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572

  对方这样说,Soshian 心中安定不少,但他还是非常在意塔洛斯脑中的那个东西。

  “为什么不移除脑子里那一个呢?”

  “这它已经与塔洛斯连长的神经紧紧缠在一起,如果擅动可能会伤及大脑,形势上还有点类似于World Eater 的屠夫之钉,不过作用应该是不同的。”

  “这样啊,我明白了。”

  说着,Soshian 和维罗妮卡已经走到门前,然后大门缓缓打开。

  只见洁白的病床上,赤裸着上身,且手臂和胸前插满管子的塔洛斯正背靠着床头,抬起手不停捏着拳头,不知为何Soshian 感觉对方的皮肤甚至都油澜了不少。

  看到两人走进来后,塔洛斯挥了挥手。

  “嗨,Soshian 。”

  Soshian 笑着走到床边。

  “塔洛斯,感觉怎么样?”

  “感觉?唔.非要说的话。”

  塔洛斯将眼睛向上一翻,摇着头做思考状,随后said with a smile :

  “如果再面对莫塔里安,我或许可以再多撑二十秒。”

  ”oh?”

  这时,Soshian 忽然发现一个问题——

  塔洛斯的体格似乎改变了,他感觉对方好像比之前要高大了一些。

  “塔洛斯,你的身体。”

  “比之前高了十五厘米,同时增加了二十九千克的体重。”

  “这——”

  Soshian 惊讶的looked towards 一旁的班古拉,这位Great Sage 随后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正是我准备和Chapter 长您说的,也是我们正在研究的一件事,塔洛斯连长在使用万spiritual medicine 后,他体内多出的Gene-seed 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开始释放让塔洛斯连长身体继续生长的物质Chapter 长您对Gene-seed 很了解,应该知道Gene-seed 一个功能就是辅助移植器官和强化skeleton 的生长,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推断那东西是Gene-seed 的原因。”

  “推断?”

  班古拉shrugged 膀。

  “从学术严谨的角度说,除非把那东西取出来具体研究剖析,不然我们所有一切都只是根据它表现出的效果和过往经验得出的推断。”

  “那之后还会这样吗?”

  “目前我们也不清楚,因此我提议虽然塔洛斯连长治疗有了初步成果,但还需要继续观察一段时间,看看那个mysterious 器官是否还有别的作用。”

  塔洛斯却一脸嫌弃的摆了摆手。

  “不用麻烦了,死不了就行。”

  看着塔洛斯一脸坦然的样子,Soshian 心中一动,随后轻声道:

  “塔洛斯,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知道什么?”

  塔洛斯脸上扯起一丝笑容,却并没有回答Soshian 的问题。

  这时,班古拉犹豫片刻,随后looked towards 塔洛斯。

  “塔洛斯连长,前几日我调取了Forge World 最古老的档桉,发现原体曾经秘密召集了包括乌兰胡达五位贤者在内的十九位生物贤者,但没有记录具体原因,只是简单写了一句‘协助进行一项特殊生物实验’,之后这十九位贤者就再也没有了记录.您是否了解其中内情。”

  塔洛斯面色沉静的摇摇头。

  “我不知道。”

  看到塔洛斯脸上浮现出不耐的神色,Soshian 知道好友已经不想再纠缠这个问题,于是抬手止住了班古拉继续说话的趋势。

  接着他轻轻按住塔洛斯的肩膀。

  “不知道也没什么,你平安无事就好。”

  塔洛斯紧绷的脸松懈下来,随后looked towards Soshian 。

  “那枚摘取的Gene-seed 我自己处理,可以吗?”

  Soshian nodded 。

  “可以。”

  “还有,我不想在这待太久。”

  “half a month ,兄弟,就half a month 行吗?我要确保你的身体确实无恙。”

  塔洛斯无奈的轻叹一声,此时他身上的插管也基本都拔除干净了。

  “好吧。”

  就在这时,班古拉似乎收到了什么消息,转头对Soshian 道:

  “Chapter 长,二连长乌斯塔德马上要到这里了,他好像有紧急信息。”

  “en? ”

  Soshian 有些惊讶,是什么急事让乌斯塔德直接飞到乌兰胡达来找他,不过能让以沉稳着称的他这样着急,估计也不会是小事,于是朝塔洛斯nodded 。

  “你先休息吧,我去见乌斯塔德看有什么事。”

  “你去吧,还有你们都走吧,折腾我一天累死了,我要眯一会。”

  在塔洛斯的要求下,所有医疗人员和机仆都离开了治疗室,原本明亮的灯光也瞬间熄灭大半,只留下两盏小灯散发着幽幽冷光。

  塔洛斯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许久,他忽然长叹一声,微微偏过头,盯着靠近窗户的那一侧墙角的阴影。

  “father ,didn’t expect 我们会以这样的形式再见。”

  须臾,一个高耸削瘦的身形从阴影中走出,他浑身都覆盖着裹尸布一般的黑布,缭乱漆黑的长发下,露出一张苍白落寂的脸。

  幽暗的灯光下,这个巨人行动没一点声音,他走了两步便不再移动,只是愣愣的盯着塔洛斯,塔洛斯也看着他,双方在沉默中对视。

  不知道过了多久,嘶哑的声音从巨人喉咙中被挤出,如同一个破漏的风箱。

  “你恨我吗?”

  塔洛斯闭上眼苦涩的laughed ,从肺里呼出一团浊气。

  “恨?我无法描述,就像您无法描述您对God Emperor 的感情。”

  被阴影包裹的巨人微微垂首。

  “抱歉.在你不知情时把这个责任交给了你。”

  “这一切您早就看到了,不是吗?而且您从来will not 征询我们的意见,但这次至少——”

  塔洛斯又转回头,继续盯着天花板。

  “.至少让我真正的做一次英雄。”

  巨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床边,伸出sharp claw 一般干枯的手,轻轻拂过塔洛斯的额头,随后塔洛斯缓缓闭上了眼睛,似乎进入了梦乡。

  “是的.你会成为英雄”

  这一晚,塔洛斯回到了曾经被他遗忘的地方,那个在漆黑肮脏小巷尽头的一间破旧棚屋。

  他轻轻推开了脆弱的木门,熟悉的煮面味道飘进他的脑海,一个句偻的身形坐在破旧的餐桌旁,屋子如此的拥挤,以至于几乎无法容纳一个巨人。

  还是那red 碎花的桌布,上面摆着一个小碗,里面是white 的面条浸泡在浑浊的汤水中,塔洛斯却已经记不起它的滋味。

  在他踏入客厅时,桌旁的身形缓慢转身,她看起来十分衰老,记忆中的白皙皮肤现在如同枯藁的树皮,曾经的金发,现在是一蓬杂乱的灰白杂草,但她那慈祥的目光从未改变。

  塔洛斯走上前,一言不发的缓缓跪在她的面前,然后就如儿时一般,轻轻匍匐在她那瘦弱的腿上。

  女人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拂过他的头,然后将其搂在怀中。

  “我的child ,我的英雄。”

  寂静的治疗室中空空荡荡,只有仪器传来的轻微滴答声,躺在床上的塔洛斯如婴儿般酣睡着,眼角缓缓滑落两行泪水——

  而璀璨宫的停机坪,Soshian 刚走出门,就看到面色阴沉的乌斯塔德急匆匆的朝自己走来。

  然后对方开口第一句话,就让他瞪大了双眼。

  “Chapter 长,兰道尔Chapter 长出事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