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950

  第950章 全歼

  狼骑兵的营earth fire 光熊熊,喊杀之声一片,失去坐骑的那些狼骑兵,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在营地之中四处瞎撞乱跑。

  Xia Pingan 这边的archer 此刻也是铆足了劲,在那燃烧火光的照耀下,把一只只的箭矢moved towards 圣堂warrior 和魏武卒前方的敌人一片片的抛射过去,在一片片的惨叫声中,不时有狼骑兵发出惨叫,化光消失。

  这样的场景,对那些魏武卒来说,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一个个魏武卒就像红着眼睛的猛虎,在狼骑兵的营地之中大杀特杀。

  这些魏武卒原本就是华夏古代最早的军中特种部队,体能,训练,士气,搏杀技能,都是战场上一等一的存在,此刻面对着那些遭受突袭一片慌乱的狼骑兵,魏武卒的强悍一下子展现得vividly and thoroughly 。

  一个个魏武卒的手上刀盾合一,三个魏武卒形成一个三角形,为一个战斗小组,在狼骑兵的营地里互相配合,犹如一个个锋锐的三角形的箭头,moved towards 那些狼骑兵推进。放眼看去,一个魏武卒的三人战斗队伍,能把十人以上的狼骑兵杀得哭爹喊娘,片刻之间就崩溃消散。

  在马下,这些狼骑兵的搏杀技巧,和魏武卒比起来,差了不止一筹。

  但比起魏武卒来,更让Xia Pingan 惊喜,甚至说是震惊的,则是圣堂warrior 。

  就在Xia Pingan 率领的突袭队伍breakthrough 了大半狼骑兵的营地的时候,这些狼骑兵中的将领军官也把部分慌乱的狼骑兵组织了起来,大概500多人的狼骑兵,在一片纷乱的营地之中,呐喊着,红着眼睛,凭着一股悍勇之气,举着刀剑moved towards Xia Pingan 他们冲了过来。

  这些狼骑兵中的不少archer 也拿起了弓箭,moved towards Xia Pingan 他们的archer 和队伍开始射箭,一时之间,Xia Pingan 率领的队伍中的archer 一下子也出现了伤亡,部分魏武卒被黑暗之中的流矢射中,也受了伤。

  看着那些组织起来冲过来的狼骑兵,Xia Pingan eyebrows slightly frowned ,正准备出手,但就在这时,一片尖啸的破空声一下子就把那些箭矢的破空声完全掩盖住了。

  40支golden 的短矛在尖啸声中,一下子从天而降,落在了冲过来的那500多狼骑兵的阵型之中。

  在一片惨叫之后,正准备冲过来的那500狼骑兵中冲在最前面的90多个狼骑兵,几乎同时化为光华消散,被那些短矛洞穿。

  投掷过来的短矛的力量太大,几乎每一支短矛,都至少洞穿了两个狼骑兵,所以这一波短矛的投射,几乎瞬间就解决了那五百多狼骑兵的五分之一。

  正要冲过来的那些狼骑兵一下子懵了,还没有反应过来,在刺耳的尖啸声中,second wave 的短矛又投掷了过来。

  又在一片惨叫声中,七八十个狼骑兵在惨叫声中化光消散。

  眨眼之间,下一秒,third wave 短矛投掷过来。

  就是这几秒钟的功夫,等着三波短矛投掷完毕,那刚刚想要冲过来的500多的狼骑兵,队伍一下子稀疏,一下子只剩下了一半人,这些狼骑兵茫然又惊恐的看着那一脸肃穆moved towards 他们大步冲来的四十个圣堂warrior 。

  这些圣堂warrior ,一个个穿着golden 的铠甲,脸上带着金属面甲,手上拿着三米多长的锋锐的lance ,背上背着的短矛如一支支的战旗,40个圣堂warrior 排成一排,如一堵钢铁墙壁一样,坚定fearless 而又迅捷有力的从火光和黑暗中大踏步的moved towards 那些狼骑兵们大步走了过去。

  在这些圣堂warrior 的身后,是一片已经完全被清理干净看不到半个狼骑兵的营地。

  然后,就在这厮杀的战场上,响起了圣堂warrior 苍凉豪迈却又整齐的战歌之声。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那些狼骑兵中的头目看到大踏步走过来的圣堂warrior ,脸色狰狞的用弯刀指着那些圣堂warrior 大吼,“弓箭,弓箭,射死他们……”

  只是喊完这句话,一支短矛飞来,直接贯穿了他的头盔和脑袋,让他化光消散。

  随着这支短矛飞来的,还有其他39支短矛,那些刚刚举起弓箭的狼骑兵,就在这一片惨叫声中,直接就被钉在了地上,眨眼化光消散。

  那些圣堂warrior 嘴上唱着论语的战歌,right hand 拿着long spear ,一边大踏步的前进,一边用左手熟练的取出背上的短矛投掷而出,那短矛,百发百中,formidable power 非凡。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就在这响彻战场的战歌声中,圣堂warrior 们已经冲到刚刚残余的那些狼骑兵们混乱的阵型面前,一边唱着战歌,一边用lance moved towards 那些狼骑兵刺出,就像在刺稻草人一样,把那些狼骑兵们一个个一排排的刺杀。

  这些圣堂warrior 刺出的lance ,momentum is big, power is deep ,如poisonous snake 出洞,Flood Dragon 出海,每一矛刺出,都震动着空气,在空气之中留下震音。

  一些狼骑兵还用手上的盾牌去抵挡圣堂warrior 刺出来的lance ,那些木质,皮质的盾牌在圣堂warrior 刺出的有着恐怖力量的lance 面前,瞬间oh la la 粉碎,贯穿盾牌的lance 接着就贯穿了那些狼骑兵的身体,干脆利落的刺杀。

