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467

  第1467章 大反转

  “en? ”

  试图sneak attack 的瓦洛西安·赛瑟拉克发现自己必中的一击没挡住了,被一把闪烁着凌冽死光的long sword 所挡。

  而挥舞它的,则是一名身着红甲的梦魇bishop 。

  “千面!”

  瓦洛西安·赛瑟拉克当然认识这位猩红神龛的bishop ,实际上这家伙in the past 一段日子是一个hot enough to scald one’s hands 的任务,mysterious 的出现,并且mysterious 的战胜了神龛bishop ,其上位方式与梦魇Archbishop 如出一辙。

  不过大多数时候它基本都不离开神龛,也极少接受雇佣,因此显得异常mysterious ,很多阴谋团都在调查他的真实身份,但直到现在都一无所获。

  “你——”

  伊芙蕾妮扫了一眼突然出现在身后的梦魇bishop ,也显得很意外,不过对方手上的剑却让她感到十分的熟悉。

  凭借脑中多出的知识,她立刻就明白,那是最终唤醒Death God 的五把old woman 之剑中的一把——寂嚎之剑阿苏瓦尔。

  不过没等她继续多想,化作阴影的坎杜拉克再次扑来,于是只能收敛心神奋力抵挡。

  “千面,你什么时候被玛勒丝收买了?”

  瓦洛西安·赛瑟拉克也没有停手,彼此的剑舞作一团,令人眼花缭乱。

  但毫无疑问,单打独斗这位未曾一败的梦魇bishop 肯定略占上风,轻易就压制住了灵魂猎手。

  他先是以一记raise upwards 成功破开了瓦洛西安·赛瑟拉克的招架,令对手的胸膛空门打开,手上的利剑分秒必争的直取心窝。

  瓦洛西安·赛瑟拉克拼尽全力才挡下了这一击。

  千面的cloak 猎猎作响,这一击产生的巨大反作用力传过了他那厚重的盔甲,在厚实上掀起一阵波澜。

  他的头盔虽然没有特意雕刻,但面部依然看上去如同一颗颅骨,上面虽然有两个设计用来观望的眼孔,但其中却看不到双眼,只有彻底的黑暗,仿佛这高耸的尖顶盔并不是用来保护一个活人,而是在保护一座坟墓。

  这整套甲胄结合了梦魇与方舟凶暴复仇者的部分特征,许多文字被镌刻在红甲之上,精雕细琢的面部浮雕蜿蜒在四肢甲胄上,两条如poisonous snake 般的刀翼从身后的盔甲边缘上升起,如同一对短小的翅膀。

  “你这是要和霸主为敌!”

  意识到对方不好对付,瓦洛西安·赛瑟拉克连忙高声宣告道,其坚定的声音中却带着怯懦。

  “别以为伱是梦魇的bishop 就能everything is fine !德拉扎尔不会保护你的!”

  然而对方的剑没有因为这些话迟疑半分,瓦洛西安·赛瑟拉克畏缩了。

  那个不可一世的灵魂猎手,惊慌的畏缩了。

  但是他的恐慌只持续了那么一秒,接着便开始大笑起来。

  一个梦魇bishop 突然出现,一脚正中千面胸口,巨大的力量将亚空间材料铸成的胸甲打的深凹下去,千面连退几步才稳住身形。

  出现的赫然是血欲神龛的bishop ,对方正握着克莱夫宽刃冷漠的注视着他。

  “千面,德拉扎尔Archbishop 严令所有bishop 中立,你违反了他的命令。”

  “那又如何。”

  red 的头盔下,幽幽响起一个冷漠的声音。

  血欲神龛的bishop coldly snorted ,抬起手中的双手大刀。

  “那么——”

  瓦洛西安·赛瑟拉克百无聊赖的做了个手势。

  “你们的问题自己解决,我先去杀了那个slut 。”

  就在此时,一根lance 插进了松软的地面,将千面与那梦魇bishop 隔开,随后莱利斯·赫斯佩拉翩然而至。

  她只是扫了正与坎杜拉克苦战的伊芙蕾妮一眼,随后便对千面说道:

  “你去救她,我和这位bishop 玩一玩。”

  “莱利斯!你难道要——”

  both shocked and angry 的瓦洛西安·赛瑟拉克话还没说完,千面已经猛冲过来,迫使灵魂猎手重新looked towards 他。

  他还没来得及抵抗,一阵声音汇成猛烈的尖啸风暴便直扑而来,那是如此强烈,以至于瓦洛西安觉得他的头都要炸裂了。

  然后,就在喧闹声变得难以忍受时,戛然而止。

  瓦洛西安眨着眼,尖啸再起,他听到那个bishop 在喧嚣声中发出警告,但为时已晚。

  本能使他的血液充满肾上腺素,但很少有肾上腺素能到达他昏睡的神经,现在他的感官太迟钝,太虚弱。

  瓦洛西安转过身,正好看到千面挥舞的剑柄砸到他的太阳穴。

  这时他忽然响起来,梦魇们还有一样秘密武器,就是笞魔装置。

  尽管梦魇是一对一的Battle Master ,但他们在实战中却藐视公平决斗,当接近敌人时,他们会先启动盔甲上的笞魔装置,发出破坏性灵能波,在敌人被砍杀之前饱受精神折磨,而这种装置需要杀死一位Craftworld 的支派warrior ,猎取宝贵魂石来制成。

  瓦洛西安·赛瑟拉克的盔甲其实是可以应付这种攻击,但梦魇bishop 的笞魔装置是更强大的bloodstone ,在很近的距离突然发动即便是他也吃不消。

  “啊!该死!”

  剧痛传遍瓦洛西安的头颅,它扭动着,膨胀着,像烈fire like 顺着他的身体往下蔓延。

  即使灵魂猎手是一个酷爱快感和痛苦两种激情的人,也不想品尝这种滋味。

  但他现在确实品尝到了,那种感觉鲜活、震撼,势如Mount Tai 压顶。

  然后,他感觉自己的胸口又挨了一下,不过impossible 更痛了,但也足以让其one-knee kneels 下。

  不过千面似乎也没打算要他的命,或者说知道浪费力气杀死他没有任何意义,便在将对方放倒后直奔伊芙蕾妮而去,并迅速逼退了坎杜拉克。

  然后,他抓住伊芙蕾妮手臂,轻声道:

  “不要恋战,你必须马上离开科摩罗。”

  伊芙蕾妮看着这个“陌生人”,随后摇摇头。

  “我得先救就维罗妮卡出来。”

  “你做不到。”

  “我做得到!而且我还有其他帮手,现在妮菲塔丽应该就在她身边,我能确定她的位置——”

  就在这时,远方忽然传来一道张狂的笑声,伊芙蕾妮转头看去,面色顿时一片煞白。

  只见最高处被层层重兵拱卫的维克特身边,维罗妮卡正被两个巫灵一左一右紧紧抓着,一个戴着头盔的天灾则站在维罗妮卡身边。

  伊芙蕾妮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天灾的身份,不敢置信的摇摇头。

  “不,妮菲塔丽,她怎会——”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