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391

  第1391章 独角不成戏

  【你并不知道你们带来了何种毁灭与灾祸】

  独角说完这句话,一声send cold shivers down one’s spine 的尖叫刺穿了冰冷的空气,那是一种单一、颤抖的音调,就像一个受折磨的灵魂。

  那音浪一波高过一波,直到一瞬间痛苦的合唱声传出独角的面具,痛苦的记忆和苦痛的思想立刻填满了所有人的脑海,菲洛·罗纳immediately 放开了对手撑起一面灵魂护罩。

  就在此时,一种轻微的悸动忽然在所有灵能者心中激起涟漪。

  in midair 的独角似乎受到了什么攻击,突然跌落下来,随后他与将他扶起的丑角说了什么。

  而对于奥卡姆来说,此时正是最危险的时候,所有人似乎都陷入了某种恍惚。

  几分钟后,想象中的攻击没有到来,相反当所有阿尔法warrior 从痛苦中挣扎出来时,他们发现敌人消失了,他们甚至带走了阵亡者的尸体,一切不过短短十几秒。

  “敌人离开了。”

  在冰冷的阴影中,当菲洛·罗纳轻柔的跪在倒下的战斗brother 肩膀旁时,一道微弱的星芒在wizard 的双眼中燃烧着。

  他似乎在检查同伴是否还有生命迹象,将手掌放在那个遭受重创的Space Marine 面孔上,似乎在试图感受生命的力量从迷失的头脑中散发出来。

  过了一会,跪倒的智库停顿着,好像注意到了一个听觉边缘的声音。

  缓慢的,他转过在有深刻褶皱厚重兜帽下的头,用饱含耐心思索的闪烁双眼看着突袭统帅。

  【丑角已经知道我们要来了】

  在他转过身前,这道意识就已经离开了他的头脑无情地涌入了那位等待着他注意的warrior 。

  奥卡姆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的迹象,他的头盔和厚重的面甲掩盖了人类情感最微弱的暗示,只是沉默着向wizard nodded 致意。

  【这件事我看到了】

  【它们并不欢迎我们】

  【我也没指望它们会欢迎我们】

  【那么我们就很难再进入科摩罗】

  【我还有other methods 】

  【能躲过对方的监视吗】

  【或许可以】

  【那刚才它说的大敌是什么】

  菲洛·罗纳仍然弯腰伏在倒下的阿尔法warrior 身边,一只手cautiously 地放在他流血的脸上,丑角的武器大多带毒,这个warrior 的blood vessels 已经被Xenos 的毒液充斥,尽管Space Marine 对毒性有着极高的抵抗能力,可并不能做到Hundred Venoms Immunity 。

  而wizard 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用自己的灵能修补被毒素破坏的组织,毕竟亚空间拥有重塑血肉的力量,虽然Power of Primordial Chaos 的接触可能并不如大多数想象般友好。

  “这件事不重要,因为God Emperor 的意志并不会等待祂的仆人。”

  听到奥卡姆的话,菲洛·罗纳缓慢地转过身,离开了倒下的brother ,转过他那被张阴影所笼罩的面孔。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双眼中闪烁着primordial 的猩red flame ,那是怀疑和拷问。

  但他又想起了自己的职责,也意识到奥卡姆不会再提醒自己,对方不是一个会一直容忍质疑的领袖。

  “这位brother 还可以救治,我暂时控制了他身上的毒素。”

  放弃追问后,菲洛·罗纳指向躺在他身后地上的受伤阿尔法。

  “很好。”

  奥卡姆简单地nodded 。

  “Primaris Apothecary 会治愈他,希望他能在行动发起前恢复,我们已经损失了六名warrior ,这对行动已经构成了轻微的影响。”

  菲洛·罗纳nodded 退到一旁,同时双眼中的猩red flame 逐渐变为deep and unmeasurable 的黑暗。

  【我们会复仇的,对吗,突袭统帅】

  【会的,一定会的】

  ——————

  在科摩罗中心城区,一座名为酷虐森林的巨大堡垒中,只对贵宾开放的宏伟大厅正回荡着刺耳的大笑和惊恐的尖叫,Soshian 一行三人站在通往大厅楼梯顶端的中间位置,居高临下地观看着血腥森林阴谋团warrior 嘲弄他们的slave ——大部分是人类,少量其他种族。

  其中一些slave 为了取悦俘虏他们的人而相互争斗,他们被锁在一起,仅仅装备着钝刀以延长战斗时间。

  另一些slave 则受到了一个monster 的特别关照,那是一个血伶人,周围还有几个遗骸正在协助,他正在大厅中央一张血迹斑斑的桌子旁忙着将金属薄片插入受酸液腐蚀的皮肤下,并用钩子将受害者的每一寸皮肤拉开。

  而那些最年的经阴谋团成员只是简单地敲打和鞭挞他们活着的财产,用各种工具制造出一片悲鸣和哀嚎。

  阶梯尽头,一队梦魇completely motionless 的站在,确保任何入侵者都不能进入楼梯顶部的大厅。

  整个堡垒内部都与人类的建筑的格局大相径庭,它的空间感非常错乱,大量的阶梯将上下甚至左右联系起来,而阶梯彼此之间也有连接,同时从上往下看很难判断实际的高度,即便是很远距离发生的事,似乎都近在眼前。

  如果是陌生人闯入,只怕立刻就会迷失。

  但Soshian entire group 有向导,因此穿越堡垒各个区域时显得很轻松。

  三人进去之后,就看到阿尔坎塔拉执政官坐在一个由骨头和black 大理石制成的宝座上观看整个过程,他最喜欢的朝臣们坐在通往他高台的台阶上。

  这位执政官今天没有穿着盔甲,只是身穿深blue 长袍,上面悬挂着与宝座材质相同的饰物和珠宝。

  离他最近的是他的两个女儿,其中一个穿着black 礼服有着类似维罗妮卡的柔顺及腰长发,正带着矫揉造作的微笑凝视着残酷的场面,显得颇为恬静,另一位则在头顶束起一个高耸的发辫,那单薄的嘴唇在苍白的皮肤映衬下染上了black ,正发出愉悦的笑声,双眼周围镶嵌着black 的眼影。

  这时候Soshian 才注意到,阿尔坎塔拉那两个女儿似乎是孪生子,抛开不同的妆容长相几乎一样。

  于是他脑中忽然回忆起维罗妮卡曾经对他介绍过一些关于Craftworld Eldar 的习俗。

  其中一个就是Spirit Race twin 间的灵能连接不同于其他Spirit Race ,他们可以感受到彼此的距离、情绪甚至想法,如果twin 中的一位死亡,幸存的另一位也会陷入永恒的忧愁。

  当这种分裂发生,幸存者会牺牲自己的余生去驾驶幽冥Knight ——一种强大的Spirit Race 战争机器,而死者的灵魂会转移进幽冥Knight 的魂石中,而生者将在驾驶舱中陷入近乎永久的恍惚状态。

  维罗妮卡和Soshian 透漏过,某些Craftworld 的高层为了保证族群有足够的武装力量,会故意制造这样的悲剧,因此没有一位Spirit Race mother 希望自己生下的是孪生子。

  这么一想,她们的mother 宁可将她们送到科摩罗也不愿留在身边,或许就能够理解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