  有狼骑兵手上还有质量更好的金属盾牌,lance 刺在那金属盾牌上,也带来巨大的轰响,那些金属盾牌的表面,在lance 的刺杀之下,瞬间凹陷,留下一个痕迹,而拿着金属盾牌的狼骑兵,经受不住盾牌上传来的巨力,都会在惨叫声中,手骨断折,整个人被击得吐血倒地,还不等他们起来,lance 再次刺来,就把他们刺杀在地。

  然后圣堂warrior 们踏着那些狼骑兵们化光的身体,继续像一堵铁墙一样的朝前移动。

  有箭矢落在那些圣堂warrior 的身上,被那些圣堂warrior 身上的甲胄和面甲挡下,发出叮当之声,圣堂warrior 们的步伐阵型一丝不乱,依然踏歌而行,lance 不断刺出,收割着冲过来的那些狼骑兵的生命。

  圣堂warrior 对上狼骑兵,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之前那些圣堂warrior 投掷出的短矛,在他们经过的时候,就像磁铁相吸,会自动从地上跳起,回到那些圣堂warrior 的背上,如战旗一样一支支的展开,再次出于可投掷的状态。

  也就是片刻的功夫,那500多组织起来想要挽回局面的狼骑兵,直接就被40个圣堂warrior 杀了个干净,而那些圣堂warrior ,无一折损。

  说实话,这是Xia Pingan 第一次看到圣堂warrior 出手,连Xia Pingan 都呆住了,他完全didn’t expect ,圣堂warrior 的battle strength 在战场上会这么恐怖,虽然魏武卒也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但魏武卒比起圣堂warrior 来,却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这些圣堂warrior ,远战近战,挡者披靡,就像横行在战场上的坦克一样,那些狼骑兵,在他summon 的圣堂warrior 面前,简直就像是纸糊的一样。

  之前Xia Pingan 还觉得summon 圣堂warrior 消耗的Divine Power 有点多,而现在一看,他才发现,圣堂warrior 在战场上的价值,远远超过summon 他们需要的哪一点Divine Power 。

  赚了!

  看着那些圣堂warrior ,Xia Pingan 的脑袋里只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下一秒,Xia Pingan 一挥手,一个Fireball 飞出,直接落在两百多米外一群狼骑兵的中间,在a loud explosion sound 之中,Fireball 周围five-six hundred 平方米的地面一片焦黑,聚集在这里的十多个狼骑兵和这些狼骑兵中的那个将领,刚想要跑路,却已经在Xia Pingan 的Fireball 中化为灰烬。

  在那500多狼骑兵和狼骑兵中的那个将领被圣堂warrior 和Xia Pingan 干脆利落的消灭之后,整个狼骑兵营地的士气,彻底崩溃,刚刚还有一些抵抗意志的狼骑兵们,这个时候,还能活下来的,都covered head and sneaked away like a rat ,彻底没有了fighting intent 。

  魏武卒们从搏杀变成了追杀。

  Xia Pingan 就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他知道,这些狼骑兵跑不掉的,薛仁贵还在外面带着骑兵等着,就算没有薛仁贵,就算再给这些狼骑兵两只脚,他们也跑不过追杀他们的魏武卒,这些魏武卒在战场上,一个个健步如飞,健步如飞,running 万米之小意思。

  ……

  突然之间,战场上一道刺眼的golden light rises ,Xia Pingan 放眼看去,只见那golden light 出现在一个魏武卒的身上,那魏武卒在golden light 之中,整个人身上的伤口瞬间愈合,imposing manner 一变,挥手之间,一刀斩出,就把围住他两个狼骑兵中的军官之类的角色的脑袋斩了下来。

  这是……有魏武卒在战场上完成了进阶,进阶后的这种精英魏武卒,智慧martial power 都会有大幅度的提升,可以掌握更多的技能。

  有意思!

  又有一道golden light rises ,这次亮起golden light 的,是在archer 队伍中的一个archer 身上。

  ……

  黑暗中,薛仁贵带着风暴铁骑,守在了狼骑兵营地北面的一个要道处,之前他看着狼骑兵营地中透出的熊熊火光,早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此刻,薛仁贵看到终于有零零散散的狼骑兵从营地之中跑出来,moved towards 自己这边冲来。

  薛仁贵终于举起了手上的long spear ,怒吼一声,“随我杀敌,不要放过一个……”

  “杀敌!”风雷铁骑怒吼起来。

  当薛仁贵率领着风雷铁骑加入战斗的时候,这场夜袭,也差不多迎来了最后的结局……

  ……

  几个小时后,天色亮起,当第一缕太阳的光照到狼骑兵营地的时候,整个营地青烟袅袅,除了一些残破燃烧的帐篷和拒马之类的东西,整个营地,已经看不到一个狼骑兵。

  昨晚所有出战的warrior 都站在了Xia Pingan 面前。

  整场战斗下来,追杀那些在黑暗中逃跑的狼骑兵反而用了很多时间,只是,Xia Pingan 身边有assassin 在,几个挖坑把自己埋在地下和藏在水里的狼骑兵最后都被找出来击杀,无一漏网。

  昨晚一战,所有来犯的狼骑兵,全歼!

  “reporting to 主上,所有狼骑兵,已经歼灭!”薛仁贵在Xia Pingan 面前one-knee kneels 地,回来复命。

  “诸位辛苦了!”负手而立的Xia Pingan slightly smiled ,他looked towards Soaring Firmament City 方向,那giant tower 上凝结的Divine Power ,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一战,让Soaring Firmament City ,立住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