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07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0 作者: 莫格卓根

  第1070章 遗落之舟   攀登的过程中,索尔注意到每Level 1 台阶都镌着符号,微光闪烁且清晰,都是Spirit Race 的符号。

  无垠空间以几何和曲率无法企及的角度铺展,远远超出人脑能够理解范围——万亿星系环绕着这里,钻石星尘在夜黑的丝绒上留下痕迹,游光织就的亘古河流静静流淌。

  仿佛他所见的便是宇宙的circulation method ,万事万物背后的真相。

  头顶已经无尽的黑暗,广袤且空虚,却令索尔感到有一种如爬行动物无机质眼瞳般的邪祟注目,藏匿在星星的面纱之后。

  他唯一的倚仗是脚下踏实的台阶,助他从ten thousand zhang 深渊攀至令人胆战心惊的高空。

  但其实索尔知道,these all are 假的,无论物质world 何其不一致,一个人的心灵所能感知到的任何事物事实上都是有限的。

  索尔不停往上爬,一面观赏着诞生自引力、终结于爆炸的群星的舞蹈。

  他先是看到转瞬即逝的萤火,那些在一眨眼的时间内便扩张又收缩的星系,还有在星系间翱翔的,超自然的庞大存在。

  但等他真正注意到它们的时候,也都已经灭亡且被遗忘。

  然后,他看到古代sage 同其不朽的死敌爆发了祸及全银河系的战争,在时空结构上流下鲜血淋漓的伤口,无数文明兴起、然后倾覆。

  最终,索尔在不可估量的高塔尽头停下了。

  “这是——”

  他仰起头,发出了震惊的叹息声。

  黑暗中,一个巨大的轮廓隐约可见,甚至他无需看到它的全貌,甚至他离那东西还有无可计数的遥远距离,甚至此地能见度几乎为零,但依旧可见宏伟的尖塔接连划破黑暗,如此雄姿只能为一种级别的battleship 所有。

  “荣光女王!”

  说完这句话,可怖寂静笼罩着他们俩。

  荣光女王级战列舰是Imperium 官方所制造的最大Level 1 battleship (深渊级是私下建造的),它们在大远征的高峰时期,即第30个千年末期与地31个千年早期这段时间内建造而成。

  该级battleship 究竟建造了多少条如今已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大远征时期每一个Space Marine Legion 都至少分得了一艘这样的battleship ,而且每个Legion 所拥有的荣光女王级battleship 在尺寸和外观上都大相庭径。

  这种强大无匹的battleship 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太阳系,但关于它们最早究竟是在Mars 的钢铁之环上建造而成还是在同样负有盛名的土星和木星船厂中完工还存在着不小的争议,这种battleship 的舰体由多重虚空盾层层防卫,舰体表面的装甲亦十分厚重,这使得它们能够承担相当猛烈的炮火打击而依旧保有battle strength 。

  在Space Marine Legion 里,荣光女王级battleship 通常同时扮演着舰队旗舰和原体座舰的双重角色。

  由于距离的错位感,索尔无法估测这艘battleship 的长度,但是依照其他荣光女王的数据,至少不小于20公里。

  “这就是十一Legion 的旗舰,阿斯维塔号?”

  “是的。”

  YT-001走到了高台中央,然后将手臂插入一个stone platform 中。

  当它再次抽出手臂时,两米高的stone platform 便漂浮起来,随后divided into two ,两块碎片中漂浮着一个巨大的Black Sphere 。

  “走吧。”

  YT-001率先踏入球体中,索尔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微型Transmission Gate ,于是也走了进去。

  这次传输非常丝滑,并且没有任何不适感,他只是一眨眼,双脚就踏上这艘失落万年的battleship ,成为它first 客人。

  “这里是”

  索尔四下张望,发现他身处于一个宏伟巨大到不可思议的金属厅堂中。

  他看到了庞大的弹药架、装卸机构和机械教用来维护机魂的secret technique 引擎,同时还有大量切割机、换热器、甚至还有一座等离子发生器,所有这一切都周围的灰色水晶用线缆连了起来,每个system 都包括一部引擎,一台思维装置,显示器以及Generator 。

