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564

  卢格纳特方舟的核心是名为繁枝大厅的地方,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名字。

  这个宫殿坐落在沿途覆满orange red 树荫华盖的灵骨穹顶之上,高耸的拱门横跨众多人工河流,高墙与giant tower 由带有灰黑纹理的灵骨搭建而成,从外观上给人一种凝固的余尽在连绵的薄暮中照亮了穹顶的感觉。

  在同样红亮的色调下,缓慢流动的水流看上去如熔岩一般,平静地流经浮夸的宏伟建筑集群。

  作为一个人类,却要以凤凰王的身份行走在方舟上,Soshian 感觉真是有点滑稽,于是他干脆summon 出的铠甲,给自己带上面具,以免露出不合时宜的表情。

  就像方舟的大多数建筑一样,这座宫殿仅有少数正门和侧门立在地上,却有着众多着陆平台、悬浮连接通道和建在上方的华而不实的入口。

  当载具的门在他面前打开时,一身戎装的Soshian 率先走了出去,维罗妮卡跟随在后,两人走在铺满灵骨砖的地板上,穿着女王常服的维罗妮卡落脚轻盈无声,Soshian 则清晰响亮,显出他心事重重。

  卢格纳特的先知们看在眼里,许多人显得不满,因为按照礼节Soshian 不应该走在永恒女王面前,于是他们行礼时刻意忽略了这个人类。

  维罗妮卡顿时就要发作,但Soshian 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因为他早知道会这样。

  毕竟要承认一个人类是凤凰王,对他们来说还是太困难了,自己也并不在乎这些虚假的东西,只要他们尊敬维罗妮卡也就罢了。

  在先知们的引领下,两人走向通往主过道的高耸大门,但Soshian 忽然注意到什么,于是和维罗妮卡轻声说了一句,接着向右转去,走向一道小得多的门。

  已有一人的silhouette 立在那里,身着黑黄相间的长袍,高高盘起的头发在头顶紧扎成髻,一副手套束在手上。

  “long time no see ,阿尔坎塔拉执政官。”

  阿尔坎塔拉现在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昔日阴谋团执政官,更像是一个老派的Spirit Race 司战,他看到Soshian slightly smiled ,躬身道:

  “殿下,现在叫我多拉尔·尹比里斯就行。”

  “这是你以前在方舟的名字吗?”

  “是的。”

  “你有话要和我说?”

  昔日的阿尔坎塔拉,现在的多拉尔摇摇头。

  “殿下既然朝我这来,应该就不需要说什么了,您是个有智慧的人。”

  golden 面具下传来轻轻的笑声。

  “是啊,与其在明处吃人的白眼,不如在暗处更好看清局面.最近planet 上有发生什么事吗?”

  说着,两人走进侧门,空旷的通道里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和轻微谈话声。

  “major event 倒没有,不过小事一大堆,您知道的,很多人已经习惯了科摩罗的生活,即便这里很安全,也还是要弄出点事来但这都没什么,重点是卢格纳特的那些家伙似乎有些其他想法。”

  “哦?比如?”

  “一会您就知道了。”

  说着,两人又穿过了几道门,路都是由多拉尔带领。

  最终Soshian 来到了一个小房间,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扇小窗户,透过窗户可以看到繁枝大厅里的一切。

  伴随着一阵Soshian 听不懂的艾达雅乐,维罗妮卡缓缓出现在由藤蔓编制成的巨大的王座上,拱卫王座的高台两侧站着十二名身着华丽鳞甲,手持lance ,腰系短剑,外披silver 长袍,头戴金冠的侍女,并且其中两个Soshian 还认识,就是多拉尔的两个twin 女儿。

  “殿下,您就在这,如果有需要的话,您也可以站出来。”

  说完,多拉尔便离开了屋子,来到了大厅一侧,不过他的位置并不太好,在队列的中间。

  显然这段时间他在与方舟同胞的权力斗争中没有占上风。

  此时,一群科摩罗Spirit Race 走了进来,然后跪在地上接受维罗妮卡赐予魂石。

  他们大多是多拉尔的亲信,都是昔日阴谋团的high level warrior ,没有折磨令他们都显得十分枯藁。

  一身azure robe ,手持阿瓦隆之心的维罗妮卡从藤蔓编制的王座上走下,抬手示意他们站起来。

  “很抱歉,这段时间制造魂石后没有及时赶来。”

  她对他们说道,微笑着缓解他们的紧张感。

  “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你们都已知道,对吗?”

  少数人回应了她的话,其他人则保持着沉思,但这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没有任何影响,但维罗妮卡更希望无论他们在in mind 她是他们中的一员,而非凌驾于他们之上的存在。

  “你们都生于那个堕落之城。”

  她沿着队列缓缓走动,朝他们每一个人都投去消除疑虑的一瞥。

  “大敌在你们出生时便触碰了你们的灵魂,而你们也做出了回应,只能以掠夺与痛苦为食。”

  维罗妮卡环顾着all around ,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地来回踱步,好让她的话语在人们心中沉淀。

  “但这是一条Road of No Return ,大敌的欲望永无止境,你们的折磨也永无止境,无论残杀多少生灵,你们都只会越来越饥渴。”

  她再次停顿了一会儿。

  “这不是你们的本来面目。”

  维罗妮卡边说边抬起一只手轻叩自己胸口。

  “这不过是一具躯壳,你们当中那些磨练过自身innate talent 的人应当知晓三元体之本质,肉体,思想与心灵,你们都知道这些要素并非不可分割,这具容器可带来极大的欢愉,从物质上来说我们熟悉爱情与艺术,甚至连悲伤和痛苦对于生者来说都是有益之物,我们可以亲眼见证广袤寰宇,流连于鬼斧神工之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创造与他人间的联系,制定伟大的契约,这些都是没有这具暂存躯壳的话光凭精神可无法做到的事,生存即是为了感知,可它亦是一座囚笼,它不能容纳克制我们的激情,无论是科摩罗艾达还是方舟艾达,亦或别的艾达,这就是为什么需要魂石,因为它能约束我们的激情,避开大敌的注视。”

  维罗妮卡说罢便breathed deeply ,仿佛要将众人的犹疑当雾气般吸尽。

  “而代价,是放弃你们昔日堕落的生活。”

  那些科摩罗居民们沉默许久后,纷纷nodded 。

  “既然你们明白了,那么就开始吧。”

  通常来说要将一个Dark Eldar 转化为Craftworld Eldar 是很危险的,稍有不慎被改造者就会命丧当场,但维罗妮卡作为尹莎祭司,对于魂石的操控可谓have the words at hand ,只是轻轻一挥阿瓦隆之心,数十枚光点便笼罩在那些Dark Eldar 身上。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