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474

  第1474章 老友助阵

  “真是可怜的小——”

  就在泰丰斯准备捏死手上的小虫时,忽然,一道冲击从身后传来,泰丰斯踉跄几步,然后把手上的猎物扔到地上。

  一只serpentfolk 不知何时溜到他身后,试图用武器从后面切开他的脑袋,但却被大量poison insect 干扰,只能砍在他肩膀上。

  泰丰斯用双手握住他的镰刀,一个转身将弯曲的镰刃刺入serpentfolk 的腹部的后颈。

  这是一次粗暴的、野蛮的、不那么优雅的攻击,与其说是一种武术或招式,不如说是一种愤怒。

  serpentfolk 抽搐着,狂暴地用双手武器挥动,但它的手够不到敌人。

  泰丰斯一边嘟哝,一边使劲,把镰刀往更深的地方刺去,然后这wild beast 就像被砍倒的树一样,从中间折断倒了下去,不再站起。

  转过头,他看到一个懦弱的尖耳朵用枪瞄准了自己的胸膛,泰丰斯没有躲闪,而是径直moved towards 这可怜虫猛扑过去。

  那Dark Eldar 吃惊地后退了一步,射出的子弹严重偏离了目标。

  泰丰斯啪地一声从它手中夺过带刃的毒晶枪,同时发出一声狂怒的战吼,足以让那只胆小的尖耳朵转身逃跑。

  他逃得很快,但还不够快——泰丰斯把镰刀钩在尖耳朵的肩膀上,痛苦让对方的身体像蛇一样扭动着,咆哮着,吐着唾沫,挣扎着要逃脱。

  随后,泰丰斯把它脸朝下扔进血污里,用镰刀把它钉在原地,然后重重地踩在它的背上,看着Spirit Race 的盔甲和骨头像枯枝一样被他踩断。

  他因此感到……非常愉悦。

  很快,泰丰斯的队伍就从前院冲到了宅邸之中。

  那里还有很多Dark Eldar 在put up a desperate struggle ,泰丰斯不愿继续耽误时间,在took a deep breath ,唱出了一曲致命的歌谣。

  巫术的力量在空气间流动,拉长了诸多人皮家具,扭曲了墙壁,让这些死物对鲜血和撕裂的肉体充满了贪婪的欲望。

  当看到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化时,Dark Eldar 残忍的笑声迅速变成了恐慌的低叫。

  this time ,亚空间回应了他们。

  大厅里回荡着刺耳的叫声,黑糊糊的地板里浮现出斑斑点点的影子,它们被苔藓、藤蔓和附藻覆盖着,弯曲的长爪上长满地衣,挂着呆滞笑容的脸上满是泥炭,腐烂的碎渣则仿佛是一张丑恶的面具,眼睛像是两团purple 的火焰,一刻不停地熊熊燃烧着。

  Nurgle 恶魔们的第一个音符,就直刺所有Spirit Race 的感官深处,它们的声音像霜一样尖锐。

  它们不像掠食者,而像屠夫,当它们摇摇晃晃扑向Dark Eldar 时,多节的爪子撕裂盔甲皮肉,沉重的犄角捣碎骨头。

  泰丰斯看到一个尖叫的Spirit Race 几乎被撕成两半,来自慈父花园的园丁举起布满血痕的尸体,满是疱疹的头向后倾斜,正在咧嘴大笑,随后鲜血像春天的阵雨一样倾泻而下。

  Dark Eldar 们尝试回击,他们重武器射出的脉冲像一阵锯齿状的闪电,又像是雨点一样落在慈父之民中间。

  但它们remain unmoved ,就算这些造成了些伤害,也丝毫不在意。

  在锈刀钝剑的vortex 中,泰丰斯也没闲着,他在众多Spirit Race 的包围圈里回旋,大开大合地挥舞她的镰刀,但他可不是什么走投无路的wild beast ,也不是什么需要被追捕或折磨的猎物。

  他才是屠杀者!

