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476

  第1476章 穿越War Zone

  噗哩噗哩——

  死去的瘟疫warrior 爆出的肠子还在缓慢的蠕动,即使在这么远的地方,那令人作呕的液体的臭味也像是一记重击。

  Soshian 几乎能够抵御所有恶臭,但现在他却感觉自己的肠子都紧绷起来,这种恶臭是如此的肮脏,以至于它甚至威胁到了Space Marine 的钢铁体格。

  他激活了他动力甲上的气密system ,并将其设置成更适合剧毒的Death World 或没有气体的太空的模式,接着抑制住袭来的阵阵恶心,抓住long sword 的剑柄,让它从鞘中滑出一小段,准备随时应对可能复活的敌人。

  不远处,奥卡姆and the others 已经抓了几个Spirit Race 俘虏,从他们嘴里拷问出了之前发生的细节。

  情况可以说是极度戏剧化的。

  维克特的权力遭到了至少one third 执政官的挑战,尤其是他的前妻玛勒丝夫人组合的联军,虽然没有默契,但声势非常浩大。

  但didn’t expect 血腥森林阴谋团却突发奇招,联合Craftworld 伊比里斯,发动了突袭,并且Phoenix 领主贾恩·扎尔也介入其中。

  不过血腥森林却没有直接与维克特撞上,反而是与玛勒丝的联军撞上,几个阴谋团打得不可开交。

  就在这混乱的时刻,最大的变数出现了,玛勒丝麾下一个“女儿”忽然叛变,杀死了永恒女王身边的护卫后,将永恒女王挟持并与维克特的奇袭部队汇合。

  现在,永恒女王已经落到的维克特的手上,即便十四Legion 的突袭部队从天而降,也没用中断维克特的计划。

  他依旧选择在竞技场那保存完好的凯恩神殿中,举行与永恒女王的婚礼和Phoenix 王加冕ceremony ,当然那个神殿已经被重兵包围。

  另一边,Phoenix 领主凭借强大的个体实力,在一众亲卫的簇拥下,直接杀穿了所有防线,如果不是曼德拉之主出手,很可能她已经冲到维克特面前,现在维克特麾下所有的expert 都去拦截贾恩·扎尔了。

  玛勒丝显然也被手下的反水打了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但她也没用慌乱,immediately 找到了伊芙蕾妮,提议联合救出永恒女王。

  可是十四Legion 的出现打乱的一切计划。

  另外就是还有一些不太重要的情报,包括血伶人协会全体都收到了某个great character 的指令,退出了竞技场这里的权力争斗,组成了一个联合Legion ,操控各类血肉造物全力与十四Legion 驱使的恶魔交战,但是在attribute 上血伶人协会是比较被Nurgle 力量克制的,因此尽管血伶人协会有着数之不尽的造物,却还是打的很艰难。

  Soshian 之前看到的一些monster ,就是被腐化的血伶人造物。

  还有就是虽然动乱主要集中在中心城区,但科摩罗各个地方都爆发了严重的骚乱,其中一部分是瘟疫舰队投放病毒炸弹的原因,更多还是科摩罗长期以来严重的阶级差异导致的怨恨和不满。

  最后一点就是那场巨大的灵能冲击导致科摩罗一些亚Space Gate 的封印出现松动,梦魇们大多数已经退出了中心城区的战斗,返回神龛坚守岗位。

  换而言之,现在Spirit Race 各个方面都被牵制住了,正是他们行动的大好时机。

  当然,Soshian 是很急的,但现在急也没用,他们必须确定前往凯恩神殿的路线。

  凯恩神殿在凯恩大竞技场的北侧,是竞技场的附属建筑,奥卡姆根据之前侦察的地形,以及现场分析,大致筛选出了三条路线。

  第一条路线,从竞技场中心穿过,这个路线最短,但意味着必须经过最激烈的交War Zone 。

  第二条路线,先离开竞技场,然后从竞技场外围迂回,这个路程最远但远离交War Zone ,只是现在竞技场外是什么情况也不好说。

  第三条路线,沿着破碎的观众席上层移动,由于观众席受损严重,那里可以行走的区域并不多,但相应的敌人也不会太多,而且距离也适中。

  没有多少讨论,最终Soshian 拍板走第三条路线。

  决定好路线后众人马上行动,离开休息室从内部通道上升到观众席,并一路向上。

  此时因为灵能冲击的破坏,面积巨大的观众席就好像一片满是碎石的山麓,许多被抛弃的大块残骸镶嵌在残破的阶梯上,就好似山间的巨石。

  交战的各方都在观众席建立了阵地,不过因为上层区域过于破碎且面积狭小,因此阵地和营地基本都在中下层。

  Soshian 一行起初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但很快他们就遇到了first 敌人——

  死去的敌人。

  一群群眼神空洞、嘴巴松弛的行尸,像提线木偶一样跌跌撞撞的运动。

  他们是外形模仿成人类的一团腐肉聚集体,是本应属于垃圾堆或坟墓的可憎之物。

  Soshian 并不关心近在咫尺的转变的Spirit Race 尸体,但当这些似人之物向他伸出双手,爪子抓挠着他的盔甲,black 的脓浆洒在他的脚上,Soshian 的手猛地一抖,抽出了剑。

  出鞘的利剑一个大幅横扫,削掉了一个污秽的行尸的脑袋。

  但尸体涌出的并不是深红的急流,取而代之的是一泡black 的污水喷向空中,随后更多的行尸包围了他,而Soshian 也迅速且致命的做出了反应,用剑刃把它们砍倒。

  但无论他砍到哪里,黑暗都会向外爆发,像油烟一样移动。

  Soshian 几分钟后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喷出的液体其实是一团巨大而密集的小Insect 。

  那些尸体吐出的蝇群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嗡嗡作响。

  很快,这次苍蝇汇合成了一个Nurgle 恶魔。

  那dark green 的恶魔的身上张开了许多嘴巴,随后喷吐出一股瘟疫巫术。

  卡杨伸手向前,厉声喝出incantation ,释放反制spell ——尖啸的风暴径直迎向恶魔的毁灭性瘟疫,两股incantation 交织,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Soshian 刚来得及举起他的剑,腐烂的恶魔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了上来,它将自己手上腐烂的砍刀与四肢全力砸向Soshian 。

  Space Marine 一手握住剑柄,挡下了这一击。

  这样的重击足以击倒所有凡人,甚至彻底粉碎他们,可是强大的力量与怒火充斥着Soshian 的四肢。

  他抬起头,越过刀锋死盯着他的对手。

  然后猛地一推,绕过了恶魔的侧翼,此时他的敌人甚至没有移开视线。

  恶魔的笑声变作了愤怒地咆哮,随即化为拒绝的嚎叫,Soshian 一脚将其踢翻,踩在了地上,用剑撕扯开它的躯体。

  “真脏——”

  令人作呕的声音充斥空气,Soshian 咕哝了一声,看着那恶魔化为一滩脓液。

  而就在Soshian 行动后不久,就在贵宾区那不为人注意的一间完整的black 包厢,大门忽然打开了,一尊笼罩着朦胧black 雾气的身形从中走出,并遥望向Soshian 的方向。

  “你终于来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