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570

  “.阿苏尔曼导师预见到高涨的战争热情可能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毁灭Spirit Race 剩下的一切,为了预防这件事,支派warrior 学习化身为一个角色,一个“战争面向”,以将他们的灵魂与杀戮隔离开,防止他们对杀戮产生兴趣,能够根据需要自如地代入或脱出warrior 的角色,就像穿上一件cloak 或面具一样.但阿赫拉知道,导师的潜台词是要放弃科摩罗的同胞并且只为他眼中没有被纵欲腐化的方舟同胞而战。”

  听完之后,Soshian 思忖片刻,轻声道:

  “不该如此吗?”

  “道理没错,但阿赫拉觉得对抗大敌的长期战争需要所有派系的共同努力,包括科摩罗的居民,凤凰领主们应该帮助他们摆脱纵欲的深渊,而不是将他们弃之如敝履。”

  “so that’s how it is 。”

  Soshian looked thoughtful 的nodded 。

  “这么说的话,换个角度想,如果没有梦Demon God 龛,那么科摩罗的Primal Chaos Gate 很可能早就被打开了.梦魔们如此孜孜不倦的防御混沌大门,是否也是inheritance 了这位凤凰领主的意志?”

  听到Soshian 这些话,莫·甘拉缓缓攥紧了拳头。

  “我曾经找过埃尔德拉,想要从他那里知道第一神龛的真相,那位先知向我展示了一副画面.在恶魔的包围中,阿赫拉独自战斗,没有停歇地战斗,但没有一个凤凰领主来帮助他。”

  “en? ”

  Soshian 皱frowned 。

  “那这就与第一凤凰的说法有些出入了。”

  这时,莫·甘拉忽然走上前,用很低很低的声音说道:

  “Soshian ,若你真是阿苏焉所选之人,我希望你能帮助我,作为回报你也将得到我的忠诚。”

  “你要我帮你什么?”

  “协助我调查当年第一神龛魔灾的真相!”

  Soshian 微微眯起眼。

  “我没猜错的话,martial skill 长你好像在怀疑什么?”

  “实际上,在我离开前阿赫拉曾经对我说过他的担忧,他感觉导师的理念是在复兴艾达,但实际行动却在分离艾达.当时科摩罗的情况还远不是现在那么糟糕,如果加以干预并非毫无作为,导师却一直在引导方舟同胞视科摩罗同胞如臭寇,这让他很担心,而且阿赫拉经过调查还发现导师的过去有些可疑,他如果真是一个ordinary person ,是怎么在一个满是恶魔的world 存活下来?那个废弃的庙宇实际上谁也没见过,真的有如此巨大的力量吗?而且早期跟随他的那个名叫法拉泰尔的女孩来历也极其可疑,并且我们所有人都没有见过她”

  “en? 你的意思是——martial skill 长,我得提醒你,这可是很严厉的指控。”

  但莫·甘拉只是澹澹回了一句。

  “我没有指控什么,只是怀疑。”

  “是因为没有证据吗?”

  Soshian 此时才意识到为何这位凤凰领主会刻意疏远其他凤凰领主了,看来他很早很早以前就开始对阿苏尔曼产生怀疑了。

  随后他laughed ,说道:

  “这个忙我可以帮,但我很好奇,我作为一个人类,即便身份是凤凰王,现在也没多大能力去探寻如此久远且机密的事,为什么你会认定我能帮到你。”

  “正是因为你是人类,所以你有很多非艾达的手段.凤凰领主们的影响力已经渗透到除了科摩罗以外的所有艾达派系,如果你是一个艾达,那么反而无用了。”

  “我明白了,这件事我会taking seriously ,但不能操之过急,就像你说的,他的影响力涉及整个Spirit Race .如果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那么后续就很难再追查。”

  “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急于去科摩罗找那个人的原因。”

  “martial skill 长真是心思缜密。”

  随后Soshian 又聊到了莫·甘拉的家乡,毕竟莫·甘拉来找他和维罗妮卡,第一目标就是找回家乡。

  而且对于现在的永恒王庭来说,增加一个Craftworld 的支持无疑是巨大的提升,不过Soshian 自己也没有什么头绪,毕竟那是乌斯维大先知的预言,天才知道他会以何种方式帮莫·甘拉找到故乡。

  莫·甘拉感谢了Soshian 的挂念,只道顺其自然便好,当时机成熟,该发生的自然会发生——Soshian 不得不感叹艾达对于预言的信任度真是很高。

  最后在分别前,莫·甘拉说起了他想在新城里建立一个神龛的想法,对此Soshian 自然是双手支持,黑暗Death God 的厉害他是知道的。

  等Soshian 回到寝宫时,维罗妮卡早已醒了,正在侍女们的协助下梳妆打扮。

  “殿下。”

  在大门两侧的侍女向他躬身行礼时,Soshian 只是nodded ,他是唯一可以自由进出女王禁宫的男性。

  按照古老的传统,女王的侍女和护卫都必须是未婚的处子,因此这些年轻的Spirit Race 女孩大部分来自Craftworld ,少数来自鲜血森林阴谋团等派系,她们都统一身穿white 纱裙,腰间用水蓝丝带系成一个澹雅的蝴蝶结,削瘦的肩膀搭着澹azure 带藤蔓纹路的披肩,全部染成墨色的秀发上轻轻挽起斜插着—支灵骨簪,显得温和恬静。

  但不知为何,Soshian 发现那些侍女在看自己时,眼神要么带着好奇,要么略带羞怯,还有少数带着厌恶,没有一个是比较正常的。

  不过很快他就想到是因为什么了——

  昨晚维罗妮卡的声音太大了。

  虽然他一直提醒对方要小声点,但奈何维罗妮卡性质一来simply 不会管那么多,而这里显然也没有像monastery 要塞的卧室那样安放了消音设备。

  应该是那些守夜的侍女无意间听到了什么,因此传出了什么不好的流言,总之让Soshian 有点尴尬。

  巨大的梳妆台前,穿着一身金边white 连衣长裙的维罗妮卡听到脚步声,从镜子前转过头,让准备为她插头簪的侍女一下只能僵在半空。

  “Soshian ,一大早忙什么呢?起来就不见你人了.没事你们继续。”

  “没什么,跟多拉尔还有莫·甘拉商量了一些事情。”

  说着,他的脸上浮现微笑,然后从一旁侍女手上接过项链,亲自帮维罗妮卡戴上。

  “女王Your Majesty 且听我汇报。”

  随后他将自己与多拉尔闲聊时的一些内容和遇到莫·甘拉的过程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针对Death God 军的安排。

  “多拉尔卿值得信赖,我准备下令让他的妻子罗蕾娜夫人担任藤叶谕使,你觉得怎么样?”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