按我说的做,要尽量和我撇清关系,我的world 对你来说太危险了!”

  “我明白了!”吴无心艰难的nodded 。

  “这是我送你的见面礼,算是你的事业的启动资金,我知道你老爹没给你多少,你现在正需要钱,这算是我给你的投资,不许拒绝!”Xia Pingan 掏出一张彩票来,放到了桌上。

  “这是……”吴无心低头看了看桌上的那张彩票,脸上露出愕然的神情,而等他再抬头,却发现刚刚还坐在房间里的Xia Pingan ,已经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就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如果不是桌上的那张彩票,吴无心差点以为自己刚刚经历的一切都是幻觉。

  “柯兰德的警察局长有一个非常宠爱的illegitimate child ,叫维克多,住在梧桐大道76号,这个秘密目前只有三个人知道,维克多的年纪比你还小一岁,是一个喜欢研究Insect 和植物的书呆子,他的father 很为他这个儿子的未来担心,如果你想和柯兰德的警察局长拉上关系,在柯兰德找一个靠山,可以去把那个维克多搞定,让那个维克多变成你的生意合伙人和可以信赖的朋友,你以后在柯兰德的生意路子就能打开,你应该知道怎么做的……”就在吴无心拿着那张彩票发愣的时候,他的耳朵里,又传来了Xia Pingan 的声音,只是,屋子里,却已经看不到Xia Pingan 的影子。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