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477

  第1477章 过关斩将

  当一只Nurgle 兽蹒跚着穿过破碎的小道向Soshian 走来的时候,一阵恶臭让他的胃止不住地痉挛起来,这个臃肿的生物以一种跳跃般的步伐朝他猛扑过来,还从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嘶吼。

  Soshian 站稳脚跟严阵以待,接着利刃挥出,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地劈开了它的腹部,black 的腐液喷涌而出,剑身上也冒着汽,污秽的血在地板上喷出老远,而剑刃并未停下而是继续深入直至粉碎了它的脊椎骨,这一切在in a flash 完成,甚至连Nurgle 兽的身体都没有摇晃一下。

  然而Nurgle 造物突出就是一个顽强,这一击连Khorne 恶魔都承受不住,它却挺住了。

  Nurgle 兽扭动得像无骨之物,转头对向Soshian ,它的倒刺舌头在他胸甲前摆索。

  Soshian 直接一脚将其踢翻,随后砍下了它的脑袋,彻底终结了它的活动。

  “Nurgle 恶魔总是充满了不确定性。”

  奥卡姆轻松地漫步回Soshian 身边,看着地上消散的尸体。

  “但你的实力更加不可思议,Soshian ,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好奇了。”

  Soshian 转过头。

  “说明你知道的还不够多。”

  之后队伍继续移动,他们大概要走五公里的路,原本依照Space Marine 的脚程,这点距离不过瞬息而至,但竞技场里的恶魔越来越多,还多了很多血伶人的造物,并且时不时还有空袭和轰炸,虽然并不是针对他们,但余波且让原本就难走的路变得更加崎岖。

  事实上,他们已经微调了四次路线了,但依旧只是走了一半路程。

  一路上他们不仅杀死了Nurgle 恶魔,还有与大部队走散的瘟疫warrior ,Dark Eldar ,Craftworld Eldar ,怪形等等至于杀了多少其他的小东西Soshian 已经记不清了,唯一的印象就是他的剑一刻没停地挥向它们。

  但Soshian 并未感到任何疲倦,实际上有人试图染指维罗妮卡的行为让他很愤怒,这股怒火给予他额外的力量并且他从斩杀这些敌人的行为中收获了快感,这似乎是印刻在他血中的冲动。

  他正在渐渐享受每一次战斗,每一次手刃敌人都让他感觉自己愈发充盈。

  很快,队伍抵达了维克特先前所处的区域,尽管这里已经被各种火力打得乱七八糟,但之前的痕迹依旧依稀可见,十二座火盆的遗迹均匀地围绕着一个王座分布,地板上雕刻着凯恩那嗜血又残酷的面庞。

  这时,奥卡姆突然将手抬到嘴巴的位置,然后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Soshian 深吸了几口,起初没闻到什么,但当他集中注意时他的嗅觉捕捉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似乎是什么油腻的东西腐烂了,这与之前遇到那些Nurgle 恶魔的气息并不一样。

  “有其他东西。”

  奥卡姆低声说道,他的眼睛紧紧盯着黑暗的角落,Soshian 将注意力集中在嗅觉和听觉上面——那里有一阵微风,并且捕捉到了一些奇怪的刮擦声,像是爪子在石头上刮出来的声音。

  突然之间,没有任何征兆的,一群细长的人形造物发起了攻击。

  这些人形的跟普通阿斯塔特差不多高,它们一蹦一跳地从阴影中窜出来,金属面罩下发出了让人神经紧绷的嘎嘎笑声。

  它们是一种变态而扭曲的monster ,外表上看像是被拉长和扭曲的Spirit Race ,但脸上小丑版的笑面与手指末端伸长的sharp claw 十分瞩目,一些手中还握着巨大残忍的勾刀。

  一看到这些,卡杨连忙提醒道:

  “血伶人的咯咯憎恶,大家关闭头盔听觉system !”

  咯咯憎恶是一种由Dark Eldar 人造的恶魔宿主,其材料是由Spirit Race slave 与Slaanesh 恶魔构成,这些monster 起初是由一个陷入疯狂的血伶人发明,他狂热的探求Spirit Race 与Slaanesh 之间的联系,捕获各种Slaanesh 恶魔进行肉体实验。

  但不出所料,对恶魔的肉体进行实验终究以失败告终,就算是以血伶人高超的水准与施虐的实验方式,依旧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结果

  在实验濒临失败时,血伶人stake all on one throw ,借助巫术将Slaanesh 恶魔绑定到一个Spirit Race slave 的身上,情况出现了转机,恶魔在吞食了slave 的灵魂后成功占据了肉体,由此,一种新型的恶魔宿主就此诞生,在经过更加非人道且离奇的实验后,第一只成品咯咯憎恶走下生产线。

  除了非人的灵活和力量外,咯咯憎恶最大的特点就是身边散发着一种会令人精神失常的光环,那些中招的人,大脑会被充满mysterious 嘲弄的讪笑轰炸,而在它们的本能中,也迫切渴望着将这种精神失常传播给其他个体。

  在平时,咯咯憎恶都处于诡异的静默状态,出现目标后悄无声息的接近、恐吓、制服,但不会当场杀掉,憎恶会先保护自己的俘虏,让他们失去逃脱能力,等到开始对这些pitiful person 施加折磨时,才会发出疯狂的咯咯讪笑。

  因此这种造物在静止时几乎是无法被觉察的,连灵能也很难感知到它们的存在,血伶人经常将自己这种造物称之为“小丑盒子”。

  “谁也别想拦我的路!”

  Soshian 不管那么多,就迎着它们冲了上去。

  第一只咯咯憎恶的脑袋立马就被削掉了,第二只吃了一记从腹股沟一直劈到胸膛的回击,第三只勉强躲开了旋风般的攻击,对着Soshian 怪笑着。

  但它们的精divine light 环对Soshian 毫无作用。

  一把粗糙的锋刃猛地掠过,Soshian 后退一步然后举剑招架,反手向上瞄着对方脑袋的位置挥出一击,虽然对方在武器命中之前就一个后跳躲开了,但下一秒就被Soshian 抓准时机一拳将其拍翻在地,随后一步踏住它的胸膛,照脸one after another 跺脚把它脑袋踩烂。

  Soshian 快速地瞥了其他方向一眼,不出所料,阿尔法和塔洛斯and the others 也能够对付这种monster 。

  这时又有两只咯咯憎恶袭向Soshian ,其中一个用手臂上的尖刺刺向他,另一只则挥舞着一把宽刃勾刀,两个造物如同两支手臂一般默契异常,大有要把Soshian divided into two 的架势。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