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571

  “藤叶谕使.”

  听到维罗妮卡提起这个职位,Soshian 花了几秒回忆了一下妻子曾经和他科普的一些Spirit Race 知识。

  很快他想起来,藤叶谕使乃是传达女王谕令的使者,通常由女王旁系长辈亲属担任,通常还领有女爵头衔,是王庭中位置非常靠前的职务。

  随后Soshian nodded 。

  “那就这么办吧。”

  他其实知道维罗妮卡这样安排,不仅仅是出于信任,还是要这两夫妻担任两人的喉舌,并且承担来自议会和诸多派系的压力——在当前王庭政治力量还不平衡的时候,她和Soshian 就得全力支持一方。

  至于说未来如果引入了更多力量,再做平衡也不迟。

  这时维罗妮卡注意到Soshian 的眼神,于是屏退了左右,随后还施加了一个障音术。

  看到这个能够抵消声音的spell ,Soshian 愣了一下。

  “夫人,你原来会这个啊。”

  维罗妮卡白了他一眼。

  “怎么了?”

  “那昨晚你为什么——”

  维罗妮卡extend the hand 掐了Soshian 手臂一下。

  “你还好意思,嘴里让我小声,自己又不停用力你就是想捉弄我!”

  “cough cough ,那个,说正经的。”

  随后Soshian 将莫·甘拉所说的事情与维罗妮卡详细叙述了一遍。

  听完之后,维罗妮卡先是皱眉思考了一会,随后站了起来。

  此时的她华衣裹身,白纱勾勒出线条优美的躯体轮廓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使得她的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在脑后束起,头插数根灵骨钗,还有一缕青丝垂在胸前,双颊边faintly discernible 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净如花瓣般的娇嫩,整个人一动起来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她来回走了几步,接着转身对Soshian 说道:

  “我倒是从马勒丝那里听到过一个关于梦魔的古老传说,在很久之前,蝎父阿赫拉曾经在科摩罗建立过一个突击蝎神龛,并且选择了自己的第一批学生,阿赫拉不停的测试他们的价值,杀死软弱者与被腐化者,只向那些足够愤怒到能够反抗他的人传授纪律与军事skill ,并且彼时的科摩罗经常受到混沌威胁,阿赫拉是only one 个愿意帮助科摩罗的凤凰领主。”

  “这倒是与莫·甘拉的说法对得上。”

  “某个时期,阿赫拉消失了一段时间,当他重新回到科摩罗神龛的时,已经身受重伤且周身都被邪恶的火焰焚烧,这让阿赫拉的学生们陷入恐惧与疯狂,就在他们not knowing what to do 时,听到火焰中传来他们导师的声音,阿赫拉命令学生们结集他们的愤怒并对抗他.学生们是如此忠诚,所以尽管害怕,他们还是服从了导师的命令,他们杀死了阿赫拉腐朽的凡躯,吸收了他未改变的灵魂融入他们自身,正式开创了梦魔这一道途。”

  “en? ”

  Soshian 听完,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又不知道是哪。

  最后是维罗妮卡说了出来。

  “这个传说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谁也不知道第一批梦魔叫什么,他们似乎根本没有出现在科摩罗的历史中,连那些梦Demon God 龛都没有记录它们的开创者.”

  “这就太奇怪了。”

  “是的,那么会不会有那么一种可能,阿赫拉的学生最终只活下来了一位,他不断改变自己的外貌和外形,开创了诸多梦Demon God 龛。”

  Soshian 看着维罗妮卡,眨了眨眼。

  “你的意思是——”

  “而且Husband 你发现没,德拉扎尔,阿赫拉,凯恩,这三者的关系是不是很像.”

  维罗妮卡这么一说,Soshian 顿时意识到自己感觉不对的地方。

  这种关系实在和他太相似了!

  “甚至我怀疑,Husband 你在哈米吉多顿遇到的根本不是德拉扎尔,或者不是现在的德拉扎尔。”

  Soshian 沉默良久,随后轻声道:

  “看来要破解不灭星陨与阿苏焉之间的秘密,或许可以从德拉扎尔那边入手.不过我感觉凯恩的情况似乎与阿苏焉又有些不同。”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未来我们也要想办法收集一些凯恩碎片,或许能够得到重要线索。”

  nodded ,Soshian extend the hand 轻轻握住维罗妮卡的双手。

  “看来是我以往忽略了夫人的才智,想来以后就算没有我,夫人也能够应付得了身边的局面。”

  维罗妮卡瞪了他一眼,然后轻轻抱住了他。

  “答应我,以后不准再说这样的话!”

  “好好好,不说了。”

  两人之后又在planet 上盘桓了数日,主持了一些ceremony 性,并重建尹莎神龛才在班古拉的通知下离开了这里。

  至少什么消息让Soshian 匆匆离开,那自然只有一件事。

  塔洛斯的治疗手术完成了!

  “Chapter 长,手术很顺利,不过.”

  前往治疗舱的路上,班古拉说话有些吞吞吐吐,弄得Soshian 有些心烦,于是说道:

  “有什么就直说,我又不是听不得坏消息!”

  “Chapter 长误会了,不是坏消息.我们之前一只以为塔洛斯连长只是单纯的脑出血和血栓,但实际在治疗过程中我们意外发现,塔洛斯连长竟然有第三枚Gene-seed 。”

  “啊?”

  Soshian 当时就愣住了。

  Space Marine 有两枚Gene-seed 可以说是铁律,从未听说有人身上有三枚Gene-seed ,但班古拉随后拿出了透析片。

  “我们也很意外,因为Space Marine 的Gene-seed 从来都是两枚,可是在塔洛斯连长的靠近脑垂体的位置,确实有一个异物,起初我们以为那是肿瘤,然而仔细检查后,至少我个人认为,那就是Gene-seed !只是体型非常非常的小,不到正常Gene-seed 的五分之一,而且没有收容腺体也有一些生物贤者认为这不是Gene-seed ,而是另外一种新器官。”

  “怎么会这样?”

  “我们想过很多种可能,唯一得出的结论是,塔洛斯连长在进行改造手术时被动过手脚.不然任何变异都impossible 让Gene-seed 出现在这个位置。”

  “动过手脚,不对啊,瓦列尔给塔洛斯做过那么多次检查为什么都没有提及这件事?”

  班古拉虽然不知道瓦列尔是谁,但猜测应该是Primaris Apothecary ,于是回应道:

  “Chapter 长,起初我们也没有发现,直到开始注入万spiritual medicine 后那个隐藏的器官才突然明显起来,我猜测之前它的体型可能更小,很容易误以为是血栓一类。

  ”

  “.之后怎么样?”

  “因为接近脑部,那枚Gene-seed 的活跃才会持续对塔洛斯连长的大脑产生压迫,再加上体内原有的那枚不太适配的Gene-seed ,这才形成了致命的威胁,我们之前一直怀疑的脑出血其实只是它的副作用而已于是我们在不危及生命的情况下,用手术移除了塔洛斯颈部的Gene-seed 。”

  “颈部?不是脑部的?那以后呢?”

  “以后的话,至少Gene-seed 的活跃不会再危及塔洛斯连长的生命,但依旧无法确定这样做是好是坏.至于老化的器官,借助万spiritual medicine 已经修复完好,现在他比过去更为强大。”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