  很快,泰丰斯脚下躺满尸体。

  就在此时,一个穿着黑golden 盔甲的Spirit Race 惊恐地瞪大眼睛,试图从泰丰斯身边跑过。

  泰丰斯几乎不假思索地伸手去抓那东西。

  ”no! 不!”

  被抓住的正是这个宅邸的主人,黑心阴谋团的某个high level 成员,但现在他的地位毫无作用,在毁灭蝇巢之主的Iron Fist 下,他的喊声变成了汩汩的嚎叫。

  几秒后,泰丰斯把尸体扔下,而宅邸里的Spirit Race 也基本不是死了就是逃走了。

  “事不宜迟,开始ceremony 。”

  下达命令后,泰丰斯转身准备前往庭院,但却在门槛前停了下来,享受一片寂静的黑暗。

  有那么一会儿,这里只有他和黑暗。

  他呼吸着它,将虚空饮吮入体。

  此时随从们已经把Dark Eldar 的尸体堆积在庭院中,并开始进行黑暗的ceremony 。

  泰丰斯抬起头,星星点点的冷光,像雪花一样窸窸窣窣地在大厅里飘来飘去,勾勒出了黑暗里其他居民的身形。

  毁灭蝇巢之主laughed ,moved towards 上方举起胳膊,随后一条柔软的触须缠绕上他的双腿,滑溜溜的贴在盔甲表面颤动着身子,然后将他盔甲上因为战斗产生的裂痕修复完整。

  没多会,泰丰斯走了出去,看起来就像站在一片月光照耀下的草地上,但在他脚下蠕动的实际上是触须状的肢体,成千上万在地上爬行的它们感觉到了泰丰斯的存在,齐齐聚拢在他的脚边一抽一抽地摇摆。

  “开始吧。”

  伴随着生涩咒文,一道复杂的array 出现在Spirit Race 的尸体包围中。

  起初那只是一团缓慢滑动的墨色阴影,但周围遨游的小生物们开始躁动起来,那团阴影变成了触手和牙齿汇成的旋风,在Spirit Race 的肉块上大嚼起来,使得雾般的鲜血从尸骸上升起。

  泰丰斯right hand 紧握住镰刀长柄,这把动力镰刀是第一连长的标志性武器,他让它的重量拖拽在自己的手臂上。就像一只锚,因为一股黑暗就在他的思想边缘刺骨地嗡嗡作响。

  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种奇怪而强烈的气味——甘甜而辛辣,就像尸肉里绽开的花朵。

  泰丰斯已经看到了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存在,对方嗡鸣的振动传遍他浑身骨肉。

  它正在推开现实的帷幕,步履沉重,稳步向前。

  这位死亡守卫一连长感觉到一种蠕行的、触电一样的感觉流过他的血液,就像Insect 在静脉里穿行,嗡嗡声在他的脑袋里回荡,黑silver 的闪光在他的视线边缘flickering 。

  五分钟后,伴随着最后一道incantation ,尸堆猛地爆炸,骨头碎片四散飞溅。

  自亚空间旋涡中,一大块化脓的血肉出现了。

  很快,它的下半身分裂成两条树桩一样的腿,躯干破碎,腐烂的内脏自躯干的裂口中流出,pale-yellow 的犄角刺出他的肩膀,在恶臭的空气中劈啪作响,它的双臂也则如同腐烂的树干。

  而在这个monster 那烂肉袋一眼的脸上,一直独眼猛地睁开,怒不可遏的瞪向外面。

  不过看到泰丰斯后,它的表情缓和了下来。

  “啊,泰丰斯,我的好哥们,我就知道你需要我帮忙。”

  泰丰斯nodded ,对这位Demon Prince 说道:

  “墨菲达斯特,我需要你的帮助。”

  墨菲达斯特是一位崇拜Evil God Nurgle 的Demon Prince ,外号“缠疫者”,不过它更喜欢向像人吹嘘自己“千瘟工匠”的美誉。

  但与很多Demon Prince 不同,墨菲达斯特曾经只是一个凡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