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392

  第1392章 血中作乐

  继续向前走去,Soshian 看到一个高大的梦魇bishop 站在执政官的第二近的距离,他的头在监视时缓慢地从大厅的一端转向另一端,那对弯曲的克莱夫宽刃握在手中随时准备着反击任何攻击,很少有人被允许在执政官在场的情况下拔出武器,但梦魇凌驾于阴谋团的争吵和政治影响之上。

  无法估量的庞大厅堂中,回响着鞭子的噼啪声,slave 们的呻吟声,观众们的欢呼和嘲笑声是正在遭受折磨的生命的苍白映射。

  Soshian 甚至能感觉到slave 们真正的痛苦、恐惧和绝望,那是一种流淌在空气中的明显、飘忽不定的能量。

  “塔洛斯,怀念参加这样的娱乐活动吗?”

  卡杨忽然开口问道,但声音只在三人的头盔中传递

  “这些痛苦与死亡间的primordial 欢乐,似乎与第八Legion 的理念不谋而合。”

  “没有。”

  “一点也没有?”

  “没有。”

  塔洛斯看着下面的Xenos ,在头盔里冷笑着。

  “我憎恨他们,他们并不比他们折磨的wild beast 好多少,看看他们,看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他们是受本能驱使的动物,伪装成一个所谓的高等文明,在剥去文明、等级和习俗的外衣后,不过是低贱的primordial 生物,为了争夺生存下去的残羹剩饭,自降身份以换取苟活。”

  “哈,我似乎明白你为什么选择离开第八Legion 。”

  “我从不属于第八Legion 。”

  三人一入场就吸引了所有庭臣的注意,甚至连正在工作的血伶人都投来好奇的目光,不过没有人发言,因为战庭是一个严肃且阶级分明的地方,任何可能会引起执政官不快的行为都会招致灾难性的后果,每一个人都在此谨小慎微。

  这时,一位苗条的女性从王座后面的一扇小门中显现。

  即便以人类的标准看,突然出现的这个Spirit Race 毫无疑问是个冷酷的美人,就和所有的Spirit Race 一样,她身材高挑,肢体轻柔,那身皮肤白皙的就如同雪花石膏一般,两颧高耸,眼如杏仁,双耳精致而又尖锐,由多重亮泽的刃甲和柔滑的长袍组成的伶装精巧地包裹着她lithe and graceful 的躯体,一条由满是倒刺的金属丝线扭曲制成的腰带紧贴在她纤妙的臀上。

  更让人惊讶的是,她有着Dark Eldar 中罕见的一头金发,华丽的发饰就好像某些奇发异想中的鸟类翎羽一般,在她的脑后呈扇状展开,颈脖下那枚golden 胸针则雕刻着淫靡的图案。

  而她紧绷的双唇上则抹着厚厚的彩妆,双眼是描金的烟熏妆。

  当她靠近时,梦魇在眨眼之间便举起了刀刃,但对方在离执政官不远的地方one-knee kneels 地后,他放下了刀刃。

  双方交谈的声音很轻,Soshian 无法听清。

  不过,他确实看到了阿尔坎塔拉脸上闪过锐利的兴奋神色,随后执政官站起身伸出双手以此吸引他的臣民注意力时,

  “为了迎接三位贵宾,瑟琳妮女士为我们安排了一场精彩纷呈的典礼竞技!”

  他的话立刻引起了一阵欢呼,毕竟相比折磨slave ,科摩罗的居民们还是更喜欢看那些血肉纷飞的残酷竞技。

  随后阿尔坎塔拉低下头looked towards 三人,said with a smile :

  “三位也请参观。”

  卡杨slightly nodded 。

  “荣幸之至。”

  酷虐森林堡之中本身就有一个竞技场,因此他们没花多少时间就到达并就坐。

  似乎为了昭示对三人的重视,阿尔坎塔拉特意将他们安排在了自己左边最近的包厢,在normally 这里只有执政官最亲近的庭臣可以坐下,因此他们立刻吸引了不少嫉妒的目光。

  不过他们对此并不在意。

  之前那位瑟琳妮卡杨通过打听才知道,原来是一个竞技场的女主人,不过经营得一般般,之前也没什么“拳头产品”,似乎近几年才弄到了一个“狠角”,竞技场有了点声色,不过为了招揽生意她也会带队到私人竞技场中干活。

  现在她正在娇笑着招待几个阴谋团贵族,手中的高脚杯里满是golden 的美酒。

  Soshian 则在观察整个竞技场,大体来说它呈一个封闭的椭圆形,主要的战斗区域都覆盖着white 、质密的沙子,这是为了更好的凸显出表演者们喷洒而出的鲜血和内脏。根据过往的经验,Soshian 猜测地下应该藏有让训练有素的monster 和自动杀戮机器随机冲出的阱门,周围的墙上装满了嵌入式的座椅,按照多重层级累叠而上,地位越高就坐得越高,而那些地位较低的就不得不坐在较为靠近格斗场的位置上了。

  在格斗场上开有一个巨大的拱门,slave 和rare beast 们那里进场,他们的血肉残骸也会从那里运出,在那之上是一个安放着大量长榻和座椅的华丽平台,也就是他们现在坐的区域,直属于最顶层的人物,而在最左边是一个满是乐师的乐台。

  “开始了。”

  塔洛斯的声音中隐约有些期待,显然这种气氛唤醒了一些他过往的血腥记忆。

  immediately ,报幕员用雷鸣般的嗓音呼出了First Stage 竞技的内容,接着十个穿着简易护甲,手持刀剑的人类走了进来,并置身于无数的灯光之下。

  从迷眼的烟雾之后,传来了嗜血观众的欢呼声。

  看到那些人身上的纹身,Soshian 猜测他们应该是被俘虏的Imperium 海军船员。

  随后,只听从乐团那里传来了一阵复杂的鼓点,紧接着刺耳的号角声响了起来,旋转扭动的聚光灯将它们的光束映照在巨大的入口通道处。

  门扉打开了,一个扁平的悬浮平台从中飘了进来。

  平台上有三头giant beast 在用sharp claw 刨挖着金属,因嗜血而嚎叫着,它们的后背覆盖着长长的骨刺,眼睛如同宽大的茶碟一般,脖子上的厚重金属项圈上有一根满是倒钩的长条锁链,将它们束缚在平台上。

  看到那terrifying 的wild beast ,十个Imperium 水兵们立刻警惕的聚集起来,彼此掩护,紧握手上的武器,而他们的举动引起了那些Xenos 观众的笑声。

  “开胃菜!十猿猴求生!大家可以估算他们死亡的时间!”

  包厢中,忽然升起了一个面板,上面有一些Xenos 符号,卡杨扫了一眼后,说道:

  “二十秒,四十秒,一分钟,一分半。”

  在科摩罗,角斗常常与赌博挂钩,其实竞技场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博彩业务。

  Soshian 却只是厌恶的看了一眼。

  “给我一分半的时间,我能让他们知道何为真正的恐惧。”

  卡杨shrugged ,便放弃了下注。

  这时,只听砰的一声,束缚wild beast 的锁链瞬间断开,血腥一幕正式拉开——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