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573

  white 圣堂的旗舰,战斗驳船光明之心号上,兰道尔正通过巨大的观察窗凝视着如鱼群般在虚空中成群结队“傲游”的运输舰队。

  这是来自圣所星的最后一批移民,他们都是出于自愿前往一个New World 开始新的生活,毕竟圣所星作为一个普通的world 已经很拥挤了,民众的生存压力一直很大,其实没有这次集体行动,planet 总督每年也会组织不少移民缓解人口压力。

  除了移民之外,一起搬迁的还有white 圣堂monastery 要塞的大部分物资,资料,遗物,甚至是建筑。

  今后Chapter 将只在圣所星保持一个连队左右的规模,作为一个征兵点来使用。

  也曾经有连长向兰道尔表示担忧,毕竟放弃了圣所星和古老的家园,white 圣堂还是white 圣堂吗?

  母星的文化往往都会在漫长的时光里成为Chapter 文化的一部分,white 圣堂也不例外,不过兰道尔告诉大家,white 圣堂真正核心的文化永远是“Legion ”,每一代Chapter 长都会将Legion 的核心秘密分享给指挥层,他们始终铭记自己是被抹除Legion 的一份子,并坚守着这份职责上万年。

  这份坚守,才是white 圣堂最核心的文化。

  不过有些话兰道尔没有和人说起,其实在Soshian 出现前,他实际上已经对坚守Legion 感到绝望了。

  Chapter 被困在母星上这么多年寂寂无闻,warrior 们终其一生都被劣化的灰髓困扰,甚至没有一次战斗便消亡,这种情况他不打算继续下去。

  实际上叫停灰髓移植就是他计划的一部分,如果没有Soshian ,那么兰道尔会在临终前下令销毁一切有关十一Legion 的资料和文献,并不再向下一任透漏Chapter 往昔的秘密,让white 圣堂回归为一个正常的Chapter 。

  而他自己,将带着Legion 的秘密永远沉睡在坟墓中。

  但一切都因为Soshian 的出现而改变了,Legion 真正意义上的归来了,white 圣堂一万年的守望终究有了结果,那么以一个新起点开始,未尝不是件好事,因为他们不再是守望者,而是参与者。

  不过隐隐作痛的嵴椎也告诉兰道尔,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虽然Soshian 一直让Primaris Apothecary 们努力,但劣化灰髓无法再被改变,兰道尔作为最后一批移植者,与他同一批移植灰髓的兄弟大多故去,只剩下一连少量终结者老兵。

  他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在有生之年协助Soshian 完成复兴Legion 的工作,至于white 圣堂未来是并入Legion ,还是继续保持,他就交给Soshian 决定了。

  毕竟他已经是半条腿踏进坟墓里的人,好在哪怕回到王座旁见到前任Chapter 长和brothers ,他也能毫无愧疚的说,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职责。

  只是一想到Soshian ,兰道尔又忍不住微微叹气。

  当乌斯塔德告诉他Soshian 带着两个人就去闯科摩罗的时候,他真的差点被气死,明明看起来那么沉稳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冲动鲁莽?

  兰道尔也后悔自己当时不在,不然无论如何都要阻止Soshian 这个举动。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好在不久前星语者传来信息,Soshian 已经平安回到了Chapter ,兰道尔盘算着自己must 和对方好好聊聊。

  以后不能再这么冲动了,这不仅仅事关他一人,还关系到整个Legion 。

  兰道尔也有点困惑,为什么爱莲娜王后没有劝止Soshian ,不过他也没有直接去问那位女士。

  沉思良久后,他转过身,来到星图前看了一会。

  现在他们已经越过了钢铁群星,再进行一次亚Space Jump 就离奈森星系不远了,兰道尔打算让少量护航battleship 带着殖民fleet 前往布拉卡托星系,自己则直奔奈森四号,先见了Soshian 再说。

  因为民船没有军舰那样的坚固和牢靠,出于安全考虑,兰道尔没有让舰队一直在亚空间航行,而是航行一段,然后跳跃一段,再航行一段,这样就有时间对殖民fleet 的盖勒力场进行检查和维修,确保下一次进入亚空间时万无一失。

  毕竟很多船迷失在亚空间,就是因为盖勒力场突然失效。

  “通知各舰船,再航行30分钟便要进行亚Space Jump ,让他们做好准备。”

  “是,Chapter 长。”

  这时,坐在上层讯息构架里的通讯主管yelled ,打断了兰道尔的思绪。

  “Chapter 长,刚刚收到一条来自黑蜂号的紧急通讯。”

  兰道尔微微皱frowned ,他记得黑蜂号是一艘运输船,上面搭乘了将近二十万移民,因此显得很拥挤,旅途上也出过不少事。

  “播放出来。”

  他随后命令到,紧接着舰桥突然安静了。

  很快,舰桥上的黄铜喇叭传来一阵静电干扰,紧接着一阵声音升高然后从怪诞的尖叫降到低声的gu lu ,通讯官屈身去够一个频率组件,调整一对滑块,那声音终于被调整清洗。

  “…重复,这是黑蜂号,我们遭遇紧急情况。”

  “船长。”

  兰道尔发出沉稳的声音。

  “我是兰道尔,已经收到你的信息,状况如何?”

  “感谢Divine Sovereign 。”

  黑蜂号船长的声音传回来。

  “我们这有情况,Chapter 长大人,移民们再次因为食品和医疗问题爆发骚乱,抗议者们认为我们要将他们带到一个terrifying 的地方成为slave ,他们很愤怒,我已经命令守卫封锁了舰桥。”

  “引擎和动力舱呢?”

  “我也分派了人手,但如果不能平息骚乱的话——”

  “明白,请稍微等待,我将在十分钟后登陆你舰,亲自向民众解释,在此之前请不要产生不必要的流血冲突。”

  “收到,我已经下令非遇到mortal danger 卫兵不可以开火。”

  “很好。”

  说罢兰道尔下令中断通讯,随后拿起一旁的头盔。

  这时,身穿终结者的荣誉卫队Captain 走了过来。

  “Chapter 长,需要我们一起去吗?”

  “不,我是去安抚民众的,事态还没恶化到需要镇压的地步,你们出现只会让他们紧张,我带十个人去就好了。”

  其实一路上,这种民众骚乱的事件一直都有发生,毕竟对于不喜欢幽暗船舱的人来说,长时间的住在拥挤的甲板中,很容易导致紧张和易怒,如果船长再不体贴些,或者不重视他们的诉求,很容易就会产生骚乱甚至暴乱。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