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309

  第1309章 战争铁砧
  伊日·Alexei 。

  听到这个名字,Soshian 眨了眨眼,如果他没有记错,当场father 的手稿里记载,这位祖先曾经加入Imperium 的远征军,参加了对乌兰诺绿皮的战斗。

  而按照时间,那个时候流浪者舰队还存在。

  或许当年还发生了许多事,或许内中还有许多隐情和秘密,但对于现在的Soshian 而言意义已经不是那么重大了,反而是艾莲娜口中那突然出现并毁灭了绿皮的神祗更让他在意。

  “那究竟是什么?”

  “这个答案要你自己去找,因为Your Majesty 也从未对我明说此事,我唯一知道的是,从那天之后,Your Majesty 那位mysterious 的朋友就再也没出现过。”

  Soshian 看着艾莲娜的脸,不确定对方是否实话实话了,不过到this step 也足够了。

  总归会有更多线索的。

  “我明白了,感谢您告诉我那么事,艾莲娜夫人。”

  “嗯,我只是希望你能够理解这份责任的重要。”

  “我会的。”

  Soshian 轻叹一声。

  “对了,我想要借穆护一用。”

  “怎么了?”

  Soshian 随后把乌兰胡达的事和艾莲娜说了一遍。

  “那些技术异端心眼多着呢,带上穆护会保险一些,它对付各种机械应该没问题。”

  艾莲娜slightly nodded 。

  “那你就带上它吧。”

  “many thanks 。”

  Soshian 说完,便迈开步子准备离开维罗妮卡的卧室,这时身后的艾莲娜忽然用很低的声音说道:

  “God Emperor 不是神明,一切神明皆为谎言。”

  但Soshian 已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离开维罗妮卡的卧室后,他选择前往monastery 要塞的下一层,那里是Chapter 的监牢所在,大多数时候都是空的,但它也曾经关押着一批人。

  排殇星之战中,有十五名钢Brother Tie 会的warrior 被俘获,在经过基因核查后,确认他们都是使用Imperial Fist 的Gene-seed 改造的新血。

  面对这种情况,Soshian 也就没有一杀了之,而是告知了他们真相并收押。

  毕竟这些人在混沌战帮待久了,需要抹掉一些身上的脾气,因此关押是一方面,Soshian 还给他们准备了大量关于Imperial Fist 和钢铁勇士历史的书籍,还有定时的牧师宣讲,就是希望他们对曾经的身份产生隔阂。

  当然,认可11th Legion 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任务。

  算算时间,Soshian 觉得差不多到收尾的时候了。

  当他来到监狱入口时,十五名穿着银灰色动力甲的warrior 已经站在那里等待他了,apart from this 二连长乌斯塔德也在一旁。

  “我答应过,如果你们愿意投降我不会将你们打散。”

  Soshian 扫了一眼众人,最早被俘虏的那位加里安·克尔正十分认真的看着他。

  “但是你们的数量太少,也不足以搭建起一个连队,因此你们暂时归二连长指挥,等未来新兵补充上来时,你们就可以作为一个单独的连队存在,用你们战争工程上的innate talent 更好的为God Emperor 服务,洗净你们昔日的罪恶!”

  说着,他looked towards 加里安·克尔。

  “加里安,你就是这支squad 的Captain ,代号为战争铁砧。”

  “是!感谢Chapter 长您的信任!为了God Emperor !”

  其他战争铁砧的成员也一齐高呼。

  “为了God Emperor !”

  Soshian 随即转头looked towards 乌斯塔德。

  “你去先安排他们的住所和武装库吧,然后让他们休息两天。”

  “是!”

  而在监狱不远处,则是Chapter 的禁闭室,此时整个十一连都被关在了这个独立的区域里——在进行完Chapter 的葬礼后Soshian 要求他们全部禁闭一个月。

  “要闲出事了”

  萨布林长叹一声舒展开四肢,背靠着床头板懒散的躺在狭小的床上。

  自他成为Space Marine 的日子算起,也从未睡过这么小的床,他必须蜷缩着腿才能勉强躺下,说实话这很让人不舒服。

  他不是一个耽于享乐,但也并不认为苦修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一件舒适的家具丝毫不妨碍他成为一个杀手。

  无奈的歪着脑袋,萨布林任由床头上的铸金小球压迫着皮肤,过于心事重重以至于没有察觉到不适。

  对于他来说,闲可是比伤痛更加难受的事,而这段时间他也不知道持续多久。

  整个禁闭室都被一种特别的黑暗所笼罩,流明灯被调暗,合成焰火在电镀烛台中舞动,紧贴着墙壁,引起无数道阴影颤栗起舞。

  而在房间的另一边,正对着床的椅子靠垫上,放着两本厚重的书,比萨布林的两只手加起来还厚,一本是阿斯塔特圣典,另一本则是Chapter 纪律条令。

  这两本书,有一本他动都没动,另一本则只看了三页就昏睡过去了。

  如果非要用这个打发时间,他宁可自杀了。

  “唉——”

  萨布林把手掌斜抵在双眼上,房间里回荡着通风口风扇那低沉的转动声,同时墙壁还不是传来捶打墙壁的声音——那是李林的房间,偶尔还有头顶水管发出阵阵噪音。

  这些声音其实都不大,甚至称得上微小,但是在Space Marine 超人的听力加持下,如此繁多的噪音源一齐共振甚至掩过了他们自己的heartbeat 声。

  “李林你个天杀的狗东西,能不能让我静静!要不你去锤柯尼斯那边的墙行不行?”

  萨布林转头对着墙壁大喊,但捶打声依旧反复回荡,永不停歇。

  “你赢了!看我出去后怎么收拾你!”

  他最终咬紧牙关,在发出一道倒吸声后起身。

  萨布林眨眨眼看着一团糟的屋子,地上有一个餐盘,里面还残留在one third 冰冷的食物,一个水壶倾覆在他脚边,里面的水都干了。

  他站起身,来到墙边,墙壁上有一块palm-size 的镜子,镜子里显现出一个披散长发,空洞脸庞的画面。

  萨布林几乎过了一会儿才认出那是自己。

  想到了些什么,他忽然挤眉弄眼,朝镜子里做出了一个contorts one’s face in agony 的表情——那是他记忆中塔洛斯给他看过的原体的表情。

  嗯,还是有那么三分神似的。

  收敛起表情,萨布林对着镜子里的面貌curl one’s lip 唇,看来出去后他得好好收拾一下自己了。

  突然,他听到了门的响动,怀揣着希望,他转过身,却看到厚实的闸门上只打开了观察缝,缝隙后是一双带着笑意的双眼。

  “巴赫拉姆!我能出去了是吗!你一定是告诉我,我能出去了!”

  萨布林认出了那双眼睛,连忙走过去,重重拍打着门,声音带着喜悦。

  同时,一股香气开始刺激他的鼻腔和口腔,那是许久未见的肉香——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