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562

  看着维罗妮卡手中的眼镜,Soshian 不禁摇头。

  “夫人,你都看了些什么啊,我又不是什么腐败官僚或者堕落贵族。”

  维罗妮卡弯下腰,距离Soshian 不过几厘米的小脑袋一歪,轻哼道:

  ”Not good 看吗?”

  闻着对方身上的清香,Soshian 向后挪了挪,低声道:

  “好看.我不是说不好看,只是这样在Chapter 里会显得很突兀,可能会传出不好的流言”

  之后,Soshian 向维罗妮卡说起了刚刚与索尔发生的事,起初维罗妮卡显得很惊讶,但随后陷入了沉思。

  “索尔是那边的人,我不意外,不过现在他主动这样暴露在你面前.”

  站在Soshian right hand 边的维罗妮卡臀部靠着桌子边缘,一手环胸一手撑着下巴,似乎在清理整个事件中的细节。

  “.Husband ,我猜测他应该是在向你示警,而且结合之前你说的,卡杨似乎与惑者有关,索尔会不会也与惑者有关?”

  “唔?可能吗?”

  “其实是有可能的,因为你们是在出发去科摩罗的路上遭遇了惑者,而知道你们何时出发的人不多,知道你们走哪一条网道的人就更少,如果卡杨也是第一次才遇到惑者,那也就是说,通知惑者的人绝不会是他,那又会是谁呢?索尔的probability 不小。”

  “万一惑者不需要人通知,就知道一切呢?”

  “如果她真知道一切,为什么非要在那时候出现呢?出现的原因又是什么?”

  “她最初是想阻止我”

  “阻止你干脆不让你进网道就好了啊。”

  “这——”

  Soshian 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思忖片刻后,轻声道:

  “如果说,那些人也并非是一条心,也就代表不了那一位的最高意志,既然如此,我也无须顾虑那么多。”

  说着,他轻轻抓住维罗妮卡的手。

  “只要他们不做太出格的事,不要来伤害你,大家也就相安无事。”

  维罗妮卡看着Soshian ,忽然严肃的说道:

  “Husband ,我也有言在先,如果他们敢对你做什么,那我一定会倾尽全力阻止,即便掀起一场战争也在所不惜。”

  Soshian 握着妻子的柔荑,面容沉静似水,随后他缓慢的摇摇头。

  “夫人,如果以我之命可换Imperium 与人类的曙光,那时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终究是一个阿斯塔特,接受的一切改造也都是为了人类,换而言之我今日一切都是他人的馈赠,代价便是这一切的使命和责任.”

  “我不管什么使命,什么职责,我只要我的丈夫。”

  维罗妮卡倔强的拒绝,然后站起身,坐到他的腿上,将脸轻轻埋入Soshian 胸膛,双手紧紧攥住他的衣衫。

  “而且不是我悲观,但夫人,泰拉有一句古话,叫将军难免阵上亡,银河这亿万年来,又何时有过不败将军?即便那些人不做什么,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在战场上遇到无法战胜的对手,也会有落败的那一天.一个warrior ,死在战场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难道你希望你的丈夫是一个懦夫吗?”

  “我不听!我不听!我只要我的家。”

  听着维罗妮卡轻轻的啜泣声,感受到胸口那一点点浸透的湿澜,Soshian 心中发出无声的叹息,手掌轻轻拂过对方的后背试图安抚妻子,同时他也终于意识到God Emperor 为什么让阿斯塔特失去情爱的概念。

  抛开欲望和诱惑不论,单说一个warrior 不管他多么强大,一旦有了这样那样的牵绊,certain death mind 就会动摇,那么他就不再是一个合格的warrior 。

  比如现在的他,某种意义上就已经不再是一个合格的warrior 了。

  虽然说守护之心同样可以带来强大的力量,但那样的例子相对而言太少,冰冷无情的战争机器才是纷乱银河最好的选择。

  只是现在他的实力很强大,所以掩盖了这些。

  可如果他遇到一个实力相当,甚至略弱于自己,但抱着certain death mind 的对手,那么胜负就很那说了。

  而且更让Soshian 在意的是,惑者虽然现在一直都表现出善意,但她的真正想法是什么,很难说.

  他不怕敌人,但害怕这种敌友难辨的状态。

  在deep in one’s heart ,尽管很珍视与妻子的温存时光,但Soshian 也从没有奢望自己与维罗妮卡这样的状态能够维持一生一世,他不惧怕死亡,也不惧怕惩罚,死亡是所有Space Marine 的归宿,Soshian 也不觉得自己会例外。

  但他必须在自己终局到来的那一刻做好一切准备,让自己的妻子远离一切纷争和威胁,而这并不容易,需要制定很多计划.

  比如从现在开始,或许就得为她物色一个在关键时刻绝对安全,能够远离一切威胁包括Imperium 的庇护所,之前那个Ancient Saint 圣所看起来就非常合适,但不知道还能否再次进入?

  怀揣着各种复杂的思绪,Soshian 又安抚了一阵维罗妮卡,随后便带着收拾好心情的妻子会见了Forge World 赵-阿卡达的代表,询问了深渊级的建造情况。

  而对方的回复是,目前深渊级的建造进度不足一半,由于星系间贸易和运输受到影响,进度可能无法加快,也就意味着在41千年结束前无法完工。

  阿维斯塔作为Legion 旗舰,承担着更多重要功能,因此不能轻易上到前线,那么在建的深渊级就是Soshian 海战中最大的killing move ,随后他向赵-阿卡达询问了主要困难。

  其实说白了还是人力物力不足,以一个Forge World 的力量建造这种huge monster 还是过于勉强了。

  随后Soshian 提到了乌兰胡达,didn’t expect 赵-阿卡达的贤者居然知道这个Forge World ,并且坦言双方曾经在大远征时期有过联络和少量技术合作。

  知道这层关系后,Soshian 有了主张,但他没有马上提议由两个Forge World 合力建造这艘巨舰,而是委婉的表示那个Forge World 与自己也有联络,目前已经回归了Imperium ,很渴望进行技术角落,因此希望派遣一支代表团访问赵-阿卡达。

  赵-阿卡达的代表回复Soshian ,需要向Forge World 通报这件事,但问题应该不大。

  会见完赵-阿卡达的代表的第二日,Soshian 便带着塔洛斯与维罗妮卡前往乌兰胡达,一方面为塔洛斯进行治疗,另一方面与班古拉说说一些想法。

  “别担心了,塔洛斯不会有事的。”

  看着被麻醉的塔洛斯被机仆缓缓抬入乌兰胡达cream of the crop 的治疗舱,维罗妮卡随即出言安慰面容忧容的Soshian 。

  “是的,Soshian Chapter 长,那些都是cream of the crop 的生物贤者,在基因和细胞方面都是专家中专家。”

  听到班古拉的声音,Soshian nodded ,转身走出明亮洁白的通道,来到一处宽敞的大厅。

  原本这里到处是忙碌的技术员和机仆,但因为Soshian 的到来,现在空无一人。

  “整个治疗过程需要一周那么长吗?”

  听到Soshian 的询问,班古拉nodded 。

  “Chapter 长,是需要的。”

  “为什么?”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