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566

  之后维罗妮卡又与朝臣们商议了一些比较重要的事,包括重建尹莎神龛,重新制定军队编制和行政构架等等,Soshian 虽然始终一言不发,但他握着Sun Flame Sword 在场本身就代表了某种态度,使得卢格纳特的朝臣们也收敛了很多。

  在设计军队时,帕特丽西亚提出将军队分成四部分,分别是维持秩序的民兵,拱卫王庭的女王卫队,进行大规模作战的远征军,还有护送使者和支援遥远同胞的特遣队。

  为了照顾Craftworld 的情绪,维罗妮卡准许了这个方案,但在会议结束却又突然宣布,特遣队被命名为尹莎之手,而王庭的远征军则唤作凤凰军,由凤凰王亲自指挥!

  起初这个决定遭到了几乎所有方舟朝臣的反对,但当多拉尔把“古制”搬出来时,所有艾达都哑火了——因为按照古Imperium 的法令,凤凰王确实就是Imperium 除开女王卫队外,一切官方武装力量的最高指挥官。

  除非这些方舟艾达否认Soshian 这位凤凰王的合法性,但这就equivalent to 否认Sun Flame Sword 的神圣性,进一步来说就是否认阿苏焉的神性,这是谁也不敢说的事。

  Soshian 全程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其实他也不太想担任一堆Xenos 的指挥官,但毕竟是维罗妮卡公开的决定,他不想让自己的妻子为难。

  这事虽然就这样定下了,但Soshian 很清楚,艾达们不会心甘情愿的把军权交给自己,这里面少不了各种open strife and veiled struggle 。

  但他和维罗妮卡显然都没心思和这帮人玩什么政治游戏,那么选择一个代理人就很重要的。

  目前来说,唯一的选择只有多拉尔了。

  Soshian 思索着维罗妮卡教授给他的关于古Spirit Race Imperium 的贵族官僚system ,总体来说旧Imperium 统治层是一套二元制班子,女王和凤凰王各有一套完善的system ,女王那边主要由女性亲属构成,而凤凰王这边则是由各类幕僚,诸如“持杯者”、“持矛者”、“执弓者”、“战车驭手”、“灵思算者”、“Golden Feather 信使”等都对应行政system 里的不同岗位的贵族组成,这两套system 是可以平替的,因此很多时候都存在竞争。

  而现在维罗妮卡显然没什么亲属,那么就得Soshian 这边组建一个幕僚system 。

  generally speaking ,持杯者和Golden Feather 信使在system 中最为重要,前者类似宰相的地位,是凤凰王首席行政幕僚,也在很多时候会被授予Imperium 第一大臣的职务,后者则是凤凰王的耳目,主持对内情报工作,并且担负秘密警察的责任,负责清除那些针对凤凰王的政治阴谋,并在必要时除掉一些“麻烦分子”。

  现在Soshian 就是考虑,授予多拉尔持杯者,还是Golden Feather 信使的职位,虽然这两者现在看起来都是虚衔,可却能够让他的政治地位上与掌玺大臣平起平坐,因为掌玺大臣原则上是永恒女王那边的首席行政大臣,可按照维罗妮卡所说,大部分掌玺大臣的权威都来自Ancient Family 的威望和人脉,仅仅只有这个职位头衔是很难做到掌控全局的。

  而且帕特丽西亚作为一个先知,Soshian 觉得在政治上很大概率斗不过多拉尔。

  于是他下定决心,第一次使用了自己身为凤凰王的权力,在王庭上公开任命多拉尔为Golden Feather 信使。

  这一下就打了那些Craftworld Eldar 一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根本没有应对的办法,因为这属于凤凰王的幕僚职务,外人根本无法干预,只能看着多拉尔从Soshian 那领到这个职务——Soshian 用Sun Flame Sword 在他的肩膀上碰了三下,这就算正式任命了。

  按理说任命后,Soshian 还得赐予对方一件Golden Feather 斗篷,但现在他没这个玩意,只能等事后打造好再送过去给他。

  至于多拉尔以后会不会在王庭中独大,Soshian 觉得至少在卢格纳特方舟人口占绝对优势的大前提不被打破的情况下,还不需要担心此事,他和维罗妮卡还有时间做其他安排。

  虽然是草台班子,但整个庭议会还是持续了超过六个小时,Level 3 议会的框架也基本确定了下来,青藤议会,Spirit Tree 议会和凤凰大议会将会在新城建好后分别召开。

  卢格纳特方舟拿到了他们想要的大部分政治资源,Soshian 和维罗妮卡也争取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未来这个王庭或许还会有更激烈的博弈,然而只要维罗妮卡能把军队抓住,Soshian 觉得一切都不是问题。

  至于什么狗屁议会,如果不听话就直接解散,由维罗妮卡一人独裁!

  当然,其实也只是想想,Soshian 知道维罗妮卡没这种心思和动力,如果让她一人独裁,最后担子还是得落到自己身上。

  但他又没有Three Heads Six Arms ,impossible 同时管这里又管Legion ,所以议会如果不是特别过分,还是留着比较好。

  庭议结束后,维罗妮卡来到方舟的水晶穹顶观景台上,对方舟和planet 上所有Spirit Race 进行了一次讲话。

  讲话内容Soshian 觉得没什么特别的,大体就是团结复兴那一套,但永恒女王的露面依旧让众多Spirit Race 都为之惊喜,高唱起神佑女王一类Spirit Race 歌谣。

  发表完振奋人心的演讲后,维罗妮卡没有留驻在方舟上,而是启程前往正在建造的城市,访问了营地里那些昔日科摩罗居民,并让多拉尔选择一批人将她剩下的魂石全部用掉。

  等一切都忙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维罗妮卡和Soshian 赶走了一切随从,只让多拉尔安排的警卫远远跟着,两人又回到了降落时的地方。

  两人并肩坐在那块巨石上,看着远处夕阳缓缓沉入大海,海天一色的景致确实让人relaxed and joyful 。

  忽然,Soshian 感觉维罗妮卡将脑袋靠在自己手臂上,于是extend the hand 将对方揽在怀里。

  “累了吗?”

  “唔,有点。”

  Soshian 笑着extend the hand ,捋了捋她额前的秀发,说道:

  “是不是和你想象中的女王生活很不一样?”

  “倒也不是,她们还没马勒丝十分之一难缠呢,只是一直待在那很闷,无趣,都是各种废话,他们已经把说废话上升到艺术的高度了。”

  “haha ,Imperium 这边又何尝不是。”

  “就这点来说,虽然那个要塞冷冰冰的,但大家都没什么废话,要做什么就马上做。”

  Soshian extend the hand 指轻轻刮了一下维罗妮卡的琼鼻,said with a smile :

  “小笨蛋,那是军队啊,这怎么能比呢。”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