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568

  来到一个被遗弃的world ,多拉尔马上意识到,他的手下全部背叛了他,要杀死他,并且也在那时起他才明白,维克特一直都在监视自己,现在已经到了他认为该结束的时候了。

  随后爆发的,那是多拉尔一生经历的最残酷的战斗,虽然最后他赢了,但身体却被贯穿了四次,失去了一条手臂,脖子和额头各有一处致命伤。

  如果不出意外,他就要这么死了。

  然后,Soshian 看到了多拉尔黑暗生命中的第一缕光——

  从持续的痛苦醒来后,多拉尔感受到身上和身下被单的温暖,他甚至不想睁开眼,只是为了享受着半睡半醒间的舒适。

  他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能睡得这么沉了。

  但这一刻很快便逝去,让位于脆弱感,他意识到自己没有Battle Armor 和武器,这些东西就被夺走了——生活在威胁之中的本能使他渴望得到这些东西的保护。

  在科摩罗,如果没有这些措施,他是无法幸存下来的。

  忽然,一道温柔且宁和的声音在他近旁响起,是女性。

  “放心吧,你很安全。”

  多拉尔睁开双眼,转过头看到一个身穿绿色长袍,肌若凝脂,眼若星辰的少女站在他的身边,并且一眼就认出是方舟同胞。

  此时她的左手放在他身上,right hand 拿着一个镶嵌着四颗钻石般珠宝的body protection 符,每颗宝石的中心都有一颗blue 的小星星在闪闪发光。

  然后,他发现自己断掉的手已经恢复了。

  多拉尔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这是一个小房间,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具有着大理石柜顶的低矮橱柜,橱柜顶部的架子上摆放着各种大小、颜色和形状各异的水晶,旁边还有一托盘医疗器械。

  “发现你的时候姐妹们都说你已经死了。”

  那Spirit Race 用多拉尔很不喜欢的轻柔声音说道:

  “但你的意志很坚强。”

  “对你们来说这一定很陌生,毕竟它是在长期的逆境中磨砺而来,你们都是温室花朵。”

  “现在你感觉怎么样?”

  多拉尔微微移动,试图弯曲肌肉,可当疼痛在他的嵴椎上爆发时,面容subconsciously 的扭曲起来。

  “到处都很僵硬。”

  他gnashing teeth 地说着。

  “我的后背感觉好像在着fire like 。”

  “你误解了这个问题,我完全了解你身体的伤痛,你身体上的伤害会recover completely ,我想了解的是你的精神,你的思想,你感觉怎么样?”

  “为什么?”

  那少女的眉头困惑地微微皱起,对这个问题感到惊讶。

  “肌肉组织可以重新被编织在一起,skeleton 可以被修复,但对你精神的伤害却不是简单的重建,如果你的意志受损,那么躯体的医治就毫无意义。”

  “典型Craftworld 式的talk nonsense !你自己说过我的意志很坚强,我这辈子曾忍受过更糟的!”

  那少女长久地注视着多拉尔,他对她眼中充斥的同情snort disdainfully ,于是fiercely 地瞪了她一眼。

  “别这样看我!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你的怜悯令人反胃。”

  少女随即将目光移开,用手中的水晶装置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之后,她说话时没有抬头。

  “怨恨是在意料之中的,你已经被如此的黑暗所触碰,你不了解你所面临的危险有多大。”

  “危险?医治我然后杀死我是毫无意义的,即使是Craftworld Eldar 也没那么愚蠢,我的身体康复后,你的意图是什么?”

  “我没有意图,姐妹们也没有,你观察宇宙的暗澹角度玷污了你的感知,看到了不存在的敌人。”

  “haha ,难道你们不是想让我这个堕落者跪地,让我忏悔,以满足你们特有的优越感吗?”

  多拉尔的嘴唇因蔑视而扭曲,但这更多的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虚弱,而不是真切的感觉。

  他已经习惯了欺骗和背叛,对于这种交流方式本能的感到恐惧。

  那少女looked towards 他的眼睛,忽然轻声道:

  “抱歉,我的话可能重了一点,但贾恩·扎尔大人允许你活下来,那么你就有了第二条道路的选择,放开纠缠你内心的黑暗,你会获得平和.对了,忘记问了,你叫什么?”

  他的嘴唇蠕动片刻,随后用很轻的声音说出了一句话。

  “我叫阿尔坎塔拉·克拉奇。”

  “阿尔坎塔拉在古Imperium 语中的意思是驭龙Prince 吧?很好的名字,我叫罗蕾娜,罗蕾娜·尹比里斯。”

  听到对方名字,他瞪大眼睛。

  “尹比里斯.那个盛产狂嚎Banshee 的Craftworld !?”

  对方nodded ,指向柜子上的尖啸面具。

  “我也是一个狂嚎Banshee ,不过还在学习阶段。”

  说着,对方向他extend the hand 。

  “来,我看你能不能走了。”

  阿尔坎塔拉迟疑片刻后,轻轻握住了对方的手。

  对方的手是如此温暖,细致,不带一丝敌意——

  那一刻,他似乎又回到了幼时mother 牵着他行走在花园里的时候,一行清泪无法抑制的从他的双眼滑落。

  Soshian 收回了自己的手,looked towards 自己庭臣的眼神有了些改变。

  “原来你是这样加入的方舟多拉尔,作为一个艾达,你为何会如此信任我这个人类,还愿意把自己秘密展现在我眼前?难道仅仅是因为我们比较熟吗?”

  多拉尔微笑的合上衣领,replied :

  “其实很多时候,方舟艾达与科摩罗艾达的差别,几乎就和人类与艾达的差别一样巨大,因此我能够理解Soshian 殿下您与维罗妮卡Your Majesty 的感情,更重要的是,我相信您就是阿苏焉所选之人,我若是要完成我的复仇,便非借助您的力量不可。”

  “你既然成为了Craftworld Eldar ,为何还这么执着于复仇?”

  “殿下,这个复仇不仅仅是为了我和我的clansman ,还为了那些被折磨了无数世代的同胞,您是去过科摩罗的,那里是什么样您也清楚,普通艾达在那里比人类slave 好很多吗?昔日的繁华之都如今又凋敝成何种模样?科摩罗看似属于被你们称之为Dark Eldar 的群体,但实际只是属于尖塔上的一小撮人,其他艾达在他们眼中根本不是同胞,只是牲畜。”

  “那又为什么说非我不可?”

  “因为经过我这么多年的研究和观察,我意识到推翻维克特并not simple ,或者说维克特能够上位本身就是不是简单的事,而是得到了三种力量的默许后妥协成果。”

  “三种力量?哪三种?”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