  “这里是4号机械舱。”

  YT-001走上前,带着缅怀的语气轻声道:

  “.曾经这里矗立着整整十台军阀级泰坦,数以万计的工人和机械教信徒在此忙碌。”

  说完,他们开始移动。

  在这个过程中,索尔发现虽然灯火都已经熄灭并子system 几乎彻底沉默,但这艘荣光女王依然还活着。

  沿着舰体装甲一路前进,靴子踩在这只金属giant beast 的古老身躯上,他看到船身没有遭受重创的痕迹。

  “艾莲娜夫人,当初它是怎么逃到这里的?”

  当他们横跨外层船台时,索尔忽然开口询问到,舰桥高塔的阴影在前方faintly discernible ,令来访者仿佛置身巨大的巢都之中。

  “制裁还未到来时,Your Majesty 就已经下令将其转移到此地。”

  “God Emperor 没有追究其下落吗?”

  “Legion 中只有寥寥几人知晓,而他们都已经死了。”

  “包括赛德?”

  听到索尔的话,YT-001停下脚步。

  索尔也停下了脚步。

  寂静再次笼罩两人。

  “你想说什么。”

  YT-001冷清的声音在空旷的通道里回荡。

  “艾莲娜夫人,十一Legion 根本没有赛德这个人,你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知道,对吧,为什么你不揭穿这件事。”

  “因为他比你们更可信。”

  撂下这句话,半机器人继续向前移动。

  “他他又是谁?”

  索尔看着对方的背影,brows slightly wrinkle ,但随后还是暂时将此时放下,准备以后再调查。

  继续跟随对方的过程中,索尔注意到走廊间的照明和墙上的机械控制装置依然有电力,说明battleship 的备用能源尚未耗尽——只是那些灯光偶尔闪烁,控制器的屏幕则呈现出一片静电干扰的画面。

  索尔花费了一丁点时间检查了片刻,发现主反应堆仍在活动,而非预想中的完全沉默,但它的能量输出极为有限,只限于少数几个system 。

  同时他还发现,在这里时间的circulation method 很奇怪,头盔视网膜projection 显示每一秒都极为漫长,甚至计时器还出现了倒退的情况。

  在经过某些舱室时,索尔的眼角甚至不止一次捕捉到自己的影子,那是他前几秒留下的残像。

  不得不说,正艘battleship 的完整度极高,在进过一个军械库时,他透过半透明的玻璃看到里面陈列着数百套崭新的MK4型动力甲和不可计数的枪械武器。

  而Gene-seed 库门外的沉思者system 也显示内部一切system 运作正常,这也是船上少数还在运行的system ,而这样的种子库貌似有四个。

  在诡异的黑暗中,索尔不知前行了多久。

  1小时,2小时,还是10小时?

  甚至有可能是几天。

  时间变得毫无意义,他只记得自己走过了许多舱门,经过了许多舱室,一直到他在一扇巨大的青铜包裹的大门前停下,大门上雕刻着索尔之前见过的那种带翼猛兽,满怀恶意地盯着闯入者。

  YT-001走到大门旁的操作台,鼓弄了一翻后,尘封万年的舱门缓缓打开了。

  索尔走进去,却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黑暗,只有纯粹的黑暗,连头盔的视觉system 也无法穿透。

  他只能听见半机器人清脆的脚步声,但几次呼吸后,这脚步声也消失了。

  索尔立刻意识到不对,这黑暗不是天然的,而是人为的。

  “艾莲娜夫人!”

  忽然,索尔听到了轻微的机械传动声,他刚想迈步,一片微弱的blue rays of light 便笼罩了他。

  索尔立刻缩回了脚。

  因为他被高强度的等离子束包围了,这是一个囚笼。

  此时视觉system 已经恢复,他看到那个半机器人正在缓缓下沉,而另一个东西正在上升。

  索尔不禁stared wide-eyed 。

  “天啊,你